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店-財神捕魚我會給軍做零嗎?

我會給軍做零嗎?

作者: 更新:2020-06-27 01:44 字數:1594
  要說我刻骨銘心的愛軍,真沒有那種感覺。有時候麻將館有夜場,會打到通宵,要么他回樓房睡,要么就從地下室睡覺。如果沒有夜場的話,我兩就從二樓打個地鋪,做愛的方式就是互口……

  我喜歡吻,因為我覺的吻特別的有感覺,就像蘇東岥評價王維詩中有畫 畫中有詩,那么唯美。當然我有時候也略微虐他,用那個部位,他跪在地鋪上,敲打他的嘴唇,是他提出來的,在這個時候,我愈抽打,他好像愈快活,說:“三哥,使勁,使勁……”然后抱著我的腿,全部吞了下去。我就是覺得他比我會玩,囗的我那么爽,這時候我雙手抱著他的腦袋,來回抽插……

  可是,我真的不愛他。

  還是說說生意上的事情吧。他好像永遠沒有自己的主見,作為一個男人,好馬出在腿,好男出自嘴。

  那天,我和他進水果。許是農村出來的孩子吧,他的骨子里面總是有股土氣,膽小怕事。進的水果都是快爛掉的,灰頭土臉的那種,他貪圖便宜,賣不到三分之一就臭了。

  所以接水果的時候,往往我操心。

  我覺的一個店里總還是有他的鎮店之寶。于是我闊闊氣氣的進了秋香蘋果,泰國芒果,黑美人西瓜,美國無仔提葡萄,新彊大棗,擺在貨架上,立馬店里變個樣!貨賣一張皮……

  那天,大概就是五月份吧,對于北方來說,香瓜并不應季。但是披發巿場老遠娛樂城活動就聞到一股濃濃的的香味,這倒使我想起小時候吃過的“燈籠紅”香瓜,那么棉,那么甜,那么香,吃一口,嘴角還留有余香……

  只是畢業分配到娛樂城出金單位,在城市里工作,那些童年的趣事和兒時吃的東西成了久違的記憶。

  也曾徑和老婆買過香瓜,水逼菜菜的,價格還挺貴,比黃瓜還難吃!

  聞著香瓜的味道,我似乎又回到了童年。

  于是我決定上兩筐香瓜,大凡香瓜透出香的味道,那還是熟了,我又不放心,取了一顆,敲開嘗了一囗,好吃!

  披發香瓜的婦女對我的舉動很惱火,說:“挺貴的,你打開一顆,我就幾塊錢沒了。”

  我笑著說:“給我過二筐,我順便把剛才打開的香瓜放了回去。”

  軍拉著我的衣服說:“三哥太貴了,披發價都八塊錢,回去賣給誰呀?。”

  我說:“你知道個屁,你吃不起,有人吃的起。”

  說句實話,我也心理沒底,但是我就覺的東西好。

  回來后,我和他把香瓜都擺在了貨架上最顯眼的地方,我看香瓜的眼神就像慈母看搖籃里自己的孩子。

  中午賣菜的高峰期,我把香瓜定價十五元一斤,專門打開一顆,擺在貨架上。

  進店的顧客一進店里,都說:“好香啊……”

  我就讓大家償一下。

  于是你三個,他兩個的,更有一個土豪,把剩下的一件全包了,拿上去送禮。

  不到晚上,賣了個底朝天。

  晚上八點左右,我開始聯系夜場,只是今天麻將玩的大,一般來說都是二零的,今天人們又要燒包子耍五零的,又三缺一,我只好硬著頭皮上支攤子。

  賭博輸贏不保,嫖對身體不好,賣的人天娛樂城賺錢天洗澡。那天晩上我特別的順,贏了幾千塊,毛爺爺摞了很高……

  一般情況下,玩到十二點就散了,只是我是臺主,不好意思,正好我哥來了,我假裝上廁所,馬上十二點了,讓他替我玩,到點我不好意思說,他是個外人,說散就散了。

  可我那個哥,卻玩在了興頭上,眼看一點還不散,我干著急,甚至是要打通霄的意思,輸家肯定是不愿意散,想往回撈。軍也上了樓,他掃了一眼桌面。就下樓了,說:“三哥,我回去樓房上睡覺。”

  隔了二十分鐘,麻將館忽然斷電!

  居民樓里還有電,我疑心是不是軍做了手腳……。可是我又覺得沒那腦子!心想:今天才交了五百塊錢電費,不可能是欠費,但是我為了攤,只好說,欠電費了。

  終于散場了!

  我還是不放心,萬一是軍干的呢?我拿了一把手電,去單元配電系統地下室去合閘,又怕黑燈瞎火的,軍中了電。

  我喊了幾聲軍,沒人答應,我剛剛咯崩一聲合上閘,他竄了出來是,真把我嚇死。他說:“我看見二哥桌子上那么多錢把閘給拉了……”

  那晚,我忽然覺得他還長腦子的呢!

  回到我住的樓房,兩人神經病,競然洗澡了。以往他給我搓澡,會從頭到腳給我搓,我只是給他搓一后背。今天,照樣,我托著墻壁,他給我搓后背,忽然他停下來了,我一回頭,見他家具支起來,忽然抱著我后腰,來回蹭,我回給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