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刑警王叔-一百一十三百家樂破解章

一百一十三章
金玉良緣 更新2009-12-14 23:00 字數2671
   小元回到檢查室的時候,老爸已經喝下了那白色的漿水。躺在一部大型檢查儀器上面,做著內鏡檢查。小元和老媽站在不遠處緊張的看著。

   通過電腦顯示器上,能清晰的看到老爸體內的各個器官。只見胡醫生在顯示器上琢磨了一會,調整了最佳的方位,點擊了電腦按鍵,把上面顯示的圖像拍了好幾張。

   等過后又做了一些其他方面的檢查。忙了近兩個小時,大夫囑咐,讓回去等消息,過兩三天出結果。到時通知電話小元舅舅。并告訴老爸不要有過多的心理負擔,現在這病挺多的,說老爸要是也是早期的,可以通過手術來治療的。

   小元和老爸老媽都客氣的感謝了胡大夫后,胡大夫微笑著說“不客氣一直把他們送出了門。其實醫生雖然沒有說出來,大家已經猜到了結果。小元看到老爸老媽臉色也很正常。沒有過度的難過。小元還是勸著老爸說“爸,沒事的,別想太多了,放輕松的,是的話,咱們立即做手術。老爸只苦澀的笑了笑,并沒有回答。

   三人上了車,小元問老爸“去舅舅家吧?老爸想了想“你舅舅舅媽都在上班,現在怎么去。小元從兜里拿出鑰匙在老爸面前晃了晃,笑著說“老舅早給我了啊。說著收好鑰匙,發動了車子,往舅舅家開去。

   小元把老爸老媽送到舅舅家后,對爸媽說“你們先歇著,我去市場買點菜去。說著出門了,邊走邊給舅媽打了個電話,告訴她晚上回來不用買菜了,我現在去市場買了。

   余下的幾天小元和爸媽都住在舅舅家,舅舅舅媽上班后小元覺得和父母在家里待著太無聊,就建議帶爸媽出去轉轉。老媽怎么也不去,說沒心情玩,小元好說歹說總算把老媽連拖帶拽的拉出門了。

   合肥大家也都來過,不過真正好好玩的機會卻不是很多。趁著幾天的時間小元帶著爸媽到逍遙津公園,包公祠等一些有名的地方轉了轉,每到一處看到風景好的地方都為爸媽拍照留戀。在老爸和老媽站在一起拍照的時候,小元讓老爸和老媽靠近點,老爸靠了靠,小元說不夠再近點,老爸被兒子弄得哭笑不得,“明明已經挨著在一起了,還要靠小元笑話老爸笨不夠靈活,你就不能摟著老媽嗎?老爸裝作發怒的樣子,其實和老媽都被小元給逗樂了。

  

   一家人開開心心的玩了幾天,小元在這幾天里,每天給干爸打好幾個電話,問問王叔的情況,每次都聊上十來分鐘。

百家樂預測   三天后舅舅接到胡醫生的電話,說老爸已經確認是食道癌,這個結果已經在大家的預料中,也沒有過多的難受,商量著盡快做手術,舅舅讓胡醫生給安排一下。胡醫生查了一下最近的安排,說最早也得三天后了,三天里手術已經安排滿了。

   做手術也不是一件小事,醫生都說的很輕松,其實多少都有一定的風險,舅舅打電話給小元的哥哥,告訴他老爸要做手術的事,讓他馬上帶孩子老婆回來一趟。哥哥在外地做買賣手頭有事,一般的情況下是不會回來的,聽到老爸要做手術極速百家樂,也沒多說什么盡最快的也到老爸動手術頭天下午才能到合肥。

   一切都安排的很妥當,頭天到醫院辦了住院手術。那天是禮拜五百家樂玩法,舅舅特地請了假,沒去上班,陪著小元爸媽一起來醫院的,因為關系的問題,辦手術比一般老百姓辦要省事的多,省了很多程序上問題。

   醫院的四樓是胸外科,就是做完各種胸部手術后恢復時的病房。因為現在時期得癌癥的人很多,醫院的病床都是滿的,連過道里都安排零時的床鋪,供那些沒有病房等著百家樂技巧教學做手術的人臨時住的。

   小元他們來到醫生說的病床時,那張床的病人和家屬正收拾東西準備出院的,也是做癌癥方面手術的。

   這天正好是玲玲死后的二七(當地一種風俗習慣,人死后每逢七天去祭奠一次,直到七七四十九天才結束。就是說人死后四十九天靈魂才散去的意思)。姑媽怕王叔知道后傷心,也沒通知他,早上很早幾個人去祭奠了一下。王叔雖然沒人說,但心里很清楚,知道姐姐這么做的原因。等吃完早飯上午的時候,姑媽在收拾著,準備趁天晴幫王叔把被套被單一些床上用品洗洗,上午十點多的時候,王叔說在家悶得慌,想出去走走。姑媽讓他在附近走走別跑遠了,王叔答應著就出去了。

   出了門的王叔,慢慢走出了院子,玲玲安葬的地方雖說自己還沒去過,但聽到大家說的地方也知道位置的,也就離她媽的墳不是很遠,可以看到的。王叔想了想,在街上商店里買了兩份祭奠用的紙和鞭。順著往城西的方向走去。

   縣城不是很大,說遠不遠,說近不近吧,從家里走到山邊也要幾十分鐘。王叔邁得腳步大,走得也很利索。四十分鐘左右來到老婆的墳前。站在面前眼光四周搜尋了一下,很快就認出了玲玲的新墳。

   王叔沒有立即到玲玲墳前,先在老婆墳前點著了紙錢,等下他那胖乎乎的身子,微微的秋風吹拂著,被點著的紙錢火苗左右竄著。王叔用手擋住了風,火漸漸的燒著旺起來,王叔蹬在那手里的紙錢一張一張的往火中燒著,火紅的火光映紅了他那黝黑的臉膛。

   腦海中回想起以前老婆在一起的美好時光,漸漸的悲痛的感情涌上心頭,當最后想到女兒玲玲的慘死,王叔實在是忍不住了,嗚嗚的哭出來了。邊哭邊說“老婆,我對不起你,嗚嗚……,我對不起玲玲,嗚嗚嗚……我答應你好好帶她,嗚嗚嗚……可我沒有盡到責任。我該死,邊說邊哭泣著,直到紙錢快要燒盡的時候,王叔才起身拿起一掛鞭炮點燃,噼里啪啦的,一陣鞭炮聲響了好一陣,墳前放完鞭炮后一縷縷青煙彌漫在空氣中,隨著微微iede秋風,慢慢的散去。王叔在墳前等到余火燒盡,才拿起地上的另一份祭奠用品來到玲玲的墳前。,

   玲玲的墳前有姑媽他們燒過紙錢的痕跡,王叔點著了紙錢燒了起來。腦海中想起了小時候玲玲可愛而有淘氣的樣子,還有她媽媽離開時,哭的那么傷心的情景,以及后來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直到想起到西安,看到玲玲被燒后那慘烈的樣子。王叔這些日子腦海中一直在環繞著玲玲的事,心理怎么都無法接受這事實。

   想得多了,念得多了心里也就已經有點麻木了。心理在罵玲玲怎么那么傻呢,別人都往外跑,你卻往里跑。你丟下爸爸,讓爸爸百家樂機率怎么活啊。燒完手中的紙錢,放完鞭炮,王叔在玲玲墳前坐了好一會。心里一直回憶著玲玲以前的各種樣子。

   小元等和爸爸媽把住院的事安排好了,想起今天還沒給干爸打電話呢,打到王叔家時,姑媽說王叔出去轉去了,剛走一會。小元聽到后說那好我等下打吧。

   王叔在那坐了一會,感覺腿有點麻木了,才起身準備往回走。從山邊來到路上王叔的精神還在悲痛中,腳步隨著不平整的路面深一腳淺一腳的走著。走著走著,王叔只感到渾身沒有什么氣力,漸漸的感覺頭有點很沉沉的,最后兩眼一黑,載到在地,失去知覺。

  

   (本書新開了兩QQ群,希望有喜歡加群請趕緊加進來,普通群100193365高級群51359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