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國·圖壁 第9百家樂技巧教學3章 番外(1) – 易記古風小說網

  

  一夢經年

  白霧如煙。

  又依稀是雪,就那么紛紛揚揚地灑下來,披了一身,卻不覺得冷。

  姜沉魚想:這場景,似乎在哪里見過。

  卻終歸是想不起來。

  于是前行。

  路途漫漫,蜿蜒,松軟,雙足踩在上面,便像是被霧覆住了一般。某種力量在阻止她前行,又有某種力量在催促她前行。她被這么兩股力量糾纏著,脫不了身,也不愿脫身。

  因為,意識深處,好像有點知道,前方有很重要很重要的東西。

  然后便看見了一只船,透過迷霧若隱若現,漸行漸近。

  一人立在舟頭,衣訣翻飛,飄飄若仙。

  待得更近些,可見他朝她轉過身,舉手,屈膝,弓腰,深深叩拜。

  仿佛還說了句什么,卻聽不真切。

  姜沉魚眼中,一瞬間便有了眼淚。莫名悲傷,不知原因,似委屈似不甘又似永遠不愿回憶起來的凄涼。

  “娘娘?娘娘?”胳膊處傳來溫暖的力度,將她震醒。

  一瞬間,迷霧消退——那人不見了,小船不見了,所有的一切都不見了。

  姜沉魚猛然驚醒!

  入目處,是懷瑾焦慮擔憂的臉龐:“娘娘,你又做噩夢了。”

  姜沉魚下意識地抬起手,便在自己臉上摸到了濕濕的淚。

  夢境中那種悲傷的感覺并未散去,依舊縈繞在身體深處,隱隱約約,卻真實存在。她想起那人立在船頭拜她,心臟便又是一陣抽搐。

  “娘娘。”懷瑾將溫熱的濕巾捂上她的臉,柔聲道,“要不,就起吧?”

  “什么時辰了?”

  “申時二刻。”

  “申時?”姜沉魚一驚,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懷瑾點頭道:“嗯。娘娘睡了整整二十個時辰,期間還有點低燒,幸好都退了。太醫說了,娘娘這是疲勞過度,又趕上最近天氣驟冷,寒氣入體,所以才昏睡的。幸好終歸是醒了,還來得及出席子時的大典。”

  姜沉魚一聽“大典”二字,連忙掀被下床:“我睡過頭了,也不知那些東西都布置妥當沒有……”說著匆匆走到門口,剛將房門打開,看到門外的景物,聲音便戛然而止。

  天色陰霾,雪花飛舞,明廊長長,宮燈紅亮——其實很多年前,這樣的畫面也曾映入眼底,那時候的她,坐著轎子進宮看姐姐,猶自任性地評價壁雕的龍鳳,嫌它們俗氣,再然后,昭鸞公主出現,親熱地叫住她,帶著她去看熱鬧,也就是那一天,她見到了曦禾夫人……

  往事歷歷,明明還在昨天,怎的一轉眼,就變成了當年?

  遠遠的,有人在放煙花,天空被焰火映出五色斑斕的光。

  姜沉魚定定地看著那些光,仿佛癡了一般。

  懷瑾在一旁笑道:“意外吧?晚上的大典可不用娘娘太操心啦,有人一早就井井有條地布置妥當了。據說今年宮里用的焰火都不是璧國自產的,而是專程從宜國購入的呢。其中還有一箱,是宜王指明送給娘娘的,待到娘娘等會兒出席大典時就放。”

  大典,其實是璧建國以來的一種習俗——每年除夕,皇帝都會帶著重要的妃子走上城樓,親自點放長明燈,與百姓同樂,共度年關,并祈求來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因此,可以說是很隆重的一樁儀式。

  圖璧一年,昭尹帶著薛茗點燈;圖璧二年,昭尹帶了姐姐;圖璧三年、四年,他帶的都是曦禾夫人,而今……終于輪到了她。

  終于輪到她姜沉魚走上城樓,昭告天下百姓,當今璧國,最重要的女子是哪一位。

  然而……這樣的結局,卻不能令她有半分欣喜。

  眼前仿佛再次浮起夢境中的畫面——白霧縈繞的舟頭,那人朝她叩拜,拜得她的心,都碎了。

  圖璧……七年了。

  七年風雨飄搖,這個國家幾經動蕩:先是王氏挾前太子逆反,被鎮壓;后昭尹逼薛氏造反,復鎮壓;再是姬家衰退,姜家崛起……一路走來,滿目血腥,不忍睹視。風水輪回,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在圖璧四年時,滿朝文武,又有幾人能料,繁華散盡,最后竟會花落姜家。

  落在了她姜沉魚的頭上?

  站在與人等高的百卉朝陽銅鏡前,姜沉魚注視著鏡子里的自己:壓在鴉般深黑的發髻上的,是藍田白玉雕琢、嵌以九十九顆南海紅珠的絕世皇冠;披在纖細豐盈的雙肩上的,是用天山銀狐制成的鳳翎風氅;拖在裙裾后的,是七十二霓彩絲編織的天羽宮紗……要多尊貴,才能集天下珍物于一身?又要有多尊貴,才能般配得起這般隆重的行頭?

  但真人百家樂為何她望著鏡子,卻獨獨只看見了自己的左耳?

  左耳處,一顆長相守,悠悠蕩蕩,孤孤單單。

  姜沉魚不忍再看,轉身而行。兩名女官上前攙扶,另有二十八名宮女緊步跟隨。

  殿外,身穿盛裝的儀仗隊肅穆林立,帝王威嚴,撲面而至。

  在女官的恭迎下,姜沉魚踩上祥云寶車,兩旁鐘鼓響起,長長的一記號角聲過后,車夫馭動駿馬,緩緩朝城樓開去。

  金黃色的流蘇和紛飛的雪花交織著,在她眼前一蕩一蕩。

  車馬最先行過端則宮。

  此宮建在湖上,四不著岸,活脫脫就是座袖珍孤島。

  想要進宮,只能從正東方的渡口劃船過去,從湖岸抵達宮門,最快也需一刻鐘時間。

  據說是因為姬忽性情怪僻,又討厭宮廷禮節,故意將自己的住所建得如此遺世獨立。她不喜歡被人拜訪,也不愿意拜訪別人。因此,宮里頭大部分人對她都只聞其名、不見其人。

  姜沉魚凝望著碧瓦紅墻的端則宮,那個在當年被當做神話來聽的人物,那個文采精絕讓四國文人盡失顏色的才女,那個自己仰慕了一輩子的男子的姐姐……

  幾曾想過,傳奇背后的真相竟是那樣。

  世事譏嘲,莫過于斯。

  過了洞達橋,便是寶華宮。琉璃在夜雪中依舊絢爛,燈影宛如水流在瓦上涔涔流淌,艷到極致,也靈到了極致。

  ——就像它曾經的主人一樣,美得無可挑剔。

  可是,所有的光都是來自外界的,窗紙深深,屋內一片漆黑。

  里面,已經沒有人了。

  曾經歌舞升平、醉生夢死的寶華宮,如今成了一座死宮。

  風吹日曬,春去秋來,這里終將被光陰摧折,變成廢墟。

  不會再有第二個妃子入住此處了。

  因為,她姜沉魚不允許有第二個妃子入住此宮。

  這世間也不會再有第二個女子配住此宮。

  寶華宮過后,行約三刻,才到嘉寧宮。

  ——她曾經對此地是何等熟悉。

  在這里,她行了對身為貴人的姐姐的第一次朝拜之禮,拜完之后,姜畫月一把摟住她腰托她站起,笑意盈盈道:“妹妹勿需多禮,以后拿這兒也當做還是咱們的家一般隨意吧。”

  她相信那時候的姐姐是真心真意地說的這句話。

  然而,姐姐天真,她也天真。

  深宮內院,一個連自己的命運都無法掌控、連自己的前程都不可得知的妃子,怎么可能使之為家?

  院前的臘梅早已枯死。兩個宮女身穿素衣跪于庭前,遙遙朝她叩拜。

  瞇牌百家樂姜沉魚忍不住又伸手抹了抹自己左耳上的明珠,想起那一日,姐姐從匣中取出此珠,滿臉溫柔地交給她時的場景,心中一酸,連忙將垂簾放下,不愿再看。

  馬車馳過玉華門、景陽殿,到了天端十二階。

  所謂的天端十二階,乃是以景陽殿為圓心,按十二時辰方位均勻展開的階梯,分別為子陛、丑陛、寅陛、卯陛、辰陛、巳陛、午陛、未陛、申陛、酉陛、戌陛和亥陛。

  而姜沉魚的馬車,停在了正向朝南、比其他十一階都要寬闊的午階前。

  一名小太監快步上前將一玉雕的踏石放在門下,姜沉魚踩著踏石走下車,扶著大太監羅橫的手,輕提裙擺,步行下階。

  空中大雪依舊紛飛,但地上卻一絲殘雪都沒有,雪花飄落到雕有九龍奪珠圖案的石階上,便立刻融化了。據說,此處鋪的乃是平溪暖玉,天然恒溫,冬暖夏涼。尋常人一席難求,而皇家奢華,卻用它來鋪地。

  姜沉魚心真人線上百家樂中微微嘆息。

  十二階走完,前方城樓處文武百官密密麻麻地跪了一地。

  鐘聲悠悠,羅橫出列,拖長了嗓子高聲道:“吉時已至,大典開始——”

  百官齊齊叩拜:“天佑圖璧,吾朝繁興。”

  姜沉魚從侍官手中接過長明燈,慢慢走上城樓。樓外頓時喧聲四起,像波浪般依次擴散,匯集成了一片。

  透過圍欄,姜沉魚看見隔著護城河,百姓們正在河岸的空地上列隊等候,見到她,興奮高喊。

  她伸出一只手,輕輕一壓,聲音便立馬停止了。

  所有人都靜靜地望著她,無數百家樂雙眼睛透過紛飛的雪花投注在她身上。

  ——所謂的“萬眾矚目”,也不過如此了。

  羅橫將一卷黃軸高舉過頭,呈于她前,姜沉魚卻搖了搖頭,推開卷軸,前行一步,舉起長明燈,讓底下的百姓能夠看得更加清楚些。

  然后,平視前方,開口吟道:

  大明之神,

  夜明之神,

  五星列宿周天星辰之神,

  云雨風雷之神,

  周天列職之神,

  五岳五山之神,

  五鎮五山之神,

  基運翔圣神烈天壽納德五山之神,

  四海之神,

  四濱之神,

  際地列職祗靈,

  天下諸神,

  天下諸祗,

  煩為吾運爾神化,躬率臣民,庇佑來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政通人和,百廢俱興。豐年祥兆,此燈長明。

  特此上尊,望神宜悉知,謹告。

  說罷,將燈線點燃,只聽嗞嗞幾聲,長明燈在氣流的驅使下緩緩上升,底下民眾一片歡呼。

  與此同時,焰火四起,而正北方,一簇巨大的藍光飛天竄起百家樂算牌,在空中綻開,變成了一條大魚。

  “哇……”連城樓上的侍衛們都抬起頭張大了嘴巴驚嘆。

  藍魚游弋了幾下后,二度綻放,變成幾十朵大小不一的梨花,緩緩墜落。

  姜沉魚心知這便是之前懷瑾所說的宜王特地送來的焰火了,驚艷于這天工絕技的同時,心中浮起的,卻是隱隱約約的惆悵。

  那一日的情形歷歷在目,連對方衣上的褶子,眉間的蕭索都清清楚楚——

  赫奕道:“我會等你三年。三年里,無論你什么時候改變主意,都可以來找我。”

  她答:“若我不改變主意呢?”

  赫奕笑了笑,那樣一個明朗灑脫的男子,笑起來時,眼神卻憂郁如斯:“那么,我就要大婚了。”

  后面的話他沒有再繼續往下說,但她又怎會不知道?

  再過三年,赫奕就三十歲了。一位君王,三十歲了還不大婚,還無子嗣,是無法向子民交代的。

  舉國重壓,饒他赫奕一向肆意縱性,也扛不住。

  他赫奕扛不起。

  她姜沉魚更扛不起。

  所以,所謂的三年之約,也不過是最后鏡花水月的一腔癡念罷了。

  赫奕。赫奕。赫奕啊……

  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一種恩情,是還不起,還不得,不敢還的。

  長明燈裊裊上升,偌大的天空,就好像只剩下了那么一盞燈,點在天與地之間,點在乾與坤之內,點在每個人心中。

  身披袈裟的皇家僧侶鼓起手臂,撞響銅鐘:

  當——

  當——

  當——

  一連十二下,樂聲四起,焰火璀璨,原本只是圍觀的群眾,突然涌動起來,每人手中都多了一盞燈,點亮后,高高舉起,從城樓上看下去,正是八個字:“芳辰永好,壽與天齊。”

  姜沉魚吃了一驚。

  不錯,正月初一除了是新年伊始以外,還是她的生日。

  一轉眼,她就十八歲了。

  再遙想及笄那年,恍如隔世。

  羅橫在一旁低聲道:“這些都是薛公子的安排。”

  姜沉魚不禁轉頭,見薛采跟著百官站在階下,低眉斂目的沒什么表情。而這時,羅橫已跪倒在地,高聲喊道:“恭祝吾皇芳辰永好,壽與天齊,萬歲,萬歲、萬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