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國·圖壁 第80章 新后(18) – 易記古風百家樂玩法小說網

  

  昭尹急聲道:“好,就算姜沉魚當了皇后得了江山,但是你呢?曦禾你不是也中了毒嗎?你又不是皇后,你落得了什么好處?”

  曦禾的目光一下子變得無比悲哀,每個字都在發顫:“好處?你以為……我還想活么?”

  昭尹重重一震。

  曦禾笑,笑容極盡凄慘:“我不是說了?我不想活了。我本來已經瘋了的,什么都忘記了,挺好的。但是,九月廿一那天我又醒了。我……恨清醒時的這種感覺……我,根本就不愿意清醒……”晶瑩的淚珠,從她眼中滾落,濃密的睫毛濕濕地粘在了一起,看上去說不出的可憐,“在我瘋了的那段時候,是沉魚陪著我。對于我的瘋癲,她半點不耐煩的樣子都沒有,依舊細心溫柔地照顧我,給我梳頭,幫我穿衣,甚至還幫我穿鞋……就在那一刻,我在心底對自己說,我要報答她。我這個人,活在世上根本只是浪費糧食,百家樂預測帶給別人的只有不幸,還讓我所愛的人那么那么痛苦……但起碼要在我走前,我要做一件好事。”

  她說到這里,轉身,慢慢地站直了,看著姜沉魚,一字一字道:“總要有個人為此事負責,所以,這個弒君的罪名,我擔。”

  姜沉魚看著她,淚流滿面。

  其實早在她們聯手,準備對付昭尹時,結局就已經注定了:必須要犧牲一個,成為昭尹的陪葬品。那樣才能徹底扳倒昭尹,徹底為公子報仇。

  但是,本來那個犧牲的人可以是她的。

  曦禾,卻把生存的機會,留給了她。

  對此,曦禾曾說:“你不要以為死就一定不好。要一個人孤獨地活下去,要面對一個國家的重擔和責任,其實遠比死亡更難。我是個沒用的人,我處理不來那些國家大事的。所以,沉魚,讓我去死吧。”

  就這樣,曦禾服下了毒藥,并成功地誘使昭尹也中了毒。而姜沉魚則是等待,等到封后完成,等到她成為璧國皇后的事實無可更改,才在這一夜,支走田九,徹底對昭尹攤牌。

  “我把他留給你,以你的聰明才智,知道接下去該怎么辦的。不是嗎?璧國的皇后娘娘。”曦禾說罷,轉身朝門口走去。

  姜沉魚忍不住喚道:“你去哪兒?”

  曦禾扯出一個諷刺的笑容,說了四個字:“回去等死。”

  姜沉魚心中一緊,下意識地就想阻止她:“等等!其實……嚴格說起來,真正殺了公子的人是我爹,和我姐夫,他、他們還沒有……”

  曦禾忽然停步,轉身,靜靜地望著她。

  姜沉魚因太過羞愧而手指發抖,哽咽道:“我……我、我對他們……他們……”

  曦禾凝眸一笑,美絕人寰的眉眼,豁達從容的氣度,以及眼眸深處的體諒與憐惜……這些飽滿的感情,令她整個人看起來閃閃發亮。

  她從來沒有這樣笑過。又或者說,自進宮以來,她就從來沒有這樣笑。

  可現在,她笑了。

  然后,用這個世界上最悅耳的聲音說了一句話:“姬嬰放下了,我放下了,姜沉魚,難道你,還放不下么?”

  姜沉魚至此,大徹大悟。

  喜歡的親人,就多多親近,不喜歡的親人,就慢慢疏遠。血緣一物,雖是與生俱來,無可選擇。但將來的人生要怎樣走,卻是可以由自己選擇的。

  面對家族,姬嬰選擇了全部接納,他承受著因此而帶來的種種痛苦,并用自己最柔軟的方式磨去他們的棱角,將之改變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面對家族,昭尹選擇了全盤否定,一刀兩斷。他厭惡自己的真實身份,又痛恨因此釀就的童年悲劇,偏激自私的后果就是斬斷了原本最堅固可靠的一條翅膀。姬嬰一死,生前辛苦為皇帝建立的那些人脈全部毀壞,而昭尹自己建立的地位其實并不像他所以為的那么穩固。因此,當十二月初二,羅橫對上早朝的臣子們宣布皇帝突然得病、不能上朝時百家樂必勝術,沒人對此起疑。而當日子一天天地過去,皇帝還遲遲沒有病愈,只能由皇后代為執政時,小部分臣子鬧了一會兒,鬧不出個結果來,也最終選擇了沉默。

  于是朝政漸穩,日子就那么順理成章地過了下去……

  大年三十除夕之夜,姜沉魚守在昭尹床頭,喂他吃飯。他直直地平躺在床上,沒有知覺,但仍然活著,所謂的進食,也不過是將各種補藥熬成的稀粥,給他撬開嘴巴灌下去罷了。但是,喂得很是費力,往往一碗粥喂完,衣服上全是粥漬。

  七子列成一排,站在外廳隔著一重簾子例行匯報,所奏的都是一些如何慶祝新年的小事。因此聽完后,姜沉魚點了點頭:“就按你們說的去辦吧。”

  “是。”七子彼此對望一眼,轉身離開。

  懷瑾則匆匆走進來道:“娘娘,夫人來了。”

  懷瑾口中的夫人,指的只有姜夫人一個。姜沉魚聽說母親來了,便放下了手中的湯匙,用濕帕擦去濺出來的粥湯,起身道:“娘一個人來的?”

  “那個……”懷瑾吞吞吐吐,“老爺也來了。”

  姜沉魚淡淡一笑。

  她就知道。

  自她與父親決裂以來真人線上百家樂,父親一直希望與她修好,明里暗里給了不少表示,今天是除夕,他不可能不好好利用這個機會。罷了。既然是跟母親一起來的,也不能不見。

  一念至此,姜沉魚道:“請他們進來吧。”

  兩旁的宮女上前,放下另一重帷簾,將昭尹所在的內室,徹底與外室隔了開來。

  姜沉魚披衣走到外室,剛在桌旁坐下,懷瑾就領著姜仲和姜夫人走了進來。兩人雙雙叩拜:“參見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快快請起,看座。”

  姜氏夫婦坐下后,姜仲望著女兒,欲言又止,最后推了推姜夫人,姜夫人會意,將身旁的食盒呈遞上前道:“臣妾親手包了鮮蝦餡的餃子,還請娘娘笑納。”

  姜沉魚眼眶微熱:以往在娘家時,每年過年,母親都會親自包餃子,并在餃子里包入銅板,誰要吃到了有銅板的餃子,來年就會萬事順心……往事歷歷,不是不溫馨的。

  懷瑾連忙將食盒接了過來,打開,放到桌上:“娘娘,你看,餃子還是熱騰騰的呢!真好!娘娘你這會兒吃嗎?”說著就要擺筷子。

  “先不忙吃。”姜沉魚淡淡一句話,令懷瑾停下了動作。而一旁的姜夫人也不禁露出幾分失望之色。但姜沉魚朝她笑了笑,道:“如果母親不嫌棄,明日我親自登門拜訪,吃剛出鍋的可好?”

  姜夫人又是驚訝又是歡喜,激動得一下子站了起來,顫聲道:“好!好……好……我這就回去準備!”

  姜沉魚笑了,起身將她按回到座位上道:“母親真是的,哪有說風就是雨的。明早再準備也來得及啊。”

  “我……我、看我都糊涂了……呵呵……”姜夫人笑著笑著,眼圈紅了起來。

  姜沉魚道:“母親進宮來,可去看過姐姐?”

  姜夫人忙道:“要去的要去的!我也給她帶了一份,哦不,是兩份呢!她有孕在身,要多吃點兒。”

  “我想姐姐現在肯定在嘉寧宮里等得眼都綠了,母親還是快把餃子送去給她吧。”

  “好。我這就去!”姜夫人說罷看向姜仲。

  姜沉魚道:“我與父親還有事要說,母親您先過去,父親稍后就到。懷瑾,你陪母親一起去。”

  “好。那我先走了……”姜夫人在懷瑾的陪同下歡歡喜喜地離去。

  姜沉魚看著她的背影,直到消失得看不見了,才將視線收回來,轉投到父親臉上,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一碰,姜仲有點兒坐不住了,垂下眼睛,裝模作樣地把玩著茶杯,輕嘆道:“又是大溪菊茶,看來,你還真的非常喜歡這茶呢……”

  姜沉魚的目光在茶上轉了一圈,淡淡道:“我是個很頑固的人。喜歡了一樣東西,就會一直喜歡下去。”

  姜仲抬起頭,直直地看著她,流露出幾分悲哀之色:“沒錯。而你討厭的東西,也會一直討厭下去吧……”

  “我很少會討厭什么東西。”

  “所以一旦討厭了,就無法挽回了,是么?”

  姜沉魚沉默了一下,回視著自己的父親,緩緩道:“父親,我不討厭您。”

  姜仲整個人一顫,剛在動容,姜沉魚的下句話就緊隨而至:“我只是無法原諒您。”

  “關于姬嬰之死,其實……其實我沒想讓他死,我只是想要連城璧和四國譜,弓箭上有毒我也是事后才……”

  姜沉魚抬起一只手,阻止了他下面的話:“現在說這些都已經晚了,不是么?而且……”

  “而且什么?”

  姜沉魚凄然一笑:“父親你對不起的,難道僅僅只是一個姬嬰么?”

  姜仲眼角抽動,沉默良久,才開口道:“沉魚,你是我的女兒,是骨肉至親!難道你要為了那些外人,真的跟你父親我決裂么?沉魚,就算為父再怎么對不起天下,對不起蒼生。但為父對你……自問一直是疼愛有加。除了姬嬰,其他但凡你要的,為父什么沒有給過你?”

  姜沉魚柔柔地抬眼道:“可如果我說我只要姬嬰,怎么辦呢?”

  姜仲一怔,繼而暴躁了起來,怒道:“姬嬰姬嬰姬嬰!什么都是為了姬嬰,為了那個根本不愛你的男人,你丟盡了身為一個大家閨秀、身為一個皇妃,甚至身為一個皇后的臉!”

  姜沉魚也不生氣,表情依舊柔柔淡淡,甚至還笑了笑:“我不偷不搶不犯法,僅僅只是仰慕一個人而已,有什么可以丟臉的?如果我這樣都算丟臉,那么哥哥調戲別人家的姑娘,嫂嫂罵街弄得家丑人盡皆知,爹爹調包了自己的親生女兒,又殺死了撫養杜鵑長大的一對老人……這種種行徑,又算什么呢?”

  姜仲啞口無言。

  姜沉魚深吸口氣,站了起來:“不過,之前種種我也不準備追究了。你是我父親,這點我沒的選擇,也無可更改百家樂破解。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公平地持法待你。從今天起,你若有徇私枉法之事,事無巨細,皆以國法處置,絕無私情可說。換言之,若你于國有功,我也會按例嘉獎。今后您的仕途之路會怎樣,父親還是自己掂量著點兒吧。”

  “你……”

  “母親的餃子應該已經送到嘉寧宮了,父親也請去吧。女兒不送。”姜沉魚別過臉去。

  房間里,沉寂了好一會兒,姜仲就那么直直地坐著,看著三步之遙的女兒,卻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

  許久,他終于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一躬身,行了一禮:“老臣,告退。”

  姜沉魚沒有回頭。

  姜仲走到門口,忽又停步,猶豫再三,還是忍不住回頭問道:“別人的公道,為什么要由你,一個外人,來替他們出頭?”

  姜沉魚想了很久,才回答道:“因為我是姜沉魚。我做得到。”

  世事的安排必定有其宿命的玄機。所以,既然命運讓她走到了這個地步,命運讓她成為了璧國的主宰,那么,就由她,還那些弱勢的人們一個公道。

  她做得到。

  圖璧瞇牌百家樂五年元月,帝病危,姜后臨朝稱制。

  后創自舉、試官等制,薄賦斂,息干戈,省力役,執政三年,政績卓越,國威大振。

  ——《圖璧·皇后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