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四章 醉鬧五臺山_【水滸傳娛樂城出金白話文】

第四章 醉鬧五臺山

魯達扭頭望時,倒是金老,正想動問,金老卻把他拉到平靜處,悄聲說:“恩人,那下面貼的是訪拿你的公函,你怎么敢往旁觀?若不是老夫望見,你豈不被做公的拿了?”魯達說:“你們走后,我找那鄭屠,只三拳便打逝世了他。你若何也在這里?”金老說:“老夫父女逃出渭州,恐怕鄭屠派人追來,沒敢奔東京,卻來到這里,湊巧遇到一名老街坊。他幫老夫安頓上去,又給翠蓮做個媒,嫁給趙員外做小妾,養在外宅,衣食豐足。趙員外也愛使槍棒,他常說,怎無機會與恩公見上一壁。”

金老把魯達領歸家中,金翠蓮忙進去拜了恩人。金老請魯達上樓,讓女兒陪他語言,本人上了街,紛歧時買歸很多時鮮菜蔬。父女倆請魯達上首座了,邊敬酒邊說著謝謝話。三人正喝酒,趙員外歸來了。金老給二人引見了,趙員外說:“恩公的事我都曉得了。這里合法大巷,不是久留之處,恩公不如跟我到鄉間莊院里藏幾天。”

越日,趙員外與魯達騎馬出了城,走了十多里,來到趙員外的莊院七寶村落。趙員外與魯達聯袂進了草堂,請魯達上坐,命人殺雞宰鵝,款待魯達。魯達在莊上住了六七天,逐日里以及趙員外說些    槍 法 、武 藝,倒也謀利。一天,金老快快噹噹趕來,見四下無人,悄聲說:“官府好像已經經曉得了恩公的蹤跡,派些做公的在左鄰右舍探問,如果查明恩公在這里,如之奈何?”魯達說:“我走便是了。”趙員外說:“如果留著恩公,恩私有個三長兩短的,讓恩公享樂;如果讓恩公就這么走了,我岳丈的體面欠好望。趙某有個主張,可保恩公滿有把握。五臺山上有座文殊院,寺里有六七百和尚。我與住持智真長老親如兄弟,我祖上也曾經舍錢修過寺院。我曾經許下剃度一僧的心愿,度牒已經買好了。恩公若肯往時,就到五臺山落發為僧。”魯達便說:“就請員外做主了。”

當下,趙員外囑咐莊客摒擋了衣物、旅費、禮品、供品。越日一早,趙員外請莊客挑了擔子,與魯達看五臺山而往。到了山下,兩乘肩輿把二人抬上山。二人下了轎,坐到廟門外亭子里,智真長老引著一班以及尚迎進去。進了住持,智真以及趙員外落座,趙員外命莊客獻上禮品、供品,向智真申明來意。長老喚來首坐、維那,磋議剃度魯達。眾僧都說魯達目露兇光,不似還俗人樣子,只恐日后禍及廟門。趙員外早編好一通假話,說魯達是軍官出生,兩軍陣前殺人過量,往常痛改前非,馬上成佛。長老焚了一炷噴鼻,入定了。一盞茶時,長老醒來,說:“這人上應天星,心腸剛直,固然眼下兇頑,日后必成正果,你們都不迭他。”

長老選了個黃道谷旦,叫鐘伐鼓,會合眾僧。趙員外掏出銀錠、信噴鼻,向法座拜了長老。長老宣疏已經罷,維那往了魯達頭巾,把頭發分作九路綰了,由凈發人剃了。魯達不愿教剃胡須,長老喝令:“絕皆剃往!”凈發人一刀上來,絕皆剃了。長老拿過分牒,說:“靈光一點,價值連城,佛法泛博,賜名智深。”長老賜罷法名,佈告僧填好度牒,交與魯智深收起來。長老又讓智深線上娛樂城穿上袈裟僧鞋,為他摩頂受戒,說:“一要皈依佛性,二要皈奉處死,三要皈敬師友,此是三皈。五戒者:一不要殺生,二不要偷竊,三不要淫邪,四不要貪杯,五不要妄言。”智深說:“灑家知道了。”引得眾僧捧腹大笑。

第二天,趙員外告辭下山,臨別時幾回再三叮囑智深,千萬不要無中生有。又與長老說,智深素性鹵莽,有什么不到的地方,請長老多多擔待。趙員外走后,魯智深歸到禪房,去禪床上一倒便睡。閣下的小以及尚推他起來坐禪,反倒惹得他惱羞成怒。小以及尚們講演了首坐,首坐也無設施,只好由他往。他逐日里無人牽制,吃了睡,睡了吃,拉屎撒尿也不找處所,就在大殿后面便利。酒保稟報長老,長老反而呵叱酒保一通。從此再也無人敢管智深的事。

魯智深在寺里過了四五個月,轉瞬到了初冬。久靜思動,走出廟門,來到半山亭上。多日未曾吃酒,心中好不納悶。這時候,只見一個漢子挑著一副桶上山來,也到亭子里歇腳。魯智深問:“你那桶里裝的什么?”漢子說:“酒。”智深問:“若干錢一桶?”漢子說:“這酒只賣給寺內的火工道人、直廳、轎夫、干雜活的人吃,不敢賣與以及尚。”智深怒問:“端的不賣?”漢子見不是頭,挑了桶就要走。智深遇上,襠里一腳,那漢子雙手捂襠疼得半日起不來。智深把酒提到亭子里,關上桶蓋,舀寒酒就吃。不多時,就被他吃下一大桶,說:“嫡到寺里拿酒錢。”漢子恐怕長老得知,壞了衣食,哪敢討錢?把酒勻作兩半桶挑上,飛也似逃下山往。

魯智深酒勁下去,把僧衣脫了,纏在腰間,露出一身花繡,晃著膀子上山來。兩個門子遙遙瞥見,拿著竹篦攔擋智深,說是破了酒戒,要打四十竹篦,趕下山往。智深兩眼一瞪,罵道:“他娘的,你兩個想打我?”門子見勢欠好,一個飛也似奔進寺報信,一個用竹篦攔他。他一步搶上,只一掌,就把門子打得踉踉蹌蹌,再一拳,打垮在廟門下。監寺領著二三十人各持木棒打過來。智深大吼一聲,卻似響個轟隆,把世人嚇得退入殿中,關門上閂。智深搶上臺階,一拳一腳,把門衝破,奪過一條棒,把世人打得無路可逃。

長老帶了幾個酒保促趕來。智深見了長老,扔了棒,施個禮,說:“灑家吃酒,沒惹他們,他們來打灑家。”長老說:“你醉了,睡覺往。”兩個酒保攙智深歸房。眾僧齊聲埋怨,不應收容這野貓,攪亂文殊菩薩的道場。長老一來望趙員外的體面,二來智深能成正果,勸下眾僧。越日,長老鳴來智深,好一頓申斥。智深諾諾連聲。智深打碎的殿門,自有趙員外出錢修理。

轉瞬間又是三四個月,已經是仲春氣候。智深又不由得走出廟門,只聽山下一陣叮叮當當的打鐵聲隨風傳來,便帶上些銀兩,下得山來。出了“五臺福地”的牌坊,後面有一個小鎮,約有六七百戶人家,酒家飯鋪都有。智深暗自抱怨本人,早知有這個好行止,也不在半山亭里搶酒喝。他循著叮當聲尋往,見是一個鐵匠展,三小我私家正在打鐵。智深上前問:“有好鐵嗎?”鐵匠見他生得好不嚇人,忙請他坐下,問:“師父要打什么?”智深說:“給灑家打一條一百斤的禪杖,再打一口戒刀。”鐵匠說:“一百斤太多,便是關帝爺的青龍偃月刀也只八十一斤。我望不如給師父打一條六十二斤的禪杖,戒刀自會用好鐵打造。”智深問:“若干銀子。”鐵匠說:“五兩,不討價。”智深取出銀子,又摸出些碎銀,說:“我們喝幾杯往。”鐵匠說:“我得趕活兒,師父自便。”

智深連走幾家酒館,店家一望是五臺山的以及尚,都不賣與他酒吃。他走到市終點,見杏花深處,挑出一個草帚兒來。便進入店來,說:“店家,過去和尚買杯酒吃。”店家幾回再三問,智深毫不認可是五臺山的以及尚。店家給他打來酒,他又要肉。店家說:“肉賣完了。”智深聞得肉噴鼻,尋到后面,掀鍋一望,燉著一條狗,掏出銀子,買來半只狗,店家搗些蒜泥,與他蘸狗肉吃。智深撕著狗肉,吃完一桶酒,把剩下的一條狗腿揣在懷里,說:“剩的銀子不消找,來日誥日我還來吃。”店家見他看五臺山上走往,叫苦連天。

智深走到半山亭,酒勁下去。把僧衣一脫,扎在腰里,一膀子扛往,只聽嘩啦啦一聲音,亭子塌了半邊。門子聽到響聲,向下一望,鳴聲“欠好”,急速關了廟門,頂得嚴嚴實實。智深來到廟門,拍門沒人迴聲,扭頭望到雙方立的四大金剛,罵聲:“你們不幫灑家拍門,卻來笑灑家。”把柵欄一扳,扳下一根,向金剛腿上打往。呼隆隆一聲音,把個金剛打垮了。門子又聽智深高鳴:“再不開門,灑家將這鳥寺一把火燒了。”只好暗暗抽出門閂。

智深一排闥,不防門溘然開了,一跤跌出去,跑進禪堂,眾以及尚都在打坐,低了頭不睬他。他去禪床上一坐,胃中溘然翻下去,哇啦啦吐了一地,熏得眾僧都掩上鼻子。智深吐過,以為肚子餓了,掏出狗腿,相讓道:“你也吃一口吧。”以及尚忙用雙手逝世逝世捂住嘴。智深又讓另一個以及尚,硬去嘴里塞。其它以及尚來勸時,智深扔下狗肉,照著四五個光腦袋一陣亂打。眾僧被打無非,掏出衣缽,要來個集體大奔逃,誰也禁止不了。

監寺、都寺見事欠好,鳴來一二百人,持著棍棒,打入禪堂。智深手無寸鐵,大吼一聲,推翻供桌,折斷兩根桌腿,打了進去,不上半晌,就被他打翻幾十人。智深正打得性起,長老走來,喝道:“智深休得無禮!”眾僧退往,智深扔下桌腿,說:“長老,與灑家做主。”長老說:“五臺山是文殊菩薩清修的道場,前次你打傷多人,我饒你一次,趙員外又修書賠罪。本日你又大鬧一場,打毀金剛,打塌半山亭,這個罪孽不小。這里已經容不得你。你且跟我往住持過幾天,我支配你個行止。”智深跟長老來到住持,長老支配受傷的人自往休養,又寫手札見告趙員外,讓他修理半山亭、金剛。過了五六天,長老修書一封,鳴過智深,說:“你兩次吃醉酒,大鬧五臺山,雖望在趙員外體面上,這文殊勝地也容不得你了。我有一個師弟,目前東京大相國寺當方丈,法號智清禪師。你可拿我這封書,前往投他,討個執事僧做。我夜來入定,得四句偈言,你可記住,供你終生受用。遇林而止,遇山而富,遇水而興,遇江而止。”

智深記下了,拜辭了恩師,離了五臺山,到鎮上鐵匠展隔鄰旅舍歇了。等了幾日,待禪杖、戒刀打好,漆了禪杖,配了刀鞘,帶上兩件武器,直奔東京。走了半月有余,一天,他錯過了宿頭,望望天已經黑透,卻前不巴村落,后不靠店。又行二三十里,見一座莊院,火樹銀花,眾莊客忙里忙外。智深在莊門上倚了禪杖,跟莊客說要借宿一晚上,莊客不容。智深震怒,正要發生髮火,一名六旬老叟走進去,問:“你們鬧什么?”莊客說:“這以及尚要打咱們。”智深說:“灑家是五臺山的以及尚,要往東京公干,今晚趕不上宿頭,借貴莊暫宿一晚上,農戶要綁灑家。”老叟聽得五臺山的和尚,忙將智深請入后堂,命莊客支配酒飯。智深問明此處是桃花村落,老夫是劉太公,也報出俗名法號。紛歧時,莊客端來一壺酒、一盤牛肉、幾樣菜蔬。智深風掃殘云,吃個精光,把太公望呆了。娛樂城體驗金

待智深吃飽,太公說:“今夜莊里不管奈何鬧,師父都別管。”智深問:“莊里有什么事?”太公說:“今夜老夫嫁女兒。”智深大笑,說:“男婚女嫁,人情世故,有什么不樂的?”太公說:“這門婚事老夫不愿意。”原來此處有座桃花山,山上有一股能人。一天,二大王見了太公的女兒生得美,扔下二十兩銀子當聘禮,今夜要來入贅。智深說:“灑家在五臺山跟師父智真長老學會說人緣,今夜你可將女兒躲了,我到你女兒房中,說那二大王歸心回心,不娶你女兒。”太公連宣稱贊:“我家有福,得遇活佛降低。”

太公又命人端來一只熟鵝,搬來一桶酒。智深絕意吃了二三十碗,帶了戒刀、禪杖,到太公女兒房里,把戒刀放在床頭,禪杖依床放了,脫真人娛樂城得赤條條的,坐在帳子里。

太私心懷鬼胎,命莊客在打麥場上放一張桌子,擺著噴鼻花燈燭,大盤盛著肉,大壺溫著酒。大約初更時分,只聽山上鑼鼓齊叫,四五十個火炬照射著一隊人馬,直奔莊前。太公忙命大開莊門,前來歡迎。那二大王已經吃得有七八分醉了,問:“我老婆怎么不進去?”太公說:“她害臊,不敢進去。請大王吃幾杯。”二大王吃了幾杯酒,要往見壓寨夫人。太公同心專心想著讓以及尚勸他,拿了燭臺,引大王來到新居,太公自往了。

二大王進了洞房,見里面黑沉沉的,說:“我那丈人娛樂城活動忒細心,燈也不舍得點,嫡我送一桶好油來。”智深忍住笑,不吱一聲。二大王趔趔趄趄來到床邊,翻開銷金帳,摸到智深毛茸茸的肚皮。智深一把連頭巾帶頭發齊備揪住,罵一聲“直娘賊!”右手便是一拳。二大王驚鳴:“做什么打老公?”智深喝道:“教你認得妻子!”將二大王按在床邊,拳打腳踢,打得大王直鳴“救命”。太公急忙拿了燈燭,跟小嘍啰一同來到洞房,只見赤條條一個胖大以及尚正騎著二大王打。眾嘍啰拿著刀槍搶下去救人,智深抓起禪杖打已往。嘍啰怎是敵手?轉瞬間逃散了。二大王趁亂逃進來,上了馬,逃出莊門,痛罵:“劉太公老驢,不怕你飛了!”向山上逃往。

劉太公人心惶惶,扯住智深說:“你害苦老夫了。”智深穿上衣裳,說:“不瞞你說,灑家原是關西經略府的提轄,因三拳打逝世鎮關西,這才落發為僧。休說這幾個小賊,便是千軍萬馬,灑家也不怕他。”一個莊客不信,試著提了一下禪杖,哪里提得起?智深卻如拈燈草一般。太公才放下心來,又支配酒肉讓智深吃。

不多時,忽聽莊外人困馬乏,莊客來報:“山上能人傾巢而出,為二大王報仇來了。”智深提了禪杖,說:“你們休慌,待我進來,一杖打翻一個,你們儘管綁了,解往官府請賞。”說罷,他光著膀子來到村落頭打麥場上。只見火炬當中,大首級頭目立馬挺槍,痛罵:“那禿驢在哪里?快進去決個勝敗!”智深歸罵:“天殺的能人,鳴你認得灑家。”大王說:“聽你聲響好耳熟,通個名來。”智深說:“灑家是老種經略相公帳條件轄魯達,往常出了家,法號魯智深。”大王呵呵大笑,下了馬,拜了上去,說:“哥哥別來無恙?”智深后退一步,細望時,倒是打猛將李忠。李忠問:“哥哥為什么做了以及尚?”智深說:“到莊里逐步說。”劉太公悄悄鳴苦,這以及尚卻以及匪賊是一起。

二人進了草堂,見禮落座,智深穿上僧衣,說了還俗的顛末,問:“賢弟怎么落草了?”李忠說了落草的顛末:魯達打逝世鎮關西,官府抓不到魯達,要抓魯達的同夥。史進不知往哪兒了,李忠只好獨自逃出渭州。到桃花山下,碰上盜窟大王劫路。大王不是他的敵手,請他上山讓他做了寨主。這位大王便是剛剛被智深打的,人稱小霸王周通。

李忠請智深到盜窟敘話,又用肩輿把劉太公抬上山。周通見了智深,抱怨李忠:“哥哥,你不與小弟出氣,倒把這禿驢請上山來。”李忠說:“你曉得他是誰?他便是我常說的三拳打逝世鎮關西的魯提轄。”周通摸摸一頭疙瘩,吐了吐舌頭,說:“萬幸我沒鳴他打逝世財神娛樂城。”納頭就拜。智深攙起周通,勸道:“劉太公就一個女兒,要靠她養老送終。你就退了這門婚事,再娶一名壓寨夫人吧。”周通不敢不聽,批准上去。劉太公退了彩禮,感謝感動不絕,下山往了。

周通、李忠留智深在盜窟住了幾日,想讓他當寨主。智深見二人不是爽直之人,一向不批准。是日,二人擺酒為智深餞行,嘍啰稟報,山下有客商顛末。李忠說:“待咱們下山劫來財物,送給年老當旅費。”便以及周通點起人馬,下山往了。智深憋了一肚子氣,盜窟明顯有金銀,你們不送給我,倒要搶人家的送我。他一望,桌上的杯、壺都是金銀打造的,就把侍侯他的嘍啰打翻,綁起來,塞上嘴,再把金銀酒器踩扁,包進累贅。他來到后山,見山勢險要,無路可下,就把禪杖、累贅先扔上來,然后抱著頭滾下山坡。

李忠、周通搶來主人的財物,心花怒放地歸到盜窟,卻見四處一塌糊涂。到山后一望,原來智深是滾下山的。李忠要往追逐,周通說:“便是遇上,我倆也不是他的敵手,索性做小我私家情,未來好碰頭。”李忠別無善策,只好云云。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