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刑警王叔-真人百家樂七十八章

七十八章
金玉良緣 更新2009-10-08 22:04 字數2631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王叔和小元的傷也一天天的好轉,小元的爸媽不是天天守在醫院了,隔三差五的來看看。王叔的姐姐呢,一開始不放心,最后小元好說歹說,也回去百家樂預測app過過再來看看,這樣小元就有很多和干爸單獨在一起的時間了。小元很希望兩個人單獨在一起。干爸醒來的時候陪他說說話聊聊天,休息時,就守在床邊看著干爸睡熟的樣子。王叔那張臉小元永遠也看不夠。越看越喜歡。有時候看著看著就咧開嘴笑著。

百家樂技巧教學   這天早上王叔說在病房里待著好悶,想出去透透氣。小元杵著拐杖找醫生問了一下。因為舅舅和市里領導打過招呼,醫院的醫務人員對王叔和小元很關照,一般的事只要說聲就可以了,醫生來到病房給王叔檢查了一下,說“可以出去轉轉,不過身體還是虛弱,不要在輪椅上坐太久了。在醫務人員得幫助下,把王叔弄到輪椅上了。

  

   小元腿還沒好利索,醫生叫一名護士幫忙給推到醫院的小公園里,其實也算不上什么公園,就是住院樓下一個很大圓形花壇,四周有幾顆大樹而已。現在已經是初夏,早晨還不是很熱。來到外面,兩人都深呼吸了一口氣。王叔說“還是外面空氣好啊,多新鮮啊。’小元接著說“那當然了,外面有樹就是氧吧啊。來到花壇邊,護士有事就讓她忙去了。小元坐在王叔對面花壇邊沿的百家樂預測臺子上。

  

   看著干爸問“爸是不是很悶啊?王叔回答“不啊,有你小子陪著我悶啥。天天被你逗得我都笑壞了小元說“那好啊,笑一笑十年少,你要天天都樂呵呵的,那過不了幾年就跟我一樣了。王叔說“那說的是心態,難道長樂還真的能變年輕啊。小元從王叔那輪椅后面的兜里拿出了隨身聽。是叫單位同事過來時,順便從單位宿舍里幫自己帶來的。

  

   那隨身聽里的磁帶就是零一年和王叔分開時錄得。里面是王叔唱的黃梅戲。小元搖搖手里的隨身聽,“爸想聽黃梅戲嗎?這里可是大師級唱的哦,你一定喜歡。王叔一聽是黃梅戲高興的樂了“好啊,好快放給我聽啊。當小元打開隨身聽的開關。里面傳來自己曾今唱的聲音。王叔聽著聽著樂了。笑著對小元說“恩,不錯。大師級就是大師級,果然不同凡響啊。小元捂著嘴偷笑著。

  

   王叔看見小元在笑就罵道“臭小子,又笑話我了啊,以前不是說我唱得跟殺豬一樣,難聽怎么還留著聽啊。

   小元說’“一個人悶得慌,有時候過得饞了就聽聽這殺豬的嚎叫。讓人有一種遐想啊,這不宰豬了一會就得有豬肉吃了。說著笑得都彎下了腰。

   王叔也樂這笑著打罵道“好你個臭小子,又來欺百家樂賺錢負干爸了啊

  

   小元笑了一會說“沒啊,是你自己說跟殺豬一樣哦,我可沒說。過了一會小元看著王叔說“爸,你看看你現在,都變白了,用手摸了摸王叔那胖乎乎的臉贊嘆道“呵呵,怎么現在成了個老白臉了啊。以前那么黑。

   王叔氣呼呼的說’“你才是小白臉呢,小孩子家一點沒禮貌看到干爸生氣的樣子小元還是哈哈大笑“什么啊,又沒說你啥看把你急得,你別裝著生氣了,你根本就是裝的,你的表情已經出賣了你

  

   王叔其實根本沒有生氣,不知為什么在小元面前一點氣都沒得。王叔恢復常態說“哎!真拿你沒辦法,我怎么對你就發不了火呢。小元說“我也不知道,在別人面前我就是一個大人,可到你面前呢,我怎么裝大人就裝不出來,’

  

   王叔說“這也許就是緣分吧。小元你知不知道,那天你叫我一聲王隊長,我心里有多難受你知道嗎?見干爸有點憂傷,小元忙道歉道“爸對不起了啊,以后小元永遠不會亂叫了好吧。永遠做您的乖兒子可以吧?

  

   王叔表情平靜的,用手摸了摸小元的頭柔聲的說“孩子啊,這段時間辛苦你了,爸也沒白疼你,那天爸暈過去,心里都放心不下你。心里在祈禱,就是我死了,也千萬別讓你出事。聽了干爸的話小元很是感動,用手捂住干爸的嘴說“別亂說晦氣的話,咱們都得好好活著,我要做您的好兒子,您呢還是做我的好爸爸。’王叔微笑著看著小元,眼里充滿了幸福。

  

   小元笑著說“以后你可別說什么死不死的晦氣話啊,再說的話小心我。說著用手輕輕的揪住王叔的嘴。“就撕爛你這烏龜王八嘴。王叔被小元逗得有氣又好笑。’“靠死小子,又欺負干爸了啊。小元說瘋狂百家樂‘是啊,欺負你怎么著。干爸我對你說,現在我就在你和我舅舅面前永遠那么沒有約束。想怎么就怎么,在別人面前就不行。’

  

   小元的話一說完,舅舅沒到邊上就說道'”“小元啊,又在說舅舅啥壞話呢’小元和王叔都朝舅舅那邊望去,只見舅舅提著兩個深紅色禮品盒走過來,小元一看舅舅感到驚喜忙問道“舅舅,您怎么來了啊,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了舅舅來到旁邊“怎么,不歡迎我來啊。小元說“哪里啊。只是感到驚奇吧,你上次過來沒有多久啊?說著小元用手捂住舅舅的手。

  

   舅舅問王叔’l“老王,身體好點了吧?王叔笑著說“好多了,謝謝陳**的關心舅舅也坐在小元的身邊,把手里的東西放在旁邊。

   舅舅問小元和王叔,醫院里怎么樣,對你們還好吧。王叔回答’“恩很好的,都是看您的面子舅舅詳細的問了問關于王叔病情恢復的情況。小元在旁邊看著他們說話。小元看到干爸胡子長得很長了,用手揪了揪干爸的胡子“干爸,該刮了吧,看看都成老頭了。王叔笑著說”“本來就是老頭嗎。也沒有剃須刀,怎么刮。

  

   小元看看身邊的舅舅“老舅大人,麻煩你跑下腿了,去給我買個剃須刀來,要飛利浦的啊。舅舅笑著敲了一下小元的頭“臭小子,我來了成你跑腿的了,哎算了吧,誰叫我外甥腿部有傷呢,我這就去買。王叔責備小元道“你這孩子,一點都不懂事,讓你舅歇會不行啊,陳**別去了,過幾天再刮沒事的。舅舅已經走出幾步了回頭說’“沒事老王,一會就來。

  

   舅舅按照小元說的買來了飛利浦電動剃須刀,因為有事沒待一會就離開了。

  

   小元說“來吧,豬,剛才殺豬了,現在來褪豬毛。王叔敲了一下小元的頭“褪你的頭。小元笑呵呵的拿著剃須刀,給干爸,刮著胡子,’“嗡嗡聲一陣掃過,王叔的胡子片刻就被刮得一干二凈。小元摸了摸干爸刮過胡子的地方,那種胡茬,蹭手的感覺真的好舒服。王叔仰著頭閉著眼睛,感受著小元的服務,已經刮完了還不知道。半天見沒動靜了,就感覺小元的手摸著胡子的地方,睜開眼睛看見小元癡迷的盯著自己。王叔笑著打開小元的手罵道臭小子摸夠了沒有啊?小元笑著說“沒呢我還想接著摸,癢癢的好舒服哦。王叔笑著說“滾,死小子,老子的臉是你玩的啊,好了。趕緊找人推我回去吧,我坐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