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第七真人娛樂章 寶玉呈才藻_【紅樓夢白話文】

第七章 寶玉呈才藻

是日,花圃完工。園內遍地景致本該由元妃題匾尷尬刁難,卻因元妃沒參觀過,沒法題。遍地又不克不及沒有匾額、春聯,賈政就帶一班傍友游園,先擬出暫且寫上,待元妃來后再由她親自題詠。世人剛到園門,見寶玉領著丫環小廝一溜煙般逃進去。倒是寶玉游園解悶,聽賈珍說老爺來了,鼠避貓兒般想逃,不虞卻迎面撞上賈政。賈政聽塾師說寶玉其它學業一般,專會吟詩尷尬刁難,有些歪才,就讓他留下,想嚐嚐他。寶玉不知是福是禍,只好硬著頭皮留上去。

賈政讓執事打開園門,先望了表面,見模樣形狀新奇,不落窠臼,沒有刻意砥礪的陳跡,自是喜悅。接著大開園門,一座青蔥的假山迎門而立,遮斷眼簾。眾傍友齊贊:“好山,好山!”賈政說:“沒有這山,園中景色一覽無余,還有什么趣?”那山石千姿百態,奇形怪狀,中間有條羊腸小徑。賈政等人逶迤走進山口,見山頭上有一塊鏡面般滑膩的白石,恰是題字用的。賈政就讓傍友們群情。傍友們已經望出賈政讓寶玉跟來的意圖,只用俗套來搪塞,人多口雜地說了十幾個,賈政都不滿意,就讓寶玉擬。寶玉說:“昔人云:‘編新不如述舊,刻古終勝雕今。’此處不是正景,不如直書‘曲徑通幽’四字。”世人都說:“是極!妙極!二世兄天分高、才思遙。”賈政說:“不要過獎他,他無非以一知充十用,諷刺而已。”

過了一個石洞,只見花木扶疏,一條清溪從花木中瀉下石隙。再去前走,平整寬敞,雙方飛樓插空。清溪上,有一座石橋,橋上建一座亭子。傍友們這個說應擬“翼然”,阿誰說該鳴“瀉玉”,都有典故可查。寶玉卻認為此處用這些詞簡陋不雅觀,該用蘊藉些的。賈政冷笑說:“剛剛世人編新,你說‘不如述古’;往常咱們述古,你又說‘簡陋不雅觀’。你說說你的。”寶玉說:“用‘沁芳’二字,豈不新雅?”賈政捻須不語。世人忙贊寶玉才思不凡。賈政又命寶玉作一七言春聯。寶玉四顧,說:

繞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脈噴鼻。

再去前走,一片翠竹掩映一帶粉墻、幾間整齊的屋宇。賈政說:“若能月夜在此唸書,也不虛度平生。”一傍友說:“此處應題四個字。”有人說:“淇水遺風。”還有人說:“睢園遺址。”賈政都未頷首。賈珍說:“仍是寶兄弟擬一個。”賈政說:“他沒作,就先群情他人,可見他浮滑。”世人說:“他群情得對,無須責怪。”賈政說:“今日任你胡言亂語,先說出群情來,才許你作。”寶玉說:“這是第一處行幸之處,必需頌揚圣上才好。用四字的匾,昔人也有現成的。”賈政詰責:“莫非‘淇水’、‘睢園’不是昔人的?”寶玉說:“不如‘有鳳來儀’。”世人齊聲鳴好。賈政讓他再題一聯。寶玉說:

寶鼎茶閑煙尚綠,幽窗棋罷指猶涼。

出了小院去前走,後面有青山斜阻。轉過山,有一處土墻茅屋,幾百株杏花云蒸霞蔚,四面用桑、榆、槿、柘的嫩枝編成碧綠的竹籬。籬外有一口土井,井邊有轆轤水車,再去外則是一馬平川的田地。賈政說:“此處雖是人工穿鑿,倒別具一格,勾起我退隱回農之意。”世人見籬門外路旁有一石,都說在此題留最佳,若在茅草屋上掛塊匾,反而損壞了故鄉風景。世人又說,這類風景昔人都說絕了,很難再出新意,不如間接題“杏花村落”。賈政就讓賈珍做一個酒幌子,要共同故鄉風景,不得華美,用竹竿挑在樹梢上。又囑咐這里無須養鳥雀,只養些雞、鴨、鵝就行了。寶玉早等急了,不待賈政囑咐,就說:“舊詩云‘紅杏梢頭掛酒旗’,此處就題‘杏簾在看’。”世人都說好。寶玉又說,“村落名用‘杏花’太俗,唐詩云‘柴門臨水稻花噴鼻’,不如用‘稻噴鼻村落’。”世人都鼓掌稱妙,賈政卻怒喝:“蒙昧的孽障!你曉得幾個昔人,讀過幾句舊詩,就敢在老老師們背後虛偽?”

世人進了草堂,賈政見都是田舍鋪排,問寶玉這里奈何?世人推寶玉,讓他說好。他卻頂起牛來,說:“比‘有鳳來儀’差遙了。”賈政呵寶玉只知享貧賤,不知這里景象幽靜。寶玉卻反詰賈政不懂“自然”二字。接著他娓娓而談,說這里是人工所造,與天然景色天差地別,沒有自然的情味。不等他說完,賈政喝令:“滾進來!”寶玉剛出門,賈政又鳴:“歸來,再題一聯,若欠亨,一并打嘴!”寶玉說:

新綠漲添浣葛處,好云噴鼻護采芹人。

又到一處景觀,令人有飄然出生避世的感到。有人說:“鳴‘武陵源’。”又有人說:“鳴‘秦人舊舍’。”寶玉說:“這兩個名都有迴避濁世的意思,怎么能用?不如鳴‘蓼汀花溆’。”賈政呵:“更是亂說!”

世人來到湖邊,賈政問:“有舟沒有?”賈珍說:“采蓮舟四只、座舟一只,正在造。”就引世人繞行,來到一處院落,里面不見一株花木,卻種滿了種種噴鼻草,披髮出各種異噴鼻。世人都不熟悉,寶玉卻旁徵博引,把《離騷》《文選》《吳都賦》《蜀都賦》等古文中記錄的噴鼻草說了個遍,又被賈政呵叱一通。世人先后說了幾個題辭、幾副春聯,賈政都不滿意。他見寶玉垂頭不語,又呵叱:“怎么該你說時你又不說了?”寶玉先駁倒了其它人的題辭、春聯,才說:“匾上不如‘衡芷清芬’四字。”又吟一聯:

吟成豆蔻詩猶艷,睡足荼夢也噴鼻。

賈政嫌他套“書成蕉葉文猶綠”。世人代他分說,李白的《鳳凰臺》滿是套崔顥的《黃鶴樓》,只需套得出奇就好。

人人來到正殿,只見欄杆玉砌,富麗堂皇。賈政說:“太綺麗了些。”世人說:“此處題‘蓬瀛仙境’才妙。”寶玉心中忽有所動,好像到過這個處所,卻又一時想不起來,不禁走了神,連賈政讓他題詠也無意了。世人見賈政要生機,急速勸解,賈政也怕過度難為寶玉,賈母不依,就說:“限你來日誥日題來,題欠好定不饒你!”

世人進去,有人往返,賈雨村落派人來有事。賈政就領人從另一壁進來,浮光掠影般參觀其餘景致。世人走累了,賈政見後面有一座院落,就出來歇腳。院中粉飾著山石,種著碧桃、芭蕉,一株西府海棠非分特別嬌艷。世人群情一番海棠,寶玉又發一通高談闊論。賈政問:“這里題什么奇怪字?”一人說:“題‘蕉鶴’。”又一人說:“‘崇光泛彩’方妙。”賈政與世人都說好,寶玉卻說:“妙是妙,惋惜只說了海棠的‘紅’,脫漏了芭蕉的‘綠’,不如題‘紅噴鼻綠玉’,方分身其美。”賈政連連搖頭,說:“欠好,欠好!”世人進屋,里面與別處一模一樣, 竟 分 不 出距離。原來四周都是雕空小巧的木板,請高手匠人雕出的種種鮮豔的名堂,再望墻上,都是按骨董的形狀摳出的槽子。世人齊贊:“好精致!”賈政轉了幾圈,竟迷了路,好輕易找個門,卻見本人與一群人迎面走來,原來是面大鏡子。轉過鏡子,門更多了,只好由賈珍帶路,方轉進去。世人都稱贊:“乏味,乏味!搜神奪巧,太好了。”

寶玉往見賈母,被賈政的小廝們抱住,說:“老太太幾回鳴你,是咱們說老爺沒難為你,才讓你大鋪才幹。人們都說,你作的詩比世人的都強,該賞咱們吧?”寶玉說:“好,一人一吊錢。”小廝們說:“誰沒見過一吊錢?”手足無措地把寶玉佩戴的錢袋、扇袋等裝飾品解個一干二凈。寶玉見了賈母,賈母知賈政沒難為他,也很喜悅。

襲人倒來茶,說:“你身上的器材又讓那些沒臉的器材解了?”黛玉一望,負氣說:“再想要我的器材,可不克不及了!”回身歸房,拿起剪子把為寶玉做的噴鼻袋鉸碎。寶玉忙跟出去,見她把噴鼻袋無端鉸了,也有些氣,就把衣服解開,從里面衣衿上解下錢袋,說:“你瞧瞧,這是什么?我可曾經把你的器材給人?”黛玉見他云云愛護保重,垂頭不語,后悔剛剛冒失。寶玉說:“我把這錢袋奉還若何?”就把錢袋擲到黛玉懷里。黛玉氣哭了,拿起錢袋又要鉸。寶玉忙奪上去,賠笑說: “ 好 妹 妹,饒了它吧!”黛玉負氣上了床,面朝里躺下。寶玉就“妹妹長”、“妹妹短”地賠不是。黛玉被纏無非,起身就走。寶玉跟在后面,說:“你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黛玉又被他逗笑了。

二人來到王夫人房中,寶釵也在那里。賈薔已經從姑蘇買來十二個女孩子及行頭,聘來教習。王夫人讓他們在梨噴鼻院排戲,薛家搬到西南角一處屋宇棲身。林之孝家的又往返:“采買的十二個小尼姑、大道姑都到了,道袍也做好了。還有個帶發修行的,出生官吏之家,因自小多病,入了佛門,帶發修行,法名妙玉,本年十八歲。她文墨極通,經典也極熟,樣子又好。客歲她隨師父來京,在西門外牟尼院住。往常老姑子逝世了,只她一人在此。”王夫人說:“你怎么不把她接來?”林之孝家的說:“她不愿到公侯家世來。”王夫人說:“那就下帖請她。”寶釵見這里慌亂,就與寶玉、黛玉來到迎春房中。

寧、榮二府每天慌亂,直到十月剛剛預備終了。賈政上朝奏本,皇上批下:“來歲正月十五日貴妃省親。”賈政奉旨,兩府更忙,年也沒過好。到了正月初八。就有宦官來望了別墅,支配好舉辦種種典禮之處。接著,就無關防宦官帶著小宦官在街上安置圍障,還有人來教習賈府種種禮節。工部批示人掃除街道,五城戎馬司攆逐閑人。到了十四日,花燈炊火都備齊,上下徹夜未眠。

十五日五鼓,自賈母等有爵位的,都按等第穿著整潔。大觀園內更是綺麗堂皇,靜暗暗無人咳嗽一聲。賈赦等男親等在西街門外,賈母等女親等在榮府大門外。一名宦官來到,說是元妃到入夜后才能來,鳳姐兒就勸賈母等先歸往安歇,自有她照料。娛樂城體驗金到了晚上,她便命人點起燈燭。外面溘然響起馬蹄聲,十多個宦官趕來,直鼓掌;接著是一對對各司其職的宦官陸續來到,十來對后,方聽遙處隱隱傳來鼓樂聲。不久,一對對龍旌鳳翣、雉羽宮扇,又有銷金提爐,焚著御噴鼻,然后是一把七鳳金黃傘接踵過來;隨后是一對敵手捧貴妃公用品的侍女走來,后面才是八個宦官抬著一頂金頂金黃繡鳳鑾輿,緩緩而來。賈母等急忙跪迎,就有宦官過來扶持。進了大門、儀門,在東面的一座院落門前停下,宦官跪請元妃下輿換衣,接著抬輿入門,宦官散往,只有昭容、彩嬪等引元春下輿。園內花燈閃耀,還有一個“體仁沐德”的燈匾。元春換衣,再上輿進園。園中噴鼻煙縈繞,花影繽紛,燈光相映,細樂聲喧。元春嘆道:“太豪華了!”她下輿登船,見兩岸彩燈都是水晶玻璃的,干枯的樹枝上扎滿了綾羅綢緞做的花,水中的水禽、荷花,都是蚌螺羽毛做成,舟上又有種種盆景燈。舟入一石港,上有一燈匾,現出“蓼汀花溆”四字。元春說:“‘花溆’就好,何須‘蓼汀’?”宦官報與賈政,立刻撤下“蓼汀”二字。

舟至岸邊,元春下舟上輿,見後面石牌樓上寫“天仙寶境”。元妃命換上“省親別墅”四字。來到行宮,巨燭燎空,噴鼻屑各處,燈火輝煌,金窗玉檻。元妃問:“此處為什么無匾?”宦官說:“此系正殿,外臣未敢擅題。”元春升座,兩下奏起樂來,二宦官引賈赦、賈政等于月臺下排班,昭容傳諭:“免。”又引榮國史太君及女眷自東階升月臺,昭容再傳諭:“免。”

獻了三次茶,元春換衣,乘了省親車駕,來到賈母上房,要里手禮,賈母等忙跪下止住。人人相見,都不由得暖淚娛樂城滔滔。元春又傳諭,請薛阿姨、寶釵來見。接著她原來的丫頭們也來拜會。母女姐妹敘些久別情景,家務私事。

賈政至簾外問安,元春在內答禮。父女相見,只能說些宦海上的應酬話,什么皇恩浩大、蒼生有福,不克不及敘父女之情。賈政又說:“園中一切亭臺軒館,都是寶玉落款,若有一二處可取的,請即賜名。”元春說:“有進益了。”就傳寶玉來見。寶玉行了國禮,元春把他攬在懷里,撫mo著他的頭說:“比曩昔長高了好些……”一語未終,淚如雨下。

尤氏、鳳姐兒等來報:“筵宴統統,請貴妃游幸。”元春起身,命寶玉引道,同世人步至園門,游覽了“有鳳來儀”、“紅噴鼻綠玉”、“杏簾在看”、“蘅芷清芬”等處。她稱贊了,又說:“以后弗成太奢了,這都過度。”來到正殿,元春讓免禮入坐,大開筵宴。賈母等鄙人面相陪,尤氏、李紈、鳳姐兒捧羹把盞。元春命筆硯侍候,題別墅名“大觀園”,正殿匾為“愿恩思義”,春聯為:

寰宇啟宏慈,小兒百姓蒼生同感戴;

古今垂曠典,九州萬國被恩榮。

又改題:“有鳳來儀”賜名“瀟湘館”,“紅噴鼻綠玉”改作“怡紅快綠”、賜名“怡紅院”,“蘅芷清芬”賜名“蘅蕪院”,“杏簾在看”賜名“浣葛山莊”,正樓名“大觀樓”等等很多處。又命舊匾無須摘往。她又題了一七言盡句,讓眾姐妹一人題一詩、一匾,她分外喜好瀟湘館、蘅蕪院、怡紅院、浣葛山莊到處,讓寶玉為每處賦五言律詩一首。紛歧會兒,眾姐妹都題詠完了,連李紈也牽強湊成一首七言律詩。元春望后談論:“到底是薛、林二妹所作不同凡響,咱們姐妹不克不及比。”黛玉本想今夜大鋪才幹,把世人壓倒,卻因元春限題一匾一詩,只好胡亂塞責。

寶玉這時候只作出“瀟湘館”與“蘅蕪院”兩首,正作“怡紅院”,頭一句就寫下“綠玉春猶卷”。寶釵偷眼望見,趁世人不注重,悄聲說:“因朱紫不喜‘紅噴鼻綠玉’,才改成‘怡紅快綠’,你偏用‘綠玉’二字,豈不是跟她唱對臺戲?詠芭蕉的典故不少,再想一個。”寶玉說他怎么也想不起來了。寶釵冷笑說:“未來金殿對策,生怕你連‘趙錢孫李’都忘了。‘寒燭無煙綠蠟干’,忘了嗎?”寶玉說:“姐姐是我的‘一字師’了。”寶釵怕延遲他的功夫,回身走了。黛玉見寶玉搜刮枯腸般構想,走過來一望,讓他繕寫前三首,她代作“杏簾在看”,寫好后,揉成紙團扔到寶玉跟前。寶玉忙用工楷謄抄好,呈與元春。元春望完,喜之不絕,說:“公然有上進了。”又指出“杏簾”一首為四首第一,就把“浣葛山莊”改成“稻噴鼻村落”。又命探春把剛剛一切的詩用錦箋繕寫,令宦官傳到外面。賈政等望了,稱贊不已經。

賈薔帶著女伶人在樓劣等候,一個宦官來拿戲單與十二人的諢名冊。少頃,點了《豪宴》、《乞巧》、《仙緣》、《離魂》等四出戲。女伶人就袍笏登場,做絕悲歡景況。戲剛演完,一個宦官捧一金盤糕點來,恩賜齡官,讓她揀特長戲隨便再做兩出。齡官又演了《相約》、《相罵》。元春夸獎了她,額定賞她兩匹宮綢、兩個錢袋、金銀錁子并食品。撤了筵席,元春把沒到之處游覽一遍,到寺里拜了佛,題匾“苦海慈航”,又賞了尼姑、道姑。少時,宦官跪啟:“恩賜物品備齊。”呈上單子,元春望了,命從賈母起,寧、榮二府的親人依輩分恩賜種種物品,又賞了各人的奶娘、丫環及治理工程、陳設、司戲、掌燈、廚役、優伶、馬戲與各項人役。世人謝了恩,宦官說:“已經到丑正三刻,請駕歸宮。”元春暖淚滔滔,依依不舍地別過親人,登輿拜別。越日,皇上又有恩賜。

榮、寧二府為了元春省親,鬧得人仰馬翻,精疲力竭。辦完事摒擋器材,又是好幾天。他人還可藏清閑,鳳姐兒仍忙得團團轉。而寶玉卻閑極無聊,鴻鵠之志。襲人新年都沒歸家,家中接往團圓一下,寶玉更是沒興致。丫頭往返,珍小孩兒來請望戲、望花燈。他正要往,又想起元春派人送來的糖蒸酥酪,命人給襲人留著,騎馬往了寧府。誰知寧府唱的是《丁郎認父》、《大擺陰魂陣》、《大鬧天宮》、《封神榜》,忽而出沒無常,忽而群醜跳梁,鑼鼓喧天,響徹雲霄。寶玉被晃得目炫,聒得耳叫,就四處閑逛。賈珍、賈璉、薛蟠等只顧吃酒望戲,誰也沒注重他。跟他的小廝們認為煞戲要到晚上,藏了個一干二凈。他獨自一人,恰好胡逛。逛了一下子,他想起小書房內掛了一幅尤物圖,畫得極傳神。剛來到窗下,忽聽里面有女人的輕聲嗟嘆,不禁一驚,難道圖上的尤物兒也會生病?舔破窗紙一望,倒是茗煙按著一個丫頭,正干他在太空幻境學的那事兒。鳴了一聲:“了不起!”一腳踹開門,嚇得二人急忙跳起,跪地討饒。寶玉說:“光天化日的,鳴珍大爺曉得,你還有命?”再望那丫頭,倒也白凈,只是篩糠,就說:“還煩懣走?”那丫頭飛也似走了。寶玉問那丫頭鳴啥,茗煙說鳴萬兒。問她多大了,只知有十六七歲。

茗煙要戴罪立功,想帶寶玉到城外玩,寶玉不敢往。他計上心來,讓寶玉下馬,暗暗出了后門,直奔襲人家。襲人的母親接來幾個外甥女兒、侄女兒正陪襲人吃果茶,忽聽外面有動靜,襲人的哥哥花自芳進去一望,嚇了一跳,忙把寶玉抱上馬來,喊:“寶二爺來了。”襲人驚疑不定,忙把他主仆迎進屋,問出了什么事。寶玉說因百無聊賴,來望望。襲人就猜出是茗煙的主張,歸往要讓嬤嬤好好打他。茗煙說是寶二爺硬要來的,就要走。花自芳留下他們,又怕茅舍土炕搞娛樂城體驗臟寶玉的衣裳。花母讓寶玉上炕,又是擺果碟,又是換好茶。襲人不讓母親忙,把本人的坐褥展在炕上,讓寶玉坐了,把本人的腳爐、手爐給寶玉用。寶玉見她兩眼微紅,問她哭什么。她笑著拆穿:“灰迷了眼,揉的。”說了會兒閑話,襲人讓花自芳雇一乘小轎,送寶玉歸榮府,又抓一把果子給茗煙,囑咐他千萬要瞞住他人。花自芳牽下馬,直把二人送到榮府后門,把寶玉抱出轎,再抱下馬。寶玉道了謝,才進了門。

寶玉不在家,丫頭們從容玩。李嬤嬤來給寶玉致意,丫頭們只顧玩鬧,愛理不睬。她嘟嘟囔囔坐上去,問她們寶玉的現狀。丫頭們因她已經告老進來,基本不把她放在眼里。她見幾上放著一蓋碗酥酪,拿起就吃。一個丫頭忙制止:“別動,那是給襲人留的,咱們爺歸來又惹氣生。”李嬤嬤氣得痛罵:“別說我吃他一碗牛奶,再好的也該吃。他吃我的奶長大,我偏吃了,望他奈何?你們怕襲人,她是我調教進去的,什么玩藝兒!娛樂城優惠活動”一負氣把酥酪一飲而絕。有個懂事的丫頭阿諛她,她還不承情,甩手走了。

寶玉歸來,見晴雯躺在床上不動,問:“是病了,仍是賭輸了?”秋紋說:“是李老太太氣的。”寶玉說:“她老了,由著她吧!”正說著,襲人歸來了,寶玉請她吃酥酪,丫環們說:“李奶奶吃了。”襲人怕寶玉不喜悅,忙說:“給我留的這個?我前次吃了鬧肚子,她吃了倒好。我想吃栗子,你給我剝,我往展床。”寶玉信覺得真,就剝栗子。襲人長嘆一聲,說:“我要歸往了。”寶玉吃了一驚,忙問怎么歸事。襲人說她母親、哥哥來歲要贖她。寶玉不讓她走,她說:“便是宮中的彩女,也是選入新的,放出老的,別說你們家。”寶玉說:“老太太不放你。”襲人說:“我無非是個泛泛的人,比我強的多著呢!我先侍侯老太太,又侍侯了史大姑娘,又跟你幾年。咱們家來贖,只怕老太太連身價都不要,就放我進來。你這里也不是離了我就不行。”寶玉竟忘了襲人是因父逝世家貧,自幼賣到賈府,左券上寫明是賣斷不許贖的,不禁發急,連連央求襲人不要走。實在襲人是怕寶玉為了酥酪的事與李嬤嬤氣憤,鬧得人人都欠好望,有心小題大作,勸戒寶玉,她才不稀奇吃什么栗子呢。她見寶玉泣如雨下,低三下四,就說:“你要留下我,得依我三件事。只需你依了,刀擱脖子上我也不走。”寶玉說:“好姐姐,別說三件,便是三百件我也依。只求你守著我,等我哪一天化成灰,不,化成一縷青煙,被風吹散,你愛到哪里就到哪里。”

襲人忙捂他的嘴,說:“我勸你正為這,你說得更狠了。這是頭一件要改的。”寶玉說:“改了!再說,你擰我的嘴。”襲人說:“第二,你在老爺背後要收斂些,別只駁倒、誣衊別人,裝出喜歡唸書的模樣來,鳴老爺少生些氣。”寶玉說:“再不說了。”襲人說:“不許毀僧謗道,調脂搞粉。再有一件緊張的,不許再吃人家唇上搽的胭脂了,也要改了那愛紅的偏差。”寶玉說:“都改,都改!”襲人說:“你都依了我,拿八抬大轎抬我也不進來。”寶玉說:“你長在我這里,沒轎抬你。”二人還說,秋紋出去說:“半夜了,老太太派人來問了。”寶玉取過表來一望,公然已經到亥正,就脫衣睡了。

越日清早,襲人只覺頭暈目眩,四肢火燙,躺倒不起。寶玉歸明賈母,請醫診治,無非是偶感風冷,開藥分散。寶玉命人煎好藥,讓她喝了,給她蒙上被子發汗,就到黛玉房中往。黛玉正睡午覺,丫環們都藏了進來,寶玉自進房中,推黛玉說:“好妹妹,才吃了飯就睡覺。”黛玉說:“我前兒一晚上不愜意,今兒還身上酸痛。”寶玉說:“別睡出大病來了,我替你解悶兒。”黛玉不聽,只讓他走,他偏要留下。黛玉讓他老老實實地坐一邊,他非在床上躺下,跟黛玉對著臉兒語言。不管寶玉說什么,黛玉總要拉到寶釵身上,有心氣他,他就呵了呵手,胳肢黛玉。二人鬧了一陣,黛玉用手帕蒙上臉,再不睬他。寶玉說了些少滋無味的話,黛玉便是不吭聲。寶玉就說給她講故事,她信覺得真,來了興致。誰知寶玉講了半天,倒是編著法子罵她是耗子精。黛玉按住寶玉,要撕他的嘴。寶玉邊討饒邊說:“我聞到你身上的噴鼻氣,這才想起這個故事。”寶釵恰好走出去,說:“誰講故事呢?”黛玉忙讓座,說:“他巧罵了我,還說是講故事。”寶釵諷刺說:“他肚里的典故可不少,惋惜該用時他想不起來,頭幾天的芭蕉詩就難住了他,娛樂城優惠急得直出汗。這會子偏有典故了。”黛玉說:“阿彌陀佛,一報還一報,不爽不錯。”正說著,只聽寶玉房中一片喧嚷,鬧得弗成開交。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