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二十四章 賈母歸地府_【紅樓夢白話娛樂城優惠活動文】

第二十四章 賈母回九泉

賈政分派了尾隨賈赦、賈珍的仆人,仆人們與家屬離別,又是一次哭鳴連天。他帶上寶玉,送兄、侄到城外,把酒餞別,看二人到處所好好效勞,皇上是不會忘掉元勳的后代的。送走兄、侄,賈政父子歸家,見門前吵成一團,倒是皇上把榮國公的世襲職銜賞給他,眾閑人來討喜錢的。他問明守門人,促進后堂,歸明賈母,老太太才破涕為笑,鼓勵兒子好好為國效勞。邢夫人、尤氏想起丈夫闊別,心中仍悲苦不已經。

那些親朋見二府被抄,都藏得遙遙的;據說賈政襲了榮國公,又簇擁上門道賀。包勇望不慣這些勢利小人,吃醉了酒到街上逛,聽街談巷議,這位京兆尹賈雨村落本是出于賈政薦舉才能飛黃騰達,賈府出事,恰是他告到御史衙門釀成的。包勇不禁震怒,恰逢賈雨村落的官轎途經,被他痛罵一通。賈政逃難猶恐不迭,就罰他望守大觀園,不許出門。

史湘云出嫁歸門,探望賈母。賈母據說湘云的半子不僅人品好,還知寒以及暖,不禁想起迎春嫁個混賬男子,探春遙嫁海域,心頭又蒙上一層悲傷。湘云為討賈母歡心,想起后天是寶釵的誕辰,要暖繁盛鬧。賈母就掏出銀子,命人準備酒菜,又命人往接歸迎春。迎春一抵家,就哭著說:“父親遙行,原先要歸來送行,他怕不利,不讓來,還說父親欠他幾千銀子,要讓二叔還。往常據說二叔襲了職務,才讓我歸來。”賈母說:“我原想暖鬧,你們又招我懊惱。”迎春忙收住哭聲。薛阿姨帶著寶琴、李嬸娘帶著李紋、李綺都來了。寶玉見眾姐妹仍以及他有說有笑,只有寶釵正比早年忸怩了,不禁心中煩悶。酒菜擺下,鳳姐兒知賈母想暖鬧,死力籌措想談笑話,口齒卻不似早年智慧。賈母見暖鬧不起來,讓鴛鴦來行酒令,酒令雖乏味兒,仍逗不起樂來。輪到李紈擲骰子,鴛鴦報:“大奶奶擲的是‘十二金釵’。”寶玉心中一動,想起“十二金釵”的夢來,再望眾姐妹都在,只少一個黛玉,就要失淚,慌忙忍住,說:“我暖得慌,脫一件衣裳就來。”

寶玉沒有歸屋,卻繞歸園子。襲人遇上,問:“你往哪里?”寶玉說:“我煩得慌,轉轉。”到園門口,見角門半開半掩,兩個婆子坐在門檻上語言,就去里進。襲人不讓他進,婆子說:“自法師捉了妖,園子里就清凈了,況且大天白日的。”也跟長進往。襲人怕他到瀟湘館,勾起去事悲哀,有心把他去別處領。他卻執意往瀟湘館。走到近前,他俄然站下,問:“瀟湘館有人住嗎?”襲人說:“沒人住。”寶玉說:“我明顯聽到里面有哭聲。”襲人說:“你是困惑。”婆子說:“這一帶咱們不敢來,時常聽到哭聲。”寶玉說:“可不是。”不由流下淚來,說:“林妹妹,是我害了你。是怙恃為我做主,不是我虧心。”接著放聲大哭。襲人正勸不走他,秋紋帶人趕來,說是老太太正派人找二爺呢!不禁分辯,與襲人拉上寶玉就走。

晚上,寶玉推說納悶,要獨自睡在外間。寶釵知他的心思,讓麝月、五兒在外間侍候。待寶釵、襲人睡下,寶玉悄悄祈禱,林妹妹在天之靈有知,給他托個夢,他也好向她傾吐滿腹悲思。睡到天明,竟沒做一個夢,他嘆了口吻,說:“恰是‘悠悠存亡別經年,靈魂未曾來入夢’。”寶釵在里間說:“林妹妹若在時,聽這話肯定氣憤。”寶玉反討個敗興。第二夜,他見五兒長得像晴雯,跟五兒說了三更話,睡了上去,這一晚上又是一無所得。寶釵鳴過五兒,問二爺跟她說了些什么。五兒也記不全,只學了什么“枉擔浮名”,又什么“沒打端莊主張”。寶釵怕他想邪了再犯病,到晚上便想法把他騙進房中,與襲人拐彎抹角,說得他欠好意思,只好與寶釵同了床。成親一年有余,二人始效魚水之歡。

賈母見眾長輩會合膝下,心中喜悅,多吃些器材,就覺心中飽脹。鴛鴦要奉告王夫人,賈母不讓,說是餓一頓就好了。誰知上了歲數的人,怎與年青人相比?兩天沒吃,也沒見好,反覺頭暈目眩,又添了咳嗽。賈政忙請醫抓藥,吃了三天,仍不見好。他就命賈璉探問好醫生。賈璉想起客歲給寶玉望病的畢知庵,派人往請,畢知庵殊不知到哪里教書往了,只好另請醫生。賈政雖千般為賈母請治療療,但那病卻日重一日。他曉得難以治愈,到衙門告了假,與王夫人晝夜奉養。一天,陪嫁迎春的一個婆子趕來,對彩云說,迎春前天受一場氣,哭了一晚上,昨天痰堵住了,孫家又不請醫生。王夫人忙鳴她們往遙些說,已經被賈母聞聲,問:“迎丫頭要逝世了嗎?”王夫人拆穿說:“無非有些病,她們大驚小怪的。”賈母讓給她望病的醫生往給迎春望。王夫人讓彩云陪婆子往見邢夫人,二人剛到那里,外面傳進話來:“二姑奶奶逝世了。”邢夫人放聲大哭,只好派賈璉往望。

賈母自知活不長了,想這個,想阿誰,抱怨云丫頭也不來瞧她,派人往請。那人歸來暗暗奉告鴛鴦,史姑娘的半子忽得暴病,醫生瞧了,可能要轉癆病,她不克不及來。鴛鴦以及琥珀正磋議若何瞞得過老太太,卻聽屋里嘁嘁喳喳,忙已往望,賈母臉色大變。賈政鳴賈璉傳話,從速預備后事。賈璉進去,囑咐了賴大,又歸到房中對鳳姐兒說:“你躺不成了,老太太的事兒就要進去了,掙扎著下來吧,我也難歸來。”鳳姐兒說:“你快往吧,我換件衣裳就往。”賈璉歸到上房,悄聲奉告賈政已經支配好了。賈母睜眼要茶喝,邢夫人端上一杯參湯,賈母保持要品茗,世人忙換上茶。賈母喝了兩口,要坐起來語言。眾丫頭扶她坐好,她說:“我到你們家六十多年了,福也享絕了。從你們老爺起,兒子、孫子也都算是好的了。便是寶玉,我疼他一場……”說著,她拉住寶玉的手,叮嚀他要爭氣。她又叮嚀賈蘭,要孝敬母親,讓母親風景。再叮嚀鳳姐兒,該修修福了。接著,她埋怨云丫頭沒良知,終不來望她。她又望望寶釵,嘆了口吻。賈政見她臉泛紅光,知是歸光返照,忙奉上參湯,她的牙關已經緊。王夫人、寶釵忙扶住她,邢夫人給她換上壽衣,她喉間略一響動,臉帶笑臉,咽了氣。

賈政帶男丁在外面跪下,邢夫人帶女眷在里面跪下,一齊慟哭。外面家人早已經支配好,立刻舉措,重重門上糊了白紙,搭起靈棚,豎起牌坊,上下人等立時換了喪服。賈政報了母喪,禮部奏來日誥日子,皇帝降旨,賜銀一千兩,由禮部主祭。眾親朋見皇帝仍隆恩榮府,都來奔喪。外面的事,由賈璉領著賈蓉照料,里面的事雖有二位夫人,卻只有鳳姐兒一人支撐。鳳姐兒本想憑她的手腕,定能把兇事辦得風風景光。但前次在寧府,她大權獨攬,可以隨便調動銀錢,此次卻不同了,邢夫人掌著錢,她支不動,並且人手也少了很多,基本不夠用。邢夫人埋怨她做事不力,鴛鴦埋怨她沒把老太太的事放在心上,辦得不風景。鴛鴦還說:“要是錢不夠,把老太太留給我的器材折成銀子用上,要否則我怎有臉見老太太呢?”鳳姐兒雖感覺鴛鴦的話怪僻,卻沒去別處想,僅覺得鴛鴦要報老太太的恩,批准上去,便來到外面。

按賈政的意思,賈母的兇事要辦得既風景,又省儉,因是抄過家的,怕人說閑話。但逐日來吊喪的不是王公大臣,便是王妃命婦,想省也省不下。外面搞得賈璉七手八腳,里面把鳳姐兒忙得弗成開交,到了第三天,四處仍是一團糟糕。鳳姐兒見上了菜上不了飯,上了飯又上不了菜,一問,連碗盤都不足數。她往找鴛鴦,鴛鴦說老太太的器材已經分給二位夫人了。她曉得邢夫人的借不進去,就把王夫人的借進去,娛樂城推薦才牽強夠用。再支令人,這個動了,阿誰站下,一問,倒是眾丫頭、媳婦沒得利益,只好低聲下氣一一請求僕眾們給她些體面。鴛鴦只當銀子已經給了鳳姐,就在靈前哭訴鳳姐兒若何不願為老太太經心。邢夫人聞聲,不怪本人不發銀子,也怪鳳姐兒不消心。鳳姐兒只好忍屈含淚,冒死支撐,想爭歸這口吻,沒有銀子又怎能爭得來?只有李紈望出鳳姐兒的苦處,因王夫人不懂家務,又不敢說,只好囑咐本人的部下人,無論若何幫二奶奶一把,助她度過難關。好輕易熬到坐夜之日,來客更多,鳳姐兒戮力支撐,瞻前不克不及顧后,邢夫人還派人來指責她藏清閑。她一口吻接不下去,兩眼一黑,哇地噴出一口鮮血,蹲坐上去。邢夫人得知,反說她裝病。這一來,遍地更是亂糟糟的。

到二更多,主人逐漸散往,便預備辭靈。鴛鴦哭昏在地,世人忙捶打一陣。她蘇醒過來,口口聲聲要跟老太太往。世人只當她悲傷過分,隨口說的話,也沒在乎。到辭靈時,卻不見她在場,人們還沒在乎,覺得她哭乏了歇往了。舉辦完典禮,賈政與賈璉支配了望家的人,讓世人歇歇,誰知琥珀、珍珠卻齊聲驚鳴。世人忙已往望時,鴛鴦卻在房中吊逝世了。邢夫人說:“想不到這孩子這么有志氣。”王夫人鳴來鴛鴦的嫂子,讓她望著鴛鴦入殮,賞她一百兩銀子,把鴛鴦剩下的器材給了她。她磕了頭,樂得屁顛顛地走了。賈政親手上了三炷噴鼻,作了個揖,說:“她是殉葬的,弗成作丫頭論,小輩該行個禮。”寶玉配偶磕了頭,賈璉想起鴛鴦的利益,也要磕頭,卻被邢夫人攔下,說是別折得鴛鴦不得超生,只得作罷。五更時,送殯的親朋絡繹來到,辰初時起靈,送到鐵檻寺。鳳姐兒只得掙扎起來,領人望家查夜。

包勇被罰望園,寸步不離,閑時就打拳使棒。榮府雖然說人手不夠,賈政也沒想到用他。黃昏時,他鎖了園門,道婆與妙玉要已往,想往陪惜春語言,包勇說什么也不放二人過來。兩個望腰門的妻子子卻說好說歹,放二人過來到惜春處。惜春請妙玉吃了茶,與她下起圍棋,直下到四更天,道婆以及丫頭們早各自睡了。卻在這時候,忽聽外面一陣亂喊:“有賊!”又聽屋上瓦亂響,倒是賊人在房上揭瓦砸追逐的家人。眾家人不敢上前,只是亂喊。忽聽一聲大喝:“不要放跑一個,都跟我來!”世人望時,倒是包勇提棒趕來。世人雖壯了膽,仍不敢上前,包勇一縱身上了房,掄棒與眾賊廝殺。紛歧時,他一棒打翻一個賊人,呼通摔下房來。眾賊畏懼,急忙跳墻兔脫。包勇大喊小鳴,窮追不舍,眾家人遙遙跟在后面。包勇忽被器材絆倒,起來望時,暗處有幾個箱子,仰面望,賊已經翻外墻跑了。世人見了箱子,松了口吻,關上望時,都是空的,不禁齊聲鳴苦。

在外宅守夜的賈蕓、林之孝趕到內宅,見賈母的房門大開,幾個箱柜被盜一空,怒罵在內宅守夜的女人。二人再到處巡視一遍,遍地都沒丟器材。來到惜春處,惜春被嚇昏已往,方才救醒。眾家人說:“幸而包大爺上房,打垮一個。”二人提燈望那逝世尸,似乎是周瑞的干兒子何三。林之孝忙派人報案,營官來到,驗望了現場,世人說:“來的不是賊,是匪賊。”營官怕擔義務,只說是賊,要是匪賊,能打無非姓包的?快報掉單。賈蕓歸到上房,鳳姐兒已經染病過來,因鴛鴦已經逝世,誰也不知少了什么器材。世人都說:“偷這么多器材,時辰不小,上夜的做什么往了?打逝世的是周瑞的干兒子,必是里應外合。”鳳姐兒震怒,命把一切上夜的婆子捆了,交營官過堂。

惜春掉聲痛哭,恰恰她留下望家就出事,都是她嫂子尤氏害了她,讓她留下,她還有什么臉見人?鳳姐兒十分困難勸下她,忽聽包勇高聲嚷:“三姑六婆都不是好器材。昨晚那姑子要過來,我不讓過,腰門上的婆子倒罵我。我聽到出了事,想過來,倒不放我過來。今兒早上我才曉得,那是四姑奶奶的房子,那姑子就在里頭,天不亮就溜了。可不是那姑子引來的賊嗎?”惜春情里更欠好過。鳳姐兒問:“哪一個姑子在你屋?”惜春便說妙玉陪她下棋直下到出事。鳳姐兒雖不信賴妙玉會勾搭賊人,縱是恰巧,也難以說清晰,讓人把這事瞞過老爺,派賈蕓到鐵檻寺送信。

賈蕓飛馬來到鐵檻寺,報知賈政,賈政不禁呆住。娛樂城優惠活動賈璉痛罵賈蕓不識好歹,給他難看。世娛樂城活動人磋議開掉單,鴛鴦已經逝世,沒法開,況且賈母收有很多元春的器材,都違禁,報上倒要肇事,只好讓琥珀、珍珠細心回憶,虛構掉單。賈璉、賈蕓飛馬歸府,林之孝跪稟:“衙門瞧了,查了來蹤往跡,也驗了尸。”賈璉驚問:“驗什么尸?”林之孝就說包娛樂城ptt勇打逝世一個賊,似乎何三。賈璉問賈蕓見老爺為什么不說,賈蕓說人們只說像何三,以是他沒說。賈璉據說已經把尸體搞到街上招認,又罵衙門糊涂,那有賊人支屬敢認尸的?又要打上夜的人。林之孝忙討情,天一黑,男子不準進三門,他與賈蕓時刻查點,而賊是從后夾道爬出去的,他們在外面安知?里面上夜的女人都捆了,等爺過堂呢!賈璉鳴過包勇,夸獎一番。鳳姐兒、惜春正怕包勇說出姑子引賊的事,湊巧琥珀坐車歸來了,世人才出來查點掉物。賈璉見金銀被盜一空,不禁發楞,辦兇事的錢還沒開,怎么辦?他讓琥珀等開了掉單,報到衙門,又急忙趕歸寺里。

惜春歸房,越想越覺沒臉見人,鳳姐兒派豐兒往勸慰她,她又憂慮妙玉聽到包勇的話,再無非來,從此這獨一的親信也沒有了。她妙想天開了一晚上,越日一早,便決計要學妙玉那樣,閑云野鶴,自由自在,抄起剪子,就鉸頭發。彩屏等丫娛樂城註冊送體驗金頭忙奪剪子,已經鉸往一半。世人正在相勸,櫳翠庵的道婆尋來問她,見妙玉沒有?她驚問出了什么事,道婆說夜間她們聞聲禪室有動靜,卻睜著眼起不來。到天明一望,妙玉不見了,只在墻邊找到一架繩梯、一個刀鞘,大概是賊人使了悶噴鼻,把她搶走了。這時候,只聽包勇在外面嚷:“快把那混賬婆子攆進去,打開腰門!”道婆只得走了。彩屏勸惜春別再添亂,便是妙玉被搶,也只作不知,有什么,等老爺太太歸來再說。惜春雖綰起發髻,卻已經拿定了還俗的主張。

賈璉到寺里,先向賈政說了若何報掉單的事,又往見二位夫人,讓她們勸老爺早些歸府,否則無法照顧。賈政對家中也不安心,支配歸府,人人來靈前磕了頭,都起來要走時,只趙姨娘伏地不起。周姨娘來拉她,只見她滿嘴白沫,舌頭外伸,鳴道:“我是不歸往的,要跟老太太歸南往。我跟一輩子老太太,大老爺還不依,想合計我,我歸往你們還合計我。”世人聽出明白是鴛鴦的口吻,面面相覷。又聽她說:“我不是鴛鴦,鴛鴦升仙了。閻王拿了我,要審我伙同馬道婆害寶二爺與璉二奶奶一案。”接著又請求二奶奶饒了她。世人知她遭了報應,留下賈環照料她,派周瑞總管,其余的都上車歸府。趙姨娘照舊狂喊亂鳴,只求紅胡子老爺別再打了,直鬧了一晚上。越日賈政派醫生來望,醫生診了脈說:“預備后事吧!”

賈政等先后抵家,鳳姐兒發了幾回暈,已經有力起來歡迎,只有惜春接著。賈政前后望了,長嘆一聲,冷靜地歸到書房。越日,林之孝出去,跪稟了掉盜的顛末,說出被打逝世的賊已經認明是周瑞的干兒子何三,又說衙門已經拿住鮑二,搜出一些掉物,正在拷問賊伙著落。賈政震怒,命人往寺里捆上周瑞,送交衙門。林之孝又請罪,賈政讓他拜別。賴大與鉅細管家出去,呈上辦兇事的賬簿,賈政讓交賈璉解決,賈璉要罰望家的奴仆拿銀子,被賈政喝退。

鳳姐兒只需眼一閉,就見尤二姐,說她機關算絕,反把賈璉的前途算丟了。她想起二姐已經逝世,猛然驚醒,知是冤魂索命,只求速逝世。這時候,小丫頭來報,說是劉姥姥來了。鳳姐兒讓平兒往接,卻又見一男一女走出去,就要上炕,她忙呵叱,卻又不見人,想起是賈瑞求huan,鮑二家的私通。劉姥姥帶著外孫女青兒出去,請了安。鳳姐兒一陣傷心,說:“姥姥怎么這時候才來?你外孫女兒也這么大了。”劉姥姥自責糊涂,沒早來望姑奶奶,又說她的病是撞上了什么。平兒從后面扯她,她不言語了。鳳姐兒就說趙姨娘中邪逝世了。說罷,為巧姐兒的運氣痛哭。巧姐兒趕來,向劉姥姥問了好。鳳姐兒讓劉姥姥帶巧姐兒到鄉間往,劉姥姥說:“咱們哪有器材鳴她玩、吃?不是坑我嗎?咱們那兒也有大財主,雖比不上府里貧賤,在咱們眼里也是天上仙人了。我給姑娘做個媒吧!”鳳姐兒說:“我愿意。”巧姐兒聽這話欠好,便往以及青兒語言,一下子就熟了。劉姥姥又說,她家托了賈府的福,買了地,打了井,日子愈來愈好過。她早想來,因滿地莊稼,來不了,昨天據說老太太歿了,她嚇得連豆子都拿不住了,百口人都坐在地里大哭一場,今兒一早她就趕來了。

平兒把劉姥姥拉到一邊,怕她累著鳳姐兒,又問她鳳姐兒病情奈何,她說望模樣是不行了。賈璉歸來,也不睬鳳姐兒,找平兒要了鑰匙,翻箱倒柜地徵採值錢的器材,以填賈丁憂事的饑荒。鳳姐兒一急,兩手亂抓。劉姥姥急忙趕來,念了會兒佛,鳳姐兒恬靜些。王夫人聞訊趕來,見她恬靜些,稍放下心,與劉姥姥問了好,說了會兒話,就走了。劉姥姥要給鳳姐兒許愿,就要告辭,鳳姐兒把巧姐兒托給她,讓青兒留上去玩幾天,她就促走了。

是日夜里,鳳姐兒大鳴大嚷,要車要舟,說是要歸金陵。賈璉曉得不妙,忙找人用紙糊車舟。寶玉配偶趕往,路上寶釵說:“正應了簽上的話。”寶玉說:“我做的阿誰夢里,好像也提到這些,卻記不清了。要能做夢再往一歸,我就能未卜先知了。”到了東跨所,鳳姐兒已經咽氣停床,寶釵到床前大放悲聲,寶玉拉住賈璉放聲痛哭。平兒忙勸開,賈璉鳴來賴大,囑咐他節省解決,又歸明賈政,派人往請大舅子王仁。王仁來到,見兇事處處應付著辦,心中煩懣,抱怨賈璉不為他妹妹辦風景些。賈璉知他混賬,不理睬他,他就調唆巧姐兒鬧她父親。巧姐兒說客歲抄了家,哪兒還有錢?王仁就罵她要留著錢做妝奩。平兒過來勸他不要云云跟小女孩兒語言,他就罵平兒恨不得二奶奶逝世,想當正房。巧姐兒見她舅云云作為,就瞧不起他,他也對巧姐兒挾恨在心。賈璉四處抓撓不到錢,正在發急,再加上有個混賬大舅子胡攪亂纏,更沒法可想。平兒掏出本人的首飾與多年積攢的梯己銀子,給了賈璉辦兇事,賈璉更敬佩平兒的為人。秋桐氣不忿,抱怨平兒壓了她一頭,使賈璉對她漸生厭煩,拿她出氣。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