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國·圖壁 禍國·圖壁第百家樂算牌91章 女帝(11) – 易記古風小說網

  

  “有妄自敢動的,斬!有通風報信的,斬!有敢出聲示警的,斬!”她生性溫婉,鮮少有如此嚴厲的時刻,因此,這一連三個斬字說出來,所有下跪的人都感應到了肅殺之氣,撲面而至。

  姜沉魚無視跪了一地的下人們,徑自大步往前走著。羅橫聞訊匆匆趕來,剛喊了一聲娘娘,就被她一鞭子嚇得咕嚕跪下了。

  “我再說一遍——”姜沉魚冷眼環視著眾人,一字一字道,“除了朱龍,其他有妄自敢動的,斬!有通風報信的,斬!有敢出聲示警的,斬!”

  眾人見連宮中權勢最大的羅橫都跪下了,頓時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個,全身顫抖,低下頭眼觀鼻鼻觀心。

  姜沉魚一路快步走到了嘉寧宮。

  殿前的兩名宮女看見她真人百家樂,剛想開口,她嗖地一鞭劈過去,抽在兩人身旁的空地上,宮女們頓時花容失色,撲通跪下。

  姜沉魚飛起一腳,將殿門推開,屋內,姜畫月正在給新野蓋被,聽聞聲音抬起頭來,看見她,表情明顯一白,但很快就露出一絲笑容道:“妹妹……怎么這個時候……來了?”

  姜沉魚沉著臉走進去,環顧著室內其他的宮人們,冷冷道:“你們全都退下,在外頭跪著,沒我的吩咐,不許進來。”

  宮人們忙去看姜畫月,姜沉魚眉頭一皺,喚了一聲:“朱龍。”

  朱龍立百家樂算牌刻上前,一手一個,“嗖嗖”兩聲,丟出宮去,那兩人發出一聲慘叫,也不知道是摔到了哪兒。其他人見此情況哪還敢再有所猶豫,紛紛而逃。只有奶娘,抱起新野還在遲疑。姜沉魚立刻將冰冷的目光轉向了她:“你也出去。”

  “是……”奶娘顫抖地抱著新野往外走。經過她身邊時,姜沉魚忽然把手一攔:“放下太子。”

  “什、什么?”奶娘還在震驚,朱龍已從她懷中一下子抽走了新野,動作迅速輕柔,熟睡中的新野沒有醒過來。

  “把孩子還給我!”姜畫月立刻急了,沖上前去想要攔阻,姜沉魚卻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口中道:“你們退出去。”

  朱龍一手抱著新野,一手抓著奶娘,強行將其拖出宮,緊跟著,“吱呀”一聲,宮門被重重合上。

  姜畫月掙扎著尖叫道:“把孩子還給我!你們想干什么?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對太子動手!”

  姜沉魚忽然松開手,姜畫月來不及收力,一下子前沖,栽倒在地,再回頭看她時,眼神里就多了許多驚懼:“沉魚!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啊!”

  “我干什么?”姜沉魚素白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看著這個自己最珍惜也最維護的姐姐,心中一片冰涼,“我反而要問問姐姐,你想干什么?”

  “什、什么?”姜畫月閃過心虛之色,但猶自嘴硬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大晚上的發什么瘋,快把新野還給我……”

  “姐姐也知道是大晚上,月黑風高夜,適合發瘋,也更適合殺人,不是嗎?”

  姜畫月繼續裝傻:“我不陪你無聊,我要去找新野……”說著就往門口走。

  姜沉魚冷冷道:“你這個時候應該找的不是新野,而是張大東、陸小周、賈小九他們吧?”

  姜畫月整個人一顫,停下了腳步。

  “哦,不對,這些只是小啰啰,也許你沒聽過,那么下面兩個名字你肯定知道——羅與海、蕭青。”

  姜沉魚每說一個名字,姜畫月的眼皮就一陣跳動,手指也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

  姜沉魚看見她的這個反應,心中更是失望,失望過后,則是深深的悲痛。內心深處有什么地方裂開了一條縫隙,開始涔涔地往下滴血。而她,卻只能硬生生地挺住,不能喊疼,也不能治療。

  “為什么?”姜沉魚開口,每個字都像是浸淫在了鮮血里一般,“為什么要這樣對我?姐姐?”

  姜畫月一動不動地站著,沉默了好一會兒后,開始冷笑:“為什么?你說呢?”

  “我不明白,所以我才要問你!我已經準備讓新野登基了,他馬上就是璧國的皇帝了,而你,他的生母,將會和我一起分享這份榮光……”

  “很好,你終于說到問題的關鍵了。”姜畫月打斷她,秀媚的眉眼,一旦深沉下來,就顯得說不出的殘忍,“事實是——我根本不愿跟你分享。或者說——你憑什么跟我一起分享?”

  “姐姐……”

  “不要這樣叫我!”姜畫月咬著嘴唇冷笑,“每次聽你這么柔兮兮地、表現得好像很親密地喊我,我就覺得惡心!我惡心了你很久了,姜沉魚!”

  姜沉魚的睫毛悸了一下,一個事實開始浮出水面——畫月她,知道了……

  “我根本不是你百家樂的姐姐!不是么?你早就知道這點了!”姜畫月總算把這句話說出了口。

  于是,原本還在姜沉魚腦中一團朦朧的事件瞬間就變得清晰了,一條一條井然有序地并列在一起,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她極力按捺下心中百感交集的情緒,問道:“你怎么知道的?是杜鵑告訴你的?”想來想去,也只有杜鵑會透露這個消息給她了。杜鵑當時果然在撒謊,她留在帝都果然是另有圖謀的,她既然要為養父母報仇,就絕對不會放過姜家,而在大局已定的情況下,唯一能報復姜家的方法只有——畫月。

  是了,她把事實告訴了畫月。于是,畫月就崩潰了,再被人一唆使,就做出了這等愚蠢的事情。

  太愚蠢了,太愚蠢了,太愚蠢了!

  姜沉魚的身體因為失望和憤怒而開始發抖。

  而一旁的姜畫月顯然誤解了她的反應,恨聲道:“是誰告訴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么多年,這么多年了啊!我的整個人生算什么?你告訴我,到底算什么啊?我說為什么兄妹三個里我最不受寵愛!我說為什么非要我進宮!我說為什么進了宮我卻不能受孕,原來,是你爹在我的飲食里下了藥!想讓我不孕終身!姜仲他還是人嗎?你告訴我,他是人嗎?”

  姜沉魚心痛如絞,一時間說不出話,而姜畫月便將她當成了默認,笑得更是悲涼:“但老天有眼,讓我畫月在那樣的百般陷害里還是有了龍種!哼哈哈,哇哈哈,哇哈哈哈哈……姜仲老狐貍了一輩子,竟然也會失算啊!而他最最失算的是,我福大命大,沒有難產而死,反而順順利利生下了太子!”

  姜沉魚想起了那一日,畫月最終平安誕下新野,當時自己進去看她,她抱住自己哭著說對不起,那時候真以為一切已經苦盡甘來,真以為姐妹可以和好如初,真以為從此就日出云開再無心結……

  多天真。

  多么天真的自己啊……

  姜畫月看著她,表情忽然一變,由悲涼轉成了刻薄:“姜沉魚,你以為,你讓新野登基我就會感激你么?真可笑,這難道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新野,可是皇上的唯一血脈啊,皇上死了,本來就該他登基不是么?而你,連跟皇上肌膚之親都沒有的女人,憑什么跟我平起平坐?你把皇上弄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挾天子以令諸侯了那么多年,夠本了。你還想霸占著那位子到老么?”

  “所以你就殺了皇帝,然后還要殺我?”姜沉魚輕輕地問。

  姜畫月眼中有一瞬間的心虛,但很快就又變成了冷酷:“是瘋狂百家樂。反正皇上都已經那個樣子了,還不如讓他早點走的好。夫妻一場,我也算對得起他了。”

  姜沉魚的聲音更加低迷:“那么我呢?你對得起我嗎?姜家就算再怎么對不起你,但你捫心自問,我姜沉魚對你如何?”

  姜畫月定定地看著她,然后,搖了搖頭:“姜沉魚啊姜沉魚,看來你還是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么啊……哦不,應該說是,你永遠那么無辜,永遠是大善人,從來只有別人對不起你,沒有你對不起別人的份……真可笑!你自己做了些什么你最清楚了。別的不說,光你和曦禾那女人聯合起來給皇上下毒,就夠讓你被千刀萬剮了!”

  姜沉魚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小步。

  姜畫月的五官開始扭曲,充滿了怨恨:“你為了姬嬰那個不愛你的男人,竟然對當朝天子下毒,作為臣子,你罪無可恕!你為了另一個男人,竟然對自己的丈夫下毒,作為妻子,你該浸豬籠!你為了一個外人,竟然弄死了你的姐夫,作為妹妹,你還有什么臉見我?還口口聲聲說沒有對不起我!你殺了我丈夫,就等于是毀了我的一生啊!”

  姜沉魚又后退了一步。

  “你看看,嘖嘖,好無辜的表情啊,你知不知道?每當看見你這樣的表情我就覺得惡心,我惡心死了,好想吐!”姜畫月說著,做出嘔吐的樣子。

  姜沉魚顫聲道:“所以,你聯合外人來殺我么?”

  “外人?什么外人?如果你指的是沒有血緣的話,你不也是個外人嗎?姜沉魚。”姜畫月故意把姜那個字喊得很重,聲音里滿是嘲諷。

  “那么,我可否請問一下,我死了后,你如何收拾殘局?”

  姜畫月呆了一下,然后露出倔強之色,大聲道:“什么殘局?你死了,當然是扶植新野為帝……”

  姜沉魚的聲音一下子蓋過了她:“然后你就名正言順地晉升為太后臨朝稱制,處理國事,等到新野大了,能獨當一面了,再把權力還給他——你認為,會這樣嗎?”

  “你什么意思?”姜畫月警惕地瞪著她。

  這回輪到姜沉魚嘲諷一笑。

  “你笑什么?”

  姜沉魚又笑了一聲。

  “你到底在笑什么?”姜畫月怒了。

  “我笑——你果然是個愚蠢的女人。而且,不得不說,是我生平見過的最愚蠢的。”

  “你說什么?”姜畫月氣得撲了過去就要打她,但姜沉魚輕輕一閃,她就撲了個空,摔在了地上。

  姜沉魚就那么居高臨下地看著她,淡淡的表情,卻有著比任何鄙夷、嘲諷更傷人的力量:“你以為宮里的事情就像你的家事那么簡單?打罵幾個下人管教一下臣子就能令他們乖乖聽話,按照你的命令去做?你以為羅與海跟蕭青就那么向著你,只要你許了他們榮華富貴,他們就成了你的狗了?你以為一個女人,又要帶孩子又要處理國事,能夠面面俱到?”

  她還沒有說完,姜畫月已吶喊道:“姜沉魚你不要瞧不起我,你可以做到的,我也可以!”

  “我有薛采。你有么?”姜沉魚涼涼一語,令得姜畫月重重一震,“你不會真的以為羅與海蕭青之流的能與薛采相提并論吧?薛采可是白澤的新主人,而白澤在璧國意味著什么,你應該也很清楚。”

  姜畫月“哼”了一聲,許久才道:“你以為薛采就那么向著你么?如果我放他姑姑出冷宮,就算他不會幫我,但起碼也可以不與我為敵。”

  “好,就當是這樣。可我還有整個姜家的靠山,你有么?”

  “你!”

  “我文有薛采,武有潘方,朝野之上,有整個姜氏,朝野之外,還有江晚衣,這些……你都有嗎?”

  “你!這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可以慢慢收買!”

  “我還與宜王、燕王都有交情,你有嗎?”

  “你……”

  “最后一點——”姜沉魚朝她走了一步,一眨不眨地盯著她的眼睛冷冷道,“你派來殺我的人全部死了。而我,卻好端端地站在這里,命令宮里所有的人全部給我跪著,沒有命令不許起來,還抱走了你的兒子,璧國未來的皇帝——這,就是你和我之間的差距。”

  “你!”姜畫月尖叫一聲,再次撲了過去。

  這一次,姜沉魚沒有避開,反而反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緊緊箍住。

  雖然姜沉魚沒有學過武功,但是前往程國那一趟歷練,令她眼光精準,觸感明銳,又豈是姜畫月這種久住深宮的人可以比擬,因此,姜沉魚這么一箍,姜畫月便無法動彈了。

  “讓我告訴你,如果我死了,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姜沉魚貼近她,保持著可以感應到彼此呼吸的距離,用極為堅定的聲音緩緩道,“事情就是:我死了。新野的確會成為璧國的皇帝,而你也的確會晉升為太后,但是,你們兩個孤兒寡母,要人沒人,要權沒權,滿朝文武都非舊部,根本不會聽從你的命令。而你所依仗的羅蕭二人,就會借此向你勒索更高的官職,更多的權力,你若乖乖聽話還好,你一旦有所抗拒,他們就完全可以將你囚禁,然后,以你的名義為所欲為。他們會和其他臣子彼此爭權奪勢,若贏了你就是他們的傀儡,若輸了的話則連你和新野也會變成陪葬品,從此天下大亂……”

  “你、你、你……”姜畫月嘶聲道,“你胡說!”

  “我是不是胡說,你心里清楚!”姜沉魚用力一推,姜畫月便再次倒在了地上。姜沉魚望著地上狼狽不堪的她,想起自己曾經跟父親為了保大人還是保孩子爭得面紅耳赤;想起自己在出使程國前是多么絕望卻又滿懷柔情地擁抱她;想起少女時代的一切一切……恍如隔世。

  “你把天下當什么了?你把這好不容易得來的太平盛世當什么了?甚至……你把新野當什么了?你竟然為了一己之私,要將他放置在那百家樂預測app樣一個危險的境地里,讓羅、蕭之流的賊子去左右他的前程,讓他成為四國的笑柄!姜畫月,你是豬嗎?不,連豬都比你聰明,你根本沒有任何頭腦!而像你這樣無智、無德、無恥、無可救藥的人,竟然也敢跟我爭,簡直是我的恥辱!”最后一句話喊出去的時候,姜沉魚的眼淚一下子流了下來,卻不知是為了自己,為了新野,還是為了姜畫月,甚至是為了……這圖璧江山。

  她深吸口氣,上前打開了宮門。

  夜晚的風立刻爭先恐后地涌了過來,姜沉魚就那樣靜靜地站在門檻處,看著依舊跪在外面一動不動的宮女太監侍衛們,目光徹冷,緩緩道:“傳哀家懿旨——姜貴人德行有失,不足以勝任教育太子之事。從今日起,太子由哀家親自照顧,未經哀家允許,不許姜貴人私見太子,更不許她出此門一步!”

  “遵旨——”

  “遵旨——”

  “遵旨——”

  恭順的聲音依次傳遞,伴隨著殿內姜畫月驚慌失措的尖叫聲,奇異地與江沉魚之前所做過的夢境,重疊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