LMF大懶堂:五年發一首歌,點擊破百萬,這支被禁的說唱樂隊是何方神圣? – 嘻哈寶典-百家樂

在香港,暴動罪的最高刑罰為入獄10年。這個“10年”,經常成為警察在示威現場試圖勸退示威者的威脅用語。然而,在去年十月五日,有一支樂隊卻公然在他們的最新單曲《二零一九》副歌里寫道:“用十年換十年,判十年坐十年……”

自成立至今,這支樂隊一直走在香港社會運動的最前端,寫他們必須冒著很大的風險。但問題是,要是沒有了他們,整個粵語說唱就不完整了。抱著普及說唱歷史的心態,還是決定用最柔和的方式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支自組建以來一直都備受爭議的樂隊。他們就是LMF大懶堂。

LMF大懶堂:五年發一首歌,點擊破百萬,這支被禁的說唱樂隊是何方神圣?

LMF,全名為Lazy Mutha Fucka(Lazy為懶,Mutha為母親的另一種說法,意思大家自行理解),中文名為大懶堂。他們是1999年成立的一隊香港新金屬、硬核嘻哈樂隊,歌詞內容對于政治與社會現象有一定的涉獵。

LMF或許是中國最多人的一個說唱組合了,組合里一共有8名成員。在這里面,最出名的莫過于藝名為“MC仁”的陳廣仁了。他畢業于法國的圖森美術學院,這一經歷使他在嘻哈的兩大領域都走到了極致。除了是粵語說唱的OG級人物外,他還被《時代雜志》評為亞洲涂鴉第一人。

而陳偉雄和梁永杰則共同擔任了LMF和另一個香港知名饒舌組合廿四味的主音。大懶堂的其他成員還有主唱孫國華、吉他手陳匡榮(現為流行音樂作曲)和梁偉庭(現為唱片封套設計師和UFO研究員)、以及低音吉他手麥文威和鼓手李健宏。

此外,經常被媒體并列為香港三大潮人(其他兩人為陳冠希和余文樂)的香港演員李璨琛也是LMF樂隊的客席成員。

LMF大懶堂:五年發一首歌,點擊破百萬,這支被禁的說唱樂隊是何方神圣?

仔細看完上面成員介紹的讀者肯定會發現,LMF的每位成員都身兼數職。在之前的文章中分析陳奐仁和農夫時,我就給大家普及過想要在香港說唱圈做出一點成績究竟有多難。而LMF的處境則比前兩者更差,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嘗試進入主流圈的想法。

如果說陳奐仁和農夫做的是“打造屬于香港人的說唱”的話,LMF的目標就是“將美式說唱帶到中國”了。在1999年,LMF推出第一張EP后,就立刻在社會上引起了巨大的爭議。畢竟,從他們的英文全名,你就能看到他們對粗口(臟話)的執著了。

為了樹立自身的形象,一些保守派人士開始打擊粗口歌,并抹黑LMF的形象。在一些香港人看來,經常把粗口掛在嘴邊的人都是“潮童”(特別崇尚流行文化和名牌的人們),于是聽LMF的人也自然會被群眾歧視。

不過LMF的這張EP在粵語說唱圈內還是很有歷史價值的,很多當今的粵港rapper受采訪時都坦言,自己走上嘻哈之路就是因為受到LMF的影響。而一部分年輕人也認為,LMF的歌真正地唱出了“港人心聲”,是創作自由政策下的成果。

LMF大懶堂:五年發一首歌,點擊破百萬,這支被禁的說唱樂隊是何方神圣?

就和現在樂壇的現狀一樣,一張EP最怕的并不是被人罵或抵制,而是沒有人關注。1999年,劈天蓋地的爭議給了2000年LMF的專輯《大懶堂》一次間接助攻。在《大懶堂》錄制好后,華納唱片找到了他們。

一般來說,跟唱片公司簽約,就意味著專輯90%的利潤都會被公司抽走。但是,LMF還是決定這么干了——因為華納唱片承諾,他們將會給大懶堂100%的創作自由,也就是說:只要LMF把歌給他們,他們就會立刻幫忙發行。這個條件在當時的香港極為罕見,如果LMF率先答應的話,無疑會給香港后面的音樂人們開一條路,讓他們知道,粗口是可以放進歌里的,創作也可以是不受限制的。

對于粗口,LMF認為這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們覺得自己并沒有特意把臟話放進歌里,而是把大街上的聲音錄了下來而已。他們在歌中討論的,也就是民眾關心的。

所以,在某個訪問中,記者問LMF如何看待內地廣電總局推行的“四不用”時,他們說道:“我們并不認為自己是低俗,最多是粗俗。而藝術的東西是很主觀的,并不能一概而論(“四不用”中有提到:思想境界,格調不高的演員堅百家樂機率決不用)。”

他們覺得《中國有嘻哈》的重點,并不是比賽本身,而是“有嘻哈”這三個字。在他們看來,“有嘻哈”就像在強調某樣東西,證明或告訴大家這樣東西在我們這是存在的。然而,越是想證明,就代表自己越心虛。

LMF大懶堂:五年發一首歌,點擊破百萬,這支被禁的說唱樂隊是何方神圣?

有了大公司幫忙推行專輯后,LMF在2000年一炮而紅。他們專輯的同名主打歌《大懶堂》令他們得到了“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組合獎”金獎和至獎歌曲第五位。當幾個戴著針織帽,面無表情的年輕人登上舞臺時,估計連主持人都不知道為什么他們會受到這般喜愛。

畢竟,在當年,根本沒有媒體采訪過LMF,也沒有一個電臺或電視臺給過他們打歌的機會。大眾都認為LMF是一支充滿臟話,會教壞小朋友的樂隊。自然而然,在他們得獎后,也沒有任何一家媒體能解釋,為什么年輕人們會在這個唱片開始衰落的時期,用自己的錢去買LMF的專輯。

LMF大懶堂:五年發一首歌,點擊破百萬,這支被禁的說唱樂隊是何方神圣?

《大懶堂》這首歌,如今仍排在Spotify的“LMF每周熱門榜單”的前三。我想,這和他們在歌詞里所呈現的那種“懶”的狀態有著很大的關系。在歌中,這個“懶”一共有兩個層次。

第一層,就是不想做任何事的懶。在現代社會里,人們需要面對著各種壓力,更何況,香港是世界上節奏最快的城市之一。于是,村上春樹火了。如果大家有看過他的書,一定會發現,他的每一個故事說了許多東西,但又好像沒說什么東西。

而《大懶堂》這首歌正是把這種“虛無”發揮到了極致。在歌中,他們寫“我幻想,每天就什么都不用想,坐在街邊看著,來來去去,男男女女,離離合合,散散聚聚,想要自由不要一切負累。”慵懶的歌聲,再加上簡單的旋律,所營造出來的“懶”正好給了年輕人一個逃避現實的港灣。

“有事找我呢,就完全不知。說話講話呢,就語無倫次。等我告訴你,我才不管你。明知故問,我是什么都不會理。”從這一段歌詞里,我們可以看到第二層“懶”的意思——懶得去理別人的聲音。

雖然每個人都知道人不應該被其他言語妨礙心情,但在復雜的社會關系中,有些事是輪不到你來決定應該不應該的。在唱這段話每一句的押韻點時,LMF都故意把最后一個字拉長,這種略帶挑逗,或者拽拽的唱法也帶給了聽眾一絲釋放。

LMF大懶堂:五年發一首歌,點擊破百萬,這支被禁的說唱樂隊是何方神圣?

別看LMF的大部分歌都帶著臟話,就以為他們寫詞的水平低。他們的歌詞是香港大學現代語言及文化學院教授朱耀偉的研究對象之一。LMF的主唱MC仁,在小學時讀完印度哲學相關的書籍后,開始對佛學產生了大量的興趣。如今的他,大量研究神秘學、香港文化和西藏密宗等課題,也時常會去大學教授批判性思考。

在知乎“如何評價MC仁”的問題中,有一個回答讓我格外深刻,內容大概是:“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遇見過,也聊過幾句,想說的是,智商真的可以分分鐘碾壓我,感覺后面聊得我自己都不會說話了。”

因此百家樂賺錢,LMF歌里的每一個punchline都可以找到相關的參考資料。在采訪中,MC仁鼓勵聽眾去將他們歌里參考的書籍都讀一遍。因為這樣,才能100%地讀懂他們在歌里想表達的意思。

雖然說LMF有100%的創作自由,但在娛樂圈,光靠唱片來養活公司是遠遠不夠的。在2001年,他們成為了某啤酒品牌的代言人。這一舉動很快引起了大眾的不滿,因為大懶堂在歌迷眼中的形象,是叛逆不羈的。而接廣告這種商業化的行為,無疑是對自身形象的一種打臉,也代表著他們對資本的妥協。

LMF大懶堂:五年發一首歌,點擊破百萬,這支被禁的說唱樂隊是何方神圣?

對于這件事,我相信LMF內部也反思了許久。最終,LMF于2003年合同結束后宣布暫時解散。后來,談起這段經歷時,LMF的成員表示:“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失去了動力,于是大家就決定借著這個機會停一停。”

然而,歌迷們沒想到的是,這一停就是6年。在這段時間里,雖然MC仁發布了首張個人專輯《福建音樂》,其他成員也陸陸續續地加入到不同的樂隊制作音樂,但觀眾最懷念的還是那種幾個人坐在一起,說著臟話,唱著簡單的歌的日子。

終于,在2009年,LMF帶著《揸緊中指》和《數治時代》兩首單曲宣布回歸。由于歌詞比較敏感,在這里就不為大家一一解讀了。在這兩首歌之后,LMF一直維持著5年一首歌的頻率出現在大家眼前。不知道是巧合還是LMF有意為之,他們發新歌的2014年和2019年,也恰好是香港近十年來,社會運動最激烈的兩年。

LMF大懶堂:五年發一首歌,點擊破百萬,這支被禁的說唱樂隊是何方神圣?

我理解大部分的說唱或搖滾歌手都有一種反叛的精神,所以,我這一絲擔心也并不是源自于他們的立場。我所擔心的是,在政見上與主流的背道而馳,將會給粵語音歐博百家樂樂圈蓋起一堵厚厚的高墻。

如今,激進派的香港示威者大力推崇“黃色經濟圈”、“黃色餐飲圈”、“黃色音樂圈”…….這代表著,本土文化受到政見的影響后將很難走出香港,而高質量的外地文化也因為政見的不同很難進入香港人們的視野。

所以,目前的狀況是,四百家樂教學川話正在因為Higher Brothers等rapper的推廣而面向世界。而曾經風靡亞洲的粵語,卻正在一步步地走回僅有七百萬人的香港。

LMF大懶堂:五年發一首歌,點擊破百萬,這支被禁的說唱樂隊是何方神圣?

自2009年復出以來,幾乎LMF的每首歌在YouTube上都擁有著上百萬的點擊量,這也證明了LMF在說唱音樂上依然處于粵語的第一梯隊。而在培養“后浪”這方面,我也相信LMF一直都在努力地提供機會給他們。然而,現在這種一昧推行相同政見的歌手的情況,究竟是否能幫助香港樂壇,百家樂這點我持保留態度。

如無意外的話,在未來,無論是內地的網絡音樂平臺還是演出場館里,我們都很難能看得到這一支粵語OG級說唱樂隊的身影了。或許有人會覺得LMF變了,變成了支持“Gang獨”、“廢青”的人們;或許也有人會覺得LMF沒變,真正變了的人,是與世界妥協了的自己。

LMF大懶堂:五年發一首歌,點擊破百萬,這支被禁的說唱樂隊是何方神圣?

在上世紀末,香港娛樂成功地成為了亞洲文化最靚麗的一道風景線。然而近幾年,粵語歌、港產片、港劇,這些字眼的存在感在我們的生活中變得越來越低了。有人說,這是因為內地流行文化的快速崛起;有人說,這是因為香港自己作出來的……

不同種族,不同聲音,在過去上百年里,一直在這座一千一百平方公里的城市上空飄來蕩去。而真正能掌握這座城市命運的,只有香港人自己。回到LMF本身,作為粵語說唱公認的OG,他們走的每一步,將會給整個香港說唱圈帶來什么樣的結果,或許,只有時間能帶給我們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