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二十二章 焚稿斷癡情_【娛樂城優惠活動紅樓夢白話文】

第二十二章 焚稿斷薄情

黛玉偶然昏暈,偶然清醒,賈母盤查紫鵑、雪雁,二人也不敢說,更不敢向侍書探問。是日黛玉連水也喝不進了,只是合眼躺在床上。紫鵑怕她逝世了,讓雪雁守著,自往奉告賈母。雪雁沒見過這類模樣,心頭突突直跳。正怕得要命,侍書奉探春之命來看望黛玉。侍書見黛玉只剩殘喘,也嚇得要命。雪雁只當黛玉全無所聞了,問起寶玉以及張家的婚事到底定了沒有。侍書說,那是食客討老爺歡心說的,太太基本不愿意,再說老太太早相中了人,怎會定張家的姑娘?還聽二奶奶說,誰說親也不頂用,老太太要親上加親的。雪雁說:這么說,白送了這一名的命。侍書問:怎么歸事?雪雁說:我把你說的事跟紫鵑姐姐說,這一名聽了,就搞到這步田地。正說著,紫鵑歸來,讓二人進來說往,再說,姑娘怕不逝世得快些。侍書不信黛玉為此而病,紫鵑埋怨她不知黛玉的脾氣,曉得了也不會傳這類話了。忽聽黛玉一聲咳嗽,紫鵑忙攙起她,倒了杯開水,她輕輕批准,喝了幾口。剛剛正遇上她清醒,聽侍書說太太不同意張家的婚事,老太太要親上加親,除了本人,還能有誰?心境名頓開,再也不想逝世了。賈母、王夫人、李紈、鳳姐兒趕來看望她,她也精神煥發地批准幾句。鳳姐兒指責紫鵑大驚小怪,賈母倒夸紫鵑勤勞。

世人都群情黛玉的病生得奇,好得怪。只有紫鵑、雪雁心中分明,前次那一名鬧得天崩地裂翻天覆地,此次這一名病得起死回生,都是為著一個情字,似是三生石上結的姻緣。鳳姐兒聽到些風聲,邢、王二夫人有些疑惑,賈母猜了個八八九九。賈母召來三人,說出她的憂慮與打算,此事如傳進來,有失體統,又不克不及猛然把二人分開。林丫頭乖僻,身材又弱,不會有壽,只有寶丫頭最合適。為避懷疑,寶玉與寶釵訂婚的事誰也不許說進來;待給寶成全了親,再給黛玉找婆家。鳳姐兒囑咐在場的丫頭,誰敢多嘴,揭誰的皮。

那處薛家被金桂攪得翻江倒海。薛蝌為救援薛蟠,歸來張羅銀子。當他得知岫煙的處境,不禁心如油煎,但因薛蟠的案子沒完,又不克不及娶她過來,只有悲嘆運氣不公。金桂久守空閨,耐不住寂寞,與寶蟾定計勾結薛蝌。寶蟾倒想乘隙會先得手。怎奈薛蝌是個正派人物,且又挖空心思援救薛蟠出獄,時刻防範她們,使二人的詭計沒法未遂。薛蟠的狐朋狗友見薛蟠入獄待罪,薛蝌又年青,紛紛前來揩油水,丑態百出。薛蝌打定主意,拒不相見。不久,又收到薛蟠的信,說是縣里、府里已經翻結案,道里卻反駁上去。望模樣錢沒使到,還得要銀子打點。薛蝌匆忙摒擋啟程,寶釵里里外外照顧,支撐不住,病倒在床。薛阿姨見她病重,慌了四肢舉動,請醫抓藥,榮府又送來還魂丹,也不生效,仍是她本人想起寒噴鼻丸,吃了才好。

薛蝌派人送來信,薛阿姨不敢驚擾寶釵,過來求王夫人,請賈政再托門子。王夫人與賈政磋議了,又磋議了寶玉與寶釵的親事,決定今冬下定禮,待老太太甚了誕辰就成親。薛阿姨當晚就住在王夫人處,越日來見賈母。王夫人向賈母說了賈政的打算,賈母很喜悅。世人正說得暖鬧,寶玉來了,忙打住話頭。寶玉向薛阿姨請了安,問了寶釵的病。薛阿姨未便再像已往那樣親切,只是搪塞。寶玉見狀,心中疑惑,只好往上學。下學歸來,他先到瀟湘館。黛玉問薛阿姨提到她沒有,寶玉說不僅沒提她,對他也不如曩昔親切了,難道是由於寶釵病時他沒往看望?但也不克不及怨他,是老太太不鳴他往,只有寶姐姐能體貼他了。黛玉說寶釵更不會體貼他,昔時姊妹們在一路多暖鬧,往常薛家有了事,寶釵病到那步田地,他卻不往,一定末路他。二人猜想了一陣,又借打禪機,各用禪語註解了心跡。

越日是十一月月朔,賈母按常規舉行消冷會,寶玉請了一天假。他一大早就來到賈母處,世人還沒到,只有奶媽領著巧姐兒到了。巧姐兒先向賈母請了安,又向寶玉請了安,說是她媽要請二叔語言。寶玉問說什么,巧姐兒說她已經認了三千多字,讀了《女孝經》,就要學《列女傳》了。她說她懂了,她媽卻不信,要她讀給二叔聽,請二叔指教。寶玉就說了一些從古到今以賢良、文才、忠孝、仙顏、嫉妒出名的女人。賈母嫌他說得多,怕巧姐兒記不住,巧姐兒卻說經二叔一講,她更分明了。又說她媽從二叔處要往小紅,預備派柳家的五兒補夠數。寶玉夸巧姐兒比鳳姐姐還要強,接著又為五兒要來發一陣呆。過了一下子,人們都來了,只有寶釵避寶玉,岫煙避薛阿姨,二人沒來。

過了幾天,臨安伯請酒唱戲,賈政因衙門里事忙不克不及往,賈璉因與處所官交涉事務往不成,只賈赦帶著寶玉往了。寶玉見過禮,眾來賓也見了禮,掌班的拿著戲單過來,打一個千兒,請眾位老爺賞戲。世人依次點了,掌班到寶玉跟前,說:求二爺賞兩出。寶玉這才認出,掌班竟是蔣玉菡。因在眾目睽睽下,欠好多說,只好問:你什么時辰來的?蔣玉菡也欠好多說,反詰:二爺還不曉得嗎?寶玉胡亂點了兩出戲。世人群情,琪官兒原唱小旦,目前不唱了,當上掌班,偶然唱個小生;目前有了些錢,開了幾間展子,只是不願放下本業。還說他因要擇一個配得上他的女人,至今還沒成親。寶玉暗想,誰家的女兒配上他,也是有福的。唱了一下子,蔣玉菡主演了一出《占花魁》,飾小生賣油郎秦小倌,整個身心都入了戲,把賣油郎演活了。寶玉不禁出了神,賈赦起身告辭,只好跟了拜別。

是日,一個頭戴氈帽,身穿青平民,腳蹬趿鞋的人來到門前,向守門的作個揖,自娛樂城評價稱是甄府來的,有手札呈上賈府老爺。門人本瞧不起他那窮樣,僅因是甄府來的,才讓了座,把手札轉呈賈政。賈政望了手札,是甄老爺保舉奴仆包勇到賈府的。賈府仆人過量,人浮于事,賈政本不想留,又礙著甄老爺的體面,只好鳴來包勇,問明他是野生的奴仆,跟甄老爺來到流放地,甄老爺不忍他陪著受苦,便讓他來賈府的。賈政感嘆甄老爺不應犯罪,包勇說他們老爺只由於太老實,得罪了下屬,才開罪的。賈政問起甄寶玉的環境,包勇說他們寶玉往常換了一小我私家,再不靠近女孩子,勤苦唸書,已經能照顧家務了。賈政見沒處所安插他,讓他先歇著,有了缺再說。

怡紅院中的海棠在晴雯逝世那年春天俄然枯了半邊,這年十一月又開了花。世人都感覺新鮮,上自賈母,下至丫頭媳婦,都來瞧稀奇。賈母詮釋:海棠本應在三月著花,雖是十一月,因骨氣遲,還算十月,應著小陽春,著花也是有的。世人吠影吠聲,說是枯樹著花是寶玉的喜事。探春卻認為,花木著花都適應地利,逆地利著花,必不是好兆頭,卻又不敢說。黛玉說:當初田家有荊樹一棵,因三兄弟鬧分居,就枯逝世了。兄弟們受了激動,不分居了,荊樹又活了。往常二哥哥當真念書,樹也發了。賈母、王夫人都夸黛玉說得對。賈赦說:必是花妖作祟,不如砍往。賈政說:見責不怪,其怪自敗,隨它往。賈母息怒,把兩個兒子趕走,命人擺酒菜,人人吃酒賞花。又讓寶玉、賈環、賈蘭各作一首海棠詩,讓黛玉點竄。三人寫進去,念給賈母聽。賈母夸賈蘭的好,說賈環的欠好。寶玉卻由海棠想到晴雯。平兒來到,說是二奶奶因病不克不及來,送兩匹紅綢給寶玉道賀,暗中卻對襲人說,海棠此時著花,怕不是功德,二奶奶讓鉸塊紅綢子掛在樹上避邪。

世人拜別,寶玉歸房。賈母來時,他因匆忙更衣裳,把玉放在炕桌上沒顧上戴,這時候再找,竟不見影蹤,把丫頭們嚇個半逝世,四處都找不到。園中人聞訊趕來,探春讓打開門當真找,找到的有重賞。丫頭婆子把茅廁都翻了一遍,仍未找到。李紈急了,要搜世人,以便洗清白。探春認為,誰偷了玉,也不會放在身上找逝世,必是有人使壞。世人就想起剛剛只有賈環四處亂跑,也只有他與寶玉是仇家。探春讓平兒把賈環哄來問一問,沒想到一問問炸了,賈環哭著跑了。紛歧會兒,趙姨娘震天動地哭著來鬧開,賈環也隨著哭喊。王夫人來到,他母子才住了聲。寶玉見襲人等哭得花枝亂顫,就說玉是他頭幾天望戲時不警惕搞丟的。王夫人不信,哥兒歸來,哪怕少個錢袋,丫環也得點明,況且命脈。趙姨娘患了意,又想喧嚷,被王夫人喝住。李紈、探春只好以實相告。王夫人淚如雨下,想歸明賈母,要把邢夫人那處的人也查查。鳳姐兒染病趕來,說是不克不及如許查,誰也曉得查進去沒有活命,反會毀玉滅證,只有瞞著老太太、老爺暗地查,可能會查進去。王夫人傳令,誰也不許張揚,限襲人三天找進去,若找不進去,人人都欠好過。鳳姐兒又過到邢夫人那處,暗查那處的人。

李紈命林之孝家的囑咐前后門,三天內許進不許出,再令鎖上園門,在里面細細地查。林之孝家的說,頭幾天她家丟一件器材,林之孝上街請劉鐵嘴測一個字,就找著了。襲人就央求她從速讓林之孝往拆字。邢岫煙說妙玉會請神扶乩,不如求一下妙玉。邢岫煙往求妙玉,林之孝家的已經趕歸來了,說是林之孝拈了個賞字。劉鐵嘴說賞字下面是小字,中間是口字,必是件嘴里放得下的器材,應是珠子玉石之類;上面是貝字,貝差一彎不成見,是不見了;下面是當字的頭,器材在當展里;加個立人是償字,找到當展就有人,有人就有器材。李紈見測得滿對路,一壁支配人往當展找,一壁讓林家的歸明王夫人,請王夫人安心。

岫煙到櫳翠庵求妙玉扶乩,妙玉怪她不應泄露神秘,如果人都來求,還怎么清修?岫煙說是為著寶玉,請她破一下例。她才讓道婆焚噴鼻,取過沙盤乩架,書了符,讓岫煙祝禱了,那仙乩在沙盤上寫下字來:

噫!來無跡,往無蹤,青埂峰下依古松。欲追隨,山萬重,入我門來一笑逢。

岫煙問:請的哪位仙?妙玉說:鐵拐李。岫煙請她詮釋,她也詮釋不出。岫煙歸往,把繕寫的乩語讓李紈等傳望,只能猜一時是找不到的,但又丟不了,不知什么時辰又會進去,只是不知青埂峰在哪里,仙家的門也難入。世人都發急,只有黛玉暗喜,寶玉的玉一丟,豈不破了金玉之說?對她有利有害。

這邊正為玉鬧得弗成開交,元春又突患宿疾,命在彌留。待賈母等趕到宮里,元春已經不克不及語言,雖想啼哭,但流不出淚。世人探視過,到殿外侍候。紛歧時宦官公佈:賈娘娘薨逝。元春享年僅四十三歲。這年是虎年,尾月立春,已經算兔年,恰是虎兔邂逅之年,應了寶玉夢游太虛境的故事。從越日起,賈府凡有等第的官員、命婦,都要到朝中加入喪禮。這時候,朝中又傳出新聞,王子騰已經被封為丞相,正在進京途中。鳳姐兒心中喜悅,病好了泰半,從新籌劃家政。

寶玉自丟了玉,一天到晚傻呵呵的,只是呆坐不動。鳴他用飯他就吃,鳴他睡覺他就睡,鳴他給誰致意他就請,不鳴他他就什么都不曉得。襲人請黛玉來勸導寶玉,黛玉認為木石姻緣已經成究竟,反欠好意思往。襲人往請探春,探春從寶玉丟玉、元春薨逝上已經證明海棠著花的兇兆,只怕家道還要破落,哪故意情往?寶釵得知新聞,想往探望,薛阿姨奉告她,王夫人已經正式為寶玉提親,固然還沒最后定上去,她不克不及往。寶釵只好作罷。薛阿姨只盼著哥哥早日歸京,好為薛蟠開脫,也顧不上寶玉。這一陣只苦了襲人,聽憑她低三下四地請求苦勸,寶玉竟如木偶一般,愈來愈傻。鳳姐兒早先覺得他因丟玉氣的,望他那掉魂崎嶇潦倒的樣子,就請治療療,卻沒有一個醫生能對癥下藥。

待元春的兇事終了,賈母與王夫人到園中來望寶玉,襲人讓他歡迎他就歡迎,讓他致意他就致意。賈母心中略松,還覺得他的病不重,待問他話,他只嘻嘻傻笑,一言不答,仍是襲人教一句他才說一句。賈母的心又愁起來,詰問到底為什么生病。王夫人只得說出緣故原由,說是已經找遍全城鉅細當展,也沒找到玉。賈母急得直失淚,詰問賈政為什么不論。王夫人說,還瞞著他呢!賈母就命寫出通告,懸以重賞,交來玉者,賞銀一萬兩,曉得著落者,賞銀五千兩。王夫人就讓賈璉立刻照辦。隨后,賈母把寶玉帶走,只讓襲人、秋紋跟往侍侯。

賈政晚上歸家,聞聲街上滿城風雨,傳說賈府賞格萬兩白銀找玉,才知寶玉的玉丟了。他早認為這玉不是祥瑞物,恰恰老太太喜好,也沒設施。歸家后他一問王夫人,知是老太太讓貼的通告,忙命人揭歸來,卻已經被人揭走了。過不多久,有人來送玉,口吻倔強,要一手交銀,一手交玉。賈璉把那人請進書房,要驗明后方付銀子。那人掏出個紅綢包,賈璉關上望,果是一塊晶瑩美玉,下面刻的字也模糊可辨,讓那人稍等,興沖沖趕歸上房。賈母戴上眼鏡望了,又讓鳳姐兒望,都說像是像,便是顏色暗一些,沒有寶氣。鳳姐兒拿給寶玉望,寶玉接過玉就扔了。王夫人說:不消說了,這是假的。賈璉要過玉,忿忿然來到書房,那人一見他的臉色,就知露了餡,嚇得跪上去,連連叩首討饒。賈璉矯揉造作地要把他捆了送官,眾小廝、仆人迴聲如雷,把那人嚇得六神無主。賴大趕來,假意討情,世人把那人罵了個狗血噴頭,趕出門往。

王夫人等晝夜盼願王子騰早日到京,不虞正月十七內閣傳出新聞,說王子騰鞍馬勞頓,路上偶感風冷,當地沒著名醫,請個醫生,只吃一劑藥就逝世了。王夫民氣如刀絞,命賈璉到當地往探問確鑿。賈璉歸來,證明傳說風聞是真。

賈政正被家中種種事鬧得心焦,三月,朝廷放他為江西糧道。眾親朋來慶賀他升官,他也無意應酬,起程日期日近,心中更煩。是日,賈母把他鳴往,說是她已經八十一歲,賈政又要遙行,不知何時可歸,不如趁他在家,給寶玉與寶釵成親,一來沖沖喜,病可能會好;二來寶玉有個管教,病好后不會再廝鬧,好長進。賈政衡量利弊,他雖不信賴沖財神捕魚喜,但老太太最疼寶玉,如有個過失,便是他的罪惡,只好批准。他又提出幾個困難,一是薛蟠還在獄中,妹子怎能出嫁?二是寶玉的姐姐逝世了,應穿九個月的孝,孝中怎能成親?三是起程日期已經近,怎能來得及?賈母說,只需他批准,她自有設施,薛阿姨那處,由她往說。成親時不消鼓樂,只用十二對提燈前導,用八抬轎暗暗抬過來,按南邊的規矩拜堂。大概來了金鎖,會引歸玉來。只需賈政指定好屋子,摒擋了,也不宴客收禮,等寶玉好了,孝也滿了,再補請。襲人卻說,寶玉雖糊涂,但心中只有林妹妹,聽人提到黛玉就喜悅,只怕他得知與寶釵成親,會鬧起來。賈母為了難。鳳姐兒想個失包計,暗暗奉告王夫人,先奉告寶玉,說是老爺把林姑娘配給他了,望他神氣奈何?如果無動于衷,包也不消失了;如果喜悅,還要大費周折。賈母問清鳳姐兒,只怕黛玉曉得了欠好辦。鳳姐兒說,這事不許喧嚷,只奉告寶玉一人。

是日,黛玉過來給賈母致意,剛走不遙,想起忘了帶手絹,讓紫鵑歸往拿。她逐步向前行走,過了沁芳橋,忽聽有人哭,循聲找往,見是一個粗眉大眼的小丫環。黛玉問她為什么哭,她說她只說錯一句話,她姐姐就打她。黛玉問清她姐姐是珍珠,她鳴傻大姐,又問她說錯什么話。她就說,還不是由於老太太磋議給寶玉沖喜,把寶姑娘娶來,再給林姑娘說婆家,她就問了襲人一句:未來又是寶姑娘,又是寶二奶奶,怎么鳴呢?被她姐聽到,劈臉便是一巴掌,罵她亂說。請林姑娘給她評評理,她哪點兒錯了?黛玉心中猶如打翻了五味瓶,說不出是什么味兒來,好半蠢才發抖著說:快別說了,讓人聞聲,還得打你。往吧!

黛玉回身想歸往,只覺腳下如踩著棉花一般,軟綿有力,也不認路了,就在沁芳橋一帶兜開了圈子。紫鵑趕來,見她面色銀白,兩眼直瞪,精力恍忽,趕緊過來攙上她,問:姑娘怎么又歸往?黛玉說:我問寶玉往。紫鵑摸不著腦筋,把她攙到賈母房中。賈母睡了午覺,丫頭們都溜進來玩了。襲人聞聲簾子響,進去一瞧,便道:姑娘屋里坐。黛玉問:寶二爺在家嗎?紫鵑在她身后直向襲人擺手,襲人不知怎么歸事,黛玉已經走出來。寶玉正坐著傻笑,黛玉在對面坐下,也是傻笑。襲人、紫鵑也沒設施,只好在一邊望著。黛玉俄然問:寶玉,你為什么病了?寶玉說:我為林姑娘病了。二丫環嚇得面目改色,想用話岔開,二人又不言語了,還是傻笑。襲人知黛玉也癡迷了,且不亞于寶玉,只好讓秋紋幫紫鵑送黛玉歸往,叮嚀她千萬別把此事說進來。

黛玉出了屋,腳下飛快,也不辨偏向,直去前走。二丫頭急忙遇上,領她去瀟湘館往。到了門前,紫鵑說:阿彌陀佛,可抵家了。黛玉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去娛樂城註冊前栽往。二丫頭慌忙架住她,攙到床上。秋紋走后,紫鵑、雪雁守了多時,黛玉才徐徐蘇醒過來,問:你們哭什么?紫鵑見她分明過來,放下心來,說:姑娘從老太太那處歸來,身上不大好,咱們嚇哭了。黛玉說:我不會逝世的。又喘成一團。她心中徐徐分明過來,想起了傻大姐的話,反不傷心,只求快些逝世,以完此宿債。紫鵑、雪雁不敢報知賈母,恐怕再招來鳳姐兒指責。卻是秋紋臉色慌張地歸往,正碰上賈母起床,攔住她一問,她把黛玉的病情一說,賈母忙鳴來王夫人、鳳姐兒,領她們來到瀟湘館。黛玉面無血色,氣味薄弱,咳出的痰里帶著血。她睜眼望見賈母,喘吁吁地說:老太太,你白疼我了。賈母心中難熬難過,勸道:好孩子,你養著吧,不怕的。黛玉輕輕一笑,又閉上眼。

賈璉請來王御醫,王御醫為黛玉診了脈,說:還沒關係,是郁氣傷肝,肝不躲血,用斂陰止血藥會好。賈母見黛玉臉色欠好,奉告鳳姐兒:不是我咒她,這孩子病難好,給她預備后事,大概一沖就會好;便是欠好,也不至暫且慌亂。鳳姐兒批准了。賈母問紫鵑,黛玉聽誰說了什么?紫鵑只知黛玉癡迷,不知誰向黛玉透了風。賈母又問襲人,襲人也說不出什么。賈母說:我們這類人家,芥蒂是斷斷有不得的。林丫頭若不是這個病呢,花若干錢都使得;如果這個病,不只治欠好,我也沒心管。鳳姐兒說:林妹妹的事,老太太無須費心,反正有王醫生瞧。卻是姑媽那處的事要緊。不往常晚把姑媽請來,我們一齊說。賈母說:今日天晚了,來日誥日我們已往請。

越日,鳳姐兒往試寶玉,一說給他娶林妹妹,他就大笑起來。鳳姐兒說:老爺說,你還如許傻,就不給你娶了。寶玉說:我不傻,你才傻呢!說著站起來,要往瞧黛玉。鳳姐兒扶他坐下。說:林妹妹含羞,不見你。寶玉說:娶過來,她見不見?鳳姐兒見一提黛玉貳心中分明些,只怕見了寶釵,衝破這個謎,不知鬧什么饑荒,忍笑說:你再瘋瘋顛癲的,她就不見你了。寶玉說:我的心已經交給她了,她來了就會給我帶來,放到我肚里。鳳姐兒來見賈母,賈母已經聽到了,哭笑不得,又是疼愛。待王夫人過來,三人來到薛阿姨家,說了些無關薛蟠的事,請她晚上已往磋議件要緊的事。當晚,薛阿姨已往,王夫人把沖喜的事說了。薛阿姨雖愿意,又怕寶釵受冤枉,擋不住王夫人、鳳姐兒遙相呼應,又說寶釵過門后好幫薛蟠打訟事,也就批准了。

越日,薛阿姨歸往,先奉告寶釵。寶釵欠好說什么,只是垂淚。薛阿姨勸慰她一番,又鳴來薛蝌,讓他立刻往奉告薛蟠。四天后,薛蝌歸來,先說了薛蟠的訟事快告終了,讓再預備些銀子,又說薛蟠讓媽媽做主為妹妹辦了就行了。薛阿姨放了心,此事薛蟠的同夥一律不消,請來張德輝輔助照料。那處是賈璉、鳳姐兒操辦。這邊辦了泥金庚帖,填了寶釵的生辰八字,送給賈璉。越日,賈璉送過曆本,說是來日誥日便是上好日子,就在來日誥日過禮。薛阿姨頷首應允。賈璉歸往,先歸明賈政,再歸明財神娛樂城賈母。王夫人鳴鳳姐兒把彩禮備好,送賈母過目。襲人奉告寶玉,寶玉笑哈哈地說:從這里送到園里,再從園里送到這里,何苦來呢?世人對他溘然分明失笑。鴛鴦把彩禮逐一報出:金珠首飾八十件、妝蟒四十匹、各色綢緞一百二十匹、四序衣服一百二十件,沒備羊、酒,折成銀子。鳳姐兒支配人從園中角門間接送已往,不許讓瀟湘館的人曉得。

黛玉固然吃藥,病卻一天重似一天。紫鵑苦勸她珍重身材,她只輕輕一笑。紫鵑見她天天咳血,氣味薄弱,一天幾回往見賈母。鴛鴦見賈母的心都放在寶玉身上,就不給轉達。黛玉曩昔生病,上自賈母,下至姊妹,天天有人來看望,往常卻一個不見,只紫鵑守著她,自知萬難活命,掙扎著讓紫鵑攙她坐起來。紫鵑只好與雪雁把她攙起來,雙方靠上軟枕。她喘氣著說:我的詩簿子……雪雁找出她的詩稿,送到她背後。黛玉點頷首,喘得說不出話來,只是望著那箱子。她又吐一口血,紫鵑用手帕給她擦嘴,她就接過手帕指著箱子。紫鵑猜出她要手絹,讓雪雁開箱取。雪雁掏出一塊新的,黛玉扔到一邊,說:有字的。紫鵑才分明要題詩的,讓雪雁掏出。黛玉接過,冒死撕,怎撕得動?紫鵑知她恨寶玉,卻又不敢說破,讓雪雁點上燈,籠上火盆。雪雁籠好火盆,黛玉讓放到炕上。她進來找火盆架子,黛玉把手帕以及詩稿接踵扔到火盆里。紫鵑想攔,卻因攙住黛玉騰不脫手,雪雁忙來搶出,扔到地上亂踩,已經燒得所剩無幾了。黛玉長出一口吻,軟癱到炕上。二人忙把她放好,守了一晚上。

越日一早,紫鵑見黛玉又咳又喘,讓雪雁與小丫頭們守好,急忙往報賈母。待來到上房,卻不見一人,問誰誰都說不曉得。她不禁恨透了寶玉,可見全國男人的心都是惡毒寒酷的。她要找寶玉,劈面詰責他,卻又四處不見寶玉,怡紅院中也空無一人。忽見墨雨過來,她攔住一問,才知寶玉今夜就成親,上頭囑咐了,不許讓瀟湘館的人曉得。她暗中罵著寶玉,嗚嗚噎噎地歸到房里,見黛玉怒火回升,燒得兩頰赤紅,忙鳴黛玉的奶媽王嬤嬤。王嬤嬤一見黛玉這個模樣,不由得放聲大哭。這一哭,倒把紫鵑哭得心中忐忑不安,沒有了主張。她俄然想起李紈是孀婦,不克不及加入婚禮,忙讓小丫頭往請。

李紈快快噹噹趕來,邊哭邊悄悄抱怨鳳姐兒的移花接木之計。待她望了黛玉的樣子,加倍悲痛同情。她鳴黛玉幾聲,黛玉已經不會語言,只是眼皮以及嘴唇微動。李紈找紫鵑,紫鵑卻躺在外面床上抽咽,眼淚、鼻涕一大片。她讓紫鵑別忙哭,先把黛玉的裝裹預備好。這時候,平兒帶著林之孝家的促走來,見黛玉將近咽氣,平兒只是發愣。李紈問她來干什么,平兒說:二奶奶不安心,鳴我來瞧瞧。既然大奶奶在這兒,咱們奶奶只顧那一頭了。李紈讓林家的傳話,讓管事的準備林姑娘的后事。林家的只應不啟航,說:二奶奶以及老太太磋議了,借紫鵑姑娘使喚。紫鵑憤然說:林奶奶,你先請吧!等人逝世了,咱們天然往的。她見林家的變了神色,語氣弛緩了些:咱們守著病人,身上不潔凈,林姑娘還有氣兒,時時鳴我。李紈又在閣下勸解,林家的說她沒法歸二奶奶。平兒就讓紫鵑留下照料黛玉,讓雪雁跟林家的往。雪雁強忍住悲傷,不敢在賈母背後露出一點兒。她想,寶玉不知是真病假病,或者許是為著甩開林姑娘,有心說丟了玉,裝聾作啞,寒了林姑娘的心,好娶寶姑娘。她就往望寶玉到底傻不傻。誰知寶玉人逢喜事精力爽,得知今日以及林妹妹成親,雖有些傻氣,卻樂到手舞足蹈。雪雁見了,又是氣憤,又是傷心,哪知兩邊都鉆進鳳姐兒的騙局里?寶玉如飢似渴地催襲人給他換裝,恨不得吉時早到。鳳姐兒認為雖不克不及動鼓樂,寒寒清清拜堂也欠好,就讓打十番的演奏笙笛。吉時已經到,十二對宮燈引花轎進門,雪雁攙著寶釵款款登堂。寶玉見是雪雁當伴娘,只想著雪雁是林家的人,怎想到別處?歡歡樂喜地同寶釵拜了寰宇,再拜了賈母與賈政伉儷,送入洞房,坐床撒帳。賈政見寶玉舉措正常了,只道是沖喜沖的,倒也歡樂。

該揭蓋頭了,鳳姐兒早有預防,把賈母、王夫人都請來。寶玉上前,說:林妹妹,身上好了?若干天不見,蒙這玩藝兒做什么?他伸手想揭,又怕黛玉使小性質,躊躇半晌,終于揭上去。雪雁接過蓋頭走開,換上鶯兒。寶玉見新人竟是寶釵,只當花了眼,一手端燈,一手揉眼,細心再瞧,不是寶釵是誰?再望伴娘已經換成鶯兒,不禁發了呆,木樁般站著。世人接過燈,扶他坐下,他兩眼直瞪,一聲不響。賈母親自扶他躺下,他卻指著真人娛樂寶釵問:那位尤物兒是誰?襲人說:是新娶的二奶奶。世人都不由得笑。寶玉又問:‘二奶奶’是誰?襲人說:寶姑娘。林姑娘呢?老爺做主娶的寶姑娘,怎么亂說林姑娘?鳳姐兒見他分明過來,忙來勸,他卻口口聲聲只需找林妹妹往。誰也不曉得,此時瀟湘館已經哭得一團糟糕,就在寶玉以及寶釵拜堂的同時,黛玉已經咽下最后一口吻。不僅連最疼她的外祖母、最愛她的寶哥哥不在身旁,甚至連二位舅母都沒來,只有那位老實厚道的孀婦表嫂李紈以及探春領幾個丫頭給她送終,操辦兇事。隱約一縷樂聲,陪伴著她的芳魂飄散-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