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十四章 再宴大觀園_【紅娛樂城優惠活動樓夢白話文】

第十四章 再宴大觀園

劉姥姥下了炕,向平兒問了好,說是新收了棗子、南瓜,又挖些野菜,孝順奶奶、姑娘吃個奇怪。平兒道了謝,請劉姥姥坐,讓人倒茶。周瑞家的提及那螃蟹,一斤只好稱兩三個,那么大兩三簍,該有七八十斤。劉姥姥說,螃蟹五分銀子一斤,再加上酒席,得二十多兩銀子,這一頓的錢,充足一戶莊稼人過一年的。她怕天晚了,出不往城,想早些見過二奶奶。周瑞家的到上房找鳳姐兒,好一會子才歸來,說是她投了二奶奶、老太太的緣,老太太要跟她語言呢!劉姥姥說她這土里土頭土腦的,怎能見老太太?平兒勸她不要怕,就以及周瑞家的領上她,向賈母房里往。

三人來到賈母房中,寶玉與姊妹們都在。劉姥姥只見滿屋珠圍翠繞、花枝飄揚,一張榻上,斜躺著一名妻子婆,一個小尤物給她捶腿,鳳姐兒站在一邊談笑。劉姥姥知是賈母,上前福了幾福,笑著說:請老壽星安。賈母欠身問好,命周瑞家的搬椅子讓座。板兒還怯生,不知問好。賈母問劉姥姥多大了,她起身說:七十五了。賈母向世人說:比我大好幾歲呢,還這么結實。劉姥姥說:咱們生來是受苦的,老太太生來是納福的。二人說了幾句閑話,賈母據說她帶來奇怪瓜菜,讓人摒擋了,想嘗個鮮。又讓她住幾天,到大觀園嘗嘗果子,走時帶些,也算走一趟親戚。鳳姐兒順勢讓她住了,把鄉間的消息故事說給老太太聽。劉姥姥吃了茶,就說了些鄉間的見聞,加倍對賈母的性情。

吃過晚餐,鳳姐兒又送劉姥姥過來。鴛鴦命妻子子帶她洗了澡,挑兩件家常衣裳讓她換了。她坐在賈母榻前,又徵採些閑話說進去。寶玉與姊妹們聽得稀奇,以為比盲老師的書說得還好。這一夕話,不僅賈母感愛好,連王夫人也聽呆了。探春悄聲與寶玉協商若何還湘云的席,請老太太賞ju花。寶玉說老太太要還席,等吃了老太太的,他兄妹再還也不晚。探春怕天寒了,老太太怕寒出不來。寶玉曉得老太太愛雨雪,預備瞅個下雪天,請老太太賞雪,他們可雪下吟詩。

越日,賈母派娛樂城優惠活動人鳴來寶玉,與王夫人磋議若何還湘云的席。寶玉說:既然沒有外客,也就別做若干樣菜,誰愛吃什么,就做幾樣。也無須擺桌,每人一張高幾,放幾樣菜,一盒十錦點心,一把自斟酒壺,豈不別致?賈母就讓人奉告廚房,來日誥日按寶玉線上娛樂城的法兒做菜,早餐也擺在園子里。

是日氣候晴朗,李紈一早就支配妻子子、小丫頭掃除園中落葉,擦桌抹椅,準備茶酒器皿。劉姥姥帶著板兒過來,向她問了好,說了幾句話。豐兒拿著一串鑰匙來到,向李紈說:二奶奶在里面忙,請大奶奶協助把樓上的高幾拿上去使一天。李紈命人鳴來一群小廝,來到大觀樓,開了門讓他們抬器材。劉姥姥拉著板兒跟上樓來瞧暖鬧,見里面堆滿了器材,很多仍是第一次見,五顏六色,千奇百怪,不禁念了幾聲佛。李紈怕老太太一喜悅要游湖,讓小廝把舟上的器具也拿上去,又派人傳來駕舟的舟娘。

賈母帶著一群人出去,李紈迎下來,讓碧月捧來一盤ju花,請賈母插花。賈母揀了一朵大紅的插在鬢上,又召喚劉姥姥戴花。鳳姐兒拉過她來,把一盤花雜亂無章插了她一頭,逗得世人笑個不住。劉姥姥說:我的頭也不知修了什么福,今兒這么面子。世人說:你還不摔她臉上,把你妝扮成老妖精了。劉姥姥說:我年青時也風liu,愛個花粉兒,今兒當個老風liu。

來到沁芳亭,賈母斜倚欄桿坐了,問:這園子好欠好?劉姥姥說:咱們鄉間人,到年下都上城來買畫貼,想著那畫兒無非是假的,誰知我進園一瞧,竟比畫兒上強十倍!要是有人照這園子畫一張,我帶歸往給他們瞧瞧,逝世了也值了。賈母就說惜春會畫,明兒鳴她畫一張。劉姥姥夸她是仙人托生的。賈母歇了半晌,領著劉姥姥到遍地見地見地,先到了瀟湘館。紫鵑打起簾子請世人出去,黛玉真人娛樂親自向賈母敬茶。劉姥姥端詳桌上擺著文字紙硯,書架上擺滿了書,就說:這必是哪位哥兒的書房了。賈母拉著黛玉說:這是我外孫女兒的房子。劉姥姥說:這哪像蜜斯的繡房,比上等書房還好。

世人離了瀟湘館,遙遙瞥見池中一群人在撐舟。鳳姐兒說,那是寶玉領著丫頭們在舟上玩。賈母乘興也要坐舟。走不多遙,碰上幾個妻子子送來早餐,賈母就讓到探春那里開飯。鳳姐兒與李紈、探春、鴛鴦等人帶上端飯的婆子,抄近路來到秋爽齋,支配桌椅。鴛鴦說:裡頭老爺們吃酒、用飯,都有傍友湊趣兒,今兒我們也患了個女傍友。李紈厚道,不解其意,鳳姐兒卻心心相印,與鴛鴦協商若何戲弄劉姥姥。李紈說她們如許頑皮,別讓老太太氣憤。鴛鴦說與大奶奶沒關系。賈母等來到,隨意坐下吃茶。鳳姐兒拿著一把烏木三鑲銀筷子,按席擺下。賈母說:讓劉親家挨著我坐。鴛鴦就把劉姥姥鳴進來,吩咐幾句話,說這是規矩,不許錯。

劉姥姥入了座,拿起筷子,輕飄飄的,不伏手,原來是鳳姐兒專為她放了一雙四楞象牙鑲金的筷子。劉姥姥說:這比咱們的锨還沉。李紈給賈母上了菜,鳳姐兒把一碗鴿子蛋放在劉姥姥桌上。賈母說聲請,劉姥姥站起來,大聲說:老劉,老劉,食量大如牛,吃個老母豬不仰面!世人先是一怔,接著捧腹大笑。幾位姑娘笑岔了氣,寶玉滾到賈母懷里,王夫人指著鳳姐兒,笑得說不出話來。只有鳳姐兒、鴛鴦不笑,儘管讓劉姥姥。劉姥姥說:這里的雞兒也俊,下的蛋也玲瓏,怪俊的。鴛鴦說:這雞蛋一兩銀子一個呢!世人剛止住笑,又笑起來。賈母笑得眼淚直流,說:這定是鳳丫頭搗的鬼!別信她的話了。劉姥姥伸筷子夾鴿蛋,怎么也夾不住,好輕易撮起一個來,沒到嘴邊就滑失地上。賈母忙讓人給她換了筷子。劉姥姥說:往了金的,又是銀的,到底沒有咱們那隨手。鳳姐兒說:菜里要是有毒,銀子一上來就試進去了。劉姥姥說:這菜有毒,咱們天天吃的都是砒霜了。哪怕毒逝世,也得吃完。賈母聽她說得乏味,把本人的菜給了她,又讓人給板兒去碗里夾菜。

吃過飯,賈母等進里間語言,鳳姐兒、李紈相對於用飯,鴛鴦也過來,與鳳姐兒向劉姥姥賠不是。劉姥姥說:我們哄著老太太開個心兒,我有什么末路的?你一吩咐我,我就分明了,無非人人取個笑兒。她來到里間,見是三間屋沒離隔,顯得很寬闊,之中放一張花梨木鑲大理石的大案子。案上摞有名人字帖,數十方寶硯,各色筆筒內樹林般插滿了筆,墻上掛有名人書畫。世人說了一下子話,忽聽一陣婉轉的樂聲傳出去。賈母說:這里離街近,誰家娶媳婦呢?王夫人說:這是咱那些女孩子演習音樂呢!賈母就讓傳女孩子在藕噴鼻榭唱曲,在綴錦旁邊吃酒。

世人來到荇葉渚,幾位姑蘇舟娘已經備好兩條棠木舫。賈母、王夫人與丫頭們上了一條舟,鳳姐兒立在舟頭,也要撐舟。賈母怕出事,不讓她廝鬧,她卻毫不在意,一篙撐開舟。人多舟小,擺佈直晃,把她嚇得蹲上去,把篙交給舟娘。寶玉與迎春姐妹上了另一條舟。寶玉說:怎么不鳴人把這破荷葉拔往?寶釵說:哪有功夫鳴人摒擋園子?黛玉說:李商隱詩中說:‘留得殘荷聽雨聲。’你們又不留殘荷了。寶玉說:那就不消拔了。

舟靠了岸,世人來到蘅蕪院,只覺異噴鼻撲鼻。奇草仙藤都結了子,一串串珊瑚豆子一般。房中儉省無華,除了一個花瓶、幾部書、一套茶具,沒有一件鋪排。賈母還覺得薛家沒有這些器材,抱怨寶釵沒向她姨要,又求全鳳姐兒吝嗇。王夫人與鳳姐兒都說:她本人不要,都送了歸往。賈母說親戚見了不像話,她能把房間布置得又大方又素凈。就讓鴛鴦搞一盆石頭盆景、一架紗照屏、一個煙墨凍石鼎來,再取幾幅水墨書畫掛上,把帳子換成白綾的。

世人來到綴錦閣,人人依次坐下。賈母笑著說:我們先吃兩杯,行個令,才暖鬧。鳳姐兒說:既行令,仍是鳴鴛鴦姐姐適時官。人人都知賈母須鴛鴦提示,一致贊同。鳳姐兒拉鴛鴦坐在她身旁。鴛鴦說:酒令大如軍令,不管尊卑,背了我的令,要受罰的。人人都說:肯定云云。劉姥姥離了席,擺手說:別如許戲弄人,我家往了。鴛鴦命小丫頭:拉上席往!小丫頭把她拉上席,鴛鴦說:再多說的罰一壺!劉姥姥怕罰,才牽強坐下。鴛鴦說:今兒行骨牌令,從老太太起,到劉姥姥止。每一張牌,用針言俗語、詩詞歌賦比上一句,要壓韻,錯的罰一杯。世人都說好。鴛鴦說:左側是張‘天’。賈母說:頭上有青天。之中是個‘五與六’。六橋梅花噴鼻徹骨。剩了一張‘六與幺’。一輪紅日出云霄。湊成就是‘蓬葆鬼’。這鬼抱住鐘馗腿。人人笑著歡呼。賈母飲了一杯。

依次是薛阿姨、湘云、寶釵、黛玉。輪到迎春、鳳姐兒,想望劉姥姥的笑話,有心說錯,都罰了。到王夫人,鴛鴦代說了,接上去該劉姥姥。劉姥姥說:咱們鄉間吃酒也常搞這個,只是沒你們說的好聽。鴛鴦說:左側‘大四’是個‘人’。劉姥姥說:是個莊稼人。世人捧腹大笑。賈母忍住笑說:便是如許說。劉姥姥說:咱們莊稼人無非現本錢色,姑娘們別笑。鴛鴦說:中間‘三四’綠配紅。大火燒了毛毛蟲。左側‘幺四’真悅目。一個蘿卜一頭蒜。湊成就是‘一枝花’。劉姥姥兩手比畫著說:花兒落告終個大倭瓜。世人又是大笑。

劉姥姥吃了門杯,說:我四肢舉動粗,又喝了些酒,別不警惕打了這瓷杯,換個木頭的,失上去也沒關係。鳳姐兒說財神娛樂城:木頭的都成套,你要吃遍一套才行。劉姥姥以為木頭杯頂多無非大人的木碗大,何況這酒蜜水兒似的,就說:取來吧!鳳姐兒要讓豐兒取竹根套杯,鴛鴦說要取黃楊木套杯灌她十杯。鳳姐兒笑道:更好了。鴛鴦命人取來。劉姥姥一望,又驚又喜。驚的是大的足有小盆大,最小的也有手里的杯子兩個大;喜的是鐫刻奇盡,一色山川樹木人物,并有草字及印章。她說:拿那小的就行了。鳳姐兒不依,非要她吃一套弗成。嚇得劉姥姥連連告饒。賈母等忙勸,只讓吃頭一杯。吃完酒,鴛鴦問她:這是什么木頭做的?劉姥姥說:怨不得姑娘不認得,你們朱門繡戶的,怎么熟悉木頭?咱們成天以及樹林子做鄰居,累了坐下面歇,寒了拿它烤火,凶年要靠吃樹葉活命,什么樹都見過。我掂著如許沉,盡對不是楊木,肯定是黃松。世人又是捧腹大笑。

一個婆子走出去,叨教賈母演什么曲子。賈母讓她們揀闇練的隨意演。紛歧時,響起簫管笙笛。樂聲借著清風,穿林涉水飄來,非分特別悠揚婉轉,使人賞心悅目。劉姥姥如聽仙樂,又有幾分酒意,禁不住載歌載舞。寶玉下席敬酒,向黛玉悄聲說:你瞧瞧劉姥姥的模樣。黛玉笑著說:昔時舜的圣樂一奏,百獸齊舞,今日只有一頭牛。樂聲止住,薛阿姨提議進來散溜達,醒醒酒。賈母領著劉姥姥,給她講這是什么樹,這是什么石,這是什么花。劉姥姥逐一頷首,又說:城里不只人高貴,連雀兒也是高貴的。那紅嘴綠毛的我認得是鸚哥兒,那籠子里的黑老鴰子也變俊了,長出鳳頭來,也會語言呢!世人見她把八哥說成烏鴉,又是大笑。

丫環送來點心,賈母只吃半個松瓤鵝油小卷子,薛阿姨吃了塊藕粉桂花糖糕。劉姥姥見奶油炸的面果小巧剔透,名堂單一,揀起一朵牡丹名堂的,說:咱們鄉里最巧的姑娘也剪不出如許好的紙樣來,又想吃又舍不得,包歸往給她們做名堂子吧!賈母說:你走時我送你一壇子,趁暖吃了吧!劉姥姥與板兒同樣吃了些,就上來一泰半。一行人來到櫳翠庵,妙玉接了出來。賈母說:咱們才吃了酒肉,沖撞菩薩罪惡,就在這里坐坐。妙玉獻上茶,說是老君眉,水是客歲存的雨水。賈母吃了半盞,劉姥姥一飲而絕,說:好是好,再熬濃些更好。

妙玉暗拉了釵、黛二人的衣衿,二人隨她進來,寶玉暗暗跟來。三人來到妙玉房內,黛玉坐在蒲團上,寶釵坐在榻上,妙玉燒滾了水,另泡一壺茶。寶玉走出去,釵、黛都說這里沒他的茶。妙玉拿出兩個古色古噴鼻奇形怪狀的杯來,分手遞給釵、黛,又把本人吃茶的綠玉斗遞給寶玉。寶玉說:她們就用奇珍古玩,你讓我用俗物,太不公道。妙玉嘲笑著說:不是我說狂話,你們家未必找出這個俗器來。寶玉說:到了你這里,金珠玉寶天然是俗器了。妙玉十分喜悅,尋出一只九曲十環一百二十節蟠虬整雕的一個大盞來,笑問:你可吃患了這一大盞?寶玉說:吃患了。妙玉說:你吃患了,也沒這些茶讓你摧殘。豈不聞:‘一杯為品,二杯便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飲驢了。’你吃這一盞,成個什么?釵、黛、寶玉都笑了。三人嘗了茶,只覺清淳無比,拍案而起。黛玉問:這也是客歲的雨水?妙玉嘲笑著說:你也俗了,連水也嘗不進去。這是我五年前收的梅花上的雪水,總共收了一甕,舍不得吃,埋在公開。我只吃了一歸,這是第二歸。隔年的雨水,哪有如許清淳?黛玉知妙玉素性古怪,欠好多說,吃過茶,便與寶釵走進去。

寶玉見妙玉嫌劉姥姥骯臟,要摔她用過的杯,就要過來,說是送給她,賣了也夠過幾個月。妙玉說:幸而我沒用過的,如果用過的,我砸了也不給她。快拿走吧!寶玉臨走時,要讓小廝打幾桶水來給妙玉洗地,妙玉支配把水放在門外就行了,不許小廝出去。

賈母身上困倦,來到稻噴鼻村落睡午覺,讓王夫人等陪薛阿姨持續吃酒。鴛鴦領著劉姥姥逛,世人也都隨著諷刺。來到省親別墅的牌樓下,劉姥姥說是大廟,爬下就磕頭。世人笑彎了腰,劉姥姥說:笑什么?咱們那里廟前都是這牌樓,我還熟悉下面的字,是‘玉皇寶殿’。世人還要諷刺她,她只覺腹中一陣亂響,要了兩張紙,就要褪褲子。世人忙喝止她,讓一個婆子帶她往便利。婆子指給她處所,樂得安歇。她蹲了半天,才出了茅廁,風一吹,酒勁下去,頭暈目炫,認不出路徑,三轉兩繞,從后門摸進怡紅院,進了屋,見一個女孩兒迎面朝她笑,她往拉手,卻一頭撞在板壁上。細心一瞧,原來是一幅畫,猜不透怎么能凸進去。轉已往,里面的鋪排更使她目炫紛亂。過了屏風,見到一道門,一個妻子子迎面走來。她還覺得是她親家母,插著滿頭花,就笑話對方不怕羞,這么小年紀插了滿頭花,活像個老魔鬼。她見她動對方也動,她笑對方也笑,才想起曾經據說貧賤人家有一種穿衣鏡。伸手一摸,真是鏡子。她胡摸了一氣,可巧摸到鏡框上的機關,鏡子一掩,露出門來。她走出來,見一張精致的床,坐下來,一歪身就睡著了。

世人久等不見她歸來,板兒放聲大哭。鴛鴦說:別是失茅坑里了?就命兩個妻子子往找,沒有找著。世人到處探求,也沒找著。襲人估量她別從后門摸進怡紅院,促趕歸往,小丫頭一個不見,偷空玩往了。進了屋,只聽鼾聲如雷,酒臭、屁臭充斥房間。她忙推醒劉姥姥,恐怕驚擾寶玉,不讓劉姥姥語言,去噴鼻爐里撒了幾把百合噴鼻,領劉姥姥來到小丫頭房中,吩咐:你就說醉倒在山石上了。劉姥姥連聲說是,吃了兩碗茶,醒了酒,問:這是哪一個蜜斯的繡房?精致得像天宮同樣。襲人說:這是寶二爺的臥房。才領她進去。

越日,劉姥姥見鳳姐兒,說:明兒肯定要家往了。雖只住了兩三天,卻把沒吃的、沒見的,都履歷了。可貴老太太、姑奶奶、蜜斯們惜老憐貧,我歸往,惟有請些高噴鼻,每天念經,保佑你們龜齡百歲。鳳姐兒說:都是為你,老太太被風吹病了,咱們大姐兒也著了涼。劉姥姥說:老太太有了年齡,不慣勞乏;大姐兒比不得咱們的孩子,哪一個墳圈子里不往?別是她碰見什么神了。鳳姐兒鳴平兒拿出《玉匣記》來,讓彩明念:八月二十五日病者,西北方得遇花神。用五色紙錢四十張,向西方四十步送之大吉。鳳姐兒說:園子里公然是花神,只怕老太太也碰見了。就讓人預備兩份紙錢,派兩小我私家分手給賈母以及大姐兒送祟。大姐兒公然睡平穩了。

鳳姐兒討教,大姐兒為什么多病。劉姥姥認為貧賤人家的孩子不如窮漢的孩子潑,太嬌嫩,受不得一些兒冤枉。鳳姐兒又請劉姥姥為大姐兒起名,想借窮漢的薄命壓邪。劉姥姥問清大姐兒生于對女孩子不吉利的七月初七,就說:就鳴巧姐兒。這鳴‘以毒攻毒,以火攻火’。姑奶奶依了這名字,擔保她龜齡百歲,逢兇化吉。鳳姐兒謝了,讓平兒摒擋好送劉姥姥的器材。平兒領她來到那處屋,把堆了半炕的器材逐一交卸了:綾羅綢緞好幾匹、皇莊種的大米、大觀園出的生果、鳳姐兒與王夫人送的一百多兩銀子、還有平兒送的衣裙。平兒說同樣,劉姥姥就念一句佛。又吩咐她,年下再來,什么都不消帶,只需帶上種種干菜就行了。

越日早上,劉姥姥找賈母告辭,正碰上醫生來給賈母望病。賈母見王御醫穿戴六品官服,曉得是御醫院的太醫,一扳談,自他爺爺起就常到賈府望病。賈珍、賈璉領他進去開方劑,鳳姐兒抱來巧姐兒請他望望。望后他說,不消吃藥,只需餓兩頓就好。劉姥姥這才來告辭。賈母叮嚀她:閑了再來。命鴛鴦打點送她的器材。鴛鴦把器材逐一點明,她又念了幾千聲佛。鳳姐兒早給她雇好了車,讓小廝幫她把器材搬上車,眾婆子送她上車拜別。

眾姐妹到賈母處問了安,歸園的路上,寶釵鳴黛玉跟她來到蘅蕪院。進了屋,寶釵就鳴黛玉跪下,要過堂她。黛玉稀里糊塗,寶釵責怪她一個王謝令媛,昨天行酒令時亂說什么。黛玉才想因由重要,竟隨口說出《牡丹亭》、《西廂記》中的唱詞,不禁臉上通紅,摟著寶釵,央求千萬別說進來。寶釵就謹慎其事地講一遍小道理,女孩兒應當若何守閨門之道,若何不克不及望佳人才子之類的書本。黛玉只有應是的份兒了。素云來到,說是大奶奶請二位姑娘立地往。釵、黛來到稻噴鼻村落,詩社的成員都到齊了。李紈說,惜春要請一年的假。黛玉說是老太太鳴她畫園子圖,她就有理由了。探春說,都怨劉姥姥一句話。黛玉說:她是哪門子姥姥?索性鳴她個‘母蝗蟲’就行。世人放聲大笑。

李紈讓人人接頭到底給惜春多永劫間假,世人說著扯到畫什么圖上。有人提議,應當畫上人物,光畫園子沒意思。惜春說她正愁只會畫風光花草,不會畫人物行樂圖。黛玉問她會不會畫草蟲,李紈說只需畫鳥兒就行,畫什么蟲?黛玉說:你們怎么忘了‘母蝗蟲’?名都起好了,就鳴‘攜蝗大嚼圖’。世人笑得直不起腰,湘云竟連人帶椅子栽到墻上。最后寶釵倡議給惜春半年假就行了,樓臺屋宇肯定用規行矩步的界畫伎倆,人物要分遙近疏密;再讓寶玉輔助隨時向會畫的食客相公討教。寶玉批准著,立地就要往。寶釵鳴住他,說還有很多器材沒預備好呢,真是無事忙。起首不克不及畫在紙上,得畫在絹上,就要顛末很多工序加工。為了方位精確,必需把建筑布局圖找來。還必要再買很多顏料,添若干畫筆,要若干調色的碟子,還得準備化膠的爐子。接著她開列了一張清單,把所需物品逐一寫明,讓寶玉往找老太太,家里有的就在家里領,沒有的再往外面買。

玄月初二是鳳姐兒的誕辰,去年由於忙,沒顧上過。賈母本不是什么大病,無非是受了些風冷,吃了王御醫的兩副藥就好了。賈母突發奇想,要學窮家大戶,讓合尊府下按輩分、身份湊份子擺酒唱戲,先拿出二十兩銀子。上上下下無不悵然相應。到了這一天,主仆歡聚一堂,只有寶玉找借口,帶著茗煙飛馬出城,到水仙庵祭拜了金釧兒,然后才歸府湊暖鬧。世人向鳳姐兒敬酒,鳳姐兒多喝了些,逃席歸家,恰逢賈璉與鮑二家的私通,磋議要害逝世她,把平兒扶正。她肝火中燒,又打平兒,又打鮑二家的。平兒無辜蒙冤,也揪打鮑二家的。賈璉末路羞成怒,拔劍要殺鳳姐兒。鳳姐兒逃到賈母身后求救,邢夫人奪了劍,痛斥賈璉。直到越日賈璉向鳳姐兒賠了禮,鳳姐兒向平兒道了歉。此事固然平息,鮑二家的卻上了吊,支屬鬧著要起訴。仍是賈璉暗中出了二百兩銀子,又許給鮑二一房媳婦,鮑家才算作罷。

鳳姐兒明知賈璉做些什么,也未便管,在房中勸娛樂城註冊慰平兒。眾姐妹來到,一來請鳳姐兒當詩社監察,二來老太太囑咐,讓她到后樓找找有無昔時剩下的畫筆顏料。她驚詫地說:我又不會作‘濕’作‘干’,鳴我往吃呀?又一轉念,不禁笑了:什么‘監察御史’,明白是想我的錢呢!世人都笑了,說:恰是這個意思。鳳姐兒與李紈斗了一陣嘴,一個說大嫂子帶著姑娘們不學針線,搞什么詩社,一個說弟婦婦只會合計,恨不克不及合計了全國人。正說著,一個小丫頭扶著賴嬤嬤出去,世人忙起來,請她在炕沿上坐下。她刺刺不休地提及靠主子的恩惠,給她孫子脫了僕從籍,捐了個官,往常放了知縣。她家幾輩子僕從,到了她孫子,托主子的福,也唸書識字,膏粱子弟似的,哪曉得僕從二字怎么寫?她幾回再三叮嚀孫子要效忠報國,孝順主子。李紈、鳳姐兒對這位有面子的老奴也不敢慢待,恭賀她一番。她又教訓鳳姐兒要管嚴僕從,僕從在外狐假虎威,要株連主子的名聲。接著求全寶玉欠好好上學,老太太護著不讓管。

她正啰嗦個沒完沒了,賴人人的出去了。鳳姐兒問:你來接你婆婆?賴人人的說:不是來接白叟家,是來問奶奶與姑娘們賞光不賞光。賴嬤嬤這才想起來,說:望我老糊涂了,只顧著語言,端莊事倒忘了。我那孫子選了官,少不得擺個酒。托主子的鴻福,咱們才能這么光榮。我囑咐他老子擺三天酒,請一臺戲,請老太太、太太們、奶奶、姑娘們往散一天悶。李紈、鳳姐兒都說:哪一天?咱們肯定往。賴人人的說:十四,只望咱們奶奶的老臉了。

絹用礬加工了,惜春最先作畫。寶玉天天來協助,李紈以及姐妹們天天都來閑坐,一來觀畫,二來便于會見。黛玉每到春分、秋分,就要犯病,本年因多玩幾回,病得更重。她既盼著有個姐妹陪她語言,又厭煩說的時間過長。世人都知她的性情,也不與她計較。

一天,寶釵來看望她,勸她另換個醫生望病,總是如許時好時歹,不是常法。黛玉已經沒有決心信念,不信賴病能好了。寶釵勸她不要多用人參、肉桂,這幾種補藥太暖了。不如天天早上用一兩燕窩、五錢冰糖,熬成粥,先養胃;胃好了,能吃下飯,病就輕易好了。黛玉感嘆怙恃雙亡,無兄無弟,到這里投奔親戚,固然外祖母疼她,畢竟不是端莊主子,成天吃寶貴藥,再要吃燕窩粥,只怕有人說閑話。寶釵說她也是投奔親戚的。黛玉說二人紛歧樣。寶釵有母親、有哥哥,有房有地有財產,無非是借住不費錢的屋子,吃穿日用都是本人的,她卻端賴著賈府。寶釵以及她打趣幾句,勸慰一番,說是歸家找找望,有燕窩就給她送來,就告辭了。

黛玉吃了兩口粥,仍歪在床上。太陽快落時,天變了,淅淅瀝瀝下起雨來。天徐徐黑上去,陰得沉黑,加倍雨打竹梢,特別凄涼。黛玉順手拿起一本《樂府雜稿》在燈下翻望《秋怨》、《分袂》等詩。她不禁心有所感,提筆寫下《代分袂》一首,仿照《春江花月夜》的格局,落款秋窗風雨夕。剛寫好,寶玉來了。黛玉見他頭戴笠帽,身穿簑衣,不由得笑他:哪里來個漁翁?寶玉一壁關切地問寒問暖,一壁摘了笠帽,脫了簑衣,用燈照著黛玉的臉,說:今兒氣色好了些。黛玉見笠帽簑衣不是泛泛的器材,問寶玉從哪兒搞來的。寶玉說是北靜王送的,一套三樣,還有一雙沙棠木高底雨鞋,脫在廊下了。黛玉若是喜歡,他可向北靜王再要一套。黛玉說:我不要,戴上這玩藝兒,豈不成了戲上的漁婆子了?話一出口,想起剛剛說寶玉的話來,后悔不及,滿臉緋紅。寶玉沒有留心,只顧望案上的詩稿,不覺鳴好。黛玉奪過在燈上燒了,說:我要睡了,你往吧!寶玉取出核桃大的金表來,望了望,已經是戌末亥初,就戴笠披簑進來了,又轉歸來說:想吃什么,來日誥日我奉告老太太。黛玉說:想吃什么明早奉告你。雨越下越大了,快往吧!

寶玉剛走,蘅蕪院的一個婆子送來一大包燕窩,還有一包潔粉梅片雪花洋糖,說:咱們姑娘說了,姑娘先吃著,吃完了再送來。黛玉睡下,心中對寶釵又謝謝又戀慕。再聽窗外雨聲,不覺又淌下淚來。

一大早,邢夫人派人鳴來鳳姐兒,讓屋里人進來,悄聲說,老爺望中了老太太屋里的鴛鴦,想納為小妾,讓鳳姐兒跟老太太說往。鳳姐兒對公公胡子都白了還這么風liu大為煩懣,勸婆婆仍是別往碰壁;老太太離了鴛鴦,飯都吃不下,讓婆婆好好勸勸公公,別自找敗興。邢夫人不覺得然,嘲笑著讓鳳姐兒肯定要說,若干大官都是三妻四妾,為什么老爺不克不及?老太太的丫頭也沒啥了不得的,為什么不克不及要?還求全鳳姐兒不往說,反派她的不是。鳳姐兒曉得邢夫人對賈赦唯命是從,且又極其貪欲,特別很是自大,誰都不信賴,就說她往先哄著老太太,待老太太喜悅了,她就脫離,讓太太親自跟老太太說,給了更好,不給他人也不曉得。

邢夫人怕跟老太太一說,老太太不批准,這事就完了,仍是先跟鴛鴦磋議。誰不巴看站高枝?鴛鴦當上姨太太,豈不比當丫頭強?不會不愿意的。她又囑咐鳳姐兒別露風聲,她吃了晚餐就已往。鳳姐兒說太太的車壞了,正修理,不如目前就乘她的車往。邢夫人就換了衣裳,坐鳳姐兒的車過來。鳳姐兒下了車,讓邢夫人先往,她歸屋脫衣裳,以避懷疑。不出鳳姐兒所料,鴛鴦決然毅然謝絕給賈赦當小妾,聽憑賈赦軟硬兼施,也不平服。為了註解心跡,鴛鴦當著賈母的面剪發立誓,決不嫁人。賈赦配偶被賈母痛罵一頓,討了個敗興。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