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二財神娛樂十五章 三打祝家莊_【水滸傳白話文】

第二十五章 三打祝家莊

刀斧手正要推出楊雄、石秀,宋江忙問:哥哥,兩位英雄不遙千里,前來投靠大寨,為什么反要殺他們?晁蓋說:我們梁山英雄自火拼王倫后,以忠義為主,下山的從未折半點銳氣,一個個都有豪杰的色澤。這兩個小子,卻用梁山的名義往偷雞吃,連咱們也蒙受羞恥。先斬他兩個呼籲,再點起人馬,滌蕩祝家莊!宋江勸道:哥哥,當時遷原是偷雞摸狗之徒,也不是楊、石二位兄弟有心玷辱盜窟。再說,咱們即使從未到祝家莊借過糧,他們也求全責備,與盜窟為敵。咱們恰好趁此機遇往清剿他們,也能籌他個三五年的糧草。小弟不才,請領一支人馬,帶幾名弟兄下山,若不克不及洗蕩祝家莊,誓不還山!吳用也勸:公明哥哥說得對,怎可斬自家兄弟?戴宗說:寧肯斬了小弟,也弗成殺他二人,盡了賢路。眾首級頭目一齊討情,晁蓋方免了二人。二人謝了罪,宋江寬慰二人說:盜窟呼籲嚴正,便是宋江犯了軍令,也不容情。新近又立了鐵面貌目裴宣為軍政司,賞功罰罪,已經定下條令,請二位賢弟見諒。楊雄、石秀再拜謝罪,晁蓋讓二人坐在楊林之下,從新擺酒祝賀。

越日,眾英雄會合聚義廳,協商若何攻打祝家莊。軍政司裴宣調感人馬,吳用、劉唐、三阮、呂方、郭盛助晁蓋鎮守盜窟,宋江、花榮、李俊、穆弘、李逵、楊雄、石秀、黃信、歐鵬、楊林等首級頭目率三千嘍啰、三百馬軍為第一隊,後行下山;林沖、秦明、戴宗、張橫、張順、馬麟、鄧飛、王英、白勝等也率三千嘍啰、三百馬軍,隨后策應;宋萬、鄭天壽策應糧草。

宋江與眾首級頭目率軍開拔祝家莊,距獨龍山一里多路紮營扎寨。宋江說:我據說祝家莊的門路很復雜,須派人先探明門路,方可進兵。李逵跳進去說:小弟閑了多時,沒有殺人,讓我先走一趟。宋江說:探路不是沖鋒陷陣,是當奸細,你往不得。石秀,你曾經到過那里,你以及楊林走一趟。石秀便扮作賣柴的,楊林扮作驅祟的法師,一前一后離了營寨,尋路進莊。石秀挑柴後行,越走見門路越彎曲復雜,到處類似,樹木茂密,難以識別,便歇下挑子來。紛歧時,就聽法環聲音,楊林緩緩過來。石秀悄聲說:路太難認,我已經記不得頭幾天跟李應來的路。楊林說:別管他,我們只揀亨衢走。

石秀挑起柴,走不多遙,見一個小村落莊,莊前有幾家酒店,每個店門前都擺著刀槍,往來的人都穿戴黃違心,寫著大大的祝字。石秀不敢粗心,向一個白叟施了禮,問:白叟家,這里怎么家家門前擺刀槍?白叟問:你是哪里人?只可快快脫離。石秀說:我經商賠了成本,只好砍柴來賣,不知此處習慣。白叟說:這里立地就要成戰場了,俺這里是祝家莊,莊主祝朝奉就住在獨龍岡下,跟梁山泊結下了仇恨。梁隱士馬已經開來,駐扎莊外。祝朝奉傳下呼籲,每戶人家的精幹后生發與刀槍、號坎,隨時預備上陣娛樂城優惠廝殺。石秀說:這村落有若干人家?白叟說:只祝家莊治下,也有一二萬戶,還有器材兩莊策應。東村落是撲天雕李大官人,西村落是扈太公,莊主有個女兒,喚做一丈青扈三娘,十分厲害。石秀急問:我該怎么辦?白叟說:咱們莊的路途難認,江湖上傳言:‘好個祝家莊,絕是盤陁路。輕易入得來,只是出不往。財神捕魚’石秀放聲痛哭,拜倒在地,請求道:我情愿把柴送與白叟家,只求白叟家指一條活路。白叟說:我怎能白要你的柴?你跟我來,先吃些飯。

石秀隨白叟進了家。白叟倒兩碗酒,盛一碗飯,讓石秀吃了。石秀再次問路,白叟輔導說:你不論路寬路窄,只需逢白楊樹轉彎,便是活路。逢其它樹轉彎,走來走往,還在原處打轉,有些處所還匿伏著竹簽與鐵絲網,扎著腳,就被生擒了往。石秀拜謝了,討教白叟貴姓,白叟說:此地大家都姓祝,就我一家復姓鐘離。石秀說:白叟家的大恩,日后必厚報。正說著,忽聽外面鬧嚷,說是拿住了一個奸細,石秀跟在白叟身后偷望時,恰是楊林。楊林被剝得赤條條的,五花大綁著,被幾十名武士押過來。石秀暗鳴欠好,忙閃身門后,又見祝彪率幾十人馬巡邏過來。白叟說:他鳴祝彪,祝家三子數他最厲害。他已經聘定一丈青為妻。石秀謝了白叟,正要走,卻見幾個官軍騎馬而來,挨門囑咐:今夜望紅燈為號,同心協力,捕捉梁山賊人,官府有賞。白叟說:這個官人是本處捕盜巡檢。今晚你走不得,就在我家住下。石秀謝了白叟,到屋后扒點柴草,展了睡下。

宋江左等右盼不見石秀、楊林歸來,又派歐鵬前往打探。歐鵬遠遙聽得莊里拿住一個奸細,講演宋江。宋江救民氣切,顧不得很多,便要防禦。李逵爭先殺已往,楊雄帶人牢牢跟上。宋江率大隊人馬,殺奔祝家莊。到了獨龍岡下,天已經黃昏,莊門吊橋高拽,四下不見一點燈火。李逵脫得赤條條的,要上水過河,被楊雄扯住。李逵就拍著雙斧,揚聲惡罵:祝家賊,你進去,你黑爺爺在這里!莊上只是不該。楊雄忙報宋江,宋江猛然覺悟,忙傳令:速速退軍。

話音未落,只聽莊里一聲炮響,獨龍岡上燈籠火炬一片透明,門樓上箭如雨下。后路李俊大鳴:去路被堵,必有匿伏!宋江忙命四下尋路,李逵揮舞雙斧,卻找不見一個敵軍。獨龍岡上又是一聲炮響,四下里喊殺聲驚天動地。宋江率人馬走了一陣,卻又歸到原處,很多嘍啰還被竹簽扎傷了腳。宋江正焦急,卻見石秀奔來,說:哥哥別慌,教武士只揀白楊樹就轉彎,別管它路寬路窄。宋江傳命令,人馬走有五六里,只見後面敵軍愈來愈多。宋江問石秀,石秀指著半空中一盞燈籠說:他們有燈籠為號,咱們奔向哪兒,燈便扯向哪方。花榮彎弓搭箭,嗖地射往,正將那燈射上去。敵軍掉往批示,登時大亂。石秀在後面引路,殺出村落口,卻見遙處火炬透明,殺來一支人馬。石秀上前打探,原來是林沖、秦明等首級頭目率第二隊人馬趕到了。

眾英雄前后夾擊,殺散伏兵,合兵一處,在村落口扎下寨來,天色已經明。宋江查點人馬,不見了黃信,倒是夜間被蘆葦叢中伸出的撓鉤拖翻,讓祝家莊生擒往了。宋江悲嘆,莊還未曾打,就被生擒往兩位兄弟。楊雄提議,讓宋江拜望李應,討個主張。宋江便命林沖、秦明等守寨,備了緞疋羊酒,選了一匹好馬,帶上花榮、楊雄、石秀及三百人馬,直奔李家莊。

李家莊莊門緊閉,吊橋高拽,如臨大敵。宋江大聲申明來意,杜興在門樓上見楊雄、石秀都在,就坐只劃子過來,向宋江見禮。宋江急忙上馬答禮。楊雄說:這位兄弟便是鬼臉兒杜興。宋江說:請杜主管轉告李大官人,說宋江略備厚禮,專程造訪。杜興歸到莊里,向李應說了。李應說:他們是造反的人,我們是良平易近,怎能與他相見?你就說我大病在床,不克不及舉措,難以相見。所賜禮品,不敢收受。杜興出莊,通報了李應的話。宋江已經猜知李應的心思,杜興說:我客人確鑿娛樂城體驗得病。我在這里多年,曉得這里真假。祝、李、扈三莊同盟,祝彪傷了我客人,李家莊不會往救應。扈家莊的女將一丈青扈三娘,使兩口日月刀,十分厲害,你們只須防範他們便是了。祝家莊有兩座山,前門在獨龍岡前,后門在岡后,若攻打須兩路夾擊。前門的盤陁路,可見白楊樹轉彎。石秀說:本日他們把白楊樹都砍了。杜興說:固然砍了樹,仍留有樹根。只可白日攻打,弗成黑夜進兵。宋江謝了杜興,率人馬歸寨。

眾英雄坐在大帳中,宋江說了李應不願相見一事。李逵說:好意給他送禮,他卻不敢見哥哥。我帶三百人關上那鳥莊,揪著他頭發來見哥哥。宋江忙轉過話題:咱們兩位兄弟被捉,不知逝世活,眾兄弟還須同心合力再打祝家莊。眾英雄齊聲說:愿聽哥哥將令。李逵搶著打前鋒,宋江卻不讓他打前鋒,帶了馬麟、鄧飛、歐鵬、王英四人親自打前鋒,戴宗、秦明、楊雄、石秀、李俊、張橫、張順、白勝,預備旱路用人,林沖、花榮、穆弘、李逵分兩路接應。

宋江帶人馬殺奔獨龍岡,一目睹莊門前立著兩面白旗,分手寫著:填平水泊擒晁蓋,踏破梁山捉宋江。宋江勃然震怒,宣誓:我若打不破祝家莊,永不歸梁山!宋江待后路人馬到齊,讓他們攻打前門,自領人馬往打后門。當人馬來到岡后,忽聽西面有人馬殺來,宋江讓馬麟、鄧飛堵住后門,自帶歐鵬、王英前往迎敵。只見山坡上沖下幾十騎人馬,之中蜂擁著一員女將,恰是一丈青扈三娘,騎著青鬃馬,舞著日月雙刀,殺奔宋江。宋江說:都說這員女將厲害,誰敢跟她征戰?話音未落,王英已經拍馬挺槍,迎了下來。二人刀來槍去,斗了十多歸合,王英的槍法徐徐亂了。原來王英是個好色之徒,見扈三娘生得鮮豔,竟忘了是在人命相拼的戰場上,暗送秋波吊起了膀子,以是亂了槍法。一丈青末路怒異樣,緊逼幾刀,殺得王英撥馬要逃。扈三娘縱馬遇上,將王英一把捉住,生擒已往。

歐鵬忙挺槍往救王英,卻又斗無非扈三娘。鄧飛遙遙望到,拍馬舞鏈趕來相助。祝龍在門樓上見了。大開莊門,引三百莊丁,來捉宋江。馬麟忙舞雙刀迎住祝龍。鄧飛惟恐宋江有掉,不敢脫離擺佈。兩邊四人分兩處正殺得難分難捨,秦明率人馬斜刺里殺來,直奔祝龍,替上馬麟。馬麟就帶人往搶王英,一丈青撇了歐鵬,迎戰馬麟。二人四口刀,直使得冷光閃閃,寒氣颼颼,把宋江的眼都望花了。祝龍與秦明斗了十多歸合,怎是秦明敵手?祝家莊的教員樂廷玉暗帶鐵錘,躍馬挺槍殺進去。歐鵬忙挺槍迎戰,樂廷玉也不比武,斜刺里沖往。歐鵬縱馬遇上,樂廷玉返身一錘,將歐鵬打上馬來。鄧飛卻舞鐵鏈殺上,小嘍啰忙將歐鵬救下。祝龍斗無非秦明,歸馬就走,樂廷玉撇了鄧飛,來戰秦明。二人斗了一二十歸合,樂廷玉詐敗,撥馬就走。秦明舞棍趕往,不防荒草中拽起絆馬索,將馬絆翻。草中匿伏的人生擒了秦明。鄧飛急忙沖下來援救,見絆馬索拽起,想要歸馬,四下里撓鉤齊伸過來,也被生擒了往。

歐鵬有傷,只剩上馬麟一人,顧不得再斗上來,急忙護住宋江,看南逃往。樂廷玉、祝龍、一丈青窮追不舍。宋江走投無路,眼望就要被擒,穆弘、楊雄、石秀各領一支人馬趕來策應,接開花榮也趕到了。四位英雄截住樂廷玉、祝龍廝殺。祝朝奉遙遙瞥見,又派祝彪率五百人馬前來策應,混戰一團。李俊、張橫、張順想從水下潛進莊,卻被莊上亂箭射歸。宋江見天色已經晚,讓馬麟護著歐鵬先走,又傳令出兵,且戰且退。

宋江怕弟兄迷路被捉,到處探求一遍,正轉時,忽見一丈青飛馬趕來。宋江見勢欠好,撥馬便向東而逃,一丈青牢牢追下去,眼望遇上宋江,正要動手,只聽一聲怪鳴:鳥女人敢追我哥哥!倒是李逵引七八十人殺過來。一丈青見李逵來勢凶悍,撥馬想走,又遇林沖殺來。二人斗不數歸合,林沖逼開兩口刀,一把將一丈青活捉過來。宋江見擒了一丈青,卻有王英、秦明、鄧飛三人被對方所擒,歐鵬帶傷,沒占半分便宜,只好出兵歸寨。

當晚,宋江便派二十名初出茅廬的嘍啰,四名小頭子,押上扈三娘,送歸盜窟,交他父親宋太公好好照料。世人只說宋江想娶她當壓寨夫人,誰敢不經心?宋江又讓摒擋一輛車兒,讓歐鵬坐上,歸盜窟養傷。宋江支配已經畢,讓眾首級頭目安歇,他卻獨坐帳中,鬱鬱不樂,直到天亮。

忽聽探子來報,說吳用與三阮、呂方、郭盛率五百人馬到來。宋江忙將吳用等迎進寨,吳用一壁為宋江把盞,一壁犒賞眾將士。宋江豪言壯語,說了兩次攻打祝家莊,損兵折將的顛末。吳用說:哥哥無須哀愁,天亡祝家莊,朝夕可破。便說了孫立、孫新、解珍、解寶、顧大嫂、鄒淵、鄒潤、樂以及投靠石勇入伙的事。因孫立與樂廷玉是師兄弟,反登州之事還沒有傳開,孫立獻上一計,作為入伙的禮品,五天后便可打下祝家莊。

二人正在協商,扈家莊扈成牽牛擔酒來到,向宋江賠禮,請宋江開釋他妹妹一丈青。宋江讓扈成放了王英,他自放扈三娘。扈成很難堪,由於王英已經被祝家莊收押。吳用就支配扈成,只需扈家莊再也不策應祝家莊,待拿下祝家莊,自會放他妹妹。扈成拜謝離別。

孫立等投到梁山時,正逢宋江二打祝家莊,向吳用獻了計,就偽造了登州戎馬提轄孫立的旗號,帶了蕭讓仿寫的手札,金大堅仿刻的大印,領了人馬,來到祝家莊。樂廷玉見到孫立的旗號,向祝氏三杰說:孫立是我師兄弟,早據說他在登州當軍官,今日怎么來這里?便率領二十余人,出門相迎。二人上馬相見,樂廷玉說:賢弟不在登州,來這里干什么?孫立說:我受命調到鄆州,途經此地,據說仁兄在祝家莊與梁山泊賊寇廝殺,特意前來造訪。樂廷玉喜悅特別很是,說:連日征戰,已經擒了梁山很多首級頭目,只待拿了宋江,一路送官。今得賢弟調來鄆州,正如錦上添花。孫立說:小弟相助哥哥捕捉反賊。樂廷玉心花怒放地把孫立一行人馬請進莊,來到大廳,請孫立與祝朝奉父子相見。

世人見過禮,樂廷玉說:我這位賢弟鳴病尉遲孫立,原任登州戎馬提轄,今調鄆州。祝朝奉說:老漢也是將軍治下。孫立說:卑小的官職,何足道哉,要靠朝奉多多指教。接著,世人說了些連日廝殺之事,孫立就讓顧大嫂以及樂大娘子往后宅探訪女眷,又喚來孫新、解珍、解寶、鄒淵、鄒潤相見了。祝朝奉父子再精明,見了線上娛樂城公函大印,再會孫立又帶著家屬,況且是教員的師兄弟,怎有困惑?就令殺牛宰馬,款待世人。

第三天,宋江派人挑釁。祝彪出戰,倒是小李廣花榮。二人戰不數合,花榮歸馬就走。祝彪要趕,部下人忙說:花榮人稱小李廣,弓箭最準,防他暗殺。祝彪便出兵歸莊,申明征戰顛末。孫立說:來日誥日望小弟拿他幾個來。

越日,宋江大隊人馬殺來,祝氏三杰一同出陣,祝朝奉帶上樂廷玉、孫立上門樓上觀戰。只見祝龍與林沖大戰三十余歸合,不分勝負,各自歸馬。接著祝虎大戰穆弘,也是三十余歸合不分勝敗。隨后祝彪又大戰楊雄,殺作一團。

孫立見兩邊久戰不分勝負,就讓孫新牽來烏騅馬,取來衣甲、武器。孫立披掛了,腕懸鋼鞭,持槍下馬,殺出莊往,對陣石秀挺樸刀迎下去。二人大戰五十余歸合,孫立賣個馬腳,活捉了石秀。宋江的軍馬回身逃散了。祝家三杰見孫立擒了石秀,特別很是敬佩,便命擺酒為孫立賀功。當晚,樂以及偷偷來到后牢,與鄒淵叔侄通了信兒,鄒淵叔侄又與楊林、鄧飛見了,暗暗申明企圖,眾英雄都做好了里應外合的預備,顧大嫂以及樂大娘子也把內宅的路摸熟。

第五天,莊兵來報:宋江兵分四路,攻打本莊。孫立說:他兵分十路也不怕。你們多備下繩子,望我拿活的,拿逝世的不算能耐。祝朝奉先領世人上門樓上望,見東面是豹子頭林沖以及李俊、阮小二,擁有五百人馬,西面是小李廣花榮以及張橫、張順,也領五百人馬,南面是穆弘、楊雄、李逵;宋江自領人馬從西面殺來。樂廷玉說:這些家伙今日大舉出動,弗成輕敵。我自帶一支人馬,殺東南這一起。祝龍要迎戰東路,祝虎迎戰南路,祝彪要親手捕捉宋江。祝朝奉大喜,都賞了酒,四人各帶人馬殺出莊往迎敵。趁此機遇,鄒淵叔侄身躲大斧,守在牢門左近。解珍、解寶守了后門,孫新、樂以及守住前門。顧大嫂先派人護住樂大娘子,暗帶雙刀,守在后堂。

待到祝家莊四路人馬與宋江雄師廝殺起來,孫立便挺槍立馬在吊橋上,孫新就把登州的旗號插上門樓,樂以及手提蛇矛,鋪開嗓子唱起來。鄒淵叔侄聽到歌聲,呼哨幾聲,掄起大斧,早砍翻守牢的幾十個莊兵,關上了囚車,放出七位被囚的英雄。世人尋了武器,高喊一聲,從里去外殺進去。顧大嫂抽出雙刀,奔入后房,把祝家女眷一個個全殺了。祝朝奉見勢欠好,想往投井,被石秀一刀剁翻,割下腦殼。解珍、解寶就到草料堆里放起火,登時黑煙四起,炎火沖天。

祝家莊四路人馬見莊上火起,急忙奔歸。孫立攔住祝虎,祝虎剛剛覺悟,再要回身,呂方、郭盛雙戟齊下,連人帶馬刺翻。眾嘍啰蜂擁而上,轉瞬把祝虎剁成肉泥。莊兵四散逃命,孫立、孫新就把宋江迎進莊來。

祝龍斗無非林沖,撥馬奔后門,卻見解珍、解寶正把一個個莊兵殺逝世,投尸猛火中,撥馬想走,卻被李逵遇上,一斧砍斷馬腿,祝娛樂城返水龍栽上馬來,被李逵又一斧砍下腦殼。祝彪不敢歸莊,向扈家莊逃往,被扈成捉了,正要押解給宋江,卻被李逵趕來,一斧砍逝世。李逵又殺向扈成,扈成自知不敵,撥馬就逃,投靠延安府往了。李逵殺得性起,沖入扈家莊,把扈家滿門殺光,搶了四五十馱財物,一把火燒了莊院。

宋江占了祝家莊,眾首級頭目都來報功。宋江嘆道:只惋惜樂廷玉也被殺逝世。李逵全身血污趕來,說是殺了祝龍、祝彪并扈太公滿門,只惋惜教扈成逃了。宋江喝道:扈成前日已經來屈膝投降,你為什麼不服從令,私行往他莊上殺人?李逵說:你忘了我沒忘,那天你被那女人殺得片甲不留,本日又做情面。你還沒跟那女人成親,就護著大舅子、老丈人。宋江震怒,喝罵:你違反下令,本該斬首,先把殺祝龍、祝彪的功折了罪,下次再犯,定斬不饒!李逵哈哈大笑,說:雖沒了功勞,我也殺個愉快。

宋江擺下酒筵,為眾首級頭目賀功,要血洗祝家莊,殺個寸草不留。石秀忙勸:這莊上并不絕是壞人,鐘離白叟便是仁德之人,弗成冤殺了。宋江就命人請來鐘離白叟,說:你對石秀兄弟有恩,要不望在你的體面上,我把這一帶絕數血洗了,往常饒了你們。宋江賞了白叟一包金銀,又關上祝家糧倉,每家賞米一石。然后,大賞全軍將士,將祝家莊的金銀玉帛、牛羊騾馬絕數帶走,僅食糧就奪得五十余萬石,全軍將士齊唱凱歌,凱旅歸山。

撲天雕李應的箭傷方好,據說祝家莊被宋江衝破,又驚又喜。忽聽莊客來報,說是本州知府帶三五十軍漢前來造訪,忙命杜興大開莊門,放下吊橋,請知府到大廳坐下。知府問:祝家莊被攻是怎么歸事?李應說:小人被祝彪射了一箭,一向在家閉門養傷,其實不知情。知府怒喝:亂說!祝家莊已經把你告下,說你勾搭梁山賊寇,攻打他莊,又收了宋江金銀、馬匹、羊酒、綢緞,若何狡賴?李應說:小人是遵法良平易近,一點也未曾收他的。知府說:到得衙門里,你本人往跟他們分說。一聲令下,眾軍漢便將李應捆了,接著又捆了杜興,押出莊來。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