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國·圖壁 第98章百家樂 后記 – 易記古風小說網

  

  《禍國》,從2007年冬天開始寫,一直寫到2010年2月底。

  期間經歷了很多狀況:寫到6萬字時全部刪了重寫;一度寫得無趣想棄稿;一開始在網上發表時用的是“阿某”的馬甲,而非“十四闕”……

  可以這么說,如果不是網絡,以及在《南葉·仙度瑞拉》上連載期間始終有一批讀者一直在支持我,鼓勵我,這個故事很有可能在第一部完結時就坑掉了。

  那樣,就沒有此后姜沉魚那多姿多彩的程國經歷,也沒有刻骨銘心的姬嬰之死,更沒有后來的女帝天下……

  一直想給個大團圓的結局,希望那些像是擁有自主靈魂般的鮮活人物們都可以獲得幸福,然而,最后的最后,這個心愿還是沒有實現。

  當我口口聲聲許諾給讀者們我一定會HAPPYENDING收尾時,一個又一個的角色卻在我的筆下無可奈何地死去:姜畫月,姜母,薛茗,乃至……我所心愛的薛采。

  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決定再寫一些番外,來補足我未能在正文里寫出來的支線。為了主線的精簡,在故事的后半部我幾乎是大段大段地放棄一些細節:比如潘方娶親,比如薛茗逝世前與薛采的最后一次見面,比如田九為什么不肯原諒沉魚,比如其他一些讀者們想知道的但我卻一筆帶過的段落……

  那些段落在我腦海中若隱若現,于是我知道,雖然已經截稿,但《禍國》的故事,遠遠沒有完……

  因此,以后將會陸續補充一些《禍國》的番外,來補足我未能在正文里寫出來的支線。在“仙仙”上刊登,還請大家多多支持。

  下面,要就本故事在創作過程中的一些感受來談一談,與讀者一起分享——

  關于男主角

  在“仙仙”上連載的時候,讀者問得最多的問題就是:誰是男主角?

  我的回答是:

  如果男主角是指跨越時間最大,戲份兒最多的角色的話,那么應該是薛采。

  《禍國》從他和曦禾的矛盾開始,到他去世完結。從始至終他都貫穿在故事之中,閃閃發光。我是如此喜愛這個天才少年,以至于我不肯讓他年紀太大。為什么可以有4歲的孔融、6歲的張元、8歲的何妥、9歲的徐孺子、1百家樂教學0歲的孔文舉、12歲的甘羅……就不可以有一個7歲的薛采呢?

  于是,薛采就那樣華麗麗地出場了,7歲,比姜沉魚更稚嫩的年紀。而當他死時,正好15歲——姜沉魚一開始的年紀。

  這樣的設定讓作為作者的我,都由衷地感覺到了一種宿命輪回的意味,看故事的你們,有沒有覺得呢?

  但是,無論薛采多么出彩,他都不是我寫《禍國》這個故事的由起。

  《禍國》真正的由起是——姬嬰。

  所以,如果指一個故事的靈魂角色才是主角的話,那么,姬嬰才是真正的主角。通過姜沉魚的眼睛,我在描述那樣一個男子——他看起來什么都不百家樂算牌缺少,他處處完美,但他,沒有自我。

  《禍國》里的其他角色們都或多或少地保留了“自我”。薛采的傲氣始終沒有因為家族的變故而更改;赫奕從來沒有受到所謂帝位的束縛;彰華一生順風順水;昭尹更是將家族踐踏在了腳底下;即使是我們的女主角姜沉魚,她在身邊諸人的呵護下,也始終保留了最開始的“純善”……只有姬嬰,當他從母親的祠堂出來,準備不顧一切地拋下所有私奔時,看見的,卻是漫天的火把,和屈膝下跪的老父親……

  從那一天開始,他就已經“死”了。

  那一天后的他,是白澤,是淇奧,獨獨不是姬嬰。

  所以,如果再問我:“14,14,你心目中的男主角是誰呢?”

  我會回答:姬嬰。只有姬嬰。永是姬嬰。

  關于結局

  很多年以后,我知道了“幸福”和“美好”其實是兩種定義。

  單戀是“美好”的。但只有兩情相悅才是“幸福”。

  沉魚對姬百家樂技巧教學嬰的單戀,無論看上去有多么動人,而當事人自己又多么的不在乎,但,那只是“美好”,并不是“幸福”。

  初戀是一種美好的邂逅,瞇牌百家樂懵懂而夢幻,它指引我們該如何在情感的洗禮中面對成長!

  然后,再用一種成熟的姿態,去收獲愛情。

  所以,沉魚因對姬嬰的愛戀而成長,而成長后的更完美的她,會遇到真愛。

  只有真愛,才是幸福。

  幸福是當你孤獨的時候,有人陪伴你;當你悲傷的時候,有人安慰你;當你離開的時候,有人惦記你;當你忙碌的時候,有人等待你……

  而這些,姬嬰都不會給沉魚。

  他給了沉魚另一個寬廣的世界,讓沉魚學會了堅強,甚至可以說沒有他,就沒有后來鳳凰涅槃的沉魚,但是……那樣的男子,永遠只是高山上的雪蓮,可遠觀而不可褻玩,可膜拜而不可擁有。所以,那不是幸福。

  而沉魚所謂的幸福,必須是和一個她喜歡的人在一起,那個人也喜歡她,在乎她,關心她,凡事都想著她,可以幫助她……

  最重要的是,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她高興的時候要比難過的時候多。畢竟愛情,是用來享受的,而不是用來辛苦的啊。

  那么這個答案呼之而出了不是么?

  關于我的下部作品……

  《禍國》耗費了我很多的心血,我覺得我整個人像沉浸在一個久遠的悲傷的緊張的夢境之中,當我從這個夢境里醒來的時候,我就解脫了。

  現世重新回到我的視線中來,我看見外面白雪皚皚,干枯的樹木們都在等待新一季的春天。

  期待陽光明媚的夏至,那時候,小區里的綠化帶又會郁郁蔥蔥、綠意盎然了吧?

  冬天過去了,所以,《禍國》也過去了。

  在《禍國》連載的過程中,有個叫“虞茜”的女孩子曾經寫信,問我能不能為她寫一個女主角耳朵聽不見的故事。我答應了。

  所以,沒有意外的話,我的下本書,應該就是關于一個耳朵聽不見的女孩子如何尋找幸福并最終得到幸福的故事^0^到時候還要大家多多支持“仙仙”,多多支持某14哦真人線上百家樂,哈~

  下一部作品,應該會輕松又可愛吧。

  不管如何,世界如此美好,我要努力追逐幸福。

  在此與諸位共勉。

  四、請給我一點私人地盤……

  謹將此書,獻給我所敬愛的趙明艷女士。祝您健康、平安、幸福。

  也謝謝所有讀者們看到這里。

  咱們下本書,再見。

  十四闕于2010年新春伊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