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二十七章財神娛樂 斗法破高廉_【水滸傳白話文】

第二十七章 斗法破高廉

眾首級頭目急忙上前勸開二人。宋江先勸朱仝:“李逵殺小衙內是吳用定計,請你上山。今日你在山上,要同心合力,休惹外人恥笑。”又勸李逵向朱仝賠罪。李逵不服,鳴道:“他拿什么架子?我立下很多功,他寸功沒立,反要我賠禮?”宋江說:“固然你受命殺小衙內,但論年紀他也是你哥哥,望在我的體面上,先給他賠個禮。”李逵只得說:“沒設施,給你賠個禮。”扔了雙斧,向朱仝拜了兩拜。朱仝才消了這口吻。

晁蓋支配筵席為二人息爭,李逵這才說出打逝世殷天錫的事。宋江大驚,說:“你逃了,要株連柴大官人吃訟事。”吳用說:“兄長別怕,我已經派戴宗往滄州喚李逵歸山,他到滄州找不到李逵,必會尋到高唐州。”正說著,戴宗已經趕歸來,說高廉為給殷天錫報仇,把柴進下進逝世牢,抄了柴府家產,占了柴府。晁蓋罵:“這個黑家伙,只會四處肇事。”李逵分說:“柴皇城被他打傷氣逝世,又來打柴大官人,便是活佛也不由得。”晁蓋說:“柴大官人于盜窟有恩,他落了難,我要親自往救他。”宋江說:“哥哥是盜窟之主,怎能膽大妄為?我愿替哥哥走一趟。”吳用說:“高唐州雖小,生齒卻多,人強馬壯,弗成輕敵。”就點林沖、花榮、秦明、鄧飛、馬麟、白勝等十二個首級頭目,領五千人馬當前鋒;宋江、吳用領中軍,點朱仝、雷橫、戴宗、李逵、張順、楊雄、石秀等,率三千人馬接應,二十位首級頭目辭別晁蓋,率人馬浩浩大蕩地殺奔高唐州。

高廉得報,嘲笑說:“我正要清剿這伙草寇,你們反倒奉上門來,這是天佑我勝利。擺佈,傳我呼籲,整點軍馬出城迎敵,命庶民上城保衛。”高廉下馬管軍,上馬管平易近,就到校場點齊軍馬,領兵出城。他部下有三百貼真人娛樂城身親兵,號稱飛天神兵,都是千里挑一的精幹漢子。他把神兵擺在中軍,讓諸將列下地勢,搖旗叫囂。林沖、花榮等率人馬到來,也列下地勢,兩軍相對於。林沖手持丈八長槍,躍馬出陣,厲聲高鳴:“不怕逝世的快來送死!”高廉領三十員將領來到門旗下,罵道:“你們這伙不知逝世活的賊,膽敢犯我城池。”林沖對罵:“日夕我要殺到東京,把高俅那欺君害平易近的賊子碎尸萬段!”高廉震怒,問手下:“誰給我捉此賊子?”統制官于直拍馬舞刀,殺向林沖。二人戰不五歸合,林沖一矛刺中于直心窩,栽上馬來。又一個統制官溫文寶挺槍出陣,秦明替下林沖,舞狼牙棒迎戰。戰不十歸合,秦明手起棒落,劈碎溫文寶的天靈蓋。

高廉震怒,從違上抽出太阿寶劍來,口中念念有詞,喝聲:“疾!”軍中便沖出一道黑氣,化作暴風,卷向敵軍。林沖等對面不克不及相顧,人馬大亂,回身就逃。高廉把劍一指,三百神兵領先沖出,大隊官軍隨后掩殺,把梁山軍馬殺得風liu云散,直退了五十里。高廉見殺退敵軍,也出兵歸城。

宋江率中軍到來,林沖說了此事。宋江大驚,不知是何妖術。當夜他查望天書,查到歸風返火之法,便記牢咒語。越日天明,眾軍吃了飯,宋江便揮師殺奔高唐州。

高廉點齊人馬,出城迎戰。高廉一手持聚獸銅牌,一手持劍,喝道:“這伙反賊,還不上馬受縛,免得腥了我手。”宋江說:“昨天我未曾到,誤輸你一陣,今日定要把你們斬絕殺盡!”高廉一揮劍,念動咒語,喝聲:“疾!”黑氣卷著暴風直沖敵陣。宋江也念動咒語,把劍一指,喝聲:“疾!”那風就倒刮了歸往。宋江擺盪人馬殺向官軍,高廉慌忙用劍敲響銅牌,神兵隊里卷起一股黃沙,化作千萬頭豺狼虎豹,野豬巨蟒,向宋江軍中撲往。宋江的人馬驚呆了,不知若何迎敵。宋江嚇得扔了劍,撥馬就逃。高廉批示人馬追殺已往,直追了二十余里,剛剛獲勝歸城。宋江查點人馬,只折了些軍卒,眾首級頭目俱平安無事。宋江鬱悒地說:“咱們連敗兩陣,破不了他妖術,如之奈何?”吳用說:“高廉今夜必來劫寨,咱們須用計應付。”宋江就讓楊林、白勝領少數人馬守寨,帶大隊人馬退歸舊寨紮營。

當 夜 風 雷鴻文,高廉徒步領三百神兵殺進營寨。楊林、白勝帶三百人匿伏在荒草叢中,齊聲叫囂。高廉見是空寨,曉得上鉤,急忙回身就走,神兵也四散逃命。楊林、白勝批示軍卒亂箭射出,高廉左肩中箭,飛步逃走。二首級頭目領兵追殺,又殺逝世幾個神兵,拿得幾個活的。轉瞬間云收雨住,滿天星辰。二人押送俘虜來到大寨,提及冒雨退敵之事,宋江、吳用大驚,說:“兩寨相距五里,咱們這里倒是好天。”有人說:“這是妖術攝來的。”楊林說:“高廉中我一弩箭,逃歸城中。因我軍兵少,沒敢往追。”宋江賞了楊林、白勝,教把神兵斬首,分撥眾首級頭目在大寨周圍下了七八個小寨,防範敵軍劫寨,又派人歸山,調取軍馬助陣。

宋江滿腹擔心,對吳用說:“高廉要借來別處戎馬,前后夾擊咱們,怎么應付?”吳用說:“要破高唐州,救出柴進,起首要破高廉的妖術,咱們必需絕快找歸公孫勝,方可勝他。”宋江鳴來戴宗,命他再赴姑蘇,定要請歸公孫勝。戴宗要帶一人做伴,李逵鳴道:“我跟戴院長往。”戴宗說:“你要跟我往,一起上要食齋,聽我的話。”李逵說:“我聽。”宋江說:“路上不許再惹事了。”李逵說:“是我打逝世殷天錫,株連了柴大官人,我必需救他,毫不敢再惹事了。”

二人摒擋了累贅,暗帶了武器,離了大寨,走不貳十余里,李逵就要買酒吃。戴宗說:“你跟我要作神行法,只許食齋酒。”李逵說:“便是吃些肉有什么關系?”戴宗說:“你又不聽話了?本日天晚了,先找店住下,來日誥日早行。”二人又走三十余里,找店住下。李逵搬來素飯菜,給戴宗吃,推說本人不餓。戴宗嘲笑,偷偷跟定李逵,見李逵在偷吃牛肉,也不說破,就轉歸房中安歇。

五更時分,李逵打火做飯,二人吃了,離了旅舍。戴宗說:“本日作神行法,行八百里。”掏出甲馬,二人分手綁在腿上。戴宗去李逵腿上吹口吻,李逵邁開大步,騰云駕霧般走了,戴宗隨后跟上。李逵見越走越快,路兩旁的樹木屋宇直向他倒來,心中畏懼,想收腳走慢些,卻似有人在后面推,腳不點地,只是去前走。走到晌午,李逵腹中饑餓,見路邊有酒店飯館,便是不克不及停上來吃,只得鳴:“爺爺,住一住。”可耳邊還是呼呼風響,行走如飛。待走到紅日平西,李逵饑渴難當,又累又怕,喘無非氣來。戴宗遇上來,李逵說:“哥哥快救我,餓逝世我了。”戴宗從懷中摸出幾個燒餅吃起來。李逵說:“你給我兩個充饑。”戴宗說:“你過來我給你。”李逵伸著手,只差幾步夠不著。李逵急了,說:“再如許走上來,只好用大斧砍了這雙腳。”戴宗說:“除非如許,要否則走到來歲正月也停不上去。”李逵說:“哥哥別耍我。”戴宗說:“一定是你昨夜偷吃牛肉了。這神行法最忌牛肉,偷吃一塊,要走上十萬八千里。”李逵連聲討饒,起誓說:“我要再偷吃牛肉,鳴我舌頭上生個碗大的瘡。”戴宗說:“饒你這一次。”把袖子去李逵腿上一拂,李逵就如釘在了地上,再不克不及動一步。李逵再次討饒,戴宗才拉上李逵,輕松地去前走,到一個旅舍住上去。

第二天再走,戴宗要給李逵拴兩個甲馬,李逵嚇得連聲鳴爺,不讓拴。戴宗說:“你肯聽話,我怎會戲弄你?你不聽我的,我就把你釘在這里,等我從姑蘇找歸公孫勝再放你。”李逵不敢打別,讓戴宗拴了甲馬。二人來到姑蘇,先在城里找了一天,沒有一個曉得公孫勝的。第二天又找遍大巷冷巷,也沒個音訊。李逵急得直罵:“這個托缽人道人,躲哪里往了?找到他,我揪著他頭發往見哥哥。”戴宗說:“你又想惹事?”李逵忙賠笑說:“我說著玩的。”

越日起來,二人到城外找,問了多處村落鎮也沒問到。晌中午分,二人來到路邊酒店用飯,見顧客舉座,沒有空桌。見一個老夫占了一張桌子,戴宗往說了些壞話,跟白叟合坐一桌。戴宗鳴小二做四大碗面,等了片刻,也不見端來。李逵見小二把面都奉上其它桌,心中已經有些煩躁,又見給對面老夫送來一碗,直氣得一拍桌子,鳴道:“小二,讓老爺等了半天!”老夫正垂頭吃面,那碗被震得跳起來,濺了老夫一臉暖面湯。老夫揪住李逵,問:“你為什么打翻我的面?”李逵揮拳就要打下,戴宗忙攔住,連向老夫賠不是,要賠老夫的面。老夫說:“我還要趕財神娛樂城路往聽講道,怕誤了旅程。”戴宗問:“老丈聽誰道?”“九宮縣二仙山的羅真人講永生不老之法。”戴宗覃思:難道公孫勝也在那里?就問:“老丈熟悉一名公孫勝嗎?”老夫說:“要問他人不曉得,我卻以及他住街坊。他家只有高堂老母,常常云游在外,道號一清老師,人們都鳴他清道人。公孫勝是他的俗名,沒人曉得。”戴宗請白叟輔導了路途,催來面吃了,歸到旅舍,取了行李,拴上甲馬,半晌間趕了四十五里,到九宮縣,又問明門路,轉瞬就來到二仙山。

二人尋路上山,見一個樵夫。戴宗問清公孫勝的家,轉過山嘴,見有十數間草房,一圈矮墻,外面有一座小石橋。二人過了橋,見一個村落姑提著籃子走進去。戴宗問:“清道人在家嗎?”村落姑說:“在屋后煉丹。”戴宗囑咐李逵:“你藏一藏,我先往見他。”戴宗走已往,在簾外咳嗽一聲,一個白發婆婆走進去。戴宗見禮說:“老邁娘,我來找清道人。”婆婆問:“官人高姓?”“我鳴戴宗,專程從山東趕來。”“孩兒不在家,出外云游往了。”戴宗辭了婆婆,鳴出李逵,支配云云這般,不許傷了老邁娘。

李逵腰插雙斧,大步進了門,大鳴道:“我是梁山泊黑旋風,奉哥哥將令,來請公孫勝。快鳴他進去:不進去我一把火燒了這破房!”婆婆急忙說:“這里沒有公孫勝,這是清道人家。”李逵說:“你鳴他進去,我認得他的鳥臉!”婆婆說:“他出外云游未回。”李逵插入大斧,呼通砍翻一堵墻。婆婆來攔,李逵舉斧嚇唬:“你兒子不進去,我就殺了你!”把婆婆嚇倒在地。公孫勝疾步奔進去,大喝:“不得無禮!”戴宗過來斥道:“鐵牛,誰鳴你恫嚇大娘?”忙扶起婆婆。李逵扔了大斧,見禮說:“哥哥,不如許你不願進去,千萬別見責。”公孫勝攙老母歸后房,進去與戴宗、李逵見過禮,請二人到凈室坐下,說:“虧了你們能尋到這里。”戴宗說了前次來尋公孫勝不見,此次雄師兵敗高唐州,宋江在高唐州過活如年,請公孫勝立地起程,共聚大義。公孫勝說:“不是我忘了眾弟兄,只因一來老母年邁,無人侍奉,二來師父羅真人不放我下山,以是隱居在此。”戴宗乞求:“往常軍前危機,哥哥只得走一趟。”公孫勝卻幾回再三以老母、師父為由不願批准。

公孫勝請二人吃了素酒飯,經不住戴宗再三苦求,公孫勝只好說:“待我問明師父再說。”戴宗便督促立地就往。公孫勝只好領上二人,去山上走。此時已經是初冬天氣,行至半山,日已經平西,松陰里一條巷子,縱貫觀前,紅匾上寫三個金字:“紫虛觀”。三人進了門,兩個孺子報出來,真人傳法旨,請三人相見。三人來到殿后松鶴軒,真人危坐云床上。公孫勝先拜了師父。戴宗見真人有品格清高瘦骨如柴,急忙下拜。李逵儘管直瞪瞪地望。羅真人問起二人去路,公孫勝照實稟告,羅真人不許公孫勝下山。絕管戴宗苦苦請求,真人便是不批准。

公孫勝只得領二人拜別。下山路上,李逵問:“老仙說什么?”戴宗說:“你就聽不懂?”李逵說:“我就聽不懂這類鳥腔調。”戴宗說:“他師父不放他往。”李逵震怒,鳴道:“觸怒了我,一手提起那老道,扔下山往!”戴宗說:“你又想釘在這里了?”李逵忙說:“不敢,我說著玩兒的。”

三人歸到公孫勝家,吃了晚餐。公孫勝說:“且住一晚上,來日誥日我再求師父。”支配戴宗、李逵睡了。五更時分,李逵暗暗爬起,見戴宗睡得正噴鼻,插上板斧,微微開了門,摸上山來。到“紫虛觀”,從墻上跳已往,輕手輕腳摸到松鶴軒,見羅真人正坐在云床上誦經。李逵一腳踹開門,搶出來,一斧把羅真人的腦殼劈成兩瓣,流出的血竟是白的。李逵正要拜別,一個道童攔住往路,又一斧,把道童的腦殼砍下,飛也似奔下山,歸到公孫勝家,倒在床上裝睡。

天亮后,三人吃了早餐,公孫勝又領二人來到“紫虛觀”。公孫勝問孺子:“真人在哪里?”孺子說:“師父在念佛。”李逵嚇得伸出舌頭,半天縮不歸往。三人見了真人,真人問:“你們又來干什么?”戴宗再苦苦哀告。真人問:“這黑大漢是誰?”戴宗說:“他鳴李逵。”真人說:“我本不想讓公孫勝往,望李逵的體面,鳴他往。”

真人掏出三塊手帕,說:“我鳴你們立即就趕到高唐州。”先展下一塊紅的,鳴公孫勝站上,化作一朵紅云,起在半空。又展下一塊青的,鳴戴宗站上,化作一朵青云,也起在半空。最后展下一塊白的,鳴李逵站上,化作一朵白云,飛了起來。真人一招手,公孫勝、戴宗緩緩落地,李逵鳴道:“我要撒尿了,你不鳴我上去,我就撒到你頭上!”真人說:“我又未曾惹你,你三更越墻而入,劈我一斧,又殺我一個道童。惋惜了兩個葫蘆。”李逵說:“不是我,你認錯人了!”真人說:“得鳴你吃些苦頭!”喝聲“往!”一陣大風,把李逵吹走,撲通一聲,從天上摔上去,正落在姑蘇府大堂上,骨碌碌滾上去。知府馬士弘正坐堂,忽見半天空摔下一個黑大漢,命人將李逵拿下,喝問:“你這妖人,若何敢在此搞妖法?”李逵跌得鼻青臉腫,說不出話來。馬知府命人取來狗血糞尿,開端澆下,李逵才鳴:“我不是妖人,我是羅真人的跟班。”姑蘇人誰不知羅真人是活仙人?公人們不敢再下手。師爺忙向知府說:“這人是羅真人的跟班,千萬弗成動刑。”知府卻說:“沒見過仙人有這類門徒,給我狠狠打!”世人只好把李逵痛打一頓,李逵便招:“妖人李二。”知府命人取枷枷了李逵,押進大牢。李逵大喊小鳴:“我是值日神將,你們敢枷我,我鳴你們全城人逝世得一個不剩!”牢子們問他到底是什么人,他就說:“因我得罪了羅真人,他罰我受幾天苦。你們要欠好好侍侯我,我鳴你們百口人都逝世。”世人都怕他,給他洗了澡,換了干凈衣裳,買來酒肉請他吃。

羅真人說了李逵夜來行兇之事,戴宗只是請求羅真人饒了李逵。真人不置能否,只是問盜窟環境。戴宗逐一實說,逐日磕頭討情。直到第五天,真人材說:“這小子太可愛,只可除了。”戴宗又哀告:“李逵雖粗暴,第一不會耍心眼,第二最忠誠,第三無淫邪之心,只知大膽當先。是以宋公明最愛他。要是沒了他,我也不克不及在世歸往見哥哥。”真人說:“他是上界天煞星,由於世人罪孽太重,入地罰他來殺害,我不會壞了他,只是苦難他一番。”真人便喚過一個黃巾力士,命力士往姑蘇大牢取娛樂城體驗歸李逵。力士騰云而往,不消半個時候,從半空中把李逵扔上去。

李逵跪在真人背後,連連叩首,說:“鐵牛再不敢了。”羅真人說:“今后你要戒性,忠心攙扶宋公明。”李逵連聲答允。戴宗問:“這幾天你在哪里?”李逵說了工作顛末,說:“雖挨了一頓打,卻騙吃了很多酒肉。”戴宗又哀告真人,速放公孫勝下山。真人說:“我本不想再讓他往,望你們大義為重,姑且放他走一趟。”真人鳴過公孫勝,說:“你去日的術數,只以及高廉一般上下,我今傳你五雷天罡處死,可救宋江,保國安平易近。勝利之后,早早回山,休要負約。”便傳了公孫勝術數。

公孫勝三人拜辭了真人,歸抵家,摒擋了行李,帶上寶劍,離去老母,下山上路,戴宗說:“我先歸往,稟報哥哥。”便作起神行法先走。李逵陪著公孫勝,一起警惕侍侯,不敢粗心。兩人走了三天,來到武岡鎮,進了一家小酒店,要買素菜吃。店家說:“我這里只賣酒肉,沒有素點,不遙處有賣棗糕的。”李逵往買了棗糕,見路邊一群人圍住一個麻臉大漢,那大漢正使一個鐵瓜錘,世人歡呼:“好氣力!”李逵望那鐵錘時,約有三十來斤。那大漢使得喜悅,一錘把壓街石砸個破碎摧毀,世人又歡呼。李逵擠已娛樂城返水往,就拿那鐵錘。漢子說:“你是什么人,敢來拿鐵錘?”李逵說:“你使得算個屁,望了污眼!”就如搞彈丸一般,使了一歸。那漢子信服了,拜上來,討教高姓台甫。李逵說:“你家在哪里?”漢子說:“後面不遙。”領李逵來抵家。李逵說:“你先通個名。”漢子說:“我鳴湯隆,家傳打鐵為業,父親曾經任延安府知寨。他逝世后,我流浪江湖,仍以打鐵口,又愛使槍棒。因我是麻子,江湖上鳴我金錢豹子。年老是誰?”李逵說:“我是梁山英雄黑旋風李逵。”湯隆再拜,說:“久聞哥哥威名,想不到今日有緣相見。”李逵覃思,盜窟打造盔甲軍器,正要好鐵匠,就說:“你在這里,什么時辰才能出頭?不如跟我上山,坐一把交椅。”湯隆滿口批准。二人結拜了,李逵為兄,湯隆為弟。湯隆說:“請哥哥到鎮上吃三杯酒,今夜在我家住一宿,來日誥日隨哥哥上山。”李逵便說了高唐州廝殺之事。湯隆就摒擋了累贅,帶上銀兩,挎口腰刀,器材都不要了,跟上李逵就走。

二人來到酒店,李逵把湯隆與公孫勝引見了,讓小二切了棗糕,三人吃了幾杯酒,持續趕路。又走幾天,逢上戴宗來接,公孫勝問起戰況。戴宗說:“高廉箭傷已經好,連日挑釁,宋哥哥苦守不出,只等老師到來。”四人邊走,李逵把湯隆與戴宗引見了。離寨五里,呂方、郭盛帶一百人馬迎來。四人上了馬,歸到大寨。宋江、吳用迎進去,各見禮罷,進了大帳,李逵又引湯隆見過眾首級頭目,宋江命擺酒祝賀。

第二天,宋江傳令,三軍出動,再打高唐州。全軍來到城下,列成地勢,宋江居中,吳用居左,公孫勝居右,花榮、林沖等首級頭目擺列兩行,搖鼓叫囂,大聲挑釁。高廉帶上神兵,點起人馬,出城迎敵。梁山隊中,花榮一馬沖出陣來。官軍中沖出一位統制,名鳴薛元輝,揮舞雙刀,飛馬出陣。二將比武,斗不數歸合,花榮撥馬就走。薛元輝隨后遇上,花榮掛槍取弓,返身一箭,薛元輝中箭落馬。高廉震怒,用劍擊聚獸牌,神兵隊里卷出黃沙,奔出毒蛇猛獸。宋江軍馬嚇得要走,公孫勝抽出松文古定劍,指著猛獸,念動咒語,喝聲:“疾!”只見一道金光,黃沙猛獸紛紛落地,那猛獸都是白紙剪的。宋江把鞭梢一指,雄師沖殺已往,殺得官軍大北。高廉急忙退歸城里,拽起吊橋,把滾木槽石雨點般打上去。宋江大獲全勝,歸營后盛贊公孫勝法力無際,又傳令犒賞全軍。

越日,宋江四周圍城,全力攻打。公孫勝說:“昨日敵軍大北,今日又被我猛攻一天,高廉夜間必來偷營。”宋江傳令出兵歸寨,自吹自擂喝酒歡宴。待到天晚,宋江暗傳下令,眾首級頭目各帶人馬,出營匿伏。當夜,高廉公然帶著三百神兵,各違鐵葫蘆,手執鉤刀、鐵掃帚,前來偷營。離寨不遙,高廉作起法來,登時黑氣沖天,飛沙走石。三百神兵的鐵葫蘆中噴出火,殺奔寨中。公孫勝站在高處,仗劍作法,就聽半空中響了一聲轟隆,三百神兵想退,大火倒卷歸來,四周伏兵齊出,殺得一個不剩。高廉見勢欠好,只引了三十余騎回身逃命。林沖飛馬追來,高廉急忙進城,拽起吊橋,身旁只剩下八九人了。

越日,宋江又批示人馬四周攻城。高廉神兵被殲,沒咒念了,覃思,東昌、寇州的知府都是我哥哥提拔的,就寫了求救手札,派人殺出重圍,分投二處。宋江的眾將要往追逐,吳用不讓,說:“咱們恰好將計就計。”宋江就派戴宗歸山,提取兩支人馬,分兩路來高唐州。高廉逐日看眼欲穿,只盼援軍早日到來。是日,高廉聞報,梁隱士馬不戰自亂。高廉登城旁觀,只見遙處灰塵蔽日,殺聲震天,兩支人馬向宋江后路殺來,梁隱士馬手忙腳亂,東奔西逃。高廉只道是兩路援軍來到,點起軍馬,大開城門,傾巢而出,分頭掩殺。

高廉沖到宋江陣前,見宋江與花榮、秦明看巷子上逃往,牢牢追逐。忽聽山坡后連珠箭響,左有呂方,右有郭盛,各率五百人馬殺來。高廉歸馬就逃,手下已經折了泰半,十分困難逃到城下,卻見城上絕是梁山旗號,只得率殘兵敗卒投巷子而往。走不到十里,孫立率人馬攔住往路。高廉想轉歸,違后朱仝又領軍殺來。高廉急忙上馬,徒步爬山。四下里圍攻下去,高廉走投無路,忙念咒語,駕一片黑云,冉冉升空。公孫勝趕來,把劍一指,喝聲:“疾!”高廉一個筋斗從空中倒栽上去。雷橫疾步趕來,一樸刀把高廉砍作兩段。

娛樂城推薦

宋江進了城,傳命令來,休要危險庶民,接著就往牢中救柴進。牢中節級、牢子都逃了,只有幾十個罪囚。宋江命人將他們絕數放了。又找了一遍,只找到柴皇城的家屬,惟獨不見柴進,使宋江心中納悶。吳用命人把押獄牢子找來扣問。當牢節級蘭仁說:“高知府讓我專門監押柴進,囑咐:‘只需城池傷害,你就先動手干失他。’三日前,知府要處決柴進,我見他是個英雄,不忍傷他:就說:‘他已經病得快逝世了,無須動手。’后來知府又來催,我又謊稱:‘柴進已經病逝世。’我怕被知府看破,就給柴進開了鐐銬躲在后面枯井里,往常不知逝世活。”

宋江急忙帶著蘭仁等人,來到枯井邊,向下看,黑沉沉的,什么也望不見,放聲喊,也無迴聲。小嘍啰放下繩索摸索,足有八九丈深。宋江不由得失下淚來,說:“柴大官人多數有救了。”吳用說:“主帥不要悲哀,讓哪位弟兄先上來望望。”李逵大鳴:“我上來。”宋江說:“是你害了他,正該你下。”李逵說:“你們別把繩割斷。”吳用說:“你太多心。”一下子,嘍啰搭起一個三角架,掛上繩,拴上一個大籮筐,又掛了兩個銅鈴。李逵脫了衣裳,腰插雙斧,跳進筐里,放下井往。李逵從筐里爬進去,四下亂摸,先摸到一堆骸骨,嚇了一跳。再去別處摸,摸到一小我私家,就鳴:“柴大官人!”沒有迴聲,用手摸時,心中輕輕有氣。李逵就爬進筐,動搖銅鈴,被吊下來,說了柴進的環境。宋江說:“你再上來,把他放筐里,先吊下去,再吊你。”李逵說:“我往姑蘇,上了兩歸當,別鳴我上第三歸。”宋江說:“我怎會戲弄你?快上來。”

李逵再次下到井中,把柴進放進筐子,下面聞聲鈴聲,把柴進拉進去。宋江見柴進額頭碎裂,兩腿鱗傷遍體,疼愛萬分,只顧命人立刻請大夫來醫治。李逵在井下急得大鳴,宋江才想起來,忙命人放筐吊李逵。李逵下去,吼道:“你也不是大好人!”宋江說:“咱們只顧柴大官人了,別怪。”宋江就讓柴進睡在車上,讓李逵、雷橫護送柴進及柴皇城的老少,先歸盜窟。又傳令把高廉滿門良賤三四十口,押赴法場斬首。重賞了蘭仁,再把府庫的賦稅、高廉的家產,絕數摒擋上山。鉅細全軍離了高唐州,凱旋歸梁山。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