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說唱 | 是正在燃燒的 “狂野小生’還是手握紙扇的”唐風詩人”? – 嘻哈寶典-百家樂

曾經有人用:“生、冷、硬、倔”這四個字形容西安人的性格,態度生硬、外表冷漠、性格火爆、脾氣倔強。其實咱西安人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在一周內固定的那幾個點跑到永寧門洞下去聽南門說,就造就了現在去只能看到烏泱泱一片黑,只能靠抖音去一睹咱南門樂隊的真容。除了民謠還有嘻哈咱也只能在電視上瞅見。

去年,確實可以算上是西安從古城搖身一變成“網紅”的一年,但是了解西安這個“網紅”并不只能從視頻上看表象,西安也絕不是只能靠視頻才可以吸引大家的城市,西安有它自己的故事。

那就不得不提到西安這片土地的音樂包容性,其結果絕對遠遠超乎我們的想象。它不僅保留下了古老的人文氣息,更是讓這些傳統影響著年輕的新生代塑造自己的音樂。

這里是中國嘻哈氛圍最為濃厚的城市之一,任意一場音樂節上都可以聽到rap的聲音,那些壓低帽檐帶著墨鏡的rapper們,隨時可以讓現場推向炸裂的熱火朝天。這片土地上正孕育著無數新鮮血液,通過這種早已不是小眾音樂的方式歌頌著年輕人的精神與力量。

Part 1

城墻中的音樂氛圍

西安說唱的獨樹一幟,帶著西北人特有的熱烈與豪邁。當年《舌尖上的中國》上那首《陜西美食》讓多少人生出了對陜西美食的向往,讓多少大學生甚至因為這首歌來到西安,從此愛上了西安。前不久飽受百家樂教學熱議的那首《大碗寬面》,也正是吳亦凡參加某綜藝節目時,他在扯面店邊扯面邊即興來的一段陜西方言Rap得來的靈感。

(黑撒樂隊)

陜西話的說唱和陜西帶給人的感覺一樣豪放灑脫不羈,細細品味又帶著些大風沙吹過后的凜冽與深刻。本地人看西安說唱,也許會想到黑撒樂隊的豪放灑脫,方言中句句是陜西人獨有的柔情與幽默;會想到年輕人們聚在一起唱出屬于他們年齡的愛情與思考。也有人會對這種文化仍抱有不熟悉不了解的懵懂狀態。有人說,這種現象是新與老的碰撞,可原點菌認為這正是這片土地包容性的最佳體現。

Part 2

城墻內的嘻哈文化

西安是一座歷史文化古城在所有人的心里的地位已經根深蒂固,但是文化它既然擁有歷史的厚重那也就存在著流行的“紈绔”。在這一片獨特的土地上,西安也是hiphop重鎮。

也許是受了古城的影響,他們做音樂的也像西安這座城市一般充滿著“走心流”的味道。

1.亂戰門

說起西安的HIPHOP大家應該會第一時間想起亂戰門,2003年由土生土長的西安人Hyuk(夜楠),Tony(琴藝)還有Sosso(李瀟瀟)策劃并建立了亂戰門hiphop團體。亂戰門作為西安最早的團體廠牌,地位所在大家應該也是可想而知,之前在《中國新說唱》中人氣暴漲的西安人派克特也是亂戰門成員之一,他們靠著Live和battle表演起家,使亂戰門在西安迅速有了極大的影響力,吸引了一大波的高手加入,在頂峰時期擁有將近80名成員。

亂戰門除了強化自身實力發展外,還推動了西安本土的HIPHOP的發展。成功的開拓了西安hiphop的市場并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rapper,b-box,C-walk和MC。

2.GDLF MUSIC(紅花會)

紅花會于2011年11月5日由彈殼(劉嘉裕)創立以來,便以旺盛的創作力及獨特的音樂風格迅速建立權威影響力,成為中國西北地區十分具有代表性和號召力的說唱團體。團隊中更是有阿之(婁云鵬)、丁飛、貝貝(李京澤)、畢冉等西安以致全國頗具名氣的說唱歌手。

在此之前的兩年里,紅花會早已展露頭角,建立了屬于他們自我獨特的風格。雖然因為一些事情遭封了一段時間,但仍然有著一股不服輸的倔,歌被下架了就出自己的app,被壓垮了就再站起來。一直堅持的每件事都是為了讓更多人聽到紅花會的歌。

3.Nous Underground

百家樂算牌《中國新說唱》使更多常年處在地下的小眾說唱廠牌逐漸展露頭角,這個建立于2010年的西安獨立說唱音樂廠牌,便是其亮眼的佼佼者。在熟悉它的人印象里,Nous其實還是一個秉持著Peace and Love的廠牌,在低調的同時,又做出了非常出色的作品,流暢的Flow、引人深思的歌詞,也讓他們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hiphop界里的一股“清流”。

在當時兒童性侵案轟動時,Nous Underground站出來為此事發聲表態,通過歌詞就能明白,他們想要表達的是更整體深層次的內涵。

以參加上一屆新說唱的派克特為代表,作為西安本土的全能型rapper,僅僅通過歌詞和flow便能感受到他想表達的其中意義。派克特,數不清的經典單曲,聽不完的故事,多年的磨練使他更有特色,雖然長相平平并不像那種我們常見到的rapper那樣令人印象深刻,但可能這就是他的特色,那種可以帶給大家映入內心中的年代感,所以大家都親切稱他為“派總”。

派克特出演節目時對小老虎說過一句話:“現在的年輕人都已經選擇離開了這座古老的城市,所以我更應該留下來,不是嗎?”。他說過說唱音樂拯救了他,所以他用最真摯的態度去擁抱這份獨特的文化。他的熱情也使他成為圈中戰士一般的存在。

Part 3

城墻外的嘻哈現狀

說到這里,原點菌想要問的是:嘻哈在西安以至于整個中國,又是一種怎樣的角色?

嘻哈起源于紐約貧民黑人聚集區,這種文化在國內仍然不被一部分人看好,覺得這是一種外來文化,從而認為它無法在國人手中達到更好的發展。更有人認為美國黑人說唱的主題rap中離不開“金錢、暴力”等,中國的青少年涉世未深,心里不成熟,對社會缺乏足夠的判斷,易被身邊的其他事物所左右。在聽到這些歌曲后非常容易受到影響。

但說唱其實只是一種形式,是一種可以讓人們說出心聲的形式,對于國家,對于社會,對于家庭與自身。“表達思想與交流的一百家樂賺錢種載體”是原點菌認為說唱、嘻哈乃至更多文化最重要的作用。

由2017年的《中國有嘻哈》再到現在的《中國新說唱》,以綜藝熱度的契機讓說唱文化走進了更多人的視野,使得不少年輕人愛上了這種訴說自己生活與情感的音樂類型。

節目確實造了一波勢,但更多人知道后帶來的負作用也讓這個圈子魚目混珠,因為利益產生的一系列快餐歌曲讓一些人忘記了嘻哈原本的意義,誕生了令人唾棄的無良rapper,例如前段時間不懂得分寸拿暴力事件開低俗玩笑的3bangz。

絕非會寫歌會押韻就能被定義為rapper

究其根本,綜藝不過是將這種音樂形式帶到一個更大的舞臺,每一位真正熱愛嘻哈音樂的人——不管是創作者亦或是聽眾,最后都希望帶給更多大眾的是一種令人深思的態度,rapper們是如何用歌詞與flow展示他們的人生。

嘻哈并非就是對噴各種飆臟話互懟,謙遜友善有才,歌詞寫得有深意勵志,才是真的無冕之王。嘻哈文化最初在國內萌發時,它給人真人線上百家樂的直觀感受就是狠厲、橫沖直撞,帶著一股子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勁兒,但同樣因為它的戾氣也發展的十分艱難。

走到今天這個地步,西安hiphop乃至中國hiphop都逐漸產生了屬于自我的本味。但無論是哪種發展,原點菌都抱有著期待的心情,野蠻生長的無拘束與自由化所帶來的無限可能,使得hiphop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