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十八章 鐵牛斗白條_【水滸娛樂城賺錢傳白話文】

第十八章 鐵牛斗白條

宋江回心似箭,晝夜兼程去家趕,是日半下戰書,趕到村落頭張社長酒店,出來歇歇腳。張社長說:多日不見押司,今日回來是喜事,怎么愁容滿面,鬱鬱不樂?宋江說:宋江不孝,老父病歿,未能在床前伺候。張社長大笑,說:令尊剛剛在我店里吃酒,走了只有半個時候,你怎么說這話?宋江說:四弟書上寫得明白,老父于本年正月初病歿,專等我奔喪。張社長說:哪有這事!宋江搞不清怎么歸事,坐到入夜,趕歸家往。

莊客見了宋江,急忙跪拜,宋江問:太公呢?莊客說:太公逐日看眼欲穿,盼押司回來,剛剛財神娛樂城從張社長店里吃酒歸來,現正安歇。宋江扔了短棒,直奔后堂,見了宋清,痛罵:你這違逆牲口,老父健在,為什么說他歿了?害得我差點兒尋逝世,哭了幾個昏倒!宋清正詮釋不清,宋太公走進去,說:三郎,是我讓四郎云云寫的,你別怪他。我據說白虎山多能人,怕他們請你入伙,做了不忠不孝的人,恰逢石勇前來,我就讓四郎寫了那封手札。

宋江憂喜摻半,拜了父親。太公說:今聞朝廷冊立太子,大赦全國,一切大罪,俱減一等。你的事到了官,無非是放逐流放。宋江問:朱仝、雷橫來過嗎?宋清說:他二人出差了,縣上新添兩個都頭,是趙得、趙能兄弟。爺兒仨正說著話,忽聽莊外一片高鳴:不要走了宋江!太公鳴聲苦,去墻上靠張梯子,向外一望,約有百十個公人圍住莊院,火炬當中,恰是趙得、趙能。趙得鳴太公交出宋江,若否則連太公一齊捉往見官。太公想狡賴,趙能卻說有人見了宋江,到縣里講演了。宋江讓父親上去,本人上了梯子,說:二位,我的罪已經減了,請進莊少敘三杯,天明我跟你們見官。

趙得、趙能進了莊,宋太公置酒款待,又送些悅目銀子。二人也沒難堪宋江,越日天明,押送宋江到縣衙。知縣時文彬原先同心專心想開脫宋江,往常閻婆已經逝世,張文遙也不想再跟宋江做仇家,加上宋江深得平易近心,全縣不管士農工商、引車賣漿,都為宋江叫冤鳴屈,宋太公又費錢上下打點了,時文彬就把罪狀全改輕了。宋江被押到濟州府,知府因大赦全國,把宋江判了脊杖二十,刺配江州。臨行前,宋太公對宋江說:江州是魚米之鄉,我費錢給你買來這個處所。但愿你早日刑滿,返歸田園,父子共樂天倫。可此往正途過梁山泊,你千萬弗成入伙,當了不忠不孝的違逆人。宋江連連叩首,說:僅遵父命。二差人是張千、李萬。宋清送二人些銀兩,讓二人路上善待宋江。

走了一天,當晚落店住下。宋江買了酒肉請張千、李萬吃了,說:嫡咱們正從梁山泊途經,只怕山上英雄下山來奪我,驚嚇了你們。咱們嫡可早些兒走,多繞幾里路。二公人急速批准了。越日三人五更起來做飯,天未明就抄巷子啟航。走了三十來里,後面山坡轉過一伙人來,領頭的英雄恰是赤發鬼劉唐,揮刀就要殺二公人。宋江忙攔住劉唐,說:把刀給我,我殺他們。劉唐遞過刀,宋江卻去本人脖子里抹往。劉唐一伙慌得前攔后抱,奪下刀來。劉唐問:哥哥怎么反要自盡?宋江說:你們不是愛我,是害我。臨行前老父幾回再三叮嚀不要做不忠不孝之人,你們要殺公人,我不如自盡。劉唐說:我也不敢自作主意。請哥哥到後面見了吳學究與花知寨,再作協商。

不多時,吳用與花榮飛馬趕來,上馬施了禮,吳用說:我知兄長的意圖,只不留在盜窟便了。晁哥哥多日不見兄長,要跟兄長見一壁,請到盜窟少坐,便送你們出發。宋江說:寧肯我逝世,不得害他二人。

行了一程,來到湖岸邊,早有舟等在那里。一行人渡到金沙岸,用轎抬了宋江,直到斷金亭,晁蓋與眾首級頭目已經迎上去,接到聚義廳。見禮落座,晁蓋說:自從賢弟救了咱們,眾弟兄天天緬懷大恩,無由得報。前不久又引薦眾豪杰上山,使盜窟加倍壯大。宋江說:小弟本想上山看望兄長,不想遇到石勇下書,謠言老父病歿,騙我歸家,固然吃了訟事,卻免了逝世罪,發配江州。今日既見到哥哥,也了卻了心愿,請哥哥再送我下山。晁蓋說:請稍坐。就傳眾首級頭目都來拜會宋江,支配筵席,為宋江把盞。酒至數巡,宋江又要告辭。晁蓋說:給公人些銀子,讓他們走了,歸往只說你被盜窟搶走,官府也不會治他們罪。宋江說:這話休提。家中老父在堂,未曾孝順一日,怎敢違反老父的教訓?我要落了草,上逆天理,下背父訓,不忠不孝,雖生不如逝世。哥哥若不放我下山,就把我殺了吧!說罷,淚如雨下,拜倒在地。晁蓋等忙攙起他來,說:請住一日,來日誥日送你下山。

吃了一天酒,越日宋江要下山。吳用說:我有個刎頸交,目前是江州牢里兩院押牢節級,名鳴戴宗。因他有道術,一日能行八百里,人稱神行太保。兄長到江州,可持我的手札跟他結識。眾首級頭目苦留不住,設筵餞行,送一包金銀給宋江,又送二公人二十兩銀子。吳用與花榮送宋江度過對岸,又送了二十里,剛剛道別。

三人走了半個來月,見後面有一座山嶺。二公人說:過了這揭陽嶺,便是潯陽江,過了江便是江州。宋江說:咱們凌駕嶺往,尋個住處。三人翻過嶺,見嶺腳下有個酒店。宋江三人正走得饑渴,進店坐下,后面屋里走出一個大漢,宋江說:切二斤熟牛肉,打一角酒來。大漢說:咱們這里習慣,要先錢后飯。宋江關上累贅取銀子,大漢眼都望直了,接過銀子,切來牛肉,送來酒。三人剛吃一碗,二公人就栽倒了。宋江想往扶持,也頭暈目炫,一頭栽倒。大漢暗自喜悅,幾天沒買賣,本日送來個肥的,便將三人先后拖入后面剝皮亭,把累贅收了,就到門前等店員歸來開剝。

這時候,嶺下有三小我私家奔來。大漢問:年老,哪里往?領頭的漢子說:咱們來接一小我私家,等了幾天,也沒比及,別是路上拖延了。大漢問:等什么人?漢子說:等山東實時雨宋公明。大漢說:是否是鄆城縣的宋江?漢子說:恰是。我據說他吃了訟事,發配江州,必從這里途經,等了四五天,也沒見一個階下囚過來。大漢說:不瞞哥哥,本日我倒拿住兩個公人以及一個階下囚。漢子急忙說:快領我望望。大漢領三人來到后院,漢子望了,卻又不熟悉,就讓大漢掏出公函一望,驚鳴道:真是陰差陽錯讓我來到這里,差點兒誤了我哥哥人命!

大漢急忙用解藥救醒宋江,四人跪倒就拜,宋江問:四位是誰?我不是做夢吧?漢子說:我鳴李俊,專在揚子江中撐舟為生,人稱混江龍。這賣酒的專在此做私商,鳴催命判官李立。這二人是親兄弟,銷售私鹽為生,水性極好,一個鳴出洞蛟童威,一個鳴翻江蜃童猛。宋江問明方知到閻羅殿轉了一遭,也暗自慶幸。李立說:把那兩個公人做了,哥哥也不需往受苦。宋江說:梁山泊留我都留不住,我怎肯株連家中老父?李俊說:哥哥是烈士,怎肯胡行?你快救起公人。李立把公人扛進去,用解藥救醒。

當晚李立置酒款待世人,留下過了一晚上。第二天,李俊、童威、童猛把宋江三人領到李俊家,四人結拜了,留宋江住了幾天。臨行,李俊又送公人些銀兩。

三人走了半天,半下戰書時來到一個鎮上,見一群人望賣膏藥的使槍棒,三人也擠進人群旁觀。那人使了一陣,宋江歡呼:使得好!那人拿過一個盤子,請望客賞些錢,卻空轉了一圈,沒一個給錢的。那人又轉了一圈,仍沒討到一個錢。宋江掏出五兩銀子,說:我是個囚犯,沒若干錢,這點銀子,略表薄意。那人接過銀子,感嘆道:這么著名的揭陽鎮,倒沒一小我私家提拔咱,可貴這位恩官,自身吃了訟事,倒賞咱五兩銀子,卻勝似五十兩。恩官請報高姓台甫?宋江說:這值什么?正語言,人叢中沖出一條大漢,喝罵:哪兒來的階下囚,敢來滅俺揭陽鎮的威風?揮拳就打宋江。宋江閃身藏過,說:我又沒用你的錢,礙著你什么事?大漢說:我已經囑咐不許給他錢,恰恰你來多事!說著又是一拳。使槍棒的那人一步沖下去,一手揪住大漢頭巾,一手捉住大漢后腰,一跤摔翻。大漢剛要掙扎,被那人一腳踢翻,自知不敵,邊逃邊鳴:你兩個不要跑!

宋江問:教頭高姓台甫?那人說:我是河南洛陽人氏,姓薛,名永,江湖上人稱病大蟲。恩官高姓台甫?宋江說:我鳴宋江,山東鄆城人氏。薛永倒地就拜。宋江把他攙起來,說:少敘三杯若何?薛永摒擋起槍棒。四人來到一家酒店。店家卻說:小郎囑咐了,誰賣器材給你們吃,就打壞誰家的店。連走幾家,都是云云說。宋江說:既然云云,咱們只好走了,否則那家伙還會來生事。薛永說:我這就往算店錢,過幾天往江州找哥哥。宋江又給他二十兩銀子,二人別了。

宋江三人一向找到入夜,沒有一家酒店、旅舍敢留他們。三人又累又餓,只好出了鎮子,順亨衢前行。望望天色愈來愈黑,正在著慌,見遙處顯露出燈光來。三人拐上巷子,高一腳低一腳繞過一片林子,見是一座莊院。宋江前往鳴門,向莊客申明前來投宿。莊客稟明太公,請三人到草堂坐下。太公命人擺下酒飯,請三人吃了,送到客房歇息。宋江進去小解,遙遙望見太公引幾個莊客,提著燈籠到處巡查,不禁暗嘆,這位白叟家不知操若干心。正想著,忽見一人奔出去,恰是鎮上生事的大漢。太公問:你又跟誰打架了?怎么這般樣子?大漢說:被一個賣膏藥的以及一個配軍打了。我哥哥呢?太公呵叱:你們不聽我的話,終日無中生有,歸往睡覺,積些陰德!大漢說:不出這口吻,我不甘休!我非把他們捆起來扔進江里弗成!太公苦勸不下,大漢自往找哥哥。宋江悄悄鳴苦,太公仁慈,不會奉告那家伙,但莊客怎敢不說?急忙歸屋,鳴起解差。二公人慌了神,忙給宋江開了枷,三人挖開后墻,溜之大吉。逃不多遙,忽聽呼哨聲音,扭頭望時,一串火炬追過來。三人慌不擇路。跑了一陣,卻見白茫茫大江攔住往路。宋江連聲長嘆,云云命苦,倒不如留在梁山泊。

三人正走投無路,卻見蘆葦叢中搖出一只劃子來。宋江忙鳴:梢公,快來救咱們,多給舟錢。梢公問:你們是什么人?三更半夜來到這里?宋江說:有能人追逐咱們。梢公把舟攏岸,三人上了舟,梢公搖櫓,劃子直奔江心。

岸上人趕來,為首兩條大漢,各拿一把樸刀,后跟二十余人。二人大呼,讓梢公把舟攏岸,要捉那階下囚。梢公卻說:這是我的衣食怙恃,怎肯給你?宋江正暗自喜悅,梢公忽從艙板下抽出一把銅刀,喝道:你三個想吃板刀面,仍是吃餛飩?宋江大驚,問:你想奈何?梢公說:想吃板刀面,老爺一刀一個,把你們剁上水往。想吃餛飩,你們乖乖地脫guang衣裳,跳下江往。宋江請求:放過咱們人命,銀子都給你。梢公說:老爺是著名的狗臉張爺爺,既要錢,又要命,快給老爺跳上來!這時候,一條大舟搖來。一個大漢手持鋼叉,站在舟頭,喝問:後面是誰?敢在江里行事?梢公說:原來是李年老。大漢說:舟上是什么貨?有油水嗎?梢公說:穆家兄弟趕著一個配軍與兩個公人,來到舟上。大漢驚鳴:莫不是我宋公明哥哥?宋江聽聲響耳熟,忙鳴:快來救宋江!大漢鳴:真是我哥哥!忙搖攏舟,宋江望時,倒是混江龍李俊,搖舟的是童威、童猛二人。梢公問:這黑矮子便是山東實時雨?李俊說:不是他是誰。梢公說:我的爺,你咋不早說?差點兒害了哥哥人命。宋江問:英雄高姓台甫?李俊說:他鳴舟伙兒張橫,專在江里干這穩善的買賣。張橫打火點燈,認清宋江,倒身就拜,說:哥哥,寬恕小弟的罪惡。李俊把舟向岸邊搖往。宋江驚駭地說:使不得,他們正要捉我。李俊說:那是穆家哥兒倆,我鳴他來拜哥哥。舟攏了岸,穆家兄弟迎下去,問:你們怎么熟悉他?李俊大笑,說:你們曉得他是誰?他便是我跟你們天天念道的山東實時雨宋公明哥哥。二人扔了樸刀,跪地拜上去,說:剛剛搪突哥哥,看請恕罪。宋江扶起二人,問:二位勇士台甫?李俊說:他們一個鳴沒遮攔穆弘,一個鳴小遮攔穆春。咱們這里有三霸。揭陽嶺上,是我以及李立一霸;揭陽鎮上,是他弟兄一霸;潯陽江里,是張橫、張順弟兄一霸。

一行人來到穆家莊,已經是五更天。穆太公與眾英雄相見了,穆弘支配筵席,穆春攙出薛永來。昨夜穆春與眾莊客捉了薛永,毒打一頓,往常倒成了同夥。席上,張橫說他兄弟張逆水上工夫最佳,可在水下伏七日夜,吞吃生魚蝦。因張順遍體銀白,在水中游動,猶如白條魚,人稱浪里白條。張順目前江州,當了賣魚的掮客人。張橫想讓宋江給張順捎封手札,席終,就請李俊代筆。宋江在穆家住了三天,怕誤了限期,掉臂世人苦留,執意要行。穆太公送宋江一盤金銀,又送解差一些。一行人將三人送到江邊,上了渡舟,扯滿帆,紛歧時到了對岸。宋江照舊戴上枷,直到江州府衙,正遇上知府升堂。

知府名鳴蔡得章,是當朝太師蔡京的第九個兒子,人稱蔡九知府。這人極貪欲,慣愛搜索平易近財,以是蔡京讓他到富饒的江州來。二公人投了公函,蔡九望了,批下公函,讓把宋江押解牢城。公人把宋江送到,辦了交接。差撥前來點視新到囚犯,宋江自用銀子打點了,又讓他轉送管營一些。打殺威棒時,宋江說路上生了病,也就免了。管營見宋江原是縣吏,就讓宋江到公務房謄錄公函,與一般囚犯比,有天地之別。

宋江來了半月,是日,差撥說:江州鉅細仕宦你都送了銀子,怎么不給戴宗?據說他很氣憤,這幾天就要來找你。宋江說:他人都給,便是不給他,望他怎么辦!差撥說:話我已經說到,你別受他羞恥。宋江說:你安心,我還想鳴他送我銀子呢!二人正說著,忽聽有人在點視廳大喊小鳴,怒罵新到的配軍。差撥急忙溜了,宋江坦然前去。戴宗見了宋江,一陣痛罵,宋江卻唇槍舌劍,寸步不讓。戴宗震怒,命人打宋江。眾軍漢都患了宋江的財帛,一窩蜂般跑個凈光。戴宗更怒,跳起來就要打。宋江問:你要打我,也得有個罪名。戴宗說:你在我部下,咳嗽一聲便是逝世罪。宋江嘲笑著問:我若不給你錢就活該,那梁山泊智囊吳用的同夥該什么罪?戴宗大驚,忙拉住宋江,問:你是誰?怎么曉得這事的?宋江說:我是鄆城宋江。戴宗說:莫不是實時雨宋公明?宋江說:恰是。戴宗說:這里不是語言處,請到城里找處所語言。

宋江歸房取了吳用的手札,帶了些銀子,便以及戴宗一同進了城。二人上了一家酒樓,找了個雅間坐了。宋江遞過手札,戴宗望罷,跪拜了,才說:我只據說牢城新來個姓宋的配軍,沒想到會是哥哥,多有搪突。宋江說:我想找你,又不便利,只有激憤你來找我。二人只恨相見太晚,吃著酒,說不絕的心里話。溘然,樓下一陣吵鬧,就見侍者急忙趕來,說:李鐵牛來生事,貧苦院長往勸勸。戴宗說:又是這家伙無禮,兄長稍坐,我往往就來。說完下了樓。紛歧時,戴宗領著個黑大漢上樓來,宋江問:這年老是誰?戴宗說:他是我部下的獄卒,姓李名逵,沂州沂水縣百丈村落人氏,慣使兩把板斧,鄉里喚他李鐵牛,江湖上人稱黑旋風,因打逝世人逃到這里。他性情火暴,人們都怕他。李逵問戴宗:這黑矮子是誰?戴宗又好氣又可笑,說:哥哥,這家伙就這么粗暴。李逵說:我怎么粗暴?戴宗說:你該問這位官人是誰,間接問黑矮子,還不粗暴?我給你實說,他便是你時常掛在嘴邊的烈士哥哥。李逵說:是否是實時雨黑宋江?戴宗喝罵:這家伙敢云云沒大沒小!還不從速下拜!李逵說:要真是宋娛樂城優惠活動哥哥,我就拜,要不是,我拜個撮鳥!你別拿我開頑笑。宋江說:我恰是黑宋江。李逵拍著手說:我的爺,你咋不早說?跪倒就拜。宋江攙起李逵,請李逵坐下吃酒。李逵喊侍者換大碗,連吃幾碗。宋江問:你為什麼在樓下吵娛樂城推薦鬧?李逵說:我有二十兩大銀,押成十兩小銀,要找客人借十兩小銀,往贖那大銀,可恨客人不借給我。我正要跟他打架,戴哥哥鳴我上樓來。宋江掏出十兩銀子送李逵,說:你拿往贖大銀吧。戴宗要攔時,李逵已經把銀子揣進懷中,說:等我贖歸大銀,到城外請宋哥哥吃酒。一溜煙下樓了。

戴宗抱怨道:他哪有什么大銀?定是賭輸了,借銀子往打賭。若再賭輸了,上哪兒搞銀子還兄長?宋江說:十兩銀子算什么,由他輸往吧。我望此人卻是條奸佞英雄。二人又吃了一下子,戴宗要請宋江望望江邊的景色,便與宋江出了城。正走著,只見李逵用衣衿兜了很多銀子,如飛跑來,后面有很多人遙遙隨著,讓李逵放下銀子。戴宗一把捉住李逵肩頭,喝鳴:你這家伙為什么搶人家的銀子?李逵說:礙你鳥事!扭臉望時,倒是戴宗、宋江立在閣下,不禁羞愧滿面,說:哥哥休怪,本日輸了宋哥哥的銀子,沒錢請宋哥哥,干出這事來。宋江要過銀子,說:你們過來,銀子還你們。那群賭徒一個個鼻青臉腫,既舍不得銀子,又怕李逵打,只站得遙遙的,說:咱們的銀子還了咱們,李年娛樂城賺錢老輸的咱們不要了。宋江說:那十兩銀子就算我給你們養傷的。眾賭徒這才敢過來,收了銀子,千恩萬謝地走了。

宋江說:咱們吃三杯往。戴宗說:後面有座琵琶亭,是唐代白居易的古跡,恰好觀江景。來到琵琶亭,三人坐了,侍者端上酒席,李逵說:用大碗吃,不耐心小杯。戴宗喝道:真不像話,不要喧嚷,只顧吃酒!宋江讓侍者給李逵換了大碗。李逵舒懷大笑,說:真是好哥哥,曉得當兄弟的性格,結拜了這位哥哥,這一輩子也值了。宋江吃了幾杯酒,想吃醒酒酸辣魚湯,侍者就端上三份魚湯來。宋江見器皿優美,大加贊賞,只吃幾口,卻再也不吃了。李逵也不消筷子,動手抓了魚,連肉帶刺都吃了,淋了一桌魚湯。戴宗吃了幾口,也放下筷子,說:這魚腌了,怪不得仁兄不愛吃。李逵說:你們不吃我吃。又把宋江、戴宗的魚抓來吃了。宋江囑咐侍者:給這位年老切二斤牛肉。侍者說:本店只有羊肉。李逵抓起碗來,潑侍者一臉魚湯。戴宗喝問:你又搗什么亂?李逵說:這小子欺凌我只吃牛肉,不賣羊肉給我吃。宋江說:儘管切來,我給錢。侍者飲泣吞聲切來二斤羊肉,李逵大把抓來吃了。

戴宗問侍者:剛剛的魚湯不鮮了,有無奇怪魚?侍者說:本日的活魚還在艙里,得等魚行掮客人來了才敢賣。李逵跳起來,說:我往討幾條鮮魚。說完,掉臂戴宗阻撓,跑了進來。戴宗苦笑道:這類人不懂一點兒禮儀,讓人含羞。宋江卻說:我倒喜歡他不會搞假。

李逵來到江邊,見八九十只漁舟都泊岸拴著,大喝一聲:給我兩條活魚!漁人說:掮客人將來,誰敢開艙?你沒見魚販都在等著?李逵說:什么掮客人,我就曉得要魚!說著,一步跳上舟。江中漁舟的舟尾啟齒,用竹笆蓋住,江水可自由進出,魚就養在里面,是以就常有鮮魚。李逵一拔竹笆,艙中的魚就逃了。李逵連拔幾條舟的竹笆,也沒捉到一條魚。漁人都拿竹篙打李逵,李逵震怒,脫下布衫,雙手接往,早搶過五六條竹篙,扭瞆般扭斷了。漁人絕吃一驚,把舟都撐到江心。李逵有氣無處出,揮舞兩根斷竹篙,打得魚商人到處奔逃。

李逵正打得鼓起,一小我私家從巷子走來。眾漁人說:掮客人來了。那人震怒,喝道:這黑大漢敢云云無禮!李逵就奔那人,揮篙就打。那人一把奪過竹篙,李逵卻一把揪住那人的頭發。那人摟住李逵的腿,想把李逵掀翻。李逵一推,就把那人推開。那人又照李逵肋上擂了幾拳,卻如撓癢癢一般。那人又飛腳來踢,卻被李逵把頭按上來,大拳頭擂鼓般照那人脊梁上打來。那人正掙扎不動,李逵卻被宋江抱住腰,戴宗捉住手。那人脫了身,上了江邊漁舟。

戴宗抱怨:不鳴你來討魚,你又跟人打架,打出性命你往償命!李逵說:我自抵他。宋江勸道:少說幾句,且往吃酒。李逵拾起衣裳,正要走,違后有人罵:黑殺才,我跟你見個輸贏!卻見剛剛那人只穿了條短褲,撐一條舟,在江邊痛罵千刀萬剮的黑殺才。李逵大吼一聲,扔了衣裳,箭步躥上舟。那人把篙一點,舟便如風吹敗葉,轉瞬間到了江心。李逵水性不甚好,那時著了慌,那人扔了竹篙,揪住李逵,雙腳一晃,劃子翻個底朝天。那人揪住李逵的頭發,直去江水里浸。李逵剛掙出頭來,又被按上來。宋江見那人一身銀白的皮肉,心中一動,問漁人:這白大漢鳴什么?漁人說:他鳴張順。宋江說:我有他哥哥張橫給他的手札。戴宗鳴:張二哥不要下手,有尊兄張橫的家信在此,放了黑漢,登陸來語言。

真人娛樂

張順上了岸,向戴宗施個禮,說:院長休怪。戴宗說:你把那黑漢救下去,我讓你會面一個著名的人。張順下了水,向李逵游往。李逵正探頭探腦地向岸邊掙扎,張順早到身旁,捉住李逵的一只手,踩水游向岸邊,肚臍都露出水面。世人一齊歡呼:真是好水性。張順把李逵提登陸,李逵哇哇直吐淨水。

戴宗邀張順也到琵琶亭坐下,問:二哥,你認得我?張順說:我早認得你,只是無緣跟院長打交道。戴宗指著李逵問:你熟悉他嗎?張順說:怎么不熟悉李年老?只是沒跟他打過架。李逵說:你把我淹夠了。張順說:你把我打苦了。李逵說:你休在陸上撞見我。張順說:我只在水里等著你。戴宗說:真是不打不成相與。四人哈哈大笑。

戴宗又把張順與宋江引見了,張順拜倒在地。宋江說了與張橫了解的顛末,說張橫的手札沒帶在身旁,目前牢營里放著。張順據說宋江愛吃鮮魚,就要往討魚,李逵也要跟往。戴宗說:適才你江水還沒吃快樂?張順笑著,拉上李逵,說:跟我一齊往,望誰敢不給魚。二人來到江邊,張順一聲呼哨,漁舟都靠了岸。張順問:誰有金色鯉魚?眾漁人搶先恐后地拿出魚來,足有十多條。張順挑了四條大的,用柳條穿了,先讓李逵拿往整治。囑咐部下人開艙賣魚,然后歸到琵琶亭。紛歧會兒,鮮魚湯燒好,又蒸了一條,剩下兩條讓宋江拿歸往吃。

四人吃到入夜,張順把宋江送歸牢營,宋江掏出張橫的手札,張順拿上,告辭走了。宋江又給李逵五十兩銀子,李逵與戴宗也告辭拜別。宋江把魚送給管營一條,本人吃了一條。因多放了鹽,三更里口渴,喝了些涼茶,不到四更,肚里就鬧開來。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