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十五章 財神捕魚聯詩蘆雪庵_【紅樓夢白話文】

第十五章 聯詩蘆雪庵

轉瞬到了十四,天還沒亮,賴人人的就來請。賈母喜悅,就帶上王夫人、薛阿姨、寶玉姊妹,到賴大的花圃坐了半天。外面大廳中,薛蟠、賈珍、賈璉、賈蓉等都來了。賴大請了幾位現任官員及人人後輩奉陪。個中有個柳湘蓮,薛蟠見過一次,據說他最愛串戲,並且都是串生旦風月戲,就誤覺得他是風月後輩,只恨無由了解。賈珍等也久慕他的名,酒擋住了臉,就請他串了兩出戲。卸了裝,幾小我私家移席一處,說東道西。

柳湘蓮原是世家後輩,怙恃早喪,唸書不成,素性豪放,不顧外表,耍槍舞劍、打賭吃酒,甚至眠花宿柳、吹笛彈箏,無惡不作。因他年青貌美,不知內情的人每每認為他是優伶一類。薛蟠一見他,又宿病復發,只想與他唱*花。他正急弗成耐,賴大的兒子賴尚榮卻對柳湘蓮說:寶二爺囑咐,他有話跟你說。你等一下,待我鳴他進去。就命一個小廝去里傳話,暗暗請寶二爺進去。紛歧時,寶玉來了,與柳湘蓮拉著手到側書房坐下。寶玉問:到秦鐘墳上望了沒有?柳湘蓮說:本年雨水大,我往望了,見沖得不像模樣,就雇了兩小我私家,摒擋好。寶玉說:怪不得。上月咱們的池子里結了蓮蓬,我摘了十個,讓茗煙到墳上供他,歸來說又新了。我只恨成天圈在家里,一點做不得主。柳湘蓮說近來他要出游,沒有肯定的行止,得三年五載才能歸娛樂城賺錢來。寶玉叮嚀他走時肯定說一聲,好為他餞行。柳湘蓮已經望出薛蟠不懷好意,讓寶玉先進來,他想法避開薛蟠。

柳湘蓮來到大門前,見薛蟠正在鬧:是誰放小柳兒走了?柳湘蓮恨不克不及一拳打逝世他,又礙著賴尚榮的體面,忍了又忍。薛蟠見到他,踉踉蹌蹌地走來,一把拉住,笑容可掬地問寒問暖。柳湘蓮望他那丑態,心里直惡心,心生一計,有心曲意投合,把他拉到平靜處,說:你要至心以及我相好,可到我家來。我們一齊走不便利,我先走,你坐一下子再到我家找我,可不許帶一小我私家。薛蟠樂得不知怎么好了,說:我不熟悉你家,怎么找?我家在北門外,我在北門外橋甲等你。說完,柳湘蓮拉薛蟠歸到席上,吃幾杯酒,他先溜了。薛蟠又吃了幾壺,溜進去,囑咐小廝幾句話,騎下馬,直奔北門。

賈珍不見了二人,讓人探求,四下沒有。門前家人說:恍忽奔北門往了。薛蟠的小廝通常怕他,也不敢往找。賈珍見天色漸晚,安心不下,命賈蓉帶人出北門探求。下橋二里多,忽見一個蘆葦坑,薛蟠的馬拴在路邊樹上。世人來到樹下,聽到蘆葦坑中有人嗟嘆,尋了出來,見薛蟠衣衫襤褸,鼻青臉腫,正在泥水中掙扎,混身上下滾得泥母豬一般。賈蓉已經猜個八九分,命人把他攙起來,嘲弄地說:薛大叔每天調情,必是龍王要招你為駙馬,你遇到龍犄角上了。薛蟠羞得愧汗怍人,上不往馬,賈蓉命人到關廂雇了一乘小轎,讓他坐上,抬進城。賈蓉還要把他去賴府抬,他千般央告,求賈蓉千萬別抬他往,也不要說他這般樣子。賈蓉才讓送他歸家,本人歸到賴家,向賈珍說了。賈珍也知是湘蓮打的,笑著說:他該吃個虧。

薛阿姨與寶釵歸抵家,見噴鼻菱的眼紅腫著,問明緣故原由,忙來探望,見薛蟠雖混身是傷,并未傷筋動骨。薛阿姨又疼又恨,罵一陣薛蟠,又罵一陣柳湘蓮,想奉告王夫人,派人捕捉柳湘蓮。寶釵勸她無須震天動地,同夥們喝醉了,翻臉打架是常事,她哥無非多挨了幾下,不如過數天,請珍大爺、璉二爺露面,備下酒菜,請來柳湘蓮,讓他當眾向哥哥賠個不是,工作就完了,如果奉告阿姨,到處拿人,倒顯得薛家依官仗勢,欺壓布衣。薛阿姨說寶釵想得殷勤。寶釵認為哥哥不服媽媽管,就該吃如許的虧,吃過幾回大概會改好呢。

薛蟠混身傷痛難忍,痛罵柳湘蓮,又要報官拿人,又要派人拆他家的屋子。薛阿姨只好說,柳湘蓮酒醒后,后悔不迭,連夜叛逃了,薛蟠才無話說。他羞于見人,托病不出。到了十月,各展的店員家在外埠的,算年賬歸家。有個張德輝,自幼在薛家當展當店員,往常是總管,本年也要歸家,來歲春上再來。他向薛蟠說線上娛樂城,先派他大兒子照料門面,他來歲端午前歸來,販上些紙扎、噴鼻扇及噴鼻料,撤除關稅與路上開支,可得幾倍利錢。薛蟠正難見人,想進來藏個一年半載。再說文不文,武不武,雖做生意,連秤都不會認,不如搞點成本,跟張德輝走一趟,一來藏羞,二來游山玩水。

想好,他先跟張德輝說了,晚上又往跟母親磋議。薛阿姨怕他進來,更無人約束,賠了成本事小,別闖下大禍來,不讓他往。他就說母親只會埋怨他不學好,他想成人立事了,偏又不放他往,未來怎么辦?就負氣歸屋睡了。薛阿姨命人接歸寶釵,把薛蟠要進來做生意的事說了。寶釵認為,張德輝是老店員了,忠厚靠得住,是個做生意內行,哥哥有他照顧,買賣上不會虧損。再說哥哥沒法無天,無非是仗著親戚同夥的權勢;到了外面,人生地不熟,舉目無親,也難以妄作胡為,拼著賠個千把銀子,讓哥哥歷練歷練也好。薛阿姨頷首稱是。越日,她命人請來張德輝,在書房中擺下酒菜,讓薛蟠陪客。她在后廊下,隔著窗子拜托張德輝照料薛蟠。張德輝滿口批准,說十四日是遙行谷旦,請大世兄預備好,十四日一早登程。薛阿姨支配好尾隨的人役,雇好長行騾子,備好馬車,到了十三日,讓薛蟠到各親戚家辭行。十四日一早,薛蟠跟張德輝走了。

薛家少了很多男仆,薛阿姨就命把各屋的珍貴器材收好,把薛蟠的屋鎖了,讓噴鼻菱跟她睡。寶釵就讓噴鼻菱跟她往做伴,晚上做針線不寂寞。噴鼻菱早想到大觀園中往住,只是沒無機會,正合了情意。薛阿姨就批准了。寶釵領上噴鼻菱,從賈母起,逐一拜過。平兒說璉二爺有病,就沒見鳳姐兒,托平兒捎個話,好支配擊柝守夜的婆子園里添小我私家,便于照顧。

實在,賈璉并沒生病,而是讓賈赦重打了一頓。原來,賈赦親愛搜集著名人題詠的古扇,據說有個石白痴珍藏了很多把,就讓賈璉往買。賈璉往了幾回,石白痴卻說一千兩銀子一把都不賣。賈雨村落曉得此事,就假造個罪名,把石白痴下了獄,抄了家,抄出的古扇都獻給賈赦。賈赦怪賈璉沒能耐,打得他皮開肉爛。石白痴一氣之下,吊頸自殺了。

吃過晚餐,寶釵往賈母處了,噴鼻菱來到瀟湘館,見黛玉已經很多多少了,請黛玉教她作詩。黛玉要她拜師,她就拜黛玉為師。黛玉講了律詩的一般紀律,奈何起承轉合,奈何用韻,奈何對仗,奈何平仄。若是有好句子,連平仄真假都不考究,文句無須潤色。學詩切忌效法某一人,應兼收并蓄,先把唐代王維的五言律詩、杜甫的七言律詩、李白的七言盡句讀熟,再把東晉陶淵明等人的新詩望一遍,不出一年功夫便是詩翁了。她向黛玉借了一本王維的五言詩集,歸到蘅蕪院,就在燈下苦讀。寶釵幾回催她睡覺,她也不睡,只好由著她。沒幾天,她找黛玉換書,黛玉要她談交心得,接頭一下,有益于提高。她就娓娓而談,說了體味。寶玉、探春來了,都聽她講。寶玉贊她已經得作詩的三昧,探春要邀她入社。她說探春玩笑她,探春、黛玉說她們也是玩的,出了這園子還怕人笑話。寶玉說無須自卑過甚,食客據說園中起了詩社,找到他,他抄了一些詩,大家嘆服,要刻版印刷呢!探春、黛玉指責他不應把女孩兒的文字傳進來。寶玉笑著說:要是不把閨閣中詩傳進來,誰曉得汗青上有那么多女詩人?

惜春派人請往寶玉,噴鼻菱換了杜甫的詩集,黛玉讓她以月夜為題,用十四冷韻作一首詩。噴鼻菱歸往,苦想一陣,寫下兩行,望幾首杜詩,搞得茶飯無意,坐臥不寧。寶釵勸她無須自尋懊惱,再如許就成白痴了。她終于作出一首,寶釵認為欠好,讓她討教黛玉。黛玉望了,認為她讀的詩少,思惟受束厄局促,再作一首,儘管鋪開膽量作。

噴鼻菱歸來,猶如入了魔,連房也不進,只在池邊樹下苦苦思考,終于又成一首。黛玉望了,認為雖有前進,但過于穿鑿。歸往后,她仍挖心搜膽般苦思,寶釵笑她成了詩魔了。晚上,她半夜才睡下,直想到五更,剛剛矇眬睡往。天亮時,寶釵不忍心鳴她,她卻在夢中笑著說:有了!莫非這一首還欠好?寶釵又是可嘆,又是好笑,把她鳴醒,申飭她再如許,就搞出病來了。寶釵去賈母處往,噴鼻菱梳洗了,就把夢中所得寫上去。她拿著詩往見黛玉,走到沁芳亭,見李紈與眾姐妹走過來。寶釵已經奉告她們噴鼻菱若何夢中得句,爭著要詩望。她說:你們望這詩,要使得,我還學;還欠好,我就逝世心了。世人望了,都夸不只好,並且新巧成心趣。她還覺得是世人勸慰她,儘管問寶釵、黛玉。

幾個丫頭婆子趕來娛樂城優惠,讓李紈、寶釵快已往,她們的親戚來了。人人來到王夫人上房,黑糊糊一屋人。原來邢夫人的兄嫂帶了女兒岫煙來投靠邢夫人,路上遇見鳳姐兒的哥哥王仁也進京,兩家搭幫來了。半路泊舟,李紈的寡嬸帶著女兒李紋、李綺也上京,人人一敘,又是親戚,三家一起偕行。薛蟠的堂弟薛蝌,因父親生前把妹子寶琴許配梅翰林之子,也帶著妹妹趕來。賈母、王夫人歡樂不絕,收了禮品,讓留酒飯。李紈、寶釵與親戚歡聚,黛玉先為他們喜悅,又為本人悲傷。寶玉見她垂淚,忙勸慰一番。

寶玉歸屋,向襲人等大發慨嘆,只說大觀園中的姐妹是世上舉世無雙的了,誰知還有這么鮮豔的姑娘;便是薛蟠的叔伯兄弟薛蝌,也與薛蟠天差地別。可見他曩昔是井底之蛙了。襲人見他又有些發傻,不願往望。晴雯等跑往望了,歸來說這四位姑娘若何若何美。探春出去,說:我們的詩社可興隆了。寶玉說:恰是,陰差陽錯來了這么多人。探春也說四位姑娘美,寶琴最拔尖兒,王夫人已經認作干女兒了。襲人這才往望。寶玉、探春磋議,待跟新姐妹混熟,黛玉的病痊愈,噴鼻菱的詩再進一步,把湘云接來,從新開社。二人到賈母處探詢,除了寶琴隨著賈母住外,邢岫煙、李紋、李綺都住到園中。邢家原為家貧來投靠小姑,正合岫煙情意。恰好忠靖侯史鼎委了外任,百口跟著上任,賈母就把湘云留上去。這財神娛樂城一來,加上李紈、鳳姐兒以及寶玉,就有了十三個姐妹,除了兩個嫂子大,年紀都差不多,很難分出誰大誰小,任他們本人兄弟姐妹亂鳴往。

湘云住進蘅蕪院,正對噴鼻菱的心思,纏著湘云給她講詩。湘云又愛語言,全日高談闊論。寶釵就笑她們成天杜工部、韋姑蘇的,瘋瘋顛癲,不像女孩兒家。寶琴出去,披一件大氅,金翠絢爛,不知是什么器材做的,說由於天下雪了,老太太給她的。湘云望望,原來是野鴨頭上的毛做的。寶釵說寶琴有福澤,老太太把這珍貴衣裳給了她,連寶玉都沒舍得給。湘云說只有她穿上悅目,他人穿上也不配。寶玉、黛玉來了,湘云開起打趣,說是老太太送寶琴這大氅,必有人末路,不是寶玉,便是黛玉。寶玉只怕黛玉使小性兒,鬧得寶琴難下臺,不虞黛玉不僅以及寶琴有說有笑,以及寶釵也很親切。黛玉歸往,寶玉跟來,問:《西廂記》中,我有一句不解,你解給我聽:‘是幾時孟光接了梁鴻案?’黛玉知寶玉問的什么,笑著說了那天行酒令說錯話,寶釵奈何勸導她,又若何雨夜派人送燕窩來,才知寶釵真是個大好人。接著提起寶琴,黛玉又想起本人沒姐妹,不禁又哭了。寶玉勸她無須自尋懊惱,似乎她天天不哭一場就過不往似的。

寶玉的小丫頭送來大氅,李紈的丫頭來請黛玉,恰好鳴上寶玉,二人便趕去稻噴鼻村落。眾姐妹都來了,李紈說是要趁下雪作詩,人人湊個東道,恰好給新來的四位姐妹接風。寶玉憂慮來日誥日雪晴了沒意思,世人都說未必晴。李紈把所在選在蘆雪庵,已經派人燒地炕往了,讓每人拿一兩銀子來,再派人給鳳丫頭送個信兒。

寶玉一晚上沒睡好,天一亮就爬起來,見窗上光明炫目,覺得晴和了,開門一望,是雪光反射,地上積雪足有一尺多深,天上仍搓棉絮一般。他促梳洗了,披了玉針簑,戴上金藤笠,蹬上沙棠屐,趕去蘆雪庵。轉過山腳,一股冷噴鼻撲鼻,扭頭望往,櫳翠庵中十數株紅梅吐蕊怒放,映著雪色,特別鮮艷。來到蘆雪庵,幾個婆子丫頭正掃雪開路。世人見到他,笑著說:咱們正說少一個漁翁,公然來了。只是你性急,來得太早了。寶玉只好返歸。走到沁芳亭,遇見探春,一同到賈母房中。眾姐妹來齊了,寶玉直催飯。賈母說有奇怪鹿肉,讓他們稍等等。湘云就跟寶玉磋議,不如要一塊生的,本人拿到園里,又吃又玩。寶玉就找鳳姐兒要了一塊,命婆子送園里往。

人人吃過飯,來到蘆雪庵,聽李紈出題限韻,只少了湘云、寶玉二人。黛玉估量,二人肯定合計那塊鹿脯往了。李嬸娘過來說,帶玉的哥兒與帶麒麟的姐兒,要吃生肉呢!李紈匆忙趕往,不許他們吃生肉,要吃到老太太那兒吃往,哪怕吃一只鹿她也不論。寶玉說:咱們燒著吃呢!李紈才放下心來。紛歧時,婆子拿來燒肉的對象,李紈才走了。鳳姐丁寧平兒來,說是發年錢不克不及來。湘云留下她,她就褪下腕上的蝦須金鐲,三小我私家擺搞起來。探春聞到噴鼻味,也趕了往。寶琴望著只是笑,湘云讓她,她嫌骯臟,湘云就說有多好吃,要不是你林姐姐體弱,她也愛吃。寶琴嘗了一塊,公然好吃。鳳姐兒來找平兒,也來湊暖鬧。黛玉就玩笑:這么好的雪景,被一群鳴花子摧殘了!湘云就歸敬黛玉是假狷介,她吃了腥器材,就能作出好詩來。吃罷肉,人人洗了手,平兒戴鐲子時,卻少了一個,四下找了一番,影子都不見。鳳姐兒說:你不消管,不出三天自有人送來。又說,老太太讓你們作些字謎人人玩。

人人進了屋,酒席已經備齊,墻上貼著詩題、韻腳、格局:‘即景聯句’,五言排律一首,限‘二蕭韻’。李紈說:我不太會作詩,我只起三句,然后誰先患了誰先聯。寶釵說:要分個順序。世人拈鬮分出先后,李紈恰是第一,就把誰先誰后寫上去。鳳姐兒說:我也來一句。寶釵就在稻噴鼻老農前添個鳳字。鳳姐兒想了半天,說:你們別笑話,我只想了一句粗話,只有五個字‘一晚上寒風緊’,剩下的我就不曉得了。世人都說:這恰是會作詩的起法,留下了寫不絕的境地。鳳姐兒以及李嬸娘吃了幾杯酒,就走了。李紈寫下一晚上寒風緊,本人聯上兩句,隨后,噴鼻菱、探春等依次聯上來。早先人人還能依次對上上一小我私家的下句,給下一小我私家出上句,聯著聯著,黛玉與湘云搶對起來,寶琴也不逞強,插了出來。世人都插不上嘴,望她三人到底誰的才情更迅速、嘴更快。她們本人也笑得直不起腰,說是否是作詩,簡直是搶命了。直到二蕭韻的字快要用完,李紈才收了一句。共得七十句,三十五韻。

世人望時,惟獨湘云的句子至多,都說:這是那塊鹿肉的功勞。評到最后,又是寶玉落選。李紈說要罰寶玉到櫳翠庵折一枝梅花來。寶玉走后,世人都認為妙玉素性孤介,等著望寶玉的笑話。又磋議如能折來紅梅,該作紅梅詩了。紛歧時,寶玉歸來了,說是不知費了若干口舌,妙玉才給他折了一枝。人人賞了梅花,岫煙、李紋、寶琴一人先作一首。湘云拿起一根銅火筷,敲著手爐,讓寶玉作詩,如果擊一通作不出,還要罰他。湘云擊了一遍,說:到了。寶玉說:我已經有了。吟出一首七律。

黛玉記上去,人人正要談論,賈母坐著小竹轎,在幾個丫環的蜂擁上去到了。世人忙把她迎出去,她賞了梅花,吃了杯酒,讓世人作些字謎,正月里玩。賈母不讓他們在這久坐,說完,往惜春處望書往了。世人也跟在后面。正說著,望著,鳳姐兒找來了,玩笑說怪不得找不到老祖宗,原來來了幾個姑子,老祖宗藏債來了;她已經丁寧走借主,請老祖宗歸家用飯。不等賈母語言,她已經命人抬上賈母去歸走。走不遙,見寶琴坐在山坡上,身后的丫頭抱著一瓶紅梅。賈母見寶琴的鳧靨裘映著白雪紅梅,摩登極了,世人都說這是艷雪圖。寶琴身后又浮現一小我私家,身披大紅猩猩氈大氅。賈母問:那是哪一個女孩兒?世人笑起來,說:那是寶玉。走到跟前,寶玉說他又往一趟櫳翠庵,讓妙玉送她們每人一枝梅花,他已經派人送到各人房中。世人謝了。

越日雪晴,早餐后,賈母囑咐惜春肯定要把寶琴站在雪地上的景畫下來。惜春雖感難堪,也只好批准。世人跟了她往,讓她作畫,他們編謎。李紈說她已經用《四書》的句子編兩個謎,說了進去。人人猜了一陣,猜進去。李紋又出了昔人名謎,李綺又出了燈謎,人人雖猜進去,但認為這些謎太深奧,分歧老太太的意,得作些淺近的,雅俗共賞才好。湘云用《點絳唇》曲牌編了一首耍猴謎,世人猜不出,只寶玉猜著了。寶琴因自幼隨著父親做生意,天各一方都到娛樂城註冊送體驗金過,就以各地的勝景古跡為題,作了十首懷新詩,猜十件器材。世人猜了一陣,都沒有猜對。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