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我們需要更多直火幫,安全著陸,八賊,楊和蘇 – 嘻哈寶典-百家樂

AR:我們需要更多直火幫,安全著陸,八賊,楊和蘇

AR出了本如何寫出punchline指南,但你學不會。

6月19日晚,中國新說唱發起話題#punchline這skr啥#,選手們紛紛參與,闡述自己對punchline的理解,然后用自己的歌詞舉例說明怎樣才算punchline。

6月20日凌晨,AR預告了他會寫首關于punchline的歌。

AR:我們需要更多直火幫,安全著陸,八賊,楊和蘇

7月9日,AR發《網易云 VS QQ》時,我問他punchline那首什么時候出,他說“應該是下周”,結果拖到8月6日晚極速百家樂上才發布這首《Punchline No.1》。視頻出錯不顯示,公眾號后臺回復AR可聽

在《Punchline No.1》里,AR用教科書式的punchline表達了對節目,對說唱圈的看法。

我看到每年,他們都想把一個詞炒熱

今年節目組是想把punchline炒成熱詞,就像freestyle、skr那樣,可惜沒能成功,熱度遠遠不及劈叉、暴扣、不太硬、非要這么說嗎、1V1見等選手造的梗,這些選手的梗是觀眾篩選的結果,而freestyle、skr、punchline是節目組有意為之,這也說明了刻意造梗喂給觀眾,不如讓觀眾自行選擇。

記得,在以前,銷量和票房 取決于音樂,而不是那超娘的包裝

說唱節目的出現,催生出一些rap star,rapper變得像包裝精致的idol,飯圈女孩在微博喊著“老公”“好帥”,并成為巡演、音樂節的票房主力,她們看演出的重點不在于音樂,而在于見到她們的偶像,并發朋友圈、微博打卡。

AR:我們需要更多直火幫,安全著陸,八賊,楊和蘇

以前忙著,態度,現在忙著,跪舔

以前是窮得只剩態度,現在有機會獲取名利了,不得不低頭、妥協,變得“你也不太硬”。

歌詞里每句(美劇),揭露著圈里,權力的游戲

美劇《權力的游戲》,AR慣用的諧音梗。

“看著我大把的cash””大把的gucci 在flex” 把美國rapper的歌詞都翻譯成中文,就像這樣rap

AR用三連音諷刺國內玩trap的rapper一味模仿美國,每首歌都是千篇一律、枯燥乏味的三連音。

AR:我們需要更多直火幫,安全著陸,八賊,楊和蘇

我看到很多”海龜”(海歸),在那玩Hip-Hop打了點“盤尼西林”,讓我們沖出地下那無關痛癢(痛仰)的diss,是一定不酷當我fire back,讓hater 全都一命Wooh百家樂教學oo

海龜先生、盤尼西林、痛仰、Mr. WooHoo均為《樂隊的夏天》參賽樂隊,AR的巧妙之處在于,植入樂隊名的同時,樂隊名在句子里也是有意義的,而不是硬塞。

現在都愛,把Rapper請來,去上平臺 得益后再把大家當瓶蓋,一樣踢開

當瓶蓋一樣踢開出自前段時間風靡全球的踢瓶蓋挑戰,其實也不算是把選手們一腳踢開。去年愛奇藝成立了經紀公司刺猬兄弟,簽了26位新說唱的選手,簽一年,今年也是這么操作,反正就是每年主要簽進了戰隊的那批選手,然后接廣告、安排演出、上通告,跟選手們分成,所以現在中國最牛逼的Hip-Hop類公司是刺猬兄弟。榨干后扔掉才叫踢開,選手們跟刺猬兄弟是互利,不算壓榨,所以談不上踢開。

得不到,像對樂隊兄弟,那樣的對待

這倒是真的,《樂隊的夏天》比《中國新說唱》更真誠,沒那么多惡魔剪輯,沒那么多狗血劇情。雖然都在愛奇藝播出,但《中國新說唱》由車澈、陳偉主導,而《樂隊的夏天》由馬東的米未制作,不扯別的,馬東說話比車澈有意思多了,車澈就是個念稿子的。《樂隊的夏天》滿是感動,滿是peace&love,每個樂隊鮮活立體,而《中國新說唱》火藥味十足,狗血劇屢屢上演,成立披著Hip-Hop外衣的連續劇。下圖為兩檔節目的豆瓣評分,高下立判。

百家樂必勝術

AR:我們需要更多直火幫,安全著陸,八賊,楊和蘇

想走紅沒錯,別只chase(追逐) 流量,那不是永恒不信的話,看看周杰倫VS 蔡徐坤,嗯

前段時間周杰倫中老年粉VS蔡徐坤鐵軍,讓周杰倫超話破億,超過“頂流”蔡徐坤。靠綜藝創造的所謂流量神話,過不了幾年就會被別的流量藝人代替,走下神壇。只有經典的作品,才華橫溢的音樂人能經受住時間的驗證。

shout out to my 00 后,ready to go

94年的AR寄語00后的新生代們,希望專心做音樂,別混日子,因為00后代表中文說唱的希望,大旗終究會落到他們肩上。

AR:我們需要更多直火幫,安全著陸,八賊,楊和蘇

我們需要真人線上百家樂更多出路,更多self-made

今年5月,車澈在“2019愛奇藝世界·大會”上說,《中國新說唱》是中文說唱唯一的出口。瘋狂百家樂如果出口指迅速獲取名利,那么車澈基本上說對了。但這絕對不是好事,中文說唱無疑需要更多出路,AR之前也在《網易云 VS QQ》里探究了音樂版權的問題,這也是出路之一。self-made指靠自己努力獲取成功,白手起家,即不靠上綜藝,也不是不可能,但難。比如AR本人,他不屑于上新說唱,但他可是2016年《中國好歌曲》季軍,早就通過綜藝獲取了一定名氣。

更多直火幫,跟安全著陸 八賊跟楊和蘇

AR shout out to的這四組人馬,無一不是認真做音樂的代表,直火幫剛出了新專《第二個酒吧》,安全著陸解散后,泥鰍出了專輯《天文學家》,艾瑞歐出了專輯《“EVERY“OWE”》,楊和蘇今年出了專輯《加冕》,但Buzzy似乎很久沒出歌了,期待他在活死人專輯里的表現。

AR:我們需要更多直火幫,安全著陸,八賊,楊和蘇

AR為了中文說唱真是操碎了心,從《亂標價》到《消失的愛人(Used to Love H.E.R.)》再到《皇帝的新衣》,從《網易云 VS QQ》到這首《Punchline No.1》,AR一直講述著對中文說唱的看法,一直堅持內心的態度。

respect 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