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十九章 江州財神捕魚劫法場_【水滸傳白話文】

第十九章 江州劫刑場

不到天明,宋江就跑了二十幾趟茅房,直拉得四肢有力,頭暈目眩,倒地不起。因他日常平凡舍得銀子,此時人們都來探望他,為他燒湯煮粥。越日,張順又送來兩條金色大鯉魚。宋江說:我饕餮魚壞了肚子,你給我買一劑止瀉六合湯就行了。張順把魚送給管營、差撥,上街買來藥,自有世人為宋江煎藥。李逵、戴宗備了酒肉來請宋江,見宋江云云樣子,二人自吃了,到了晚上離別歸往。

過了六七天,宋江病體方愈,進城往找戴宗、李逵,四下里找不到,就漫步出了城,來到江邊,又未找到張順。他鬱鬱不樂,四下閑逛,見江邊有一座大酒樓,樓檐外掛一塊匾額,上書潯陽樓三個大字,倒是蘇東坡的手筆。宋江早據說過此樓全國著名,就來到門前,一對朱紅的華表上,各掛一壁粉牌,上書一副春聯:人世無此酒,世上著名樓。他上得樓來,找一個臨江的雅間坐了,憑欄舉目,江天絕收眼底,一派詩情畫意,不禁連聲歡呼。侍者送來幾樣菜蔬、果品,開了一樽藍橋風月瓊漿。宋江見不僅菜肴優美,那盤盞也是上等瓷器,暗忖,我雖是個流放的罪犯,望了這青山綠水,吃了這瓊漿佳肴,也算值患了,不禁舒懷暢飲。不多時,就吃了個半醉,想起本人的身世,更紀念年邁的老父,不由潸然淚下,感恨傷懷。他站起身,見四周粉壁上留有不少題詠,詩意頓生,向侍者借來筆硯,找了片空缺處,揮毫題了一首《西江月》:

自幼曾經攻經史,長成亦有權術。恰如猛虎臥荒丘,暗藏幫兇忍耐。

可憐刺文雙頰,哪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報仇恨,血染潯陽江口。

寫罷,他笑了一陣,又吃了幾杯酒,興猶未絕,又題下四句詩:

心在山東身在吳,飄蓬江海謾嗟吁。

他時若遂凌云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題罷詩,又大書五個字:鄆城宋江作。擲了筆,載歌載舞,自歌自唱,直吃得爛醉陶醉,扔下塊銀子,踉踉蹌蹌地歸到牢營,一覺直睡到五更,將昨日潯陽樓題詩的事忘到九霄云外。

江州北岸有個有為城,城里住著個因貪贓被罷官的通判黃文炳。這黃文炳除了會趨承下屬、讒諂賢良、大飽私囊以外,一技之長。為了死灰复然,過不了幾天,就要過江給蔡九送些禮品。是日,他又帶了兩個仆人,備一份薄禮,坐自家的舟過江來,正遇上蔡九宴請過路的大官,不敢出來,就在左近閑逛。逛到潯陽樓,到處張望,見墻壁上題有不少詩詞,有觸景生情的,也有胡言亂語的,有精妙異樣的,也有狗屁欠亨的,他望了只是嘲笑。俄然,他望到宋江題的詩詞。初望上去,宋江只是個幹才,沒什么了不得。再望一遍,以為這人頗有志向。望了三遍,細細咀嚼,媽媽的,這不是給老爺送了頂烏紗帽嗎?那宋江竟敢血染潯陽江口、敢笑黃巢不丈夫,明顯是要起兵造反,篡奪全國。他當即鳴來侍者,問清題詩人的年紀像貌,何時題寫,就把詩詞抄上去,囑咐侍者不要刮往。

當夜,他也不歸有為,就在舟上應付了一晚上,第二天,老早就起來,耐著性質比及早餐后,命仆人挑了禮品直奔府衙。蔡九剛退了早堂,待吃了早餐后,方命黃文炳出去。黃文炳獻了禮品,蔡九命他坐下,他如飢似渴地說出昨日在潯陽樓見到宋江的反詩一事。蔡九據說是兇徒所題,也沒放在心上。黃文炳又問:太師有無手札來?蔡九說:家尊不久前有手真人娛樂札寄來,說是京師撒播四句兒歌:‘耗國因家木,刀兵點水工。縱橫三十六,播亂在山東。’黃文炳忙說:這兒歌正應在宋江身上。‘家木’,是寶蓋頭下一個木字,‘點水工’是三點水旁一個工字,不是宋江是誰?縱橫三十六,或者是應六六之數,或者是三十六人,在山東造反。這宋江恰是山東人。蔡九仍不覺得然。黃文炳又逐字逐句闡發了詩詞,蔡九大驚,當即傳來戴宗,命他立刻把配軍宋江拿來。

戴宗嚇得提心吊膽,傳齊一班公人,往城隍廟齊集,本人偷偷在腿上綁了甲馬,做起神行法,眨眼間來到牢營,找到宋江。宋江全然不記此事,嚇得不知怎么辦,戴宗就讓宋江裝瘋,蒙混已往。戴宗歸到城隍廟,部娛樂城註冊下人方才到齊,便來到牢營。宋江坐在茅房里,一身沾滿屎尿,大鳴:我是玉皇大帝的半子,老丈人給我一顆八百斤的金印,鳴我殺絕江州人。眾公人人多口雜地說:目睹這人是個瘋子,胡說八道,算什么造反?戴宗就歸往講演了蔡九。蔡九說:這人既然是瘋子,就算了。黃文炳卻說:紕謬,如果瘋子,寫不出這類詩詞來。蔡九就傳管營、差撥,問:宋江是何時瘋的?二人不敢撒謊,只好說:宋江是近日瘋的。黃文炳說:來時不瘋,此時才瘋,目睹是裝瘋。蔡九就命戴宗立刻把宋江抓來。戴宗無奈,只得再次前去,讓部下人用籮筐把宋江抬到府衙大堂。宋江初時仍胡說八道,吃了一頓板子,不得不招認醉后誤題反詩,被打入逝世牢。

蔡九退了堂,黃文炳又獻計:這類十惡不赦的反賊應立刻報娛樂城返水知太師老邁人,如果斬,立刻處死,如果解去京師,也要立刻行文到京。遲則生變,夜長夢多。蔡九就寫下手札,預備一擔珠寶,喚來戴宗,說:六月十五是家尊的生辰,往常已經是六月初,你把這擔禮品與這封手札立刻送去東京太師府,弗成誤了家尊生辰,歸來我有重賞。

戴宗歸往,支配李逵:知府命我立刻往東京為太師送壽禮,我趁便找道路援救宋年老。從今日起你要戒賭戒酒,晝夜陪著宋年老。如果宋年老挨了餓,吃了苦,歸來我割下你這顆人頭!李逵說:哥哥安心,鐵牛肯定照辦。戴宗支配好,又跟宋江道了別,在腿上綁了四個甲馬,挑了禮品如飛般直奔東京。當晚投店歇了,只食齋食,越日一早又走。快要午時,走了幾百里路,直走得汗出如漿,猶如水洗。戴宗正暖得難忍,見後面湖畔有一座酒店,就走出來,放下挑子,坐了上去。侍者問:客長吃什么?戴宗說:我不吃葷,只需三碗酒,幾樣素菜。侍者就端來三碗酒,一碗麻辣燉豆腐與幾盤素菜。戴宗又饑又渴,紛歧會兒就把酒席吃了,只覺天搖地動,栽到桌下。

這店恰是朱貴所開。他見戴宗挑子繁重,便命侍者麻翻戴宗,收起挑子。兩個店員來抬戴宗,搜出版信,朱貴望了,嚇得魄散九霄。又搜出戴宗的腰牌,下面雕著銀字:江州兩院押牢節級戴宗。朱貴救醒戴宗,問:你既是戴宗,為什么送信害宋哥哥?戴宗道:蔡知府讓我給太師送壽禮與家信,我正想到東京救援宋哥哥。朱貴問:宋哥哥到底犯了什么罪?戴宗就說了宋江在江州的顛末。朱貴說:就請院長上山,跟智囊協商若何援救宋哥哥。

朱貴把戴宗奉上山,見了吳用。吳用望了手札,大吃一驚。晁蓋震怒,要點起人馬往攻打江州,救出宋江。吳用勸道:梁山泊距江州路途遠遙,雄師一動,必為官府偵知,風吹草動,反害了宋哥哥人命。眾首級頭目忙問怎么辦。吳用想了想,說:此事只可智取。便讓戴宗立地往濟州請圣手墨客蕭讓以及王臂匠金大堅。

戴宗扮成廟里的太保,來到濟州,找到蕭讓,說:東岳廟重建岳樓,請老師往題寫碑文。先給老師五十兩銀子安家,寫成后尚有重謝。蕭讓說:我只會寫不會刻。戴宗說:我還要請金大堅老師。蕭讓說:我給你領路。二人走到半路,遇到金大堅。戴宗送了五十兩銀子,說:請金老師往東岳廟刻碑文。嫡二位就啟程,我先走一步,在泰安恭迎二位。越日一早,蕭讓邀上金大堅,東去泰安。大約走了七八十里,只聽一聲呼哨,山坡上跳下矮腳虎王英,率四五十人,攔住往路,要買路錢。二人挺樸刀來戰王矮虎,王矮虎斗了幾合,回身就走。二人追不多遙,忽聽山上鑼響,左有杜遷,右有宋萬,違后趕來鄭天壽,王英又回身殺歸,眾英雄蜂擁而上,擒了二人。鄭天壽勸慰二人:你們別怕,咱們是梁山泊英雄,請二位上山入伙。蕭讓說:咱們是唸書人,盜窟要咱們有什么用?杜遷說:咱們吳用智囊跟二位是老同夥了,特讓戴宗前往相請。薄暮時分,世人來到朱貴酒店,吃了酒飯,連夜渡湖爬山,見了眾首級頭目。二人說:咱們上山沒關系,官府曉得了,咱們的家屬要受株連。吳用說:賢弟無須擔憂,來日誥日一早寶眷就接來了。

越日一早,二人的家屬都接到。吳用才說出請二人的意圖:鳴蕭讓仿照蔡京的語氣、字跡修書一封,命蔡九把宋江打進囚車,押送東京處死;鳴金大堅仿照蔡京的鈐記,刻下一枚。二人很快實現,吳用望了,在手札上蓋了鈐記,鳴戴宗持假手札立刻趕歸江州。

戴宗走了半天,吳用溘然大鳴欠好。眾首級頭目忙問什么事。吳用說:是我一時忽視,用錯了印,不僅宋哥哥人命難保,連戴院長也要株連出來。金大堅說:我沒刻錯印。吳用說:往常全國風行蘇東坡、黃魯直、米芾、蔡京四家字體,很多人都能仿照,這也沒什么,只是那顆鈐記,刻的是‘翰林蔡京’的字樣。蔡京已經當了多年太師,怎能再用昔時的鈐記?再說,這封手札是父親寫給兒子的,蔡京怎能在給兒子的手札上落名呢?晁蓋說:立刻派人把戴宗追歸來。吳用說:再快的馬也趕不上他。往常只好云云云云,方能救二人道命。晁蓋依計,點起四路英雄,不分晝夜,直奔江州。

戴宗定期歸到江州,見了蔡九,呈上偽造手札。蔡九望了,并未生疑,賞酒三鐘,賞銀二十五兩,戴宗謝了拜別。蔡九又命打造囚車,遴選押解宋江的軍兵。戴宗買了酒肉,歸牢探望宋江,申明此事。

不上一兩天,囚車已經打造好,蔡九正預備派人押解宋江到東京,黃文炳又來了。蔡九申明接到父親歸書,讓把宋江押解東京處死。黃文炳說:這么快就收到歸書?蔡九說:戴宗會神行術,日行八百里,當然快了。你要不信,歸書在此。黃文炳一望,便鳴道:小孩兒,你被騙了,這手札是假的。蔡九說:明顯是我父親的字跡以及鈐記,怎會是假的?黃文炳說:太師老邁人官居一品,位極人臣,怎能不懂禮節,在給你的手札上用刻了名字的鈐記?蔡九不禁生疑,喚來戴宗,問:你到我家,見了什么人?戴宗說:我到東京,天已經黑了,來到太師府,把禮品以及手札交給門公,第二天一早領了歸書,便促趕歸,沒見到什么人。蔡九問:門公生得什么樣子?戴宗說:入夜望不多清,不胖也不瘦,不高也不矮,似乎生有胡子。蔡九贊不絕口,呵叱:你編得好假話!門公老王逝世了,小王接替,基本就沒生胡子!再者,我家家規威嚴,一封手札要顛末三四人之手,方能轉到我父親那里,我父親寫了歸書,也要經三四人之手,方能轉到門公手里,至少也要三四天。你給我照實供來,是誰偽造假書,意欲作甚?戴宗大鳴委屈,黃文炳走進去,指出版信中的馬腳。蔡九說:若不是黃通判識破,我幾近中了你的奸計!黃文炳說:這類賊人,不打怎肯供認?蔡九就命人痛打戴宗。戴宗被打無非,只好招認:某日途經梁山泊,被蒙汗藥麻翻,待醒來,盜窟首級頭目已經做好騙局,強留禮品,娛樂城ptt又給我手札一封。我怕無法交差,只好一誤再誤。黃文炳說:休聽這小子胡言亂語,真人娛樂城明白是他與梁山泊賊寇勾搭,做就的騙局,要在路上劫下宋江。小孩兒為防后患,必需先斬后奏,將戴宗以及宋江絕快斬了,以防梁山賊寇劫獄。蔡九便把戴宗也打入逝世牢,命人絕快擇日行刑。戴宗入了逝世牢,跟宋江相對於感嘆,四行暖淚直流。李逵說:我把二位哥哥劫進來。宋江說:兄弟別胡來。江州有千軍萬馬,咱們二人又受了重刑,你怎能救出咱們?反株連了你。

那位處置此案的孔目姓黃,以及戴宗友誼很深,沒法救戴宗,只有想法讓戴宗多活幾天,就對蔡九說出各種理由,近幾天都不宜行刑,只有五天后才行。蔡九聽了,雖急著正法宋江、戴宗,也只得批准了。兩邊誰都沒想到,正由於推延這幾天,梁山英雄才能實時趕到江州。

待到第六天凌晨,蔡九派人到城中央十字街口掃除了刑場。早餐后點起五百士兵以及劊子手,守在大牢前。片刻中午,親自當監斬官的蔡九來到大牢,提出宋江、戴宗,讓黃孔目寫了流亡牌,插在二人違后,讓二人拜了獄神,吃了長休飯,永訣酒,前呼后擁著推出牢門,直奔法場。只待中午三刻,開刀問斬。

就在這時候,東街下去了一伙玩蛇的托缽人,被士兵攔截,吵鬧不休。西街上過來一伙使槍棒賣膏藥的,也要已往。南街上過來一伙挑擔的腳夫,鬧鬧嚷嚷。北街上過來一伙商販,擁著兩輛車子,硬要經由過程法場趕路。四下里鬧成一片,眾士兵只好分頭阻撓。正鬧著,司時官報:中午三刻到!蔡九傳令:行刑!兩個劊子手捧著鬼頭刀走向法場,正待下手,北街上溘然響起幾聲鑼響,就見托缽人、賣膏藥的、腳夫、商販,各持武器,殺向士兵。

忽聽半天空里一聲轟隆,只見一個脫光膀子的黑大漢,擺盪兩把板斧,從房上跳上去,手起斧落,兩個劊子手已經被砍翻,又向蔡九殺往。眾士兵紛紛阻擋,早有十多人葬身斧下,蔡九只好撥轉馬頭逃命要緊。黑大漢不論三七二十一,不分兵丁、庶民,見人就砍。晁蓋猛然想起,戴宗曾經說過有個黑旋風李逵,最敬佩宋江,便喊:那位英雄是否是黑旋風?李逵正殺得喜悅,也不睬晁蓋,兩把斧子亂砍已往。幾個英雄沖進法場,割斷宋江、戴宗身上的綁繩,違起二人。晁蓋不識門路,便下令隨著李逵殺出城往。眾英雄隨著李逵來到江邊,李逵仍逢人就殺。晁蓋細心一望,後面是一條大江,不見一艘渡舟,不禁連聲鳴苦。李逵卻說:不要慌,且到這里來。

江邊有一座白龍廟,山門緊閉。李逵一斧把門劈開,世人都跟了出來。宋江才展開眼,放聲大哭,說:晁哥哥,難道是夢中相見?晁蓋勸住宋江,說:恩兄不願留在山上,又受了若干危難。那黑漢是否是李逵?宋江說:恰是他。李逵見了朱貴,認出是同親,喜悅特別很是。花榮說:李年老只顧亂殺,把咱們領到這盡路上,如果官兵追來,怎么辦?李逵說:我們再殺歸往,把那蔡九也砍他娘的!戴宗喝道:亂說!江州城里有七八千人馬,再殺出來就出不來了。阮小七說:對岸有幾只舟,咱們弟兄游已往,把那舟奪來渡江。

正說著,上游上去三艘大舟;每條舟上都有幾十小我私家,大家手持武器。舟上有人問:你們是什么人?宋江一望,倒是張順,大鳴:兄弟快救我。三艘舟靠了岸,倒是張順、張橫、李俊、二童、二穆、李立、薛永等英雄,帶領穆家的莊客以及私鹽商人數十名。張順說:我據說二位哥哥吃了訟事,又找不到李逵年老,沒法可想,就過江找了李俊年老等人,正要殺奔江州劫牢,不想卻在這里碰到哥哥。宋江引見:這位是晁天王晁蓋哥哥。眾英雄相互拜了,共是二十九位英雄相聚白龍廟。

溘然,只聽戰鼓震天,人困馬乏,官兵追殺出城,前是騎兵,后是步卒,約有幾千人。李逵赤著脊梁,舞動雙斧領先沖進來。晁蓋說:一不做,二不休,殺已往!眾英雄齊聲大吼:殺!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