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百家樂預測和刑警王叔-一百二十一章

一百二十一章
金玉良緣 更新2010-01-06 01:03 字數2663
  在小元家里王叔也不客氣,因為來得次數多了,也跟自己家一樣隨意,老爸剛做手術,暫時沒能敢喝酒。這不小元很久沒陪干爸好好喝酒了,今天爺倆,就著老媽炒的幾道好菜,不知不覺中一瓶酒就給灌下去了。

  因為本地人很多喜歡吃點辣的,這不特地為老爸準備了一些清淡的菜。一家人吃完后隨便聊了聊。因為在醫院這些天,為了照顧老爸,小元和媽媽都沒怎么休息好。晚上九點來鐘就說要上去休息了。

  小元扶著干爸先上樓,邊走邊問“怎么樣,晚上沒喝多吧?

  王叔笑著說“切,就這點酒想把我灌醉啊,沒門,再來這么多還湊合。

  小元笑著說“干爸不是笑話我舍不得給你酒喝吧。

  王叔呵呵笑著說“你說呢,想不到上你小子家來了,怎么也吝嗇起來了。

  小元說“看什么時候吧,干爸你年齡大了,喝酒呢也要克制一些,喝醉了很會傷害身體的小元邊說著邊打開房間的門,把干爸讓到房間。

  王叔一進屋,小元就迫不待急的關上了房門并保上了。王叔正往前走著,準備到前面沙發上坐一會,小元一下從后面把干爸緊緊的抱住了。

  王叔呵呵笑著“臭小子,喝多了吧,又胡鬧了。

  小元說“恩,我好想你哦。說完用鼻子蹭著干爸的腦后脖子。聞著干爸身上那種成年男人特殊的氣息。

  王叔慢慢轉過身來,輕輕的把小元攔在懷里。“好孩子,爸也挺想你的。

  小元的雙手從王叔的腋下緊緊的抱著干爸,兩個人的個頭相差不多,彼此近距離的面對面的擁抱著站在房間中間,相互能感受到對方呼出的夾著濃烈酒味的氣息。

  小元就這樣盯著干爸的眼睛,此刻王叔的眼睛是那么透徹和親切,好似一湖平靜清澈的水,沒有一絲水波。小元此刻感到自己真的很幸福。情不自禁的吻著干爸的臉,嘴唇在王叔臉上游走。此刻的王叔閉上了眼睛,微仰著頭,面帶微笑的享受著小元帶著濃濃愛意的熱吻。

  小元吻了干爸左右的臉頰,和脖子,以及鼻子和眼睛,最后離開了片刻看了一下干爸那迷人的嘴唇,此刻王叔嘴唇四周的胡子已經長出了很多,不是很深,更顯出一個中年男人的魅所在。小元再也看不下去了,用自己的嘴直接封上去。

  王叔略微張開了一點嘴,小元偏了一下頭側著深吻著干爸,此時此刻小元只感覺自己所有的精力都聚集的自己的嘴上,用力的允吸著。此時只有彼此粗重的呼吸聲和身體內血液沸騰的感覺。

  良久王叔實在是被小元吻得有些受不了,才輕輕的推開小元,笑著罵道“臭小子想要老子的命啊。在吸,把老子晚上吃的都給吸出來了。
瘋狂百家樂
  小元呵呵笑著說道“好啊,正好我肚子感覺沒吃飽,洗出來給我填填肚子。

  王叔敲了小元一下“滾,臭小子不嫌惡心百家樂賺錢啊。快去給老子泡杯茶吧,渴死我了。

  小元說“現在沒有水,要不吃點我的口水臨時解決一下

  王叔瞪著一眼小元打罵道“我靠臭小子欠揍是不是。

  小元“恩,是的身上皮子癢癢了,來干爸給我撓撓。說完崛起屁股對著干爸

  王叔又氣又好笑,啪的一聲,一巴掌打在小元的屁股上,轉身去找杯子和茶葉自己泡茶去了。

  小元笑著說“上面沒開水呢,我下去提一暖壺上來,說完帶著笑容下瞇牌百家樂去了

  樓下老媽在收拾一下剛才吃完飯的殘局,爸爸在客廳沙發上坐著邊看電視邊等著。小元說“爸困了吧,要不我先扶您上去洗洗先睡?

  老爸說“行,你扶著我上去吧。小元扶著爸爸上二樓,簡單的洗了洗,服侍著老爸躺在床上才出來。此刻媽媽已經收拾完了。“怎么還沒睡呢。?

  小元說“我下來拿壺水,夜里要喝的。爸我已經扶上去睡了啊。小元拿著水壺轉身去了正屋上樓百家樂預測了,媽媽也鎖上廚房的門跟著上來了。

  上了三樓自己的房間,干爸已經找到杯子和茶葉在那翹著二郎腿等著呢。小元直接給杯子里倒了杯水,“干爸怎么就找一個杯子啊,我也要喝的啊?

  王叔說;“行了都大晚上的了,別浪費茶葉了,咱倆喝一杯吧。

  小元笑了笑“呵呵,那放啥茶葉啊,喝開水不更省嗎?

  王叔呵呵笑著道“怎么跟個周扒皮一樣啊。

  小元笑著來到干爸的身旁,給他肩上輕輕揉著,按著肩上的肌肉,邊按邊問“舒服嗎?

  王叔“恩,有那么點像,只是勁道不夠,跟個沒吃飯的娘們似的。

  小元氣得用勁揪了一下。

  王叔“哎喲!臭小子,這么心狠啊。

  小元起身去衛生間放好水,“干爸,你先洗吧。

  王叔起身脫去外套,只穿了條短褲進了衛生間。

  看到干爸那胖乎乎的身軀,小元盯著看了好一會。感覺干爸那身肉怎么那么好看,肉呼呼的,胸部肉也很多,不過不是那種往下墜的肥膘,,最明顯的就是那圓滾滾的大肚子。小元來到干爸面前摸了摸大肚子“爸這里裝得啥呢,這么大,不會是想給我再生個小弟弟吧。

  王叔笑著舉著拳頭“靠,又笑話老子,等你有爸這么大,指不定還比這大呢。小元扶了干爸退了短褲進了浴缸里。半浴缸的水,王叔一躺下,水都滿到快溢出來了。

  “啊,好舒服啊,兒子幫我搓搓背。王叔說道。小元說“行,你先泡一會吧,等身上皮子泡軟和極速百家樂了再搓,我要把你這黑老頭搓成白面老頭。

  王叔“靠,我這身肉怎么著,黑得不好看嗎,我看比白的好,起碼看起來很健康小元等干爸泡了幾分鐘,開始帶上搓澡巾,開始給干爸身上搓著。

  背上經常流汗,有種油乎乎的感覺,搓了沒幾下,有很多污垢一條一條的往下滾落。

  王叔問“是不是很臟啊?小元說“是啊,你怎么成了個臟老頭呢

  王叔“你以為你干凈啊,雖說比我白點,估計你身上比我更臟,女人是水,男人是土,男人身上永遠洗不干凈的。

  小元“那是以前人不知道科學,那么說的,為什么男人身上臟呢,以為男人運動量比較大,再者身上毛孔比較大,容易流汗,汗水是體內廢棄物,一流出來就成這垢機(污垢)了。

  倆個人。邊聊邊忙活著,小元在王叔背上搓著,王叔自己也在搓著自己前胸和腿部。浴室里已經被水汽迷霧著,王叔說“要不你也脫了泡泡,我給你也搓搓

  小元說“不干,你看看這水被你洗的這么臟,還要我洗,我才不洗呢

  王叔呵呵笑著“假干凈個啥,小元拍拍王叔身上厚厚的肉“起來吧,水都涼了,站出來,我再幫你挫一下,沖沖去睡吧。

  王叔爬了起來,浴缸里的水被王叔起來時弄得嘩啦啦的響著,人一爬起來,水一下子下去很多,王叔站到淋浴的下面,小元把毛巾擠干,把干爸身上的水珠擦了擦等半干不干的時候用搓澡巾開始使勁的挫著,邊搓邊問“不疼吧,疼就說啊,別把你這身厚皮給搓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