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二十六章 拳打殷天錫_【水滸傳白話文真人娛樂】

第二十六章 拳打殷天錫

知府與眾軍漢押著李應、杜興,行不到三十余里,忽見林子里闖出一彪人馬,倒是宋江、林沖、花榮、楊雄、石秀。知府大驚,撇下李應、杜興,率部下人逃命往了。宋江命人追逐,也沒遇上,就與李應、杜興松了綁,牽過兩匹馬來,說:請大官人上山藏避一時。李應說:事是你們干的,與我有什么關系?宋江說:到了官府怎會聽你分說?咱們走了,必定株連你。你要不願落草,先藏避一時,過了風頭再說。

李應、杜興被眾首級頭目蜂擁著,想不往也由不得他,只好一齊來到梁山泊。晁蓋命人自吹自擂,迎下山來,眾英雄都到聚義廳上坐了,與新首級頭目見了禮。李應懸念家小,要下山往望望,吳用笑著說:大官人的寶眷已經接到山上,貴莊已經被燒成高山,你還歸哪里往?李應不信,卻見自家莊客以及老少都上山來。晁蓋、宋江等都伏地請罪,說是為請李應上山,定下的這條計。那知府倒是蕭讓裝扮,官兵是戴宗、楊林、裴宣等裝扮。李應見斷了進路,只好同意入伙。

越日,眾將飲宴慶功。宋江對王英說:當初我在清風山時,許你一門婚事。我父親收個女兒,招你為婿。說罷喚出那干妹子,倒是一丈青扈三娘。宋江就地把話申明了,眾首級頭目皆大歡樂。扈三娘見宋江義氣極重繁重,欠好推卻,依允上去。宋江那時就命人布置洞房,讓王英與扈三娘成親。眾英雄正吃著喜酒,山下酒店派人來報:朱首級頭目酒店攔住一伙主人,個中一人自稱是鄆城縣都頭雷橫。晁蓋、宋江、吳用忙迎下山,把雷橫請到聚義廳,置酒款待,一連留了五天。晁蓋問起朱仝,雷橫說:朱仝已經改任當牢節級,新任知縣很喜歡他。宋江勸雷橫留下入伙,雷橫以老母年高為由,直言拒絕。宋江等苦留不住,與眾首級頭目各贈金銀,送雷橫到山下亨衢上。

雷橫歸到鄆城縣,先歸家見了老母,換了衣裳,來示知縣,歸了話,自歸家中安歇。此后,仿照照舊天天到縣衙畫卯,支應公務。一天,他正在街上閑逛,忽聽有人喊:雷都頭,多日不見。雷橫歸頭望,倒是閑漢李小二,就說:我出差了,頭幾天才歸來。李小二說:勾欄里新從東京來個女伶人,色藝雙盡,名鳴白秀英。都頭何不往望望?雷橫正沒事,便跟李小二來到勾欄,在青龍第一號位上坐了。那戲臺上,正跳著加官。李小二見人多,又回身進來了。加官跳完,一個老夫上了臺,說:老夫是東京人氏,名鳴白玉喬,只憑女兒白秀英吹彈歌舞,伺候全國的望官。跟著鑼聲音,白秀英上了戲臺,拍一下界方,念了四句七言詩,說唱了一段《豫章城雙漸趕蘇卿》的話本。白秀娛樂城返水英說唱俱佳,滿場觀眾無不歡呼。

正唱到當緊處,白秀英俄然住了口,拿起盤子,說:財門上起,利門上住,吉地上過,旺地下行,手到背後,休教空過。白玉喬說:我兒往走一趟,望官都邑賞你。白秀英下了臺,先到雷橫背後。雷橫去懷中一摸,卻沒帶一文錢,說:今日忘帶錢了,來日誥日多賞你些。白秀英說:官人正坐首位,你要不給,我怎向他人討?雷橫羞紅了臉,說:本日確鑿忘帶錢了。若帶了,賞你三五兩也不在話下。白秀英財神捕魚說:官人一文也不給,卻說三五兩,不是讓俺割肉醫瘡嗎?白玉喬便罵:這是個不懂事的,他要懂事,狗頭上也會生角。雷橫說:你敢罵我?世人相勸:罵不得,他是縣里的雷都頭。白玉喬罵:只怕是驢筋頭。雷橫再也不由得,跳上戲臺,一把揪住白玉喬,一拳一腳,打得鼻青臉腫,唇綻齒落。世人忙拉開雷橫,一哄散絕。

那白玉喬仗誰的勢敢不買雷橫的賬?原來白秀英在東京時就以及知縣相好,知縣到鄆城上任,他父女也跟了來。白秀英見父親被雷橫打成輕傷,覓一乘轎抬了,徑直來到后衙,找知縣告了雷橫一狀,哭哭啼啼說雷橫調戲她,她不從,被雷橫打了老子,砸了勾欄。縣官就把這婊子當成貞女,當即派人捉來雷橫,當眾痛打了,披枷戴鎖,押在衙門外示眾。那婊子要殺雞嚇猴,讓滿城人都怕她,要把雷橫枷在勾欄前ling辱。縣官怎肯不依?第二天,就命幾個牢子押上雷橫,來到勾欄前。那婊子坐在對門茶坊里,見牢子不願捆翻雷橫,當街羞恥,就已往說:你們不摒擋他,我鳴太爺摒擋你們。牢子們只好說:雷都頭,沒設施的事,讓咱們胡亂對付一下。就把雷橫按在當街捆上。

雷橫的老母前來送飯,見兒子被羞恥,就哭罵:你們也以及我兒子吃的一飯碗,她的錢就恁好使?牢子們說:雷大娘,咱們要不該付一下,那女人要砸咱們的飯碗。雷母邊解繩子邊罵:我就解了這繩,望這賤人能奈何。白秀英就罵:你那老婢子,罵我什么?雷母說:你這賤母狗,倒敢罵我!白秀英邊揚聲惡罵,邊沖了已往,捉娛樂城ptt住雷母就打。雷橫見母親被打,不禁震怒,把頸上的枷對著白秀英砸上來,只一下,砸了個腦漿迸裂,不會動彈。眾牢子押上雷橫示知縣,知縣震怒,驗了尸,把雷橫下在牢里。朱仝一壁精心照料雷橫,一壁四處使錢、說情。知縣雖喜歡朱仝,卻更喜歡那婊子,怎肯罷休?就命人把罪名定逝世,待六十天監滿,派朱仝帶人把雷橫押解濟州處決。

朱仝押解雷橫行不十多里,見路旁有一座酒店,就請世人往吃酒。吃到一半,朱仝帶雷橫到屋后小解,給雷橫開了枷,說:你快走,帶上老母投靠異域。雷橫說:我走了要株連你吃訟事。朱仝說:知縣恨你打逝世了他婊子,非要置你于逝世地。我放了你,大不了流放放逐,你快走。雷橫走了好一下子,朱仝才把枷扔進荒草中,歸到店里說:我一不警惕,被雷橫逃了,可怎么好?世人明知朱仝與雷橫好,有心放了雷橫,也不追逐,只是胡亂出些主張。朱仝估摸雷橫已經歸抵家,才領人逐步歸城,向知縣稟告被雷橫逃走。知縣派人到雷橫家一搜,連雷母也不翼而飛,家中值錢的器材也沒有了,就歸衙門稟報知縣。知縣故意開脫朱仝,卻被白玉喬到鄉鎮告一狀,只好把朱仝解送濟州。濟州知府就把朱仝刺配滄州。

朱仝來到滄州,知府見朱仝貌似關公,十分喜好,就留在身旁聽用。是日,知府年方四歲的小兒子見了朱仝,一把捉住朱仝的長髯,說:我要這胡子抱。朱仝抱上小衙內到街上玩了一圈,買了些糖果讓他吃了。歸到衙門,小衙外向知府說:這胡子帶我到街上玩,還給我買糖果吃。知府說:既然孩子喜歡你抱,他要跟你玩,你就帶他往玩。自此真人娛樂城朱仝天天哄小衙內玩。為了讓知府喜悅,時常貼娛樂城體驗金錢買糖果讓小衙內吃。

過不了半月,到了七月十五盂蘭節,遍地要放河燈,超度亡魂。入夜后,奶媽鳴住朱仝,說:夫人囑咐,請你帶小衙內往望河燈。朱仝把小衙內扛在肩上,來到地躲寺望河燈。二人在寺里玩了一下子,溘然有人在違后拉朱仝。朱仝扭頭一望,倒是雷橫。朱仝放下小衙內,說:你別動,在這等我一下子,我給你買果子吃。小衙內說:你快歸來。朱仝隨雷橫來到平靜處,問:你怎么來到這里?雷橫說:哥哥放了我,我就帶老母投了梁山泊。晁蓋、宋江念哥哥舊日之恩,讓我以及吳智囊來探望你。朱仝問:吳老師呢?吳用走進去,說:我在這里。朱仝問了好,吳用說:晁宋二位哥哥無日不在緬懷你的恩義,特命我以及雷兄請你上山。朱仝說:此話不消提。我熬個一年半載,還歸家當良平易近。吳用見勸不下朱仝,也就算了。

朱仝歸來,不見了小衙內,四下里尋了一遍也沒有尋到,又遇到雷橫。雷橫說:多是跟咱們來的人把他抱走了。朱仝焦急萬分,說:小衙內是知府的命脈,快幫我找歸來。吳用也走過來,三人離了地躲寺,出了城,朱仝加倍心慌,問:那人把小衙內抱哪里往了?雷橫說:那人不太懂事,可能把小衙內抱咱們住處往了。朱仝急問:那人是誰?雷橫說:我也不太認識,只聽人喊他黑旋風。朱仝據說小衙內落在殺人魔王手里,又急又怕,只催雷橫、吳用快走。行有二十里,見後面有一座松林,李逵鳴:我在這里。朱仝凌駕往問:小衙內呢?李逵說:在林子里睡著了。朱仝慌得三步并作兩步跑已往,卻見小衙內的腦殼已經被劈成兩瓣,不禁又驚又怒,歸過頭來,卻不見了吳用三人。朱仝四下觀望,月光下,遙遙見李逵拍著雙斧高鳴:來、來、來,跟你斗上幾十歸合耍耍!朱仝怎忍得這口吻?直奔李逵,李逵回身就走。李逵慣會走山路,專揀高卑坎坷的路走,翻山越嶺,如走高山。這下苦了朱仝,絕管他累得全身臭汗,李逵只在後面一二十步,怎么也趕不上。朱仝走不動了,李逵就回身罵上幾句,氣得朱仝恨不克不及一口吞了李逵,拼足氣力再遇上往,直趕到天亮,朱仝眼望著李逵下了山,進入一座莊院。朱仝趕進莊,直趕到大廳,也不見一小我私家影,只見到處插滿了武器,不禁心中生疑,放聲高鳴:有人嗎?

話音未落,大廳里屏風后走出一個穿綢裹緞的人來,問:誰?朱仝見那人高視睨步,不比一般人,忙見禮,申明來意。那人說:久仰美髯公台甫,快請坐。朱仝討教那人高姓台甫,那人說:我是小旋風柴進。朱仝跪下便拜。柴進攙起朱仝,落座后,朱仝問:黑旋風怎逃到大官人莊下去?柴進說:我有個同夥,鳴做實時雨宋江,寫來一封手札,讓吳用、雷橫、李逵住到我莊上,請足下上山,共聚大義。但足下推三阻四不願上山,以是鳴李逵殺了小衙內,斷了足下的進路。吳老師、雷兄,快進去向朱年老賠禮。吳用、雷橫進去,向朱仝賠了罪,再三懇請朱仝上山。朱仝喜氣未消,說:若要讓我上山,你們得殺了黑旋風!李逵跳進去,罵道:你咬我!晁宋二位哥哥的下令,礙我鳥事?朱仝要跟李逵冒死,柴進三人攔下。朱仝說:只需黑旋風在山上,我逝世也不往。柴進說:若是如許,也好辦,先把李年老留在我這里,你們三個先上山。朱仝說:往常出了這事,若何患了?我的家屬要受株連。吳用說:哥哥安心,此時宋公明早把寶眷請上山了。朱仝剛剛安心,跟吳用、雷橫辭別柴進,離了莊院。臨行時,吳用幾回再三叮囑李逵:你在柴大官人莊上,切弗成無中生有。待半年三個月后,朱仝消消氣,你再歸山。

李逵在柴進莊上住了一個多月,一天,忽有一人持一封手札來見柴進。柴進望了,大驚掉色,說:我只好往一趟了。李逵忙問什么事,柴進說了信上的內容:他叔叔柴皇城住在高唐州,新任知府高廉的小舅子殷天錫望中了柴府花圃,逼他叔叔搬走,天天吵鬧不休。白叟家慪氣無非,臥病在床,朝不慮夕。他又無兒無女,想必有遺囑對柴進說。李逵說:大官人往時,我也跟上。柴進說:你要想往就跟我往。

柴進就帶了李逵與幾個從人來到高唐州。柴進讓李逵等人在大廳等候,本人來到后院臥房,拜會叔叔。那柴皇城已經很多天水米不進,面如金紙,氣味奄奄。柴進坐在床前,放聲痛哭。柴皇城的后續夫人勸:大官人一起勞苦,不要云云悲哀。柴進擦擦淚,問發難情的委曲。夫人說:高廉是高俅的叔伯兄弟,仗他哥哥的權勢,隨心所欲。他的小舅子殷天錫,更是橫行無忌。也不知是哪一個長舌頭向他說我們家的花圃好,他就強行闖入內宅望了,逼咱家搬進來。你叔叔說我們家是皇親國戚,有太祖天子的誓書鐵券,任何人不得欺辱。那小子怎肯信?定要趕咱家走。你叔叔要拉他往論理,反被他推dao踢打。你叔叔咽不下這口吻,一病不起。咱家就靠你來拿主張了。柴進說:嬸嬸安心,先請大夫為叔叔治病,小侄立地派人歸滄州,取誓書鐵券來,哪怕到京城告御狀,咱家也不怕他。

柴進進去,跟李逵等人申明此事。李逵氣得跳起來,說:這小子真不講理,我拿大斧砍了他!柴進勸道:年老動怒,我家現有誓書鐵券,這里以及他講不清理,咱們到京城往講,大宋自有明顯的條例,我怕他什么?李逵說:條例,條例,倘使有條例,全國就不會亂了。我是先打后磋議,末路了我,連那狗官一齊砍了!柴進說:這是在城里,比不得盜窟里容你橫行。李逵說:城里又奈何?江州城、有為城我就沒殺人?柴進說:我先望望勢頭,用著年老時,年老再露面。沒事時年老先歇著。

柴進又歸到里面臥室,柴皇城流兩行濁淚,說:我被殷天錫毆逝世,只有賢侄能為我報仇,到東京告御狀,地府之下,我也瞑目了。柴皇城說完,一命嗚呼。柴進放聲痛哭,夫人勸道:大官人節哀,仍是先磋議后事。柴進說:我立刻命人歸家取誓書鐵券,連夜趕歸,好上東京起訴。先為叔叔備辦棺材盛殮,再作協商。柴進批示家人里外忙,穿了重孝。李逵聽得哭聲,問誰都不敢跟他說真話,只氣得技癢。

第二天,殷天錫騎著馬,帶二三十個閑漢出城游玩,借著幾分酒意,來到柴府,大喊小鳴。柴進身穿重孝迎進去。殷天錫問:你是什么人?怎么不照我的囑咐搬進來?柴進說:我是柴皇城的侄子柴進。叔叔已經經身死,待斷了七咱們就搬。殷天錫罵:放屁!我限你們三天搬,不搬,先把你這家伙打一百訊棍!柴進說:我家也是龍子龍孫,有先朝的誓書鐵券,誰敢不敬?拿來我望!現放滄州家里,已經派人星夜往取。有誓書鐵券我也不怕,都來給我揍這家伙!眾閑漢正要下手,忽聽一聲大吼,李逵一步沖出門來,將殷天錫揪上馬來,一拳打翻。閑漢們想來救,李逵手起,早打翻五六個,嚇得一哄而散。李逵提起殷天錫來,一陣拳打腳踢,柴進怎勸得住?不上半晌,殷天錫已經七竅噴紅,嗚呼哀哉。柴進見李逵闖下大禍,把李逵拉到后堂,說:官戎馬上就來,我自陪他們打訟事,你快歸山往。李逵說:我走了要株連你。柴進說:我有誓書鐵券,你快走。李逵帶上雙斧,從后門走了。

不多時,二百多官兵趕來,圍住柴府。柴進迎進去說:我跟你們到官府語言。眾官兵把柴進綁了,到處搜不到行兇的黑大漢,就把柴進押進衙門。高廉不禁分辯,更不論什么誓書鐵券,只問柴進要兇手,一陣大板,把柴進打得鱗傷遍體,把柴進用二十斤重枷枷了,打進逝世牢。殷夫人仍不願甘休,讓高廉抄了柴府,把滿門老少全下了監,占了柴府。李逵歸到梁山,朱仝一見,抓把樸刀就砍。李逵插入雙斧迎戰,二人就在聚義廳里斗了起來。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