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財神捕魚店-一百二

一百二

作者: 更新:2020-07-27 11:27 字數:1197
  和軍分手后,我一只單著。有些時候從網上交一些文友。覺得有水平,就加個好友,覺得此人沒有水平刪了……

  大伙都說我是文化人。

  由于麻將館時常有人舉報。我又沒有什么靠山,只好與一個朋友合作。我有人氣,他有這方面的靠山。

  呆著也實在無聊。那天讓朋友打理麻將館。自己去公園瞎溜達。說不定也能捉一只心儀的的兔子。

  公園也倒是有十幾個人,有幾個人圍坐在一起,東家長西家短的議論別人。

  其中一個摸了一下另一一個襠下,那個人笑著起身了說:俺是正經人。”

  有人把去公園的人說成地攤貨。

  的確來公園的人都是一些老油條。年輕人和有姿色的人也不來這里,大概是早有佳人有約吧……

  我坐在一個比較背的角落里。

  自己長得談不上丑,也淡不上帥。又還有點牛B和裝B的樣子。總之是沒人靠近我。

  也有湊到我跟前的,拿手機一照,就像觀察動物園的長頸㢘一樣,驚鴻一瞥對我也沒興趣,就游蕩去了。

  我一人,坐在椅子上,吸煙,借著煙麻醉自己……可能肺被燻了個確黑,在一閃一閃紅色的煙頭中閃動著靈光。

  好多時候,就借著它,在空間里寫一些文字。男人的另外一半就斷斷續續寫了四年。

  就像寫開店一樣,在書連里天馬行空。

  感動不了別人,還感動不了自己嗎……

  王母娘娘的鞋丟了,不知道是在云里還是霧里。

  有些時候,寫著寫著就哭了……

  尤其是寫作送母親這一萬來字,讀一遍,哭一遍。

  時至十月,秋風吹落葉,落葉滿長安。又是一個晚上,風颯颯,那些無根的生命或舞動,或靜落,或飄零,或固執的殘留在樹上。

  也有找不到我適合的。回過頭貓膩我的。解決眼下的問題……

  問我:玩嗎?”

  不搭理是最好的拒絕方式。
娛樂城
  總之我是一只兔子也沒有捉住。也沒有哪一只瞎兔子撞在我這棵朽木上。

  十一點半,公園內的燈嘩一下滅了。四周一片黑暗。玩家都從林子里竄出來。

  各自回家。

  家總是夜行者最好的最后的溫床。就連受傷的野獸都會在窩里線上娛樂城療傷。

  沒有捉個兔子,總還是有些失落……

  那有什么辦法。

  你喜歡的人人家看不上你,你不喜歡的人你看不上。

  人就是這個樣子。

  不想將就,那就將就吧……有奈出在無奈,西瓜皮也能腌制成咸菜。

  坐的久了,也該四去了,脖子酸痛,站起來,轉了轉脖子,伸了一下胳膊。

  揚了兩嗓子,我的故鄉并不美;,低矮的草房苦澀的井水……

  就在小徑上,遇見了他。

  一身白色的衣服。

  男人的另一半是男人的林潔的原型。

  我一看,小子確是很帥真人娛樂城,有著寶玉的外表:外表:面若中秋之夜月,色如桃花……

  他:好生的一張面孔。”

  我說:平時也不來這里。”

  他說:哥哥我混圈子十五年了,沒有見過你。”

  我說:我該財神娛樂回家了……。”

  總的來說,我是不喜歡太小的,或者娘的,他一身的香水味道。

  男人就是男人,應該有男人的味道。就是男人的㚖腳丫子味都滲透著男人的陽光之氣。

  我是喜歡男人。喜歡雄體的虎虎發威。

  否則還不如去壓死一頭母豬。

  他見我拒他。說:哥,我娛樂城賺錢會把你舒服的。”

  我還是上鉤了。

  事后我確實也很爽的。

  他問我要了一百二。我才知道是商業的。

  我給了他二百。

  互留了手機號碼。

  我和他的故事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