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十九章 抄檢大觀園_【紅樓夢白話娛樂城賺錢文】

第十九章 抄檢大觀園

賈政歸抵家,寶玉又喜又愁,不得不進去見他。賈政歸京,不敢歸家,先朝見了天子。天子賜他一個月假,他才歸家,先見賈母請了安,又讓寶玉跟他往,問了作業,也就算了。

八月初三是賈母八十大壽,自七月初頭就有人來送壽禮。因主人分外多,賈赦、賈政、賈珍磋議定,寧、榮兩府同時開宴,寧府待男客,榮府待女客,自七月二十八直支配到八月初五。主人上起金枝玉葉、王公大臣,下到各家親戚,最后一天是宴請兩府的男女管家。早先幾天,賈母還興致勃勃地望禮品,望著望著就厭倦了,就讓鳳丫頭收了,以后有空再望。七月二十八,兩府張燈結彩,鼓樂喧天。賈赦等在賈母處替賈母向拜壽的敬禮,邢夫人忙著接待女客。尤氏也不歸往,白日待客,晚上陪賈母談笑,幫鳳姐兒料理收支的器皿,夜間與李紈同住。是日晚上,尤氏歸園,見園門大開,彩燈未熄,門房里沒一人,讓丫頭鳴人來關門吹燈。丫頭找了一圈,也沒找到人,尤氏就讓傳管事的女人。丫頭找到二門外管事女人的議事房,見兩個婆子正分果菜吃,就讓她們傳一名管事的奶奶來。婆子喝了些酒,又見是東府的丫頭,不僅不給傳,還夾槍帶棒地罵起來。丫頭氣沖沖地歸園,見尤氏正與襲人、寶琴、湘云及地躲庵的兩個姑子語言,就如數家珍地學了一遍。姑子與襲人就勸她別動氣,這類話不應學,別氣壞了奶奶的萬金之體。尤氏就要鳴這兩個婆子來,姑子勸因是老太太千秋,千萬別動氣,尤氏才消了氣。

襲人派一個小丫頭往園外找人,正遇見周瑞家的,就把剛剛的事學了一遍。周瑞家的仗著是王夫人的陪房,頗有面子,加上她心性乖滑,專愛在各個主子跟前獻周到,忙顛顛地跑往見尤氏,要打那兩個婆子。尤氏說了門沒關,燈沒熄,萬一出了事就欠好辦了。周瑞家的又往見鳳姐兒,把事加油添醋地說一遍。鳳姐兒說:先把二人的名字記上去,過了這幾天,捆上送東府交奶奶發落。周瑞家的日常平凡與這幾個婆子反面,患了這句話,當即派人把兩個婆子捆了,關押在后院馬棚里,又派人來鳴林之孝家的。林之孝家的也不曉得出了什么小事,急忙坐車趕來,見了尤氏。尤氏說也不是什么小事,讓她歸往。

這邊的一個婆子以及賈赦家的費婆子是親家,費婆子得知此事,先隔墻痛罵一陣,又跑來找邢夫人,說是周瑞家的使壞,調唆璉二奶奶把她親家捆在馬圈里,過幾天還要打,求太太找二奶奶說個情。邢夫人因討鴛鴦碰一鼻子灰,前天南安王太妃來,只讓探春一小我私家相見,對賈母、鳳姐兒早一肚子氣,對婆母她不敢奈何,對鳳姐兒她有設施。越日晚上,她當著世人的面向鳳姐兒賠笑說:我昨天晚上據說二奶奶氣憤,讓周管家的娘子捆了兩個婆子。你不望我的體面,望老太太的分上,放了她們吧!說完,上車而往。

鳳姐兒當眾受辱,不禁又羞又氣,問賴人人的誰當了耳報神。王夫人問什么事,鳳姐兒把昨夜的事說了。尤氏笑她太多事了。王夫人就命人把婆子放了。鳳姐兒歸抵家,不由得傷心落淚。賈母丁寧琥珀鳴她已往,她忙洗了臉,施了脂粉,來到賈母處。賈母問她收了若干架屏風。她說十二架大的、四架小炕屏,甄家的一架最佳,粵海將軍鄔家的一架也說得已往。賈母說讓鳳姐兒收好,她要送人。隨后,她讓鳳姐兒以及尤氏吃過飯幫兩個姑子揀佛豆。賈母日間見兩個同族孫女喜鸞以及四姐兒長得好,留下二人,讓二人也住進園中,派鴛鴦囑咐園中婆子,不許虧待二人。鴛鴦到稻噴鼻村落不見李紈、尤氏,找到探春處,世人都在那里談笑。她就傳了賈母的話,李紈囑咐上來,傳與世人曉得。尤氏稱贊賈母想得殷勤,除了鳳丫頭,十小我私家捆在一路也不抵老太太。鴛鴦大發慨嘆,二奶奶操這么多心,還有人說三道四,剛剛見她眼圈紅腫,顯然是受冤枉了。老太太疼寶玉,有人說偏心;疼探春,還有人說偏心。寶玉又說一通逝世呀活的傻話,鴛鴦怕天晚關了園門,告辭進去。

來到園門,鴛鴦見角門虛掩,門房里燈光閃耀。因要小便,她下了路,來到一塊湘山石后,忽聽衣裳響,仰面望往,見兩小我私家影快快噹噹地去樹叢中藏躲。她從身影上認出個中一個是迎春房里的司棋,覺得她以及其它女孩子也在此便利,躲起來想嚇她,就說:司棋,你不進去我要喊了!司棋做賊心虛,急忙跑進去,跪下請求:好姐姐,千萬別嚷。鴛鴦初時不分明,再望阿誰人影,是個小廝,已經猜知怎么歸事,問:那是誰?司棋說:是我姑舅兄弟。那小廝只得過來,磕頭如搗蒜。二人苦苦請求鴛鴦千萬別說進來,救他二人道命。鴛鴦讓他們快走,定會為他們緘舌閉口,他們仍拉住鴛鴦不放。這時候,聽得門口有人說:金姑娘進來了,鎖門吧!鴛鴦忙說:我在這里有事,稍等半晌。二人只好松開她。

司棋自小以及表哥兩小無猜,大了,兩邊又都豐度風liu,就私訂了畢生。他們通常暗送秋波,只是沒機遇密切,就打通望后門的婆子,趁亂放他出去。二人剛要成其功德,恰被鴛鴦撞破,那小廝只好走了。司棋一晚上沒睡好,越日見到鴛鴦,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愧汗怍人。過了幾天沒動靜,剛放下心,那婆子又偷偷傳話,說她表兄逃了。鴛鴦據說那院走了個小廝,司棋又臥病在床,猜知是二人懼罪,便往探望司棋,趁無人時起誓說她永不奉告他人。司棋把她當成親娘,變馬變狗也要報她的大恩。鴛鴦又勸慰她一番,讓她安心。

王夫人見彩霞大了,收回往配人。滿府的人只有彩霞憐憫趙姨娘,趙姨娘就想把她給賈環收房,讓賈環往向王夫人要。賈環認為摩登丫頭多得很,再說他年齡還小,基本就沒放在心上。趙姨娘無法,只好來求賈政。賈政說:忙什么?讓他們好好唸書,過二三年也不晚。我已經望中兩個丫頭,一個給寶玉,一個給環兒。正說著,忽聽外間一聲音,二人嚇了一跳,進去一望,原來是窗扇沒支好,滑落上去。趙姨娘罵丫頭幾句,讓本人的丫頭把窗子上好。

那窗原是趙姨娘的丫頭小鵲在外偷聽碰下的。她急忙趕到怡紅院,鳴開門,見寶玉已經經睡下,就說讓二爺警惕點兒,她聽到趙姨娘與老爺說寶玉,不知想做什么,說完就促走了。寶玉只怕賈政讓他違書,忙穿衣起來,也不知該複習哪篇好了。溫這篇,怕賈政讓他違那篇;溫那篇,又怕讓他違這篇。一房的丫頭都起來了,陪著他熬眼。他見幾個小丫頭困得直栽頭,讓她們往睡,晴雯不依,要挾說誰敢睡她用針扎誰。寶玉一下子讓襲人、晴雯輪流睡覺,一下子又說夜深天冷,讓她們多穿件衣裳。麝月指著書說:你把咱們暫時忘了,用心對著它吧!俄然,春燕、秋紋從后門跑出去,大驚小怪地嚷:欠好了,有人跳墻出去了。世人驚驚乍乍地遍地探求。晴雯心生一計,讓寶玉借此宣稱嚇著了,藏過這一關。此計正中他的下懷,就躺到床上裝病,又派人鳴值夜的前來查抄。婆子們挑著燈籠搜遍前后,沒見小我私家影,就說多是春燕沒望清,把風搖樹影兒當成人了。晴雯就說她們以及寶玉都見到了,寶玉嚇得神色蠟黃,混身發熱。婆子們不敢再說,只好持續查抄。晴雯就往找王夫人要藥,王夫人忙命人來探病送藥,囑咐上夜人細心查抄,又鳴查二門守夜的小廝齊不齊。世人鬧到天亮,也沒找到蹤跡。

賈母得知此事,問明緣故原由,就說或許守夜的便是賊。世人聽賈母如許說,個個不安。探春說:最近鳳姐兒身材欠好,園里的人放縱多了。初時小賭賭,越賭越勇敢,竟開了賭局,三五十吊錢大輸贏。還產生過爭執相打之事。賈母問:你為什么不早說?探春說:太太事多,近日身材又欠好,我只以及大嫂子與管事的說了,教訓了她們一頓,這幾天好些了。賈母說了打賭的風險,說是她們招來賊偷了器材事小,園中眾姑娘的名聲緊張,定要嚴辦幾個。鳳姐兒當即傳來林之孝家的等四位管家媳婦,訓斥一頓,命她們立刻查辦。林之孝家的見賈母息怒,誰敢秉公?立刻風風火火地把人鳴齊,逐一盤查。早先人人還狡賴,見賴無非往,只好供出大頭家三個、小頭家八個,介入聚賭的共二十多人,都帶來見賈母。世人跪了一地,磕頭咚咚響。三個大頭家,一個是林之孝的兩姨親家,一個是柳嫂的妹妹,一個是迎春的乾娘。賈母命把頭家每人打四十板,攆進來,永再也不用,其余的每人打三十板,扣三個月月錢。賭具就地焚毀,賭資分給品德好的人。

這一處分,不僅林之孝家的面上無光,迎春也欠好意思。黛、釵等為那乾娘討情,賈母恨的便是這些老氣橫秋、故犯家法的人,決不寬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邢夫人不敢歸往,在王夫人處坐了一陣,到園中散心。剛到園門,遇見賈母的小丫頭傻大姐,手中拿個花花綠綠的器材,笑哈哈地邊走邊望。邢夫人問:拿的什么玩藝兒?讓我瞧瞧。接過一望,倒是一個五彩噴鼻囊。一壁是一男一女赤身相抱,一壁是幾個字。傻大姐只當是妖精打架,安知是*?邢夫人吃了一驚,問:你從哪里失去的?傻大姐說:我在山石后面掏蟋蟀,撿到的。邢夫人叮嚀她不得說進來,不然把她也打逝世。傻大姐嚇黃了臉,磕個頭就逃了。

邢夫人把噴鼻囊塞進袖里,來到迎春處,求全她奶媽做下壞事,她也不論。迎春說她說過奶媽幾回,奶媽不聽她的。邢夫人就說迎春是大太太的女兒,反不如趙姨娘養的探春有出息。如果奶媽偷了她的首飾做賭資,望她怎么交卸。鳳姐兒來向邢夫人致意,她仍挾恨在心,被她擋了駕。探問到賈母醒了,她才拜別。繡橘就說:迎春阿誰攢珠累金鳳,定是奶媽偷往打賭了,姑娘還不鳴問,明兒過中秋,望你戴什么!讓迎春立刻往歸明鳳姐兒,命奶媽立刻送歸。迎春不愿多事,沒有就沒了,只需再也不鬧事就行。迎春乾娘的兒媳找迎春為婆婆說情,在外聽到了,就出去說,她婆婆老糊涂了,輸了錢,借進來翻本的器材遲早要送歸來,仍是請姑娘往說情。迎春說,連寶釵、黛玉說情都被老太太歸盡,她不往碰壁。繡橘就說還器材是一歸事,求情是一歸事,仍是先把器材送來。那媳婦就說岫煙在這里住時,還要下人貼錢,少說下人也貼了三十兩。司棋就跟她吵鬧開。

正吵著,釵、黛、探春等人來了,見迎春藏到一邊望《太上感應篇》,聽憑三人吵鬧,超然物外。她們聽出些花樣,便走出去。探春問:你們主子向僕從要錢了?司棋、繡橘都說沒要。迎春不讓她多管閑事,她偏要管,詰問起金絲鳳的事來,那媳婦急忙拆穿。探春讓她找二奶奶說往,那媳婦不敢往。紛歧會兒,平兒來了。原來探春一進門便使眼色讓侍書往請的。那媳婦這才慌了四肢舉動,又是讓座,又要分說。平兒說這里不是她語言之處,把她趕進來,又責令繡橘等先把她打進來,再歸太太。探春申明是那乾娘偷了迎春的首飾往賭錢,又假造假賬,逼迎春往說情,與兩個丫頭大吵大鬧,迎春竟充耳不聞。平兒問迎春怎么處治?迎春這才抬起頭,說是隨意,她想還就還,不想還只當丟了,也不會往求情。世人都笑她太軟弱,難怪媳婦、婆子敢欺凌到她頭上。平兒限那媳婦今兒肯定把金絲鳳送歸;若到晚上交給她,她只字不提,要否則,別怪她把事歸給老太太。

平兒歸往,鳳姐兒問探春鳴她做什么。她說:三姑娘怕奶奶氣憤,鳴我勸勸你。鳳姐兒說,往常她也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省點心頤養本人,多費心還惹太太嘲諷、下人詛咒。二人正說著,王夫人兩眼含淚走出去,支開平兒以及小丫頭,把一個噴鼻囊扔在鳳姐兒背後。鳳姐兒望了,嚇了一跳,忙問:太太從哪里失去的?王夫人淚如雨下,顫聲說:你還問我?大天白日擺在園中的石頭上,被傻大姐撿著,幸而你婆婆要上去。我問你,這器材怎么到園里往的?鳳姐兒情知榮府就她以及賈璉一對年青伉儷,況且賈璉風liu成性,二位夫人嫌疑到本人頭上了。忙跪上去,含著淚分說,這器材是裡頭仿著內工的技術繡的,連布帶穗子都是市道市情上買的,她雖不尊敬,也不會要這類便宜貨。她即使有,也不敢帶在身上,常到園中以及妹妹拉拉扯扯,不警惕就會露進去。說她年青,僕從中比她年青的配偶多的是,安知不是媳婦們的?再說,邢夫人常帶賈赦的幾個小妾到園里玩,大概是小妾的。再說園中丫頭太多,年齡大的難保不倫不類,從二門小廝手中得來的。她不只本人沒此事,連平兒也敢包管。王夫人說,鳳姐兒的話近情理,但此事是邢夫人發明的,怎么辦?

鳳姐兒提議,如果間接追究噴鼻囊,怕人人都欠好望,不如趁這機遇,以查賭為名,讓周瑞家的領幾小我私家到園中查找。再者,丫頭大了,該配人的立刻配人,一來可倖免黑白,二來可省些開支。王夫人批准了,鳳姐兒派平兒往傳人。紛歧時,周瑞家的、吳興家的、鄭華家的、來旺家的都來了。王夫人還嫌人少,湊巧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來了,奉邢夫人之命催辦此事。王夫人讓她歸明邢夫人,也往抄檢大觀園。她正因泛泛到園中往,丫頭們對她無禮,想抨擊又找不到借口,乘隙大獻周到,說是園里的丫頭比令媛蜜斯還嬌貴,分外是寶玉屋里的晴雯,動不動就橫眉豎眼地罵人,太有失體統。王夫人正對晴雯有些私見,便命人立刻把晴雯鳴來。

晴雯因身材不愜意,正在睡覺,據說王夫人鳴她,也沒在乎,不加妝飾,來到鳳姐兒房中。王夫人望她那樣子,大有楊貴妃春睡、西施捧心之嬌態,不禁震怒,嘲笑著罵:好一個病西施,你這輕狂模樣給誰望?你干的事,端詳我不曉得,明兒我揭你的皮!寶玉今兒可好些?晴雯聰慧盡頂,猜知有人暗殺她,忙跪下說:那是襲人、麝月的事,我不曉得。王夫人罵:你是逝世人?晴雯說:我原是老太太房里的人,老太太見房多人少,怕寶玉畏懼,讓我給寶玉望房子,還得給老太太做針線,我只能在外屋。里屋是襲人、麝月她們的事。不定十天半月娛樂城註冊送體驗金,二人不在,寶玉才鳴我一次。我今后對寶玉多留意便是。王夫人念聲佛,把晴雯趕進來。鳳姐兒本想幫晴雯說幾句話,一來王夫人正在庖丁上,二來王善保家的又是邢夫人的線人,只好垂頭不吭。

王善保家的又來個潑油救火,提議晚上鎖了園門,來個寒不防的大抄檢,不僅還能抄出噴鼻囊,大概可以抄出更多的器材來。王夫人批准了,鳳姐兒欠好再說什么。晚上,待賈母睡下,鳳姐兒與王家的人等一齊進了園,先鎖了門,從門房查起,接著來到怡紅院。寶玉見一班人直撲丫頭們的房,忙問鳳姐兒。鳳姐兒枝梧丟了件器材,怕人人混賴,以是查一查。丫頭們關上箱子,讓婆子媳婦們望了,也沒查出什么來。查到晴雯的箱子,王家的問:為什么不關上?晴雯一會兒把箱子掀個底朝天。王家的討個敗興,說:你也別氣,咱們是奉太太的命來查的。晴雯指著她的臉說:你是奉太太的命來的,我仍是奉老太太的命來的!我在太太那里,怎么沒見過你這嘴臉的管事奶奶?鳳姐兒心中暗喜,又怕得罪邢夫人,忙喝住晴雯,勸住王家的,一行人離了怡紅院,直奔瀟湘館。王家的從紫鵑的箱子里抄出幾件寶玉的器材,自覺得拿到贓證,正在自得,鳳姐兒勸她,黛玉自幼與寶玉在一路,這是小時辰二人互換的禮品。王家的空歡樂一場。

世人來到探春處,探春已經失去新聞,命丫頭大開院門,持燭迎候。鳳姐兒說丟了件器材,來查查。探春說她的丫頭都是賊,她便是窩主,要查就查她的。就把本人一切箱柜都關上,讓世人逐一往望,不許查丫頭的。鳳姐兒知探春性格不同凡響,只望著眾媳婦們。周瑞家的就說:姑娘的器材在這里,奶奶仍是到別處往吧!探春說:既然人人都望了,嫡再來,我就不依了。鳳姐兒要率眾拜別,恰恰王家的通常據說探春厲害,就不信服,又想探春是姨娘生的,還敢怎么她?她就想逞逞威風,掀起探春的衣裳,說:連姑娘身上我都搜了,公然沒什么。話音衰敗,啪的一聲脆響,臉上挨了探春一巴掌。探春指著她的鼻子怒罵:你是什么器材,敢來扯我的衣裳?我無非望在太太的體面上,鳴你一聲媽媽,你就驢蒙虎皮,在我跟前示弱,還敢下手動腳。你覺著我同你們姑娘那樣好性質,由著你們欺凌?說著就要脫衣裳。鳳姐兒、平兒忙為她扣好衣裳,呵叱王家的快進來。王家的討個沒臉,在窗外說:明兒歸明太太,我歸老外家往,這個老命要它做什么!侍書攆進來,奚落說:你公然逝世了,卻是咱們的福澤。只怕你舍不得!你逝世了,鳴誰往奉迎主子,調唆察考姑娘,熬煎咱們呢?鳳姐兒勸下探春,世人勸走王家的,直到探春睡下,才敢拜別。

世人到了稻噴鼻村落,一無所得,接著來到惜春處。惜春沒顛末小事,嚇到手足無措。世人在入畫箱中查出一包銀子、一塊腰帶上的玉版,還有一雙男子的鞋。入畫說是她怙恃在南邊,她哥哥隨著珍大爺,還有個叔叔在這里。珍大爺賞她哥哥的器材,但她叔嬸只愛吃酒賭錢,怕被叔嬸揮霍了,以是存在這里。惜春怕事,讓鳳姐兒把入畫拉進來打。鳳姐兒說:如果真的也可包涵,只是弗成私自傳遞。待明兒問明再說。惜春說,后門上的張媽常以及丫頭們偷偷摸摸的,必是她傳遞的。王家的本以及張媽有親,她一當上邢夫人的心腹,就把親戚不放在眼里,張媽是以跟她吵了幾架,加上剛剛她又挨了打,受了氣,就挑撥鳳姐兒肯定要嚴辦張媽。

來到迎春處,迎春已經睡下。因司棋是王家的外孫女兒,世人望著王家的搜司棋的箱子。王家的順手娛樂城體驗翻了翻,就說沒什么。周瑞家的有意跟她過不往,要當真再查,從箱中搜出一雙男人的鞋襪,還有一個小累贅。鳳姐兒關上望時,里面有一個齊心快意,還有一張大紅雙喜帖子。鳳姐兒常常望賬,雖不克不及寫,也能認一些。望了帖兒上的字,反而笑起來。王家的心中有些發毛,見鳳姐兒笑,就說:想是她賬記得不清,惹奶奶見笑。鳳姐兒問:恰是賬目不清。你是司棋的姥娘,她表弟該姓王,怎么姓潘呢?王家的說:司棋的舅過繼給潘家,以是她表弟鳴潘又安。前次逃脫的小廝,便是他。鳳姐兒說:這就對了!我把帖兒念給你聽聽。潘又安帖兒上寫的是:他已經打通張媽,想法在園內相會;司棋捎的噴鼻串已經收到,捎往噴鼻囊一個,表表他的情意。王家的本想拿他人的錯,不虞卻拿到她外孫女兒,不禁又氣又臊。眾媳婦又紛紛諷刺她,氣得她連打本人的臉,說是說嘴打嘴,現世現報。司棋倒橫娛樂城體驗金下心來,不懼不羞。鳳姐兒怕她尋短見,派兩個婆子把她望起來,世人才散往。

鳳姐兒這一操勞,宿病復發,當夜就流紅不止。天明請醫,開方取藥。尤氏看望了鳳姐兒,又到李紈處,還沒坐下,惜春派人請她立地已往。惜春把入畫的器材逐一請她過目。尤氏說:這娛樂城註冊是你哥哥賞她哥哥的,只是不應私自傳遞。轉過來罵入畫。惜春責怪她沒管好丫頭,反怪罪丫頭,不再要入畫,隨意她處理。尤氏左說右勸,惜春不僅不聽,反說往常她大了,聽到對兄侄的群情,甚至連她也編派出來,讓她沒臉見人,今后不再進寧國府。尤氏勸不上去,加上心中本有偏差,不禁末路羞成怒,起身走了。她正要到王夫人房中,迎面碰上一個老嬤嬤,說是甄家犯了罪,被抄了家,把一些產業躲到王夫人處,目前正慌亂,仍是不往為宜。尤氏又轉歸李紈處。李紈近日生病,擁被坐在床上,見她氣色有異,只是呆坐著,召喚她吃點心,她不吃,請她吃茶體面。李紈猜知她已經知昨夜的事。寶釵來到,說是薛阿姨病了,她要歸往給媽做伴,因上房慌亂,就先不給老太太、太太說。探春、湘云來到,得知寶釵要歸家,探春說:歸往好,別再過來了。尤氏問:怎么攆主人?探春說:別說親戚娛樂城賺錢,一家親骨血還窩里反,斗得烏眼雞似的,巴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她又說昨夜打了王家的,望誰能把她打一頓。尤氏這才說出惜春的事。探春說惜春歷來云云,又說王家的歸往被邢夫人好一頓打,怪她多事。尤氏、李紈都說該死,探春卻認為是邢夫人使的障眼法。

尤氏來到賈母處,王夫人正向賈母說甄家若何開罪、抄沒家產、來京治罪的事。賈母心中不從容,見尤氏過來,說了鳳姐兒妯娌有病的事,又提起八月十五弄月。王夫人說園中弄月雖好,只是涼快,賈母要多穿件衣裳。說著擺上飯來,尤氏伺候賈母吃了飯,才坐下用飯。飯罷歸府,見門口停著五輛車,曉得又是賈珍父子請來打賭的。原來寧府一逢國喪,二逢家喪,賈珍父子不克不及任意玩樂,就招了本族的敗落後輩、各府的膏粱子弟到后園,名為練武射箭,實為賭東道,由輸者擺酒宴客,全日殺豬宰羊,屠雞割鴨。各人還帶來自家的廚師,翻開花樣做好吃的。賈政不知內情,還覺得賈珍父子真在練武,就讓寶玉、賈環、賈琮、賈蘭天天早餐后過來,練一下子射箭,再往上學。徐徐地,賈珍嫌賭射無非癮,就設起賭局,或者是抹骨牌,或者是擲骰子,把個國公府釀成大賭場,還雇了一班十四五歲的摩登小廝當傭人。不僅薛蟠成了常客,邢夫人的弟弟、岫煙的父親邢德全也時常惠顧,一醉就埋怨他姐姐若何操縱了邢家的家產,害得他貧無立錐。尤氏也不敢管,只好任其自然。

越日,賈珍見西瓜、月餅都預備好了,就說:咱家有兇事,不克不及過節,今兒過罷。命人殺豬宰羊,備了酒菜,擺在會芳園叢綠堂。吃過晚餐,賈珍帶妻妾入席,喝酒弄月。賈珍吃得喜悅,讓幾個妾吹的吹,唱的唱,接著又行酒令。半夜時分,忽聽墻下有感嘆聲,人人不禁不寒而栗。賈珍厲聲喝鳴:是誰?連問幾聲,無人理睬。尤氏說:大概是墻外有人。賈珍說:那處是祠堂,怎會有人?話音未落,一陣風響,祠堂里噼里啪啦一陣門扇開合之聲。世人只覺寒氣森森、毛發倒豎,就連天上的玉輪也再也不豁亮。賈珍膽雖大,也十分害怕。又坐一下子,各自歸房。越日賈珍觀察祠堂,門窗關得好好的,只覺得酒醉自怪。

晚上,以賈母為首,寧、榮二府的人匯合大觀園,先設噴鼻案拜了月,然后登上假山,來到凸碧山莊。丫頭們擺上酒菜,賈母居中坐了,爺們分坐雙方,邢夫人領姑娘們坐在屏風后。賈母見桌子沒坐滿,讓三春進去挨著她坐下,命人折來一枝桂花,行伐鼓傳花令,鼓停時,花在誰手中,誰吃一杯酒,講一個笑話。第一個就輪到賈政。因他通常不茍言笑,一張嘴,人人都笑了。他講了一個怕妻子的故事。下一個輪到寶玉。他因賈政在坐,原先就狹隘不安,恐怕講欠好落個沒口才,講好了又怕說他只會耍貧嘴,就要求換一種要領。賈政就讓他以秋月為題作一首詩,又限制不許用常形容月色的堆砌字眼。這一來正對了寶玉的心思,提筆寫了一首詩。賈政望了,頷首不語。賈母知賈政對寶玉非分特別嚴格,能頷首就已經不錯了,就把海南帶來的扇子賞寶玉兩把。賈蘭見二叔得獎,也作一首。賈政樂不可支,講給賈母聽,賈母讓賈政獎賞他。

再一個輪到賈赦,賈赦講了一個母親偏心眼的故事。賈母半蠢才笑,賈赦曉得惹賈母困惑,忙起身為賈母把盞,扯些其它話題。花又落到賈環手里,他也作一首詩。賈政望了,說他以及寶玉真是一丘之貉,難以教訓,寶玉要學溫庭筠,弟弟要做曹唐。賈赦望了,卻連宣稱贊,說是他們這類人家,識幾個字就能仕進,沒需要冷窗螢火,讀成書白痴,儘管如許做上來,榮府世襲的前途便是他的。到了半夜天,賈母讓賈赦、賈政都走,讓眾姊妹多樂一下子。

賈母讓撤往圍屏,兩桌合一桌。她見少了寶釵姊妹、李紈妯娌,分外是少了鳳姐兒,席上寒清了不少,心中不是味道。王夫人就勸,去日人可能是親戚,賈政歸來,合家團聚,人少正比去年乏味。賈母讓打十番的遙遙吹笛子,以助酒興,又讓尤氏講笑話。尤氏剛講個頭,見賈母合眼,望天色不早,就讓備小轎送賈母往睡,世人跟著走了。一個媳婦摒擋器皿,見少一個茶盅,席間又沒打,就四下找,卻遇見紫鵑、翠縷二人找姑娘。翠縷讓那媳婦安心,茶盅是史姑娘吃茶端走了,但不知人在哪兒。

原來黛玉見寧、榮府合家團圓,寶釵也在家弄月,不禁心中悲慘,倚欄垂淚。湘云見席上賈政兄弟、寶玉叔侄任意縱橫,她插不進嘴,就約黛玉自往聯句作詩。山下有個凹晶館,正與凸碧相對於,並且臨著水池,恰好對水弄月。二人來到山下,見望館的婆子已經熄燈睡覺,無人打攪,就坐在廊下竹墩上弄月。二人閑聊了幾句,聽了會兒笛子,磋議若何限韻。黛玉說:我們數欄桿,從這頭到那頭,有幾根便是第幾韻。二人一數,共是十三根,就以十三元為韻。黛玉起了第一句,湘云接上來,二人相互聯句。待湘云說出冷塘渡鶴影時,黛玉對上寒月葬詩魂。湘云認為這一句雖新穎,只是太頹喪了,她正在病中,不應作這類過于凄清的詩。黛玉說,只有如許才能壓倒湘云。妙玉走來,說是詩雖好,過于悲慘,無須再續上來,不然掉之堆砌,反不顯這兩句了。二人驚詫地問她怎么來了,她說她聽到笛聲,也進去弄月,在此聽她們聯句。目前酒菜早散,兩個丫頭正找她們,天已經快亮,讓二人跟她到庵中坐坐,吃杯茶。三人來到庵中,正吃著茶,一群丫頭、婆子找了來。妙玉讓丫環領她們到另一間屋里往吃茶,她取來紙筆,把詩續完,說:這就不覺凄涼了。二人告辭,歸瀟湘館同睡一床。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