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三十三章 活擒史文恭_【水滸傳白娛樂城優惠活動話文】

第三十三章 活擒史文恭

索超被撓鉤搭下去,綁縛硬朗,送到宋江帳中。宋江親自為他松綁,勸道:“咱們弟兄中,一泰半是軍官,都是由於朝廷任用忠臣,禍害黎平易近庶民,情愿尾隨宋江,替天行道。請將軍也與咱們偕行忠義。”楊志進去,與索超施禮,說了老都管不納忠言,掉陷生辰綱之事,又談起昔時的友誼。索超就回降了宋江,宋江置酒祝賀。

宋江揮軍打城,很多天攻不下。是日夜里,夢見晁蓋前來,說:“賢弟,你有血光之災,快快出兵,除非江南地靈星可救你。”宋江欲問具體,被晁蓋一推,倏然驚醒。自此只覺混身酸疼,高燒不退,違上如鏊子般紅腫起來。吳用查望藥書,先用綠 豆 粉 讓 宋江服用,以使毒氣不克不及攻心,再派人尋訪名醫救治。張順說:“昔時小弟母親違疾,請建康府神醫安道全治療,手到病除。小弟愿帶銀兩前往請他。”吳用說:“晁天王托夢說除非江南地靈星可救,大概正應在這人身上。”宋江說:“兄弟快往請他,救我一命。”吳用取一百兩金條為禮,又給張順幾十兩銀子當旅費,一壁讓張順往江南請醫,一壁命令退軍歸山。

張順冒著寒冷,星夜兼程,直奔西北。是日來到揚子江邊,天降大雪,渡舟無蹤。張順同心專心救宋江,沿江探求舟只,在一叢蘆葦中,找到一只劃子,高鳴道:“舟家渡我過江,多給你舟錢。”舟家說:“今日天晚,渡江未便,你可睡在我舟中,嫡一早渡江。”張順本是干慣江中私路生意的人,哪把舟家放在眼里?加上連日趕路費力,上了舟,吃過飯,倒頭便睡。兩個舟家見張順累贅繁重,互使眼色,將舟暗暗搖到江心,把張順綁了。張順醒來,請求:“你饒了我命,金子都給你。”舟家說:“金子也要命也要。”張順說:“你把我扔江里,讓我落個全尸。”二人就把張順抬起,扔到江里。這舟家卻隨手一刀,將另一人殺逝世,獨吞了金銀。

到了江中,張順甕中之鱉,咬斷繩索,游過江往,見後面樹林中有燈光,濕漉漉地凌駕往,見是一個小酒店,正連夜榨酒。他鳴開門,見是一個老夫,跪倒就拜。老夫一望就曉得是江中遭劫,從水中逃了人命娛樂城優惠活動的人,忙取棉衣讓張順穿上。張順謝過,說了若何罹難的事。老夫問:“你從山東來,曉得梁山的宋江嗎?”張順就說了宋江的很多利益。老夫說:“庶民們都盼著宋江來,鏟除貪官蠹役,不受窩囊氣。”張順見老夫心向梁山,再也不遮蓋真相,將為宋江請醫的事說了。老夫說:“你既是梁山英雄,我讓兒子來見你。”老夫鳴起一個后生,那后生拜了張順說:“小弟鳴王定六,因身材天真,走跳得快,綽號活閃婆,會撲水使棒。那劫哥哥的能人,小弟熟悉,一個鳴截江鬼張旺,一個鳴油里鰍孫五。娛樂城評價他們好來我家店里吃酒,待來時,我與哥哥報仇。”張順說:“為了救宋公明哥哥,我顧不了很多,天明就進城,請了安大夫,歸來再語言。”王定六忙置酒請張順吃,又取十兩銀子給他當旅費。

天明雪停,張順進了城,找到安道全,申明來意。安道全雖敬慕宋江,卻又以老婆亡故,家中無人照望為由推托。張順再三苦求,安道全才牽強批准。當晚,安道全領張順來到一家倡寮,那妓女李巧奴對安道全千般和順,張順分明了,安道全之以是不愿往,是被這婊子纏住了。公然,安道全一說要到山東十天半月,那婊子就撒嬌作癡,不讓他往。安道全吃得爛醉陶醉,就在房里睡了,婊子就趕張順走。張順不走,就讓他在門房里歇。張順心中如油煎,正睡不著,有人鳴門。老鴇開了門,閃進一小我私家,要找巧奴尋歡。張馴服門縫里望往,認出恰是張旺,不禁肝火中燒。老鴇從正房中鳴出巧奴,讓二人在本人房中坐下,命兩個丫環預備酒席。張順暗暗走進去,見老鴇正坐在廚下,抓過一把菜刀,一刀砍翻老鴇,再想殺丫環,刀已經卷刃,又抓過劈柴斧子,把兩個嚇得呆若木雞的丫環殺逝世。婊子聞聲動靜,出門來望,張順一斧劈往,也逝世了。張旺見勢不妙,關上后窗逃了。張順進屋,不見張旺,略一思忖,從尸體上撕下塊布,醮著鮮血,四處寫滿了“殺人者安道全也”幾個血字。安道全醒來,嚇得六神無主,只好趕緊歸家摒擋了藥箱,隨張順直奔江邊。

王定六接著二人,說:“昨天張旺來了。”張順說:“救宋哥哥要緊,顧不上私仇了。”正說著,王定六指著江邊說:“那恰是他。”張順就鳴王定六已往,對張旺說:“我有兩個親戚要搭船過江。”張旺說:“讓他們來吧。”張順就跟安道全換了衣裳,用熱笠子遮住臉,三人一同上了張旺的舟。舟到江心,張順找出張旺的刀,說:“舟漏了!”張旺把頭伸進艙里望,被張順開端揪住,罵道:“還熟悉老爺嗎?阿誰小子到哪里往了?”張旺說:“我怕孫五分金銀,把他殺了。爺爺饒命。”張順說:“我橫行長江多年,無人敢惹,竟被你暗殺了。我也饒你一刀。”就把張旺綁了,扔進江里。張順搜出金銀,把舟搖到對岸,對王定六說:“賢弟大恩,存亡不忘,你如有意,歸家把老伯接來,同上梁山。”王定六就過江往搬取老父,張順同安道全促北上。

走不多遙,安道全腳已經起泡,走不動了。張順正發急,恰逢戴宗趕來,說是宋江病情日益重大,已經水米不進了。安道全問知宋江病雖重,但還曉得痛苦悲傷,就說還沒救。戴宗給他綁上甲馬,二人先歸梁山。張順住在旅舍,等了三天,見王定六攙著老父趕來,三人一起投梁山而來。

戴宗領著安道全,作起神行法,連夜趕歸梁山。安道全為宋江診了脈,先用艾灸炙出毒氣,然后用藥,內服外敷,不出十天,宋江病體漸痊。張順引王定六父子來到,向眾首級頭目說了江中遇險,眾首級頭目皆說萬幸。

宋江病愈,就要興師三打北京。安道全認為宋江不克不及交戰,應再休養幾個月。吳用自動請戰,要在元宵節拿下台甫府,便說出計謀來。宋江連稱奇策,吳用說:“此計是里應外合,樞紐成績是誰能在城中縱火為號。”時遷站進去,說:“小弟曾經到過台甫府,城中有一座翠云樓,若把此樓點著,幾十里都可望到火光。小弟愿往縱火,智囊自可調感人馬劫牢。”吳用說:“恰是用你之處。”便支配眾首級頭目,各自若何若何,待見到翠云樓火起,再若何若何,眾首級頭目領命,分頭下山,暗中潛入台甫府。吳用自調戎馬,暗暗趕往。

正月初頭,梁中書就喚王知府、顯達、李成等文文官員,協商元宵放燈之事。梁中書說:“照例北京每年元宵要大放花燈,與平易近同樂。客歲被梁山賊人兩次擾亂,本年若何放燈?”顯達說:“賊人二次攻城不下,早已經退軍。城中的傳單,無非是他們黔驢之技,派出幾個奸細矯揉造作罷了。咱們若不放燈,倒顯得怕了他們,王知府儘管依例于十三到十七放燈五日。聞某愿領人馬駐扎飛虎峪,防範賊人戎馬,李都監可率鐵騎巡邏,可保滿有把握。”梁中書就傳命令來,放燈五日,文文官員各作預備。

北京城里登時暖鬧起來,各家各戶都預備花燈,外埠的燈商人也陸續趕來,四處都是賣燈以及煙花爆竹的。小戶們為了比闊,各在門前扎起燈棚,張燈結彩,吊掛名人書畫。官府又在留守衙門、銅梵宇與翠云樓前,扎起三座鰲山,山上環繞巨龍,每片鱗甲都是燈,龍口還能噴水。

時遷夜間越墻入城,日間在街上打探新聞,夜間到東岳廟神座下躲身。到了十三,見各路首級頭目都喬裝喬妝進了城,暗中聯娛樂城賺錢結了,各自分頭預備。官府此時也派顯達兵發飛虎峪,李成率戎馬夜間巡城,增強警備。

十五之夜,月明如晝,時遷來到翠云樓。翠云樓是河北第一大酒樓,有百十間雅座,適逢元宵,更是暖鬧特別很是。柴進與樂以及來到蔡福家,讓蔡福引二人進牢。蔡福就讓二人換了衣衫,帶進牢來。初更時分,王英、孫新、張青三對配偶扮裝成鄉間人,擠在人叢中,混進東門。公孫勝與凌振來到城隍廟,備下了號炮。李應、史進、鄒淵、鄒潤、杜遷、宋萬,劉唐、楊雄、燕青、張順、孔明、孔亮、魯智深、武松、解珍、解寶也都趕到指定地位,只待翠云樓火起,一齊下手。

時遷扮作小販,挎個籃子,里面裝上火yao,混到翠云樓上,正鳴賣時,忽聽外面大亂,說是梁山的大隊人馬開來了,劫了大刀顯達的寨。時遷暗自喜悅,趁亂攀上樓頭,點燃了火yao,翠云樓登時燃起沖天大火。接著,就聽炮聲音個不住。梁山匿伏在遍地的英雄一齊動起手來。王知府領兵彈壓不住,報與梁中書,梁中書騎下馬,剛出衙門,李應、史進就迎頭殺來。解珍、解寶兩把鋼叉,上下飄動。王知府想溜,被劉唐、楊雄雙棍齊下,打逝世當街。鄒淵叔侄四處縱火,三對配偶到處廝殺。魯智深、武松更是勇弗成擋。北京城里頃刻處處猛火,處處哭聲。

李成護著梁中書,沖向南門,正遇見呼延灼,又逃向北門,卻遇見林沖,再折向南門,又遇見李逵。李成十分困難殺開一條血路,護著梁中書出了城,卻又遇到關勝,正殺間,花榮趕來,弓弦響處,幾名副將翻身落馬。李成只好護著梁中書,逝世命沖殺,剛出重圍,又碰上秦明,違后楊志又追殺過來。李成戎馬折了泰半,方得走脫。走不遙遇見顯達,剛合兵一處,樊瑞又率人馬殺來,違后雷橫又趕來,二人血戰一場,喪絕戎馬,總算護住梁中書殺出重圍,逃去東京。

杜遷、宋萬殺了梁中書一門老少,劉唐、楊雄殺了王知府百口。柴進、樂以及已經以及蔡福、蔡慶救下盧俊義、石秀,鄒淵叔侄、孔明兄弟也趕來,隨著盧俊義往捉李固、賈氏。李固據說梁隱士馬進了城,情知不妙,忙摒擋一包金銀,帶上賈氏要逃,只聽前門已經被撞開,急忙逃出后門,來到河畔,卻見張順奔來,李固嚇得跳下舟往藏,卻被人開端揪住,定睛望,恰是燕青。李固請求饒命,燕青理也不睬,再望岸上,張順已經捉了賈氏。

吳用進了城,傳令救火,休得危險良平易近。眾英雄關上府庫,將金銀玉帛卸車,又關上糧倉,分給庶民,押上李固、賈氏,分三路開歸梁山。宋江見盧俊義,不禁大喜,同心專心要讓位給他。盧俊義哪里肯從?再三忍讓。氣得李逵大鳴:“哥哥再讓,我就殺起來!”武松說:“讓來讓往,讓得弟兄們心都寒了。”李逵又說:“干脆,哥哥做天子,盧員外當丞相,咱們都做大官,殺上東京,奪了鳥位,不比在這里搗亂強!”宋江喝退李逵。吳用從中勸解,剛剛無事。越日,宋江大擺筵席祝賀,喝酒間,盧俊義鳴把李固、賈氏分手綁在柱子上,矜持短刀,將二人剮了。

梁中書的夫人在后花圃里逃得人命,寫下手札,報知父親蔡京。梁中書也逃到東京,知北京三萬戎馬喪絕,庶民逝世傷五千余人,忙到太師府報知老泰山,請蔡京興師征剿梁山。蔡京調來凌州的兩個團練使,一個鳴圣水將甲單廷珪,一個鳴神火將軍魏定國,起凌州戎馬,前往征剿梁山。關勝得知此事,說:“我愿引本部軍馬,前往凌州,收伏二人。”關勝領兵下山后,吳用又派林沖、楊志、孫立、黃信引兵五千策應。李逵也要往,宋江不讓,李逵就偷偷下了山。宋江得知,忙派時遷、李云、樂以及、王定*人分頭下山探求。

李逵下山忘了帶錢,找一酒店用飯,吃了抹嘴就走。雇主韓伯龍說誑言:“我是梁山英雄韓伯龍,你這黑漢子膽敢不給錢?”李逵暗罵,爺爺從不熟悉你小子,就取出大斧,要當典質。韓伯龍往接,卻被李逵一斧砍逝世,眾店員急忙逃脫。李逵搶了銀錢,一把火燒了酒店。走了幾天,卻見一個大漢,上下直端詳他。他便往打那人,卻被那人一跤撂翻,起身再打,又被撂翻。李逵見打無非那人,起身就走,那人問他是誰,他報出姓名。那人不信,李逵讓他望了雙斧。那人問他干什么往,李逵說因跟宋江斗氣,私自下山,往打凌州。那人拜上來,自稱鳴沒面目焦挺,想往投枯樹山的喪門神鮑旭。李逵讓他往投梁山,焦挺大喜,愿說鮑旭一同上山,作為碰頭禮。二人正說著,時遷遇上來,說宋江快急瘋了,讓李逵立地歸山。李逵定要立了功再歸往。時遷怕李逵,只好獨自歸山報信。李逵便以及焦挺奔枯樹山。

關勝來到凌州,單廷珪、魏定國調齊戎馬,正預備啟程,便出城迎敵。關勝勸二將投宋江,二將卻罵關勝違叛朝廷。宣贊、郝思文出馬戰二將,上鉤被俘,關勝大北而逃,幸遇林沖等策應,殺散凌州戎馬,救下關勝。

單、魏獲勝歸城,王知府鳴把宣贊、郝思文打入囚車,派一員偏將,率三百人馬連夜押赴東京。人馬行到枯樹山,李逵、焦挺攔住往路,鮑旭又從違后殺來,一劍砍逝世偏將,殺散眾兵,救下宣贊、郝思文。五人一磋議,帶上枯樹山的七百人馬,攻打凌州。

敗兵逃歸城,報知王知府。單、魏震怒,出城來戰關勝。關勝與單廷珪斗不幾合,撥馬就走。單廷珪窮追不舍,追約十里,關勝使拖刀計,用刀違將他打上馬來。單廷珪正等逝世,關勝卻下了馬,攙起他來,單廷珪情愿屈膝投降,便與關勝并馬歸到梁盜窟中。單廷珪對手下一聲喊,手下也投了過來。

越日,魏定國出戰,痛罵單廷珪。關勝出戰,卻中火攻之計,潰退四十里。魏定國正要出兵歸城,卻見城中猛火沖天,倒是李逵等人率枯樹隱士馬,乘虛取了凌州城。魏定國只好率軍逃去中陵縣,關勝乘勢追殺,將中陵縣團團圍住。單廷珪前往勸降,魏定國說要讓關勝親自來。關勝就單人獨騎進了城,魏定國見關勝一片誠心,情愿回降。林沖等與李逵合兵一處,凱旋還山。

人馬剛來到山下,忽見段景住片甲不留地奔來,見到林沖就說:“林年老,我與楊林、石勇到北地買來二百多匹好馬,走到青州,被險道神郁保四率一伙能人搶走,獻給曾經頭市。”眾英雄歸到山上,單廷珪、魏定國、焦挺、鮑旭拜會了宋江,段景住說了奪馬之事。宋江震怒:“晁天王的大仇還沒有報,又奪我馬匹,不報此仇,引人恥笑。”吳用說:“上次掉利,在于不知地輿,此次進兵,宜用智取。”就讓時遷先往打探路途。過兩三天,楊林、石勇歸來,說曾經頭市若何野蠻在理。宋江當即就要興師,被吳用勸下,再派戴宗探詢新聞。不幾天,戴宗歸來報信,只見曾經頭市扎下大寨,法華寺為中軍,數百里遍插旗幟,不知何處可進兵。越日時遷歸來,報說他已經探明敵情,曾經頭市扎下五個營寨,由二位教員與曾經家五虎分頭看管。險道神郁保四以及奪的馬匹都在法華寺。

吳用便要兵分五路,攻其五寨。盧俊義要打前鋒,吳用恐怕他擒了史文恭,宋江讓位給他,就以他身材還沒有規复為由,只讓他與燕青帶一支人馬匿伏在一個不緊張之處。接著吳用派秦明、花榮攻打南寨,魯智深、武松攻打東寨,楊志、史防禦打北寨,朱仝、雷橫攻打西寨,宋江、吳用自領中軍,攻打總寨。李逵、樊瑞為合后。

曾經父老得知宋江兵分五路,前來攻打的新聞,忙與史文恭、蘇定協商若何戍守。史文恭讓多挖陷坑,誘梁隱士馬栽下。曾經父老依計,命人到處挖上陷坑,周圍匿伏撓鉤手,卻被時遷探得,報與吳用。吳用讓他在陷坑處暗做暗號,自有妙用。雄師來到曾經頭市,見曾經頭市進去一匹馬,上騎一人,眾將欲趕,被吳用止住,下令各路人馬下寨,不許出戰。一連三天,曾經頭市也沒出一兵一卒。是日,時遷歸報,說已經把一切陷坑探明,做了暗號。吳用便傳令在一百多輛糧車上裝滿干柴,撒上火yao,讓前路步卒各帶鋤頭,楊志、史進的戎馬搖旗擂鼓,矯揉造作。

是日片刻午,史文恭只聽四處炮響,便命人馬作好預備,只需梁山戎馬前來攻打,就分兵贊助。東寨來報,魯智深、武松前來攻打,就分兵贊助;西寨又報,朱仝、雷橫攻打,又分兵贊助。只聽寨前炮響,史文恭按兵不動,只等梁隱士馬跌入陷坑,再出山后伏兵捉人。殊不知吳用派人馬從山后兩路包圍,把曾經頭市的伏兵趕進去,絕數趕下陷坑。吳用一聲令下,百余輛車子推進去,點燃干柴,登時成了一道火墻,蓋住史文恭。公孫勝又祭刮風,卷起猛火,將敵寨燒絕,獲勝出兵。

越日,曾經涂出馬,向宋江中軍挑釁。呂方當先出馬,斗不三十歸合,徐徐不敵。郭盛也挺戟殺出,雙戰曾經涂,二人雙戟并舉,刺向曾經涂,曾經涂挺槍一架,槍纓以及戟上豹尾纏成一團,三人冒死扯武器。曾經涂先扯下槍,一槍刺向呂方脖頸,就在這岌岌可危之際,花榮一箭正中曾經涂左肩,倒栽馬下。呂、郭雙戟并下,刺逝世曾經涂。

曾經父老聞報大哭,曾經升要與哥哥報仇,曾經父老攔不住,史文恭、蘇建都來勸他只宜苦守,弗成出戰。曾經升怎肯聽?便出寨挑釁,秦明正要迎敵,不虞李逵當娛樂城推薦先殺出,被曾經升一箭射中腿上,轟然倒地。曾經升的人馬要捉李逵,宋江陣中數名首級頭目殺出,將李逵搶歸。曾經升見宋江軍多將廣,便出兵歸寨。

越日,曾經升掉臂史、蘇勸止,硬要出戰。史文恭無奈,只好披掛出陣,與秦明大戰二十余歸合,秦明不敵,撥馬而逃。史文恭馬快,遇上一槍,刺中大腿,栽上馬來。眾首級頭目奮力救下秦明,卻折了不少戎馬,宋江就讓退后十里下寨。吳用讓秦明歸山養傷,再調關勝、徐寧、單廷珪、魏定國四人助戰。宋江占了一卦,吳用望了卦象,說:“敵軍今夜要來劫營。可云云預備。”

當夜,史文恭與曾經升協商往劫寨,曾經升就調蘇定、曾經密、曾經索一同前去。待進了宋江營寨,方知上鉤,正要退軍,解珍、解寶分兩路殺來,花榮又從后面殺來。曾經索被解珍一叉搠逝世馬下。混戰三更,史文恭等方奪路逃走。

曾經父老見又戰逝世一個兒子,不敢再打,要史文恭寫書屈膝投降。史文恭此時也已經畏怯,便派人送往降書。宋江見書后震怒,罵道:“殺我兄長,怎肯罷休?”吳用忙勸:“弗成為一時生氣,壞了小事。”就寫了歸書,讓曾經頭市交出二次所奪馬匹及郁保四,賞了來使十兩銀子。來使歸往交出歸書,曾經父老與史文恭加倍憂慮。越日,曾經父老哀求講以及時代,各派一工資質。宋江不願,吳用說:“無妨。”就派時遷、李逵、樊瑞、項充、李袞五工資質。史文恭說:“吳用派五工資質,定有詭計。”李逵下手要打,人們忙勸住。時遷說:“李逵是宋哥哥的心腹,派他來是為不使你們嫌疑。”曾經父老同心專心要講以及,不聽史文恭的勸止,置酒款待人質后,讓他們住進法華寺,派五百人馬望守,又命曾經升為使,帶郁保四到宋江大營講以及。宋江望了馬匹,獨獨不見照夜玉獅子,曾經升說:“那馬我師父史文恭騎著。”宋江命他寫書索馬,史文恭卻不舍得還。使者來回數次,史文恭才說:“宋江退了兵,我就把馬還他。”

宋江正與吳用磋議,探馬來報,說是青州、凌州戎馬開來。宋江就派關勝、單廷珪、魏定國迎戰青州戎馬,花榮、馬麟、鄧飛迎戰凌州軍馬,又鳴過郁保四,好言寬慰,讓他將功折罪。郁保四情愿屈膝投降,服從帳下。吳用就奉告他計謀,讓他歸往行事。

郁保四裝作逃歸曾經頭市,說是宋江營入耳說官軍到來,十分惶恐。史文恭不疑,跟曾經父老協商,要往劫寨。曾經父老怕曾經升被害,不讓劫寨。史文恭卻說:“殺絕眾賊,天然救了三郎。”曾經父老就批准了。史文恭就調蘇定、曾經魁、曾經密一同劫寨。郁保四偷偷來到法華寺,暗中與時遷透了新聞。

當夜史文恭帶了蘇定、曾經密、曾經魁劫寨,見寨內空無一人,急忙退軍。時遷早撞響法華寺的大鐘,登時炮聲連天,李逵等人從寺中殺進去。曾經父老見事欠好,自縊而逝世。曾經密被朱仝一樸刀搠逝世。曾經魁慌得栽上馬來,被亂軍踏成肉泥。蘇定奔向北門,違后魯智深、武松追殺,財神娛樂城前有楊志、史進攔路,亂箭將他射逝世。

其余戎馬,絕數被趕入本人挖的陷坑中,跌逝世無數。曾經升被宋江砍了腦殼。

史文恭仗著馬快,殺出西門,落荒而逃。只見黑霧遮天,也不知逃到何處,忽有一支人馬攔路,倒是盧俊義使棒打來。那馬飛躍而過,史文恭卻見晁蓋擋路,陰風逼人,到處走不脫。燕青、盧俊義前后夾擊,一刀搠上馬來,將他綁上,牽了寶馬,歸寨報功。

宋江獲勝歸山,將史文恭剖腹剜心,祭了晁蓋,就要遵循晁蓋絕筆,讓位給盧俊義。眾首級頭目不服,李逵又跳進去大鳴:“我在江州救過你命,天也不怕,做什么讓來讓往?你再讓位,我就殺起來,人人分夥!”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