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國·圖壁 第84章 女帝(4) – 易記百家樂技巧教學古風小說網

  

  “這條路當初是你自己選的,但你現在又開始害怕吃苦,你想要偷懶,希望有誰來幫你,把那些你所厭惡的事情通通解決掉,鋪平你的道路,讓你既能走得燦爛,又可以雙手不用沾染血腥……”薛采尚未變聲的童音,于這樣的氛圍里,聽起來竟然生脆得有些可怕,“就像曦禾幫你解決了昭尹,就像我幫你解決了曦禾……這樣一來,你的良心就會稍微好過一些,可以帶著‘起碼不是我親自動的手’這樣的借口來麻痹自己安慰自己,覺得自己還是當初那個不諳人事的閨中少女,沒有被風雨侵蝕,沒有被外界污染,可以繼續用天真的、寬容的心態去看待世事……”

  姜沉魚徹徹底底地怔住了,說不出半個字來。

  “你不想變得像昭尹,乃至其他無數個帝王一樣的冷酷,但如果不冷酷就不足以成大事,這,就是你目前最糾結的地方。但是別忘了,昭尹的消亡恰恰是來自于他的冷酷,其他那些心狠手辣的帝王們,也未必就笑到了最后。所以,關鍵的所在并不在于為了贏就一定要變壞,而是無論好還是壞,最后都要贏。”

  薛采說到這里,冷漠的目光里起了些許變化,為了掩飾那種變化,他背過了身子不再與她對視,用平靜無波的聲音說完了后半句:

  “姜沉魚,你能不能笑到最后呢?就讓時間來證明吧。”

  如果說,赫奕的安慰總是令人那么溫暖,像四月里的陽光,曬在人身上暖洋洋的,能將一切煩惱瑣事通通放到一邊不去想。那么,薛采的安慰則是鋼刀,帶著冰冷的溫度和犀利的鋒刃,用最快的速度將腐肉剔除,讓傷處重新長出新肉來。

  姜沉魚不知道這兩種方式哪種她更喜歡,只是在這一刻,由衷地覺得——真好。

  當整個世界都在她眼前哐啷碎裂,然后重組成她完全陌生的樣子時,當生命里那些在意和重視的人歐博百家樂通通離她遠去時,起碼命運,給她留下了這么兩個人。

  謝謝……這真的是……太好了……

  姜沉魚垂下眼睛,平復了下紊亂的心緒,正想向薛采道謝時,書房的門突然被人推開了,或者說,是撞開了。

  那宮人跌跌撞撞地沖了進來,帶著慌亂與狂喜,語無倫次地喊。

  姜沉魚沒有介意她的失禮,因為她喊的是:“娘娘!娘娘!貴人要生了!要生了!”

  沒等她喊完,姜沉魚就像一陣風似的沖了出去。

  薛采皺了皺眉,只好也跟著跑了出去,遠遠看見姜沉魚飛快地跑著,連發髻散開了都顧不上,又或者是壓根兒沒注意到,就那么毫無儀態可言地沖進了嘉寧宮。

  薛采停步,扶著欄桿喘了口氣,臉上的表情變得很凝重,像是預感到了某百家樂種不祥,又像是看見不愿發生的事情,最終還是發生了……

  但他的表情變化姜沉魚當然是不會留意到的,她只是被“姐姐要臨盆了”這樣沖擊性的喜訊感染著,歡喜得要命。因此當她沖進嘉寧宮,看見的卻是表情擔憂的宮女太監,和滿臉愁容的太醫時,頓時一呆,然后,警惕地望向江淮:“怎么了?”

  江淮屈膝跪倒:“回娘娘,貴人難產,恐怕……有性命之憂。”

百家樂技巧教學  這句話,仿若嘩啦啦一盆冷水從天而降,將她從頭淋到了腳,頃刻剎那,手腳冰涼。姜沉魚僵硬地眨了眨眼睛,逼緊嗓音道:“你說什么?再說一遍?”

  “貴人胎位不正,又過早用力導致驚恐氣怯,所以……”

  接下去的話姜沉魚再也沒有聽見,她往前走了幾步,隔著屏風和簾帳,看著里面倒映出來的影子,畫月虛弱地呻吟,穩婆焦慮地催促,和進進出出的宮女……這一切混亂地交織在一起,令得她的視線突然就模糊了。

  姜沉魚搖晃了幾下,抬手揉眼。

  江淮看出她的異樣,連忙上前扶住,驚呼道:“娘娘,娘娘你沒事吧?你還是回宮休息一下吧……你的眼疾可是又發作了?來人,快取藥來。”

  針對她之前眼睛偶爾模糊的癥狀,江淮配制了一種藥水,此刻派上用場,連忙取來為她點上。點了藥水后,姜沉魚閉目靠在椅子上休息了一會兒,再睜開時,總算恢復了清明。

  江淮放下心去:“娘娘沒事就好,可別連你也出事啊……”

  姜沉魚握住他的手:“太醫,請你一定要救我姐姐!”

  “娘娘放心,老臣自然會竭盡全力……不過,如今事態危機,胎兒卡在里面遲遲不出,再拖延下去,恐怕……若是只能保其中一個,娘娘你選……”

  “保大人!”

  “保皇子!”

  兩個聲音是同時響起的。

  姜沉魚在喊出“保大人”的話后,才聽見還有個聲音,連忙扭頭,就看見了匆匆趕來的姜仲。

  姜仲走進殿內,連風氅都來不及脫,就又對江淮吩咐了一遍:“保皇子!江太醫,不管你用什么辦法,孩子,一定要平安地生下來!”

  “父親!”姜沉魚驚叫出聲,“你在說什么?難道孩子比畫月重要嗎?”

  “當然比畫月重要!”姜仲的表情極為嚴肅,轉過頭緊盯著她,一個字一個字道,“孩子是鳳胎龍種,是當今皇上的唯一血脈,是將來圖璧江山的繼承人,他可比畫月重要得多了!”

  姜沉魚早知父親冷血,可他在這種時候竟然還要來摻和一腳,實在是令人寒心之至,但事態危機,她無心與其爭執,便轉頭命令江淮道:“哀家是皇后,聽哀家的旨意——保大人!”

  “我是國丈,聽我的命令——保皇子!”

  “保大人!”

  “保皇子!”

  “父親!”姜沉魚終于忍不住,厲聲叫了起來,“就算你不拿畫月當你的女兒,可她永遠是我最最至親的姐姐!”

  “我是為了你啊!沉魚!”姜仲一把抓住她的手,急聲道,“你進宮時間尚短,如此年紀就當上了璧國的皇后,這本是你的福氣,但現在皇上病成那個樣子,而你又沒有子嗣可以依靠,現在固然可以臨朝聽政,但以后呢?萬一皇上有所不測,你怎么辦?沉魚!這個孩子不僅僅對璧國來說非常重要,對你來說,更是重中之重啊!”

  姜沉魚心頭一陣亂跳,其實父親說的她又何嘗不知道,雖然她現在可以仗著昭尹變成了個活死人而為所欲為,但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曦禾已經死了,就證明那種毒藥終歸是會死人的,一旦昭尹也死了,她這個皇后的地位也就跟著不保,所以,如果能有一個孩子傍身,一切就都會迎刃而解。可是……可是……

  “可是父親……我的未來,可以有無數種可能、無數個機會,讓我用其他的方式去彌補和挽救,而畫月……只有一個啊……”

  這就是她為什么堅持要保大人的原因。

  別說昭尹現在還沒有死,就算他有一天突然死了,事在人為,她不信憑借她的能力和勢力,就一定控制不了時局,就一定要黯然退場。

  但如果畫月死在了這里,那么就徹徹底底地沒了。

  她已經眼睜睜地看著那么多人走掉了,那些是無可選擇,但這一個,可以選擇,她就一定要爭一爭!

  “保大人!”她對江淮,做出了最后的命令。

  江淮看了面色如土但沒再說話的姜仲一眼后,轉身,進了產房。

  接下去的時間就變成了一場十足的酷刑。

  畫月的呻吟時斷時續,虛弱得像是下一刻就會再也發不出來,而宮女們進進出出得更加頻急,整個場景顯得好亂,令得人心里也更加紊亂。

  就這樣,過去了整整兩個時辰后,一聲嬰兒的啼哭宣告了一切的結束。

  江淮滿頭大汗衣衫俱濕地走了出來,顫聲道:“幸不辱命……”

  姜沉魚和姜仲異口同聲道:“保的是大人還是孩子?”

  “回娘娘和國丈爺,貴人生的是位皇子,母子平安。”

  姜沉魚頓時覺得整個人虛脫了,雙腿一軟,癱倒在了椅子上。

  晶瑩的眼淚,從眼眶中欣然落下,原來這一次,老天爺,沒再殘酷地對她。

  太好了……姐姐……太好了……

  半個時辰后,宮女們收拾完了產房,領著姜沉魚走進去。看見床上雖然臉色如紙但明顯還“活著”的姜畫月時,姜沉魚由衷地從心里笑出來,輕喚道:“姐姐……”還待說些恭賀的話,就見姜畫月顫顫地朝她伸出手,她連忙上前握住,坐到了床邊。

  明明非常虛弱、明明連出聲都很困難的姜畫月,不知從哪兒來的力氣,忽然坐起來一把將她抱住,緊緊地抱住。

  姜沉魚愣住了:“姐姐?”

  “沉魚……”姜畫月用很輕很輕的聲音道,“謝謝。”

  “姐姐……”

  “謝謝!沉魚,謝謝!謝謝!謝謝……”姜畫月一連說了好幾聲謝謝,聲音一次比一次大,到了最后,幾乎是在吶喊一般,“我……聽見了……謝謝……”

  她……聽到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在那么危急的關頭畫月竟然能聽到自己和父親的爭執,但無疑的,這一番爭執令畫月最終變回了她所熟悉的那個姐姐。那個喜歡她、疼愛她,處處都想著她的姐姐。

  一切原來都可以回到原點。

  回到最期冀的狀態。

  當姜沉魚從嘉寧宮再次走出來時,已經是夜晚亥時。

  星稀月淡晚風清,也許是因為心情愉悅的緣故,皇宮里的風景看起來也變得格外美麗。她深吸口氣,揉著有些酸澀的手腕,剛想回寢宮,卻在嘉寧宮外,看到了薛采。

  薛采站在路旁的一株柏樹下,仿佛已經站了許久。

  “你怎么在這兒?”姜沉魚有些奇怪,“不回家?”都這么晚了。

  薛采依舊是一如既往面無表情地看著她。一般的人與人對視,通常是因為自己準備開口說話。而他倒好,與人對視,為的是讓對方主動開口說話。

  不過姜沉魚對此也已經習慣了,他不回答,她百家樂破解程式下載就自顧自地另選了個話題:“對了,我姐姐生下了一個男……”

  “我知道了。”薛采打斷她。

  也對,他在外頭等了這么久,也早該知道消息了。“我給孩子想了個名字,叫新野,意喻革故鼎新、沃野千里,你覺得如何?作為璧國的太子,希望他日后能夠帶領璧國變得更加繁榮昌盛……”

  薛采皺眉:“太子?”

  “當然。我已經讓人去挑選吉日了……”對比姜沉魚的興致勃勃,薛采卻顯得更加深沉,他張了張嘴巴,似乎想說些什么,但看著說得起勁的姜沉魚,最終選擇了沉默。

  “……總之,一定要辦得風風光光、熱熱鬧鬧的!”姜沉魚終于描述完心中的憧憬,見薛采還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有些無趣,只好再換個話題,“百家樂必勝術你為什么還不回家?”

  薛采淡淡道:“不想回。”

  姜沉魚意識到自己問了個不該問的問題,立刻靜默了。

  姬嬰臨死前,除了把自己的部分勢力留給了薛采,也把自己的府邸給了薛采。如今的薛采,就住在淇奧侯府。睹物思人,一個沒有了姬嬰的姬府,對他來說只不過是一個吃飯睡覺的地方吧?

  “薛采,總有一天你會得到你想要的。”姜沉魚凝視著他的臉,很真摯地說道,“相信我。”

  薛采沒有回應她的這句話。

  姜沉魚抬起頭,看著夜空中的明月,緩緩道:“就在幾個時辰前,我還在跟你抱怨,抱怨命運對我苛刻,我好生委屈,覺得不公平。但是你說得對,我之所以委屈,不平,是因為我貪心。我想要一些東西,但我不肯付出相應的代價。所以我撒嬌,我逃避,我總是連累身邊的人。如果當初不是為了救我,師走不會殘廢;如果我肯干脆一點,曦禾就不用用自己當陪葬去達成目的;如果我能忍受痛苦,就應該早一點讓曦禾走……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我沒有做好,我不肯付出我自己。但是,就在剛才,就在姐姐難產,江太醫問我要孩子還是姐姐的那一刻,我悟了……”

  她的目光一下子灼熱了起來,轉過頭望著薛采,眼睛亮晶晶。

  “小采,我悟了!父親對我說新野于我,是多么多么重要,可以讓我之后的道路,都走得非常平坦。但是,我為什么就一定要平坦呢?如果遇到問題,就勇敢地去面對,想方設法處理掉;如果害怕皇上駕崩,那就遍尋奇方,不讓他死掉;如果害怕朝臣為難,就做到讓他們無法挑剔……誰的人生會一帆風順?不都是一步一步刻苦地、努力地走過來的嗎?反正不會比現在更壞,所以,要期待明天更好——我,明白了。”

  薛采凝郁的臉上,也終于綻出了些許柔和的表情,他揚了揚唇角,似乎想笑,但目光依舊深沉。

  姜沉魚便先他一步笑了笑,低聲道:“所以,你也不用擔心新野的出世會對我造成什么不好的影響,如果你擔心有臣子會拿他做文章來威脅到我的地位的話,那么就把那些朝臣找出來,鏟除掉;如果你擔心新野得知父王的真相會恨我,那么,就自小引導他……不管你擔心的是什么,面對之,挑戰之,粉碎之——事在人為。”

  薛采終于笑了,目光閃動著,唇紅齒白、劍眉星目的五官顯得說不出的好看。

  姜沉魚看得呆了一下,輕嘆道:“你這樣的孩子,長大后,不知道該讓多少女孩傷心呢……”

  薛采剛起的笑意瞬間就沉了,瞪了她一眼:“那也跟你沒關系。”

  “我操心呀。”

  “你先替自己操操心吧。”

  “我有什么好操心的。我都嫁人了的。”

  “當一輩子活寡婦有什么好值得驕傲的。”

  “雖然這是事實,但你這樣直白地說出來,會讓我忽然間又覺得自己的人生很不幸哪……”

  “你本來就不幸!”

  “可我今天很幸運啊,老天聽見了我的請求,救了我的姐姐,也救了我的小侄子……”

  “你快煩死了!”

  “本宮不跟小孩一般見識……”

  “哼。”

  “哼……”

  圖璧五年五月初十,姜貴人誕下麟兒,后大喜,親賜名新野,冊封太子。大赦天下,舉國同慶。

  這世上有個詞,叫“天道人事”。

  天道人事不可違背,意謂大勢所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