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國·圖壁 第97章百家樂破解 番外(5) – 易記古風小說網

  

  整個一樓的客人們全部沸騰了,看向二樓的焦點所在,猜度著是哪個不怕死的,竟然連這畫像都敢強摘。

  但從他們的角度往上看,都只能看見那人的黑斗篷,從頭蓋到了腳,竟是連一絲肌膚都不肯示人。

  立刻有店伙計沖上樓準備擒拿。但這時,黑衣人說了句話:“聽說,若想嫁給宜王陛下,就需得比這畫像上的人美,對嗎?”

  聲音細細軟軟,清靈如煙,綿延如水,又脆磁如鈴。

  ——女人?

  在場眾人全部呆住了,店伙計也停在了原地。

  然后,黑衣人又說了第二句話:“那么,我來應征了,請帶我去見宜王陛下。”

  酒樓里死般的安寂了一會兒后,爆發出一片嘩然。

  在眾人的嘩然里,酒樓掌柜走上樓梯,對黑衣人拱一拱手:“小姐請跟我來。”

  兩人很快就消失在了樓梯的拐角處。

  “那是個女人?女人!她比畫像還美?”

  “既然敢掀那畫像,肯定應該是吧。不然可是欺君,要砍頭的……”

  “天啊,剛才怎么就沒把她的斗篷扯掉呢?好想知道她長什么樣子!”

  “別傻了。如果那人真的比曦禾夫人美,且真的成了宜國的皇后的話,她的容貌能輕易就讓你見嗎?”

  “話雖如此,但還是好想知道啊啊啊啊啊……”

  哀嘆聲、驚訝聲、好奇聲以及七嘴八舌的聲音匯集在一起,令得酒樓比平常越發熱鬧。

  而此時,黑衣人,已在酒樓掌柜的帶領下,進了二樓的其中一個房間。瘋狂百家樂

  兩名侍衛上前準備搜身,里室的赫奕擺了擺手:“不要唐突美人啊。你們退下,讓她進來。”

  黑衣人慢慢地走到了他面前,距離一丈處停下。

  赫奕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后,笑了:“你運氣真好,竟然朕今天還真的在這里。”

  “不要小看我在宜國的人脈。”

  “哈哈。”赫奕開朗而笑,“我自然是清楚你的勢力的,只不過我卻不知原來這些勢力如今還能為你所用。”

  侍衛們聽到[三葉屋 www.biquger.vip]這里,算是明白了——原來這位姑娘和皇上竟是舊識!

  黑衣人拿起畫像,緩緩道:“我聽說,要想嫁給你,就需得比她美。”

  赫奕笑吟吟地看著她。

  黑衣人放下畫像:“可我沒她美,還能嫁給你嗎?”

  赫奕的眼神一下子幽深了起來:“把斗篷脫了吧。”

  黑衣人緩緩解開帶子,雙手一松,原本從頭罩到腳的斗篷就如水一樣地滑到了地上。

  侍衛們在見到來人的容貌后,無不睜大了眼睛。

  赫奕環視了一下眾人的反應,微微一笑:“如果你在看到這些人的反應后,還不夠自信的話……”他站了起來,走過一丈的距離,停在來人身前,抬起手,輕輕地拉住了她的手,“那么讓我告訴你,在我眼中,曦禾夫人,根本不及你之萬一。”

  那人戰栗,顫聲道:“三年之約已過……又是兩年,可還有效?”

  赫奕柔情無限地凝視著她:“對你……我想應該是永遠有效的吧……”

  停一停,叫出她的名字:

  “小虞。”

  新平一年,有女子揭了龍鳳樓上的曦禾畫像,自稱容顏比伊更美。宜王見后,果然大悅,遂娶之,藏于深宮人未識。

  新平二年,宜王禪位其侄——宜人昵稱“小公子”的賢王——夜尚。

  宜王攜其后退隱后,四海經商,好不愜意。

  新平三年,有史官懇請重書璧史,落筆于姜沉魚時,詞多詆毀,謂之禍國。

  璧王新野適逢九歲,看后,命人杖責之。

  史官大慌,欲做修改,璧王卻于朝堂上,淡淡道:“就這樣吧,不用改了。”

  于是,璧史記載——

  梨王姜沉魚者,前璧右相姜仲小女,容貌甚麗,為璧王昭尹所喜,娶入宮中,賜封淑妃,后又晉封為后。伊善謀權術,心狠手辣,兼涉文史,極富才氣。于加冕當夜,毒殺璧王,令其臥病不起,趁機臨朝稱制,掌握政權。圖璧六年,璧王病逝,姜氏姐妹爭權,伊得丞相薛采相助,殺其姐,自此得以即位,自稱睿帝,改國號梨。

  梨晏五年,薛相病逝,不久姜氏亦甍。

  后附評述:

  梨王在位期間雖然做了許多好事,但她先殺夫后殺姐,并連其父也不放過,因為與姜相意見相左,而將他罷免,數年不得歸京,因此此人可以說是寡情冷血之至。泱泱圖璧,險些毀在這一婦人之手,哀哉痛哉!望后人引以為鑒……

  “青山遠近帶皇州,霽景重陽上北樓。雨歇亭皋仙菊潤,霜飛天苑御梨秋。茱萸插鬢花宜壽,翡翠橫釵舞作愁。漫說陶潛籬下醉,何曾得見此風流……”

  悠然的語聲,在青翠蒼柏間輕輕回旋,輕袍緩帶的男子邊吟邊行,顯得說不出的愜意。

  他身后,一個丫環模樣的人攙扶著一個大腹便便的女子,女子聞言一笑:“瞧你如此高興,重陽將至,難道你就半點沒有遍插茱萸少一人的憂愁么?”

  男子迅速回身,示意丫環退開,自己攙住了女子的手道:“我有嬌妻在身邊,又有未出世的兒子在等待,有什么可憂愁的?”

  女子眨眨眼睛:“你就這么肯定是兒子?”

  “女兒更好,像她娘一樣美麗,就又是一個禍國的料。”

  女子剛待要笑,這時前方來了十幾人,看樣子也是來登高踏青的,那些人全都做文士打扮,邊走邊談論道:

  “啊,你聽說了嗎?璧王命人新編了前璧史冊,里面把梨王寫得可壞了!”

  “她本來就禍國殃民,依我看,那么寫還輕了呢。”

  “難怪她死后自己的墓前沒有碑。不像前唐時期的武后一樣還立了塊無字碑。”

  “武則天再怎么樣,也沒對丈夫下毒啊,比起姜沉魚,可仁慈多了。”

  “可我也聽說那毒不是梨王下的,而是那個所謂的四國第一美人曦禾夫人下的。”

  “得了吧。哪有人會下毒下到自己身上去的?別忘了曦禾最后死得有多慘……肯定是姜沉魚嫉妒她的美貌,璧王一病,她就立刻把曦禾給處死了,還對外宣稱是病死的,誰信啊!”

  “那看來這個姜沉魚果然是大禍水一只啊!”

  “幸好老天有眼,讓她也病死了。作孽太多,就是這種下場。”

  “我覺得,讓她病死還便宜她了,這種惡毒婦人,就該拖出來游街凌遲鞭尸才解恨啊!”

  “算了,誰叫咱們皇帝心慈手軟呢,不管怎么說,他可是那女人一手帶大的,就跟母親一樣……換了我也左右為難。可憐的皇上,才九歲就要面對這些……幸好他還有疼愛他的外公和姬太后……”

  文人們的談論聲漸行漸遠,誰也沒朝這邊看上一眼。

  而等他們都走得看不見了,丫環才“呸”了一聲,恨恨道:“這些所謂的讀書人最是討厭,亂議時事,胡說八道!”

  男子嘻嘻一笑:“那依懷瑾看,應該怎么罰他們?”

  “嗯……讓他們都去種田!看他們還有沒有這個閑情逸致!”

  男子露出驚悚之色,轉向女子道:“你這個丫頭,還真是夠狠啊!”

  女子微微一笑。

  懷瑾不滿道:“小姐,他們這么說你,百家樂預測你都不生氣嗎?還有,皇上是怎么搞的,竟然同意讓史書這樣寫你!還有老爺,他怎么也同意呢……”

  女子柔柔地打斷她道:“一朝天子一朝臣,為了鞏固政權,把過錯都推到前朝之上,是明智之舉。”

  “可是……”

  “沒關系。反正……姜沉魚已經死了,后人如何評述她,她也無所謂的。”

  “對嘛對嘛!”男子湊了過來,目光里滿是欣賞,“我家小虞最是想得通透,所以才能每天都如此幸福。”

  小虞抬起頭,仰望著比自己高了半個頭的男子,眸光閃爍著,有點感慨,又有點百家樂玩法感謝:“我的幸福……難道不是夫君所賜嗎?”

  兩人縱然已經成婚多年,但此刻對視,依舊是情意綿綿。

  一旁的懷瑾早已習以為常,轉過頭去當做沒看見。

  女子忽然發出一聲輕呼。百家樂算牌

  男子頓時變了臉色,急聲道:“怎么了?”

  “寶寶……踢我了……”

  “走,我讓小周他們把車趕來,我們快回去!”男子說罷就要叫人。

  “別……別這么急急躁躁的……只是踢了我一下而已,又不是要臨盆……”女子被他的反應逗笑,橫了他一眼,“你總是不讓我出門,都把我給憋壞了。今日好不容易肯帶我出來爬山,說什么我也要到山頂了再說。”

  “我哪是不讓你出門。”男子滿臉冤枉,苦笑道,“是你之前胎位不正,動不動就嘔吐,你師兄說你氣虛體弱,不易多行。”

  “師兄師兄師兄,你到底是聽他的,還是聽我的?”

  “我當然是……”男子說到這里,眼珠一轉,忽地俯下了身,“聽我們家雙黃連的嘍!”

  一旁的懷瑾“撲哧”一聲笑出來,捂唇道:“姑爺真不厚道,竟給未來的小少爺起這么難聽的名字!”

  “雖然難聽,卻是獨一無二的貼切啊。你想,我曾經是皇帝,而我的夫人曾經也是個皇帝,兩個皇帝連起來,有了這個孩子,可不就是‘雙黃連’么?”

  “你怎么不叫雙蛋黃?”女子嗔了他一眼,轉身前行。

  男子居然還很認真地想了想:“雙蛋黃……好像也不錯啊!”

歐博百家樂  “喂,我只是隨便說說的!若你真敢這么起名,我可不依!”

  “哈哈哈哈……”三人往山上走著走著,竟又遇到那幫文人下山,他們的討論聲仍在繼續,卻是換了另一個話題——

  “聽說程王上月被暗殺死了?”

  “嗯,而且聽說就是她的兄長干的。”

  “她的兄長不是都死了嗎?”

  “還有一個逃亡在外呢。就是那個害死咱們淇奧侯的!”

  “哦……好像叫頤什么、頤非來著?”

  “對!他可真夠能忍的啊,整整十年,終于被他復國成功了。”

  “果然是狼一樣的男人啊……”

  議論聲遠去了。

  懷瑾想起那個被評價為“狼”一樣的男人的真實面貌,不禁又“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哪兒是狼啊,分明是只孔雀!”

  “十年……”男子的眼中則滿是感慨,“原來,已經十年了……”

  “是啊,我風云變幻的十年,卻是頤非臥薪嘗膽的十年。”女子說到這里,也露出了復雜的表情,“他雖然表面笑嘻嘻的沒個正經,但真的是個很了不起的男人。幸好,他也不是我的敵人。”

  男子詭異一笑。

  女子不禁道:“你笑什么?”

  男子悠悠道:“頤非不可能是你的敵人的。”

  “你為何如此肯定?如果我當年不肯答應收留他……”

  男子打斷她:“你一定會收留。因為,你發過誓要為師走報仇,絕不原諒頤殊。那么,還有什么比收留頤殊的眼中釘肉中刺更好的報復辦法呢?”

  女子定定地看了他一會兒后,嫣然而笑:“你果然很理解我呢。”

  “而我之所以說頤非不可能與你為敵,除了你們的敵人相同以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

  “是什么?”

  男子忽然賣關子,不肯說了。

  “快說啊!快說快說……”

  “不說。”

  “赫奕!”

  “大丈夫說不說,就不說。你叫我的名字也沒用。”

  一旁的懷瑾,目光在兩人身上轉來轉去,然后也笑了。其實,那個原因她也知道,不過小姐……好像是真的真的不知道呢……

  小姐果然是很遲鈍的人啊。

  當年眼睛里只有一個姬嬰。別人對她的心思如何,完全不知道。如果不是姑爺最勇敢地第一個表白,估計今天跟小姐在一起的,就不一定是姑爺了。

  這樣說起來,最可惜的就是丞相,他要是早點兒說就好了,偏偏臨死前才說,害得小姐哭得眼睛都差點兒瞎掉了……

  一想到當年種種,她打了個寒噤,再看一眼前面依舊詢問不休和詭異地笑就是不說的兩個人,一種情緒慢慢地從腳底升起來,軟軟地蔓延到全身。

  這種情緒的名字就叫——幸福。

  千秋功過,后人評說。

  幸福歡喜,卻在今朝。

  新平二年冬,程頤非稱帝。四國歷史,再次更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