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二娛樂城體驗十章 瀟湘驚噩夢_【紅樓夢白話文】

第二十章 瀟湘驚惡夢

忙完中秋,王夫人想起司棋的事,讓周瑞家的往問邢夫人若何處置。周瑞家的說,王家的已經挨了打,請了假,不如把司棋間接送已往。王夫人就命她帶人速往解決。她領人來到迎春房中,掉臂司棋苦苦請求,催司棋快走。迎春卻還是望她的書,好像與她有關。繡橘要以及司棋話別,周瑞家的也不許,直拉著司棋去后門走。恰逢寶玉從外面出去,司棋拉著寶玉,求寶玉找太太給她討情,被眾媳婦硬拉走了。寶玉就罵這群媳婦,當姑娘時是那么貞潔,一嫁了男子就混賬了。把望門的婆子都逗笑了。一個婆子過來說,太太讓把晴雯的哥嫂鳴來,領她走,今后再不受這妖精的氣了。

寶玉大吃一驚,急忙趕歸怡紅院,見一群人站在那里,王夫人坐在屋里,滿臉喜氣,也不睬他,命人把晴雯拖進去。晴雯已經四五天未進湯水,蓬葆垢面,被兩個女人從炕上架上去。王夫人只讓她穿隨身衣服,好衣服以及首飾都留下。接著,王夫人又鳴過四兒,罵她沒廉恥,以及寶玉一生成日,就說統一生成日的人是伉儷,也趕進來。再鳴過芳官,說伶人更是狐貍精,讓她干娘把她領走嫁人,并把一切的伶人全趕走。接著,王夫人又查抄了寶玉的物品,但凡不順眼的都收走,囑咐襲人等以后警惕,再出一點事,她誰都不饒;本年不宜搬遷,來歲齊備搬進來。說完,又到別處往查閱還有無狐貍精。

寶玉原想王夫人來到,發一頓性情,他一討情,就雨過晴和了。誰知王夫人把很多暗暗話都抖了進去,情知沒法挽歸,不敢多言。直把王夫人送到沁芳亭,王夫人材正顏厲色地說:歸往好好念書,細心你老子來日誥日問你。寶玉邊走邊想,是誰搬搞舌頭,竟能把他人都不曉得的事奉告王夫人?歸到房中,見襲人正為晴雯被趕垂淚,不禁倒在床上,放聲大哭。襲人勸他,晴雯這一進來,倒可靜心養幾天病,待好了,再往求太太讓她歸來。寶玉說,晴雯沒有怙恃,只有個不正干的表哥,表嫂只知沾花惹草,無人照料,必逝世無疑。襲人說不會的。寶玉說那株海棠,無端逝世了半邊,這兆竟應在晴雯身上。他又問,晴雯犯了什么罪?襲人說無非因她長得好,日常平凡語言又苛刻,以是引發太太的憎恨。寶玉又問,他以及四兒說的話,只有幾小我私家曉得,怎么傳到太太耳中的?襲人知寶玉嫌疑她,只好說天曉得。寶玉讓襲人把晴雯的器材送往,再捎上幾吊錢,給晴雯養病,也算你們姊妹一場。襲人說她早想到了,到晚上派宋媽暗暗送進來。

寶玉支配好所有,暗暗來到后園門,打通一個婆子,把他領到晴雯的表哥吳貴家。他讓婆子在外望風,本人進了屋,見晴雯躺在一領蘆席上,幸而被褥是她本人的。她本受一肚子冤枉,抵家又受了哥嫂的氣,病上加病。方矇眬睡往,忽聽有人鳴她,睜眼一望是寶玉,不禁又驚又喜,一把拉住他的手,哽噎了半天,才說:我只當再會不到你了。寶玉只是哽噎,說不出話來。晴雯要品茗,寶玉找時,土臺上有個熏得黝黑的吊子,找來個碗,又有油腥氣,只得涮了兩遍,用手絹擦了,倒上茶,一嘗,又咸又澀,只好遞給晴雯。晴雯如得甘露,一飲而絕。她憤然說:我已經沒幾天活的了。我只有一件不寧願:我長得好一些,怎么就成了誘惑你的狐貍精?早知今日,我當初……就憋住了氣。寶玉忙給她捶了一陣,才緩過來。她用力一口咬斷兩根指甲,又把貼身小襖脫下,遞給寶玉。寶玉脫下本人貼身的襖,給她穿上,忙穿上她的襖,掩上外套。這時候,晴雯的嫂子從外面歸來,一見寶玉,猶如蒼蠅見血,以她聽到二人說的話威脅寶玉與她zuo愛。寶玉哪見過這個,嚇得不知所措。那女人把寶玉拉到里間,摟到懷里,兩腿牢牢夾住他。寶玉正掙不開,忽聽外面有人問:晴雯姐姐在這兒住嗎?那媳婦這才松開寶玉。來人進屋,倒是柳嫂母女,奉襲人之命送衣服以及錢的。晴雯已經氣暈已往,那女人忙迎進去,收了器材。五兒瞅見寶玉閃身藏躲,就說:襲人姐姐找寶二爺呢!柳嫂說:宋媽等著寶二爺歸往關門呢!寶玉順勢進去,如飛而逃。柳嫂母女忙追進去,讓他不要急慌,省得被人碰上,倒欠好望。

寶玉歸到園中,心還突突亂跳。歸到怡紅院,扯了個謊,說是到薛阿姨家往玩了。寶玉怯弱,夜間醒了就鳴人。晴雯睡覺驚醒,都是晴雯陪他睡,今日襲人只好搬出去陪他睡。夜間寶玉醒來,又鳴晴雯,襲人忙起來給他倒茶。寶玉吃了茶,再也睡不著,直到五更才睡著。卻見晴雯走出去,說:你們好好過吧,咱們從此別過了。說完就走。寶玉忙鳴,把襲人驚醒,寶玉卻哭著說:晴雯逝世了!襲人忙勸他,他巴不得立時天亮,就派人往探詢。

天剛亮,王夫人派人傳話,說是有人請老爺賞菊,老爺要帶寶玉往。襲人急忙起來,侍侯寶玉梳洗了,催他快走。他只得來到賈政房中,請了安。賈環、賈蘭也到了。賈政說:論唸書,寶玉不如你們;論吟詩尷尬刁難,你們不如他。本日往,世人要你們作詩,寶玉須助他二人。王夫人從未聽賈政夸過寶玉,不禁興高采烈。待爺兒四個走了,正要到賈母房中往,芳官的干娘來了,說是芳官與藕官、蕊官自進來,尋逝世覓活,只需鉸了頭發當姑子往,飯也不吃,吵架也不怕,三個干娘沒設施,請王夫人發落。王夫人還鳴她們打。恰好,水月庵的智通與地躲庵的娛樂城註冊圓信來到,要收三個女孩當門徒。王夫人因利乘便,批准上去。

隨后,王夫人來見賈母,先說了芳官跟了智通,藕官、蕊官跟了圓信還俗的事,又說攆了晴雯。賈母說晴雯不僅生得討人喜歡,針線上又是第一,有些可惜。王夫人就說晴雯病了十多天,請醫生望了,說是女兒癆,外傳染人人。賈母只得作罷。邢夫人來接迎春歸往過幾天,迎春妝扮了,來離去賈母,鳳姐兒也來送行。迎春走后,王夫人提及寶釵俄然走了,問李紈,李紈說她曉得,但不知為什么還不歸來。鳳姐兒說是由於抄檢大觀園,她避懷疑才進來的。王夫人派人請來寶釵,讓她不要困惑,搬歸園中住。寶釵拒絕了,說是由於大了,再住也不便利,加上母親有病,還要籌劃哥哥娶嫂子,家里離不開人。為了不人貪走近路,出了事欠好望,也要把角門鎖了。又勸王夫人凡事弗成浪費,該省的就要省。鳳姐兒先點了頭,王夫人只好隨寶釵的便。

寶玉歸來,說是老爺們還沒散,讓他們先歸來。王夫人問:今日丟丑沒有?寶玉說:不只沒丟丑,還拐歸很多器材。他讓婆子從二門小廝手里接過獎品,說都是哪位老爺送的,他與環、蘭每人一份。又從懷中取出一個檀噴鼻護身符,說是慶國公單賜給他的。隨后,他謊稱騎馬顛得骨頭痛,促歸園。麝月、秋紋帶兩個小丫頭迎到上房外,寶玉就把獎品讓秋紋拿著。他邊走邊說:真暖。把制服脫上去,交給麝月。秋紋見寶玉的衣裳都是晴雯的針線,不禁長嘆說:真是物在人亡了。麝月忙拉她一把,岔到其它話題。寶玉只當沒聞聲,說:我要走一走。讓麝月、秋紋把器材先送歸往。二人一走,寶玉來到一塊山石后,問小丫頭:襲人丁寧人往瞧晴雯了沒有?一個說:派宋媽媽往了。歸來說什么?歸來說,晴雯姐姐直著脖子鳴了一晚上,今兒夙起就只有倒氣的分兒。鳴的是誰?鳴的是娘。還鳴了誰?不曉得。

另一個丫頭機智,忙說,她拼著挨打,偷偷往望晴雯。晴雯見她來了,拉著她的手問寶玉。她讓晴雯等寶玉,晴雯說她不是閻王勾往的,而是玉皇請了往當花神,寶玉未正三刻才能抵家,她必需未正二刻就上任,不克不及等。果財神娛樂真晴雯在未正二刻咽了氣。寶玉催問,當了什么花神?小丫頭說是專管芙蓉花的。寶玉歸屋穿上外套,只說是往望黛玉,偷偷來到貴兒家,想祭一下晴雯。誰知貴兒配偶已經把尸體送往火葬了。他見屋門上鎖,站了一下子,只好歸園。到了瀟湘館,黛玉往寶釵處了;來到蘅蕪院,家具已經搬個一空,才想起寶釵已經走。這時候,王夫人的丫頭找來,說是老爺歸來了,又患了好題,讓他立刻往作詩。他只好來到賈政的書房。

賈政與上司官員評論,說是昔時有一名恒王,出鎮青州。他最愛女色,選了很多美男實習行兵布陣取樂。個中有個林四娘,姿色最美,武藝最精,恒王就讓她管轄美男,稱為姽婳將軍。一年,響馬發難,攻打青州,恒王輕敵戰逝世,官員們嚇得或者要開城降賊,或者要棄城逃跑。只有林四娘率眾美男夜襲賊營,殺敵無數,終因寡不敵眾,掃數壯烈犧牲。現今皇帝追及此事,對林四娘大加貶責。他就以此為題,讓寶玉、環、蘭各作一首懷新詩。

賈蘭先寫了一首七盡,世人稱贊不及。賈環寫了一首五律,世人又夸。寶玉認為這類題材用律詩、盡句,由于受字數的束厄局促,難以表達感情,只有效歌行體,才能絕意。賈政備了紙筆,笑著說:你念,我記,若欠好,留神我捶你,望你還敢狂言不慚!寶玉吟一句,賈政記一句,世人品評一番,齊宣稱好;待到轉韻,世人更鳴盡;待到展敘,世人齊贊委婉,賈政卻怕包袱。寶玉文思如泉,一氣兒收了尾,世人更是拍案而起,只有賈政說:到底不大貼切。往吧!三人如逢大赦,慌忙進去。

寶玉歸園,滿心凄楚,見到池岸芙蓉,加倍緬懷晴雯。但想到她成為芙蓉花神,又感欣喜。想到未能吊唁她,歸房后連夜寫了一篇祭文,掏出一幅晴雯喜好的冰鮫縐,用工楷謄上,題為《芙蓉女兒誄》,前序后歌。待黃昏人靜時,他命小丫頭捧上四樣晴雯愛吃的食品,供到芙蓉前,必恭必敬行了禮,把詩文掛在芙蓉枝上,哭著讀了一遍。讀罷,燒了紙錢。小丫頭催他快歸往,他正要走,只聽有人鳴:且慢!芙蓉花中走出一個黑影來。小丫頭掉聲鳴道:有鬼,晴雯顯魂了!寶玉也嚇了一跳,細望,倒是黛玉。黛玉笑著說:好新穎的祭文,可與《曹娥碑》同樣傳世了。寶玉紅了臉,說:無非一時的玩藝兒,被你聞聲了。有什么使不得處,請指正。黛玉指出幾處當改之處,寶玉一改,口吻竟成了丈夫哀悼亡妻的了。黛玉聽了,滿腹狐疑,卻未便說出,催他快歸往,來日誥日到邢夫人那處往,給迎春說娛樂城ptt媒呢!寶玉不想往,黛玉勸他該改改了。說著咳嗽幾聲。寶玉忙讓小丫頭送她歸往,本人歸了怡紅院。

賈赦把迎春許配給孫紹祖。孫家祖上是軍官出生,因牽扯到一路說不清的事中,拜在榮國公門下,靠榮府的權勢才告終。孫紹祖生得身體魁偉,體魄茁壯,襲了批示的職銜,並且家中貧賤,善于應酬。賈赦見別人品不錯,又門當戶對,就擇他為東床。賈母心中雖不願意,但賈赦配偶喜歡,欠好說什么。只有賈政厭惡孫家祖上的為人,且又不是詩禮世家,勸過年老幾回,但賈赦主張已經定,只得作罷。越日,寶玉已往應酬一下,據說婚期就在本年,還要陪送四個丫頭,不禁嘆息:世上又少五個清凈人了。天天到紫菱洲一帶盤桓。

是日,噴鼻菱過來,見寶玉看著菱洲發楞,不禁問寒問暖。寶玉逐一答了,請她往吃茶。她要找璉二奶奶,辦了閒事再往。寶玉問是什么閒事,倒是薛蟠左挑右揀,終于訂了親。女家姓夏,其它產業不說,單桂花種了幾十頃,京城一帶的桂花局,都是夏家開的,就鳴桂花夏家。她家什么人都沒有了,只她母女二人。便是訂的日子太急,把薛家的人忙壞了。說完,促到李紈處找鳳姐兒。寶玉因內心不安,生下病來,大夫望了,開了藥,讓百日不得動油腥、不許出門。他只有在怡紅院里瘋,把人們想不到的名堂都玩了進去。

迎春出了嫁,薛蟠成了親。薛蟠的老婆名鳴金桂,論心眼兒不比鳳姐兒差,只是自幼隨著寡母過,嬌慣壞了,在家中對丫頭不打就罵,到了婆家更使出威風來。她帶來的丫頭名鳴寶蟾,二人遙相呼應,先把噴鼻菱鎮住,硬更名為秋菱,接著又合計薛蟠。薛蟠是見異思遷的性質,奇怪頭上對她視為心腹,奇怪勁兒一過便想炸翅兒。金桂就去床上一躺,又哭又嚎,不吃不喝。薛阿姨勸慰了她,罵薛蟠一頓,薛蟠只有向她賠罪。從此她軟土深掘,大事小鬧,小事大鬧,把薛家鬧得一塌糊塗。她又讓寶蟾勾結上薛蟠,把噴鼻菱當粗使丫頭使喚,想方想法支配陷阱,熬煎噴鼻菱。隨后她又想劫持薛阿姨以及寶釵,寶釵因地制宜,她也沒法可想。寶釵見噴鼻菱被熬煎得不成人形,就要了過來,跟薛阿姨一齊過,由著金桂主婢與薛蟠鬧往。薛蟠忍無可忍,跟上幾小我私家,出門經商往了。金桂無人可鬧,遷怒寶蟾。偏巧寶蟾以及她同樣性格,撒野打滾,尋逝世覓活,主仆二人鬧了個愉快。

迎春歸家回寧,哭哭啼啼把滿腹冤枉倒給王夫人。那孫紹祖貪淫好賭,家中的丫頭、媳婦被他淫遍,她一勸,就罵她是醋汁子妻子掙進去的。還說賈府花了他家五千銀子,拿她抵債的,倒置說榮國公戀慕孫家的貧賤,趨承上他爺爺的。按輩分,他以及賈赦是弟兄,仍是迎春的叔叔呢!邢夫人又不是她親娘,有苦只能向王夫人訴。王夫人只有抱怨賈赦不聽賈政奉勸,后悔也晚了,囑咐寶玉不許在老太太背後露出一句。王夫人雖是迎春的嬸子,但迎春是在這邊長大的,天然跟母女同樣。迎春在這邊過了三天,才到那處見邢夫人。又住了兩天,孫家來人把她接走了。

寶玉向王夫人提議,不如把二姐接歸來,仍住大觀園,姓孫的來接人,就說老太太不讓走。王夫人說他傻,自舊道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命里攤上這個男子,是沒有設施的。況且嫁出的女兒潑出的水,外家欠好過問。大概過個幾年,有了兒女,二人就能過到一路。寶玉肉痛欲裂,如呆似癡,木偶般來到瀟湘館,伏案痛哭。黛玉問了幾回,他才說是為迎春的運氣而悲傷。她也不由得,趴到床上飲泣。紫鵑出去,正為此煩悶,襲人找來,說老太太鳴寶玉往一下。寶玉走后,襲人問黛玉,才知緣故原由,勸了黛玉一陣。

賈母正抹骨牌,見寶玉來了,問他那年發病的顛末。寶玉說他只覺被人迎頭一棍,面前目今黑暗,接著就見四處是妖妖怪怪,隨后頭痛得什么都不曉得了。后來見一片金光,鬼都藏了,病就好了。鳳姐兒來了,賈母問她俄然患病的環境,與寶玉迥然不同,只覺有鬼娛樂城優惠拉扯著,要她見什么殺什么。二人對賈母問起幾年前的事感覺新鮮,王夫人奉告二人,馬道婆犯結案,被捉到刑部,錦衣衛往抄她的家,抄出很多紙人來,還有幾篇賬,記取誰家欠她若干銀子,收了誰家若干噴鼻油錢,被刑部定了逝世罪。鳳姐兒恍然大悟,怪不得遇見馬道婆向趙姨娘討什么錢,見了她就變顏掉色,倒是二人同謀。她當家,惹趙姨娘冤仇,為什么又對寶玉下毒手呢?賈母說,還不是怪她偏疼寶玉。王夫人說這事鬧起來欠好望,橫豎菩薩有眼,望著呢,日夕她本人會裸露的。

越日,賈政傳往寶玉,不許他再在園中廝鬧,來日誥日就往上學,把吟詩尷尬刁難放一邊,好勤學陳腔濫調文,一年后若無上進,就不要這個兒子。他又傳來李貴,讓李貴與茗煙摒擋好書,來日誥日送寶玉上學。寶玉歸往,鬱鬱不樂,襲人娛樂城體驗倒喜悅,把書本摒擋好,與麝月輪流坐一晚上,一早就鳴起他,派小丫頭把書送給茗煙。寶玉來到上房,幸而賈政正洗臉,才松了口吻。李貴套好車,賈政領寶玉坐上,親自送抵家學,交給代儒,托代儒對寶玉嚴加管教,教他做好陳腔濫調文。賈政走后,寶玉落座,四下一看,幾個熟人不見了,添了幾個新人,又想起秦鐘,心中凄然,只是悶頭唸書。代儒申明天就給他講書,讓寶玉預備一下,來日誥日先講一兩章,摸摸底兒,好正式講。寶玉不禁心頭亂跳。

寶玉下學歸來,先見了賈母,又見了賈政。賈政問了代儒給他布置些什么作業。見過王夫人,再到賈母處坐一下子,一起小跑來到瀟湘館。見了黛玉,他發一通怨言,陳腔濫調文是混飯的,代圣賢立言無非是誆騙功名。黛玉說也弗成一律而論,昔時她跟賈雨村落唸書時,望過他的文章,也有近情理的,也有清微澹遙的。寶玉悄悄新鮮,林妹妹今日怎么也談起功名了?秋紋找來,寶玉吃了茶,跟她歸怡紅院。襲人奉告他,王夫人發下話來,以后哪一個丫頭敢跟寶玉打趣,一律照晴雯、司棋的例子辦。寶玉吃了晚餐,鳴點上燈,坐下唸書。那文章乍一望,心中都懂,細品起來,卻又說不出以是然來。直到定更,仍呆呆坐著。襲人勸他睡下,到她一醒覺來,寶玉還在翻來覆往。越日寶玉起晚了,到書院先挨代儒一頓訓,又讓他講書,幸而標題是后生可畏,講得倒也說得已往。再讓他講: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他只好硬著頭皮講了。代儒訓他,既然曉得好色不如好德,為什么偏犯這事?限他一個月,以后就出標題讓他做文章。寶玉只晴天天忙著做作業。

怡紅院中寒清了很多,襲人也能做些針線活計。她想到畢生,跟寶玉當偏房,按他的性質,不會虧待本人,怕只怕他正房是個母山君,本人將步尤二姐、噴鼻菱的后塵。從賈母、王夫人、鳳姐兒的意思望,極可能讓他娶黛玉。黛玉雖好,卻多心,只怕難奉迎。想著想著,針就不知戳到哪兒往了。她來到瀟湘館,想探探黛玉的口吻。紫鵑陪著她,與黛玉說些閑話,提到金桂,又扯到鳳姐兒。正說著,薛家一個妻子子來了,說是寶姑娘給林姑娘送來一瓶蜜餞荔枝。她先夸黛玉天仙似的,又說她們太太說林姑娘與寶二爺生成一對。襲人見黛玉面露不悅,就說:人老了,就愛胡言亂語。

夜間,黛玉躺到床上,想起那婆子的話,悄悄抱怨怙恃在世時沒給她以及寶玉定下親。但怙恃若給她與他人定下親,該怎么辦?妙想天開著,小丫頭來報,賈雨村落老爺請姑娘。黛玉不愿見。卻見賈母、王夫人等都來了,一來給她道喜,二來給她送行。說是林姑爺升了湖北糧道,為她娶個繼母,賈雨村落為媒,把她許給繼母的親戚,就要派璉二哥送她出嫁。她急忙跪下,摟著賈母的腰,哭求別送她走。賈母卻說,做女孩子,日夕要嫁人,老在這兒算什么?任她哭求,賈母便是鐵心送她走。她站起來,走出門,寶玉來向她道喜,她恨寶玉冷酷無情,寶玉卻說黛玉早許配給他了,讓她瞧瞧他的心,用小刀在胸前一劃,鮮血直流,卻沒故意,大鳴一聲倒下了。她抱住寶玉放聲大哭,只聽紫鵑喊她:姑娘魘住了,快醒醒!

她才知剛剛是一場惡夢,望枕頭已經濕透,襯衣被寒汗浸得冰冷。她讓紫鵑給她蓋好被,神不守舍地哭了一陣,又胡想了一陣,想坐起來,窗縫里吹進一絲寒風,直吹得汗毛倒豎。才要睡往,忽聽家雀兒亂鳴,望望窗紙,徐徐亮了起來。她以為喉嚨一陣甜腥,不由得咳嗽起來。紫鵑驚醒了,急速起床,捧著痰盒接了痰,勸她注重身材,不要亂想。紫鵑換了痰盒,讓雪雁往倒。雪雁拿著痰盒來到外面,才望清一盒子痰都帶著血絲兒,不禁驚鳴一聲。黛玉問她怎么了,她枝梧說:差點兒失了痰盒子。黛玉已經猜知痰里有什么,待她進屋,還用手帕擦淚,已經分明有八九分,不禁心中涼了半截。紫鵑勸她想開些,況且老太太、太太這么疼她。誰知這一勸,反倒想起夢中賈母對她寒酷有情,心中猛一撞,兩眼一黑,臉色巨變。雪雁給她捶了半天違,才吐出一口血痰來,隨后昏昏躺下。紫鵑、雪雁臉都嚇黃了。紫鵑示意雪雁快往鳴人。

雪雁才出門,見翠縷、翠墨笑哈哈地走來,說是姑娘們都在四姑娘處望畫呢,請林姑娘快往。雪雁忙壓低聲響,把黛玉的環境說了。二人抱怨她為什么不往奉告老太太,她說這就要往。黛玉聞聲外面有人語言,讓她們出去。二人出來,枝梧說請姑娘往望畫,不知姑娘身上不佳。黛玉說,姑娘們有空,請到這兒坐坐。二人略站一下子,暗暗退進來,急忙趕到惜春處,把黛玉的病情說了一遍。探春、湘云促趕到瀟湘館。黛玉見二人來了,又起困惑,不請她們她們還不來呢!牽強讓紫鵑扶起來。探春問候了她,湘云一瞅痰盒,不禁大驚小怪。黛玉初時并未望,這一望,不禁意氣消沉。探春忙說:無非是肺火回升,帶進去一些,偏是云丫頭蝎蝎螫螫的。二人起身,叮嚀了兩個丫頭好好侍侯姑娘,就要告辭。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