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 嘻哈寶典-百家樂

10月9日晚,南征北戰組合官方發通知。

宣布開除18名粉絲粉籍,并將粉絲賬號公布,并署名開除粉籍緣由。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藝人開除粉絲粉籍,這種百年難得一見的騷場面,居然能在南征北戰這個成員年齡相加大于100的老派組合上。

然而和想象中粉絲們同仇敵愾不同,在這條微博下面大部分粉絲都在指責胡汀洋作為真人百家樂隊長失責,個人利用團隊賬號發布信息。

此情此景,頗有一種學生時代差學生被老師點名時的自豪感。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后續的幾天時間里,在各個被“開除粉籍”的粉絲微博下,我們大概弄明白了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早在東亞星光時期,趙辰龍就建了自己的小號9Tribez,并且作為幼稚園殺手的制作人參與歌曲后期,為團隊帶來了許多慕名而來的粉絲。

百家樂預測

這樣的做法也引起了許多組合粉的不滿,前段時間,有粉絲在線下和汀洋見面的時候,向汀洋和尼成添油加醋地說了9Tribez發專輯和做周邊的事情。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在這之后,汀洋開直播直接說了他并不歡迎因為幼稚園殺手才喜歡上南征北戰的人,直接站在了部分粉絲的對立面。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在直播中,汀洋也表示了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不值一提。這樣的做法,更加劇了粉絲的不滿。

在越來越多粉絲發出質疑的時候,南征北戰的官微發布了那條充滿爭議的開除名單。

歸根到底,這件事是由作為團隊主理人的汀洋,對于趙辰龍擅自發展百家樂教學個人業務的不滿而造成的。

在這之后,汀洋在粉絲群里展現的態度,也印證了這個事實。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在之前我們曾經寫過幾次有關南征北戰的推文,這一次我想從另一個角度,聊一聊一個不同的南征北戰,一個商業化的南征北戰。

在百度百科上,南征北戰的成立時間被確認在2012年,但熟悉說唱圈的人都知道,在南征北戰這個組合成立之前,曾經有過一段人員眾多、類似廠牌的時期。

在南征北戰的廠牌時期,他們幾乎可以算是當時說唱圈的頂流,無論是作品還是beef,他們鮮明的風格都收獲了一大波關注。在南征北戰成為組合的早期,很大一部分粉絲都來自之前在說唱圈積攢下的口碑。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由于做說唱維持不了生計,也因為希望自己的音樂有更多的發展,2012年,汀洋整合了原來分散在天南海北的團隊,正式確立了由他、尼成、趙辰龍三人團隊,在隊名上依舊延續了之前南征北戰的名字。

所以汀洋說南征北戰是他做起來的,問題并不大。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在2012年轉型做流行音樂,南征北戰也算是吃到了時代的紅利。

那一年第一次出現了票房突破十億的國產電影《泰囧》,各大視頻網站也開始著手準備各自的網劇、網絡大電影,影視圈的大規模投資開始了。

那幾年里,南征北戰連續創作了《我的天空》、《驕傲的少年》、《薩瓦迪卡》多首爆款作品。

和一般意義上的流行歌手相比,南征北戰可以進行獨立創作,并且風格獨特,他們創作的內容,也更能貼近當代年輕人的審美。

更重要的是,他們能夠包攬詞曲混編錄以及后期制作,對于電影和網站,他們的作品絕對稱得上物美價廉。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2016年參加《中國好歌曲》,更是讓整個組合的人氣又上了一個臺階,此時的南征北戰真正走上了主流音樂人的道路。

前一年他們為爆紅的電影《唐人街探案》演唱了片尾曲《薩瓦迪卡》,這一年就演唱了張藝謀導演的《長城》,都收獲了不錯的反響。他們的作品,甚至登上了這一年北京電視臺的跨年晚會。

總而言之,在各種因素的影響下,南征北戰徹底火了,他們像流行歌手一樣,有了自己的粉絲團、后援會,也賺了不少錢。

在這次通告中,有一句是“我們從來都歡迎飯圈粉絲的加入”,比整個通告本身還玄幻,不過轉念一想,既然把自己當成流行歌手,那么“歡迎飯圈”自然也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直到2017年《中國有嘻哈》的爆紅,南征北戰第一次在他們的領域,遇到了像樣的對手:一幫年齡更小、剛剛成名的rapper。

資本向來都是逐利的,在《中國有嘻哈》之后的幾年里,南征北戰演唱的“大制作”主題曲變少了,從愛奇藝的說唱綜藝走出去的rapper,則獲得了更多的機會。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南征北戰為什么沒有選擇回歸說唱圈,而是堅持“多風格流行”繼續發展,我想總共有三個原因。

一是他們對于說唱音樂在中國的發展,產生了誤判,也許他們認為說唱只是一陣風,吹過去就散了。

二是回歸說唱圈他們很難找準自己的位置,就名氣而言不可能成為節目的制作人,但作為選手又有些屈才。

和他們同期的大多數rapper要不轉做幕后,要不就已經邊緣化,做一個說唱圈可有可無的OG,絕對不是南征北戰所希望的。

再就是南征北戰并不希望和2012年之前的自己產生什么關聯,畢竟那個時候有一些所謂的“黑歷史”,每次寫到有關問題的時候,都會有耐心的粉絲告訴我,“那個時候的南征北戰,不關現在的事”。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雖然南征北戰一直沒有回歸說唱圈,但趙辰龍很明顯對Hip-Hop有著熱愛。

2015年的時候,幼稚園殺手發表了一張《被世界遺忘的人》,和之前幼稚園殺手的風格不同,這張專輯沒有diss和臟話,有的只是和平與愛。

我們之前從未公開討論過稚園殺手是誰的問題,但明眼人都知道趙辰龍與這個說歐博百家樂唱圈最知名的馬甲,有著某種千絲萬縷的聯系。

這里我們也沒必要裝傻充愣似的藏著掖著,雖然當事人自己沒有公開承認過,但是他們也并沒有真的隱藏好自己,這個近乎于說唱圈“公開的秘密”懂的人都懂。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作為說唱圈最神秘的人,幼稚園殺手從2018年的《反彈琵琶》開始,以每年一張的速度更新著自己的作品。

隨著說唱音樂在中國越來越火,幼稚園殺手這個名字成為了新聽眾們繞不過去的一個坎,所有人都好奇著這個被稱為“中文說唱天花板”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所以和汀洋說的恰恰相反,幼稚園殺手這個馬甲并非沒有商業價值,且不論在網易云上超高的數字專輯銷量,就說有人用這個名字參加說唱類綜藝,必定能作為節目中最大的爆點,而且節目效果是HipHop Man所無法匹敵的(這里沒有對歐陽靖任何不尊重的意思)。

并且由于幼稚園殺手沒有露面,而趙辰龍又和幼稚園殺手之間存在聯系,大量的粉絲開始向趙辰龍的方向聚集,這對于一個團隊來說,本不算什么壞事。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此外,趙辰龍的小號9 Tribez也一直沒有停止過更新的步伐瞇牌百家樂

雖然由于是電音+說唱的小眾模式,這個小號始終沒能大火。但趙辰龍的音樂方向并沒有錯,他敏銳的看出了未來的音樂模式必將向線下發展,那個時候電子樂的優勢將完全展現出來。

而關于電子音樂,有網友給我們了汀洋與粉絲的聊天截圖,從中不難看出,汀洋對于電子音樂不光是不感冒,甚至是有些瞧不上。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不管是幼稚園殺手還是9 Tribez,所有的作品都是趙辰龍自己或者國外的音樂人完成,并不存在所謂盜用團隊資源的做法。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南征北戰的作品和趙辰龍本人的作品,有著明顯的區別。

胡汀洋:在南征北戰面前,幼稚園殺手根本不值一提

在這次“開除粉籍”的事件里,與其說是汀洋被粉絲挑唆了,不如說他早就看趙辰龍發展獨立于團隊之外的事業不滿了。這不僅僅是嫉妒誰名氣大的問題,而是組合未來的道路發展,以誰為主導的問題。

這種情況在說唱圈并不算少見,而放到樂隊、偶像團體、組合中,因為理念分歧、成員發展最終鬧掰的案例更是數不勝數。

在這次的鬧劇中,可以說沒有任何一方獲得了真正的好處。而鬧到了公開喊話和開除粉籍的地步,更加說明分歧與矛盾沒能在私下解決。

如果在近期,聽到例如南征北戰解散或者有成員退出的消息,我也不會感到吃驚。而如果他們能邁過眼前這個坎,彼此重拾起信任,那么南征北戰在未來的道路如何發展,則將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