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十四章 醉打蔣門娛樂城評價神_【水滸傳白話文】

第十四章 醉打蔣門神

武松來到獅子樓,問侍者:西門大郎在哪里吃酒?侍者說:在臨街的雅間里以及一個財主吃酒。武松上了樓,找到那雅間,從窗眼里見西門慶坐著主位,另一人坐著客位,雙方各有一個歌妓陪酒。武松解開包,掏出人頭,右手使刀挑開門簾,左手把人頭向西門慶劈臉擲往。西門慶認出武松,驚鳴一聲,跳到窗檻上,見上面街下行人如梭,跳不上來。武松飛身躥上桌子,一刀砍往。西門慶一閃身,飛起一腳,正中武松手段,那刀直落街心。西門慶心中暗喜,右手虛指,左手一拳朝武松心窩搗來。武松一垂頭,從他胳膊下鉆已往,左手掐住他后頸,右手捉住他左腳,喝聲:上來!把西門慶扔到街心,摔了個半逝世。武松提起人頭,跳了上來,抓過刀來,見西門慶直翻白眼,一刀切下頭來,把兩小我私家頭綰在一路,奔歸家,供在武大靈前,取酒澆奠了,說:哥哥,兄弟殺了奸夫淫婦,為你報了仇,看你早仙遊界!

武松請眾街坊下了樓,說:武二因與哥哥報仇,雖合情理,卻犯了王法。武二這一往,逝世活不知,煩高鄰把家中物件變賣了,讓我在牢頂用。我這就往衙門自首,還請高鄰作個證。說完,他燒化了哥哥的靈牌,提上兩顆人頭,押上王婆,直奔縣衙投案。

武松在獅子橋頭殺了西門慶,哄動了縣城,滿街都是旁觀的人。早有當坊里正報與知縣,知縣大驚,急忙升堂。武松一行來到堂上,跪了上去,把尖刀、人頭放在階下,掏出筆供,訴說一遍。知縣問王婆,也沒改口。四家街坊,再加上何九叔、喬鄆哥,都取了筆供。隨后,派娛樂城推薦仵作衙役,押上一干人到紫石街、獅子橋驗明尸身,填了尸格,歸到縣衙,知縣命人取兩面長枷,枷了武松、王婆,分手押入男女牢房,把證人押在門房里。

西門慶一逝世,知縣倒想起武松的很多利益來,顧活掉臂逝世,便喚刑房押司,說:本官念武松是個義烈漢子,想救他一命,你把供詞從新改一遍。押司也以及武松有友誼,就把武松等人的供詞改成:武松因祭兄,嫂子不讓,推翻靈床,武松與嫂子斗毆,掉手將嫂子殺逝世。西門慶因與該婦通奸,前來救護,二人扭打至獅子橋頭,武松斗殺了西門慶。押司刊定,讀給武松聽了,知縣寫下公函,將一干人犯解東平府發落。當地一些小戶湊了些錢,贈給武松。部下的士兵也打酒買肉,為武松送行。

東平知府陳文昭望了公函,心中猜出個差不多。他也想開脫打虎的好漢,又把公函改了一遍,把武松的罪名改得更輕,派心腹人送去東京刑部。然后,他放了姚文卿等六個證人,反把西門慶的老婆望押起來。不多日,刑部批歸公函:王婆哄誘通奸,挑撥淫婦害逝世親夫,又令淫婦不許武松祭亡兄,乃至武松殺二命,擬凌遲正法。武松雖系為兄報仇,卻殺奸夫淫婦,念其自首,免其逝世罪,脊杖四十,刺配二千里。奸夫淫婦,雖該重罪,已經逝世不管。其余人等,開釋歸家。陳文昭就依公函,當堂判武松刺配孟州,在臉上文了兩行金印,脊杖四十,倒是做做模樣,板子舉得高,落得輕。又從大牢里提出王婆,釘上木馬,推到十字街口,零刀剮了。

武松換了刑枷,望著剮了王婆,便由兩個公人押送啟程。二公人念武松是個英雄,一起上警惕侍侯。武松包里有銀子,逢村落過店,就買酒買肉,請公人吃。武松自三月初殺人,坐了兩個多月牢,趕了幾程路,已經到六月盛夏,氣候酷熱,三人只是一早一晚趁風涼趕路。行有二十來天,三人來到一個嶺上,二公人要歇涼,武松一觀望,說:嶺下有個酒店,買酒吃往。二公人隨武松下了嶺,見山坡下有十多間草房,挑出一壁酒旗。路上正走個樵夫,武松問:借問這里鳴什么地名?樵夫說:這是孟州道,後面便是著名的十字坡。

三人來到坡前,見一株大樹,四五小我私家合抱無非來,下面纏滿了藤子。轉過大樹,見酒店門前坐著一個女人,望樣子非同尋常,武松已經暗起戒心。那女人見了三人,站起身來,召喚:客長請進。本店有好酒好肉,還有肉包子。三人進店坐下,二公人說:橫豎這里沒人望見,咱們為都頭往了枷,痛愉快快吃幾碗。便揭了枷上封皮,開了枷。女人笑臉可掬地問:客長打若干酒?武松說:不要問若干,儘管打來,切上三五斤肉。女人提來一大桶酒,切了兩盤肉,放了三個碗。三人吃了幾巡酒,女人又端來幾籠肉包子。武松掰開一個,問:酒家,這包子餡是人肉的仍是狗肉的?女人笑哈哈地說:客長真會談笑話,太平時世,朗朗乾坤,怎會有人肉包子?我家的包子家傳是牛肉的。武松說:我聽江湖上同夥說:‘大樹十字坡,主人誰敢那里過?肥的剁成包子餡,瘦的扔了往填河。’女人說:這是你假造的。武松說:我見這餡里有幾根毛,就像人小便處的毛同樣,以是起疑。女人嘲笑著覃思,這小子作逝世,老娘不往尋你,你卻來捉弄老娘,等會兒望老娘的手腕!

武松也覃思,這女人不懷好意,望我怎么耍她!就說:你這酒沒勁,有好酒換些來。女人說:有上好的酒,只是渾些。就從里面換了酒來。武松說:這酒好,只是要暖吃。女人就把酒燙了,斟了三碗,二公人一飲而絕。武松說:再切盤牛肉來。女人一回身,武松把酒潑到墻角,咂著嘴說:好酒!女人轉過身來,鼓掌鳴道:倒了,倒了!二公人只覺天搖地動,倒在地上。武松也閉了眼,倒在凳旁。她說:由你奸似鬼,吃了老娘的洗腳水。來人,把他們拖到剝皮亭往!里面進去幾個店員,先抬走了兩個公人。她捏了捏武松的累贅,把器材都收了。店員進去抬武松,怎么也抬不動。她說:沒用的器材,老娘親主動手,把你剝了,當牛肉賣!說著,脫了個光膀子,把武松微微違起。武松就勢雙手抱定她,雙腳勾住她雙腿,把女人壓倒在地。她掙扎不得,殺豬般嚎起來。店員急待向前,武松大吼一聲,俱嚇得不敢動了。

這時候,一個漢子挑柴歸來,忙放下柴,說:英雄動怒,且饒了她,我有話說。武松站起來,左腳踏住女人,握住雙拳。那人拱手問:英雄高姓台甫?武松說:我是陽谷縣都頭武松。那人說:莫不是景陽岡打虎的武松?武松說:恰是。那人拜上去,說:她是我老婆,不知怎么搪突了都頭,請都頭恕罪。武松說:你配偶也不是泛泛人,貴姓台甫?那人說:我是菜園子張青,我老婆鳴母夜叉孫二娘。

武松鋪開孫二娘,讓她穿起衣裳。二人請武松后堂坐了,張青說:咱們在此開這個酒店,專干黑道生意,見那有錢的、瘦削的客商,用蒙汗藥麻翻了,圖了財帛,把肉剁餡包了包子。我多次囑咐老婆,三種人弗成害:第一,還俗人。他們未曾受用過,害他怎的?第二,走江湖的妓女。她們賠若干警惕,方賺點錢,其實不輕易。第三,流放的配軍。內里有不少吃委屈訟事的好漢英雄。上一次,來了個胖以及尚,被我老婆麻翻,我見那禪杖非統一般,忙救過來,倒是魯智深魯巨匠。我跟他結拜了,他往二龍山,跟青面獸楊志奪了寶珠寺,在山上落草。那一次,我晚歸來一步,被她殺了個梵衲。生得如你一般魁梧,落下戒箍、一雙雪花鑌鐵戒刀以及僧衣、度牒。本日不知她怎么又沖撞了武都頭。孫二娘說:武都頭一向戲耍我,我才要麻翻他們。武松說:你那兩眼一向不離我的累贅,我就知你們開的是黑店,怎能不想探個內情畢露?嫂子,是我沖撞了你。張青大笑。武松讓他們放相識差。張青問:都頭犯了什么罪?刺配哪里?武松將為兄報仇,殺逝世嫂子與西門慶,刺配孟州的事說了一遍。張青說:依我望,倒不如把那兩個公人做翻,你在我這里住幾天,然后到二龍山找魯巨匠落草。武松說:我一輩子專打硬漢。二公人一起上待我警惕恭順,若害了他們,良知上不安。我也早曉得魯、楊二位的台甫,無機會就往造訪。張青見武松云云義氣,讓孫二娘用解藥灌醒了二解差。

張青配偶請三人到后院葡萄架下坐了,命人鋪排酒宴,為武松接風。武松說出在柴進莊上見到宋江之事,嘆道:連宋公明如許的好漢豪杰,往常也逃跑在外。

越日,武松要走,張青配偶怎肯放?留他住了三天。武松謝謝張青的盛意,拜張青為兄。臨走,張青又置酒為武松送行,送武松十兩銀子,送二公人幾兩碎銀。武松把十兩銀子一齊給了公人。二公人與武松不到晌午便趕到城里,來到衙門,投了公函。知府寫了歸文,就把武松發放本處牢營。武松來到牢營,見牌坊上寫著安平寨三字,便被帶到隻身牢房。

眾囚犯來望武松,勸他:你要有情面手札與使用的銀兩,早些拿進去。待會兒差撥來了,便送他,否則,吃殺威棒時,打得非分特別狠。正說著,差撥來了,眾囚犯一哄而散。差撥見了武松,張口就罵:你也長著兩只眼,也是景陽岡打虎的英雄,也該曉得些時務!到了我這里,貓兒你也打不了!武松說:銀子老爺有,留著本人買酒吃。你要好言來討,倒能給你些。你要硬討,分文不給,你能把老爺再發還往?差撥震怒,扭頭走了。幾個軍漢趕來,把武松帶到點視廳,管營喝令為武松往了枷,兜翻了打一百殺威棒。武松說:鬧個什么,要打就打狠些,別打情面棒,打得不愉快。

眾軍漢正要動手,只見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年青人趕來。此人頭纏白布,用白絹把一條胳膊吊在脖子上,在管營耳邊悄聲說了幾句話。管營問:武松,你路上生病了嗎?武松說:沒有,我能吃能喝還能走。管營說:此人害了暖病,燒得直說胡話,把他禁到隻身牢房往!幾個軍漢把武松押到隻身牢房,眾階下囚來問他怎么沒挨打。武松說:我財神捕魚也不曉得。階下囚說:這頓棒不打,只怕晚上要來害你。接著,說出各種嚴刑來。正說著,一個軍漢提著盒子出去,關上盒子,掏出一壺子酒,一盤肉,一盤面,一大碗湯,說:管營請都頭吃點心。武松覃思,別是我吃了再來應付我,不論他。便吃了個干干凈凈。望望天晚了,那人又送來盒子,有酒有肉有魚有飯。武松暗忖,吃,逝世也落個飽逝世鬼。又吃個干凈。紛歧時,又來了兩小我私家,一人搬個大澡盆,一人提一桶暖水,說:請都頭沐浴。武松洗了澡,二人又送來藤床、涼枕,吊起蚊帳,請武松安歇。武松雖滿腹狐疑,不論三娛樂城優惠七二十一,倒頭就睡。天了然,武松才開房門,二人又來了,伺候武松梳頭洗臉,送來早餐。武松剛放下筷子,又遞上一杯噴鼻茶。吃罷茶,那人說:這里欠好歇息,請到隔鄰往。武松想,可能要下手了,望他用什么手腕,坦然跟了往。二人把武松領到一處小院,開了一個房門,里面摒擋得干干凈凈,都是新支配的家具。武松加倍新鮮。一連三天,頓頓有酒有肉,把武松侍侯得周殷勤到,也沒人管他,任他在安平寨里逛。他見氣候酷熱,眾階下囚都在火爐般的太陽下做苦工,卻讓他無拘無束,更是大惑不解。他來到天王堂,見噴鼻爐旁有個青石墩,下面有個眼,是插旗桿用的,就在石上坐了一下子。

是日午時,那人又送來酒飯。武松同心專心要問個分明,攔住那人。那人支枝梧吾不敢說,武松幾回再三逼問,那人材說:是小管營囑咐的,讓你好好養息半年三個月再語言。武松說:小管營是什么樣人?那人說:便是都頭來那天,包著頭吊著胳膊的。武松說:要打我殺威棒時,也是他為我說的情?那人說:恰是。武松問:我與他素昧生平,他為啥這么照應我?那人說:他使得好拳棒,人稱金眼彪施恩。武松說:你請他來,我要見他。那人不敢往。武松說:他不來,我就不吃他的飯。那人見武松發狠,只好往了。

施恩趕來,見了武松就拜。武松還了禮,說:我是你們管的犯人,按勞分配,食不甘味。施恩說:久聞兄長台甫,兄長到來,接待不周,不敢相見。武松說:不知過半年三個月有什么話說?施恩想枝梧已往,武松再三詰問,施恩才說:小弟有事想求兄長,只怕兄長一起費力,沒無力氣。武松說:客歲我害了三個月瘧疾,景陽岡上的山君,也被我三拳兩腳打逝世了。施恩保持要讓武松養息。武松便領施恩來到天王堂,指著那青石墩說:這石墩有多重?施恩說:怕有四五百斤。武松說:望我搞動它不克不及。眾階下囚都圍過來望。武松說:你們藏開。把衣裳褪下,掖在腰里,把那石墩微微抱起來,丟到地上,打下一尺多深。他又捉住阿誰眼,一手提起來,去空中一擲,擲起一丈多高,雙手接了,放歸原處,神色不紅,大氣不喘。施恩拜上去,說:兄長真是天神!眾階下囚也拜上去,人多口雜地說:真是神人!

施恩把武松請到私宅大廳里坐下,經武松再三催問,方說出一番話來。那孟州東門外,有一個榮華的鎮子,名鳴快樂林,施恩仗著一身武藝以及一班子階下囚,開了個酒店。各個商號、賭場、銀號,和趕買賣的妓女,都要送他常例錢,每個月少說也搞個幾百兩銀子。最近有個張團練,帶來一個大漢,名鳴蔣忠,綽號蔣門神,身高九尺,武藝高強,自吹:在東岳泰山打擂,三年無敵手。他來奪快樂林,施恩不讓,就把施恩打傷了,兩個月下不來床,至今還沒痊愈。施恩本想帶人往奪歸來,張團練又是他父親的頂頭下屬,一腔冤仇,不克不及得報。他久聞武松好漢了得,以是武松一到,處處照護武松,想等武松養息壯了,請武松為他報仇。

武松哈哈大笑,說:我一生只打硬漢、不明道德的人。走,我這就往把那小子打逝世,我抵他命!施恩急忙勸武松不要風吹草動,讓蔣門神有了預備。武松怎肯聽?保持立地就往。施恩正勸不住,老管營走進去,請武松到后堂語言。到了后堂,老管營請武松坐,武松說:我是罪人,怎敢坐?施恩父子再三挽勸,武松才對面坐下。老管營一聲喊,紛歧時擺了一桌酒菜,父子倆輪替為武松斟酒。吃了幾杯,老管營盛贊了武松的武藝、品行,讓施恩拜武松為兄。武松喜悅,吃得爛醉陶醉,由仆人扶歸房往睡了。

第二天,武松要往打蔣門神,施恩卻說:小弟已經派人探詢分明,那小子本日不在家,哥哥來日誥日再往。用飯時,施恩只讓武松多吃菜,酒只幾杯。歸到客房,兩個仆人侍侯武松沐浴,武松問明,倒是施恩怕武松昨日吃多了酒,今日身材不適,誤了閒事。

天明起來,武松梳洗了,用一張小膏藥貼了臉上的金印,摒擋利索,施恩就來請他往用飯。吃罷飯,施恩讓他騎馬往,他不願,又說:我往打蔣門神,你得依我‘無三無非看’。施恩搞不分明,武松說:出得城后,每見一個酒店,我得吃三碗酒。施恩說:一起上有十幾家酒店,就得吃三十多碗,別吃醉了。武松大笑,說:我吃一分酒,就有一分能耐,五分酒,五分能耐。客歲要不是吃醉了,怎能打逝世景陽岡上的山君?施恩說:真不知哥哥是這類能耐。路上酒店沒什么好酒,小弟就派兩個仆人,帶上瓊漿佳肴,先走一步,哥哥再逐步地吃著前往。施恩支配了仆人,與武松走了。老管營又遴選了一二十個大漢,命他們暗地策應武松。

武松以及施恩出了城,每見一個酒店,早有仆人等著,請武松吃了三碗酒。一起上武松吃了幾十碗酒。望望快到快樂林,施恩未便再走,讓一個仆工資武松領路,進了鎮子,仆人指著後面說:丁字路口的酒店便是。武松讓他藏開了,獨自走往。他原先只有六七分醉,卻裝出爛醉陶醉的模樣,七顛八倒地去前走。途經一處樹林,見一個金剛般的大漢,坐在林中交椅上納涼,已經猜知是蔣門神了。

來到了丁字路口大酒店,門前酒旗上寫著河陽風月四個大字,兩旁春聯是:醉里乾坤大,壺中日月長。武松進了門,見柜臺后坐著個小娘子,猜知是蔣門神新娶的妾。閣下排著三個大酒缸,半截埋在土里,缸里都有泰半缸酒。五六個侍者正忙著待客。武松目不轉睛地瞧那婦人,坐上去,敲著桌子說:客人家!侍者過來,問:主人要若干酒?武松說:先打些來嘗嘗。侍者送來酒,武松呷了一口,說:欠好,往換好的。侍者換來酒,武松還嫌欠好,侍者讓婦人再換,武松仍嫌欠好。侍者飲泣吞聲,又換一次,武松才逐步喝了幾口,又問:你們客人姓啥?侍者說:姓蔣。武松說:為啥不姓李?婦人說:這小子吃醉了,想謀事。侍者說:別聽他放屁。

武松鳴:酒家,你讓那女人來陪我吃酒。侍者喝道:亂說,這是客人家娘子!武松說:客人家娘子陪我吃酒也沒關係。婦人痛罵:挨刀的,活該!就要進去打武松。武松把布衫褪下,掖在腰里,箭步搶上,捉住那婦人扔進酒缸里。侍者蜂擁而上,被武松一拳一個,打得倒地不起。只有一個機智的,片甲不留地走了。武松知他是往向蔣門神報信,隨后趕往。走不多遙,蔣門神如飛趕來。他見武松腳步踉蹌,欺他酒醉,撲了過來。武松雙拳打出,虛晃一招,回身就走。蔣門神撲下來,武松溘然回身,左腳飛起,正中蔣門神小腹,疼得他捂住肚子彎下腰來。武松再回身,右腳踢往,正中蔣門神額角,跌翻在地。武松施的這一盡招,便是玉環步,鴛鴦財神娛樂腳,容易不施,施則必勝。武松一腳踏上蔣門神胸脯,揮拳就打。蔣娛樂城門神掙扎不動,大鳴饒命。武松說:你依我三件事,我就饒你。蔣門神忙說:別說三件,三百件我也依你。

武松說:第一,你立刻把快樂林還給原來的客人施恩。蔣門神說:依你。第二,你請來當地有頭臉的人物,當眾向施恩賠禮。依你。你立刻脫離孟州,再讓我撞見,見一次打一次。依你。武松一把提起蔣門神來,蔣門神已經被打得鼻青臉腫,脖子歪到一邊,額角流出血來。武松說:別說你,便是景陽岡上的山君,我只三拳兩腳就打逝世了。快些交割!蔣門神這時候才知敵手是武松,只有諾諾連聲。

施恩帶著壯漢趕來,見武松已經取勝,圍住武松喝彩。武松說:蔣忠,本主已經來了,你一壁搬,一壁請人來賠禮。武松帶人來到店里,婦人剛從酒缸里爬進去,臉都磕破了,那兩個侍者還在酒缸里掙扎。武松坐上去,讓侍者把那婦人攙進來,快樂林的頭面人物已經接踵趕來。武松請世人坐了,讓施恩坐了首位,蔣門神坐在施恩下首。吃了幾碗酒,蔣門神當眾向施恩賠了禮。武松說:我是路見不屈,拔刀相助,據說施恩的快樂林被蔣忠奪了,來仗義執言,若不是望眾位的體面,我一頓就把這小子打逝世了。本日他必需脫離,再遇見我,景陽岡上的山君便是他的表率。蔣門神哪敢作聲,羞愧滿面,謝了世人,覓了一輛車子,裝了行李,起身走了。

從此,世人佩服武松好漢了得,誰不拜會他?快樂林的買賣加倍興旺,施恩的生意比以去增長了三五成。施恩出了這口吻,把武松當親爹般孝順。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