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娛樂城出金第二十九章 眾虎歸水泊_【水滸傳白話文】

第二十九章 眾虎回水泊

呼延灼一萬雄師全折絕,不敢歸東京,想起曾經以及青州知府慕容彥達有些友誼,就想投靠青州,借兵報仇,也好向高太尉有個交卸。但他又腰纏萬貫,只好解下束腰金帶,賣了當旅費。走了兩天,天色晚了,他又餓又渴,見路邊有一村落店,上馬進店,要酒要肉。小二給他煮了一條羊腿,打了三斤面餅,燙上酒來。呼延灼讓小二把馬牽到后槽,好料喂養,今夜就住下了。小二說:離此不遙,有一座桃花山,山上有能人。大王鳴打猛將李忠,二大王鳴小霸王周通,時常來打家劫舍,官府也拿他沒設施。將軍的馬云云寶貴,夜間睡覺要警惕。呼延灼卻說:我有萬夫欠妥之勇,怎怕那幾個毛賊?你只好好給我喂馬就行了。

呼延灼一來心中納悶,二來又多喝了幾杯,進了房,衣服也沒脫,倒頭就呼呼大睡。半夜時分,忽聽小二連聲驚鳴,忙起身往望,后院的竹籬被人推翻,烏騅馬不見了影蹤。小二說:將軍你望,遙處還有火炬閃耀,定是桃花山能人把馬偷走了。呼延灼手提雙鞭,沿田間巷子追逐了幾里,已經不見了遙處火炬,沒個追處,只好歸店,待到青州再設法剿寇奪馬。

越日天明,呼延灼讓小二給他挑了盔甲,直奔青州,趕到時,天色已經晚,住店歇了。待到天明,他來到衙門,見了慕容知府,把兵敗梁山之事說了,想借兵報仇。慕容知府說:將軍來得恰好,青州常被能人擾亂,治不住他。我借兵給你,你先清剿桃花山,奪歸御賜踢雪烏騅馬,再掃平二龍、白虎二山,我自會在皇下面前為你說壞話,讓你報梁山之仇。呼延灼戴德不絕,連連拜謝。

三天后,慕容知府給呼延灼兩千戎馬,又送他一匹青鬃馬。呼延灼謝了知府,帶領人馬殺奔桃花山。李忠、周通聞報,協商若何退敵。周通不知好壞,讓李忠守寨,本人帶了幾百嘍啰下山迎敵。待跟呼延灼一交鋒,周通才知不是敵手,斗無非六七歸合,敗逃歸山。呼延灼怕上鉤,也不追逐,扎下營寨,預備再戰。

周通歸到盜窟,對李忠說:呼延灼武藝高強,我們不是敵手。他要是強行攻山,我們有力招架。李忠說:花以及尚魯智深占了二龍山,還有楊志、武松二位英雄,頗為了得。咱們不如寫書求救。周通說:只怕花以及尚記仇、不願興師相救。李忠說:魯智深是個直心地的英雄,怎會記那點大事?況且他先打你,后盜咱的酒器,我們也不輸理。只需他接到手札,必然興師救助。就寫書一封,派兩個精明的嘍啰,從后山繞上來,奔赴二龍山。

二龍山除了魯智深、楊志、武松三位大首級頭目,又添了四位小首級頭目。一名是金眼彪施恩,因武松血濺鴛鴦樓,受了株連,百口出逃,怙恃俱亡,前來投靠武松。一名是操刀鬼曹正,也入了伙。再便是菜園子張青與母夜叉孫二娘配偶,怕賣人肉包子的事發生髮火,投靠魯、武。曹正正在山下巡查,見桃花山的嘍啰趕來,問明緣故原由,帶上山見三位大首級頭目。魯智深等望了手札,又問了概況,協商一番。魯智深說:灑家在桃花村落,狠揍了周通那小子一頓。李忠那小子把我請上山,留我當寨主,我見這兩小子太吝嗇,偷了他很多金銀酒器逃下山。他們沒有對不起我之處。楊志說:咱與他各守盜窟,互不往來,本不應往救,一來望在都是江湖英雄的體面上,二來呼延灼患了桃花山,定會來打二龍山,不克不及不救。可留下施、曹、張、孫四人守盜窟,咱三個親自走一趟。魯智深依允,點起五百人馬,與楊志、武松往救桃花山。

李忠見小嘍啰歸報,點起三百人馬,下山接應。呼延灼躍馬舞鞭,迎戰李忠。這位從未打過山君的打猛將,斗無非十歸合,便敗下陣來。呼延灼縱馬追逐,周通忙把鵝卵石雨點般砸上去。呼延灼剛退下山,忽聽后隊官兵亂鳴,卻見一個胖大以及尚飛馬趕來,后面是兩個首級頭目與數百人馬。魯智深高聲喝罵:阿誰從梁山逃來的敗將,膽敢到俺這里恫嚇人!呼延灼罵:老爺先宰你這個禿驢,出口惡氣!兩匹馬沖到一處,兩小我私家殺成一團,禪杖、鋼鞭相擊,火花四濺,叮看成響。斗了五十余歸合,不分勝負,二人各自歸馬稍歇。

呼延灼喘過財神娛樂城氣來,再次出馬,喝罵賊以及尚出戰。楊志說:年老稍歇,待我拿下這家伙!拍馬舞刀迎戰呼延灼。二人又斗了四五十歸合,不分勝負,呼延灼覃思,這二人的武藝高強,不似綠林中人,從哪兒來的?兩邊相互敬佩敵手的武藝,各自勒馬歸陣,出兵罷戰。當晚,呼延灼正在帳中生悶氣,慕容知府的使者來到,說:白虎山能人攻城,請將軍退軍保衛。呼延灼正愁難斗過魯智深、楊志,恰好借梯子下樓,連夜鳴金收兵,暗暗退軍。

天明,魯、楊、武三位英雄領人馬殺奔官虎帳寨,早空無一人。李忠、周通迎下山,將三位首級頭目請上山,大擺筵席,拜謝三首級頭目,又命探子往探詢官軍的往向。

呼延灼退軍歸到城下,正撞見白虎山的人馬。原來,孔家莊孔太公作古后,孔明因與當地一名財主產生爭吵,一怒之下,與孔亮把財主滿門殺光,占了白虎山落草。他們的叔叔孔賓住在青州城里,被慕容知府捕捉下監。孔明、孔亮就領兵攻城,要救孔賓。孔明見呼延灼到來,催馬挺槍來迎。呼延灼見慕容知府正在城樓觀戰,同心專心想虛偽能力,再加上孔明武藝其實不濟,比武只二十歸合,就把孔明活捉已往。接著揮軍掩殺,孔亮只得帶著殘兵,狼狽兔脫。

慕容知府把孔明枷了,與孔賓監在一處,設筵為呼延灼慶功。呼延灼說了征戰顛末,正要攻破桃花山,二龍山即興師來救,那胖以及尚與青臉漢文治高強,沒法取勝。慕容知府說:這以及尚原是延安府老種經略相公部下的提轄魯達,往常鳴花以及尚魯智深;青臉大漢原是東京殿帥府制使,名鳴青面獸楊志;第三位是景陽岡打虎的好漢,名鳴行者武松。他們已經殺敗數起官兵,殺逝世三五個軍官。呼延灼說:我已經見地過他們的手腕,日后定想法將他們捕捉。

孔亮當晚引敗兵尋一座破廟歇了,越日出兵歸山。正走著,迎面來了一支人馬,認出領頭的恰是武松,上馬就拜。武松忙上馬攙起孔亮,二人互說了分別后的情景。接著,孔亮哭訴了叔叔被抓,兄長被擒的顛末。武松說:兄弟別怕,待魯、楊二位來了,我讓他們往打青州。等了片刻,魯、楊二位率人娛樂城體驗金馬來到,武松與孔亮引見了,說:我們應以義氣為重,聚三隱士馬,拿下青州,上擒呼延灼。魯智深說:灑家也是這意思。一壁派人往桃花山,讓李、周二人興師助戰,一壁派人歸山再調人馬。楊志說:青州人強馬壯,又有呼延灼那家伙相助,不是俺自滅威風,憑咱三山的力量也難打下。依我望,不如讓孔亮往梁山求援,一來他是宋江的門徒,二來呼延灼是梁山的敵人,宋江定會興師前來。魯智深說:灑家天天都聽人說宋三郎若何若何好:惋惜無緣相見。孔亮兄弟,你可火速前去,求你師父興師。孔亮把人馬留下,只帶了一個跟班,扮作客商,直奔梁山。

李忠、周通得信,只留幾十個嘍啰守山,二人率人馬趕娛樂城活動去青州。二龍山上的施恩、曹正留張青配偶守山,也率人到青州城下,合三隱士馬攻打青州。

孔亮二人星夜兼程,不幾日來到催命判官李立的酒店,向李立申明來意娛樂城。李立一壁擺酒相待,一壁用響箭關照山上。孔亮搭船渡到金沙岸,上了山,見了宋江,哭拜在地。宋江攙起孔亮,說:賢弟有什么難處,但說無妨,我定不避水火,全力相助。孔亮便把工作顛末說了一遍,又說:魯智深、楊志、武松已經與李忠、周通率三隱士馬攻打青州,魯首級頭目讓我找師父請援軍。

宋江引孔亮見了眾首級頭目,說了孔亮來意。晁蓋說:他們兩山的英雄,尚云云仗義,三郎賢弟的門徒求救,盜窟怎能坐視不論?三郎賢弟,你多次下山,此次你守盜窟,愚兄親自走一趟。宋江說:哥哥是盜窟之主,怎可容易下山?這是小弟分內的事,小弟自該前去。隨后,點起花榮、秦明、燕順、王英為前鋒,穆弘、楊雄、解珍、解寶為第二隊,宋江自領吳用、呂方、郭盛為中軍,朱仝、柴進、李俊、張橫為第四隊,孫立、楊林、歐鵬、凌振為合后,二十位首級頭目率兩千人馬,分五路開拔青州。魯智深等聞報,前來歡迎,與宋江及眾首級頭目相見了。魯智深說:久聞阿哥台甫,無緣相見,今日方得喜認阿哥。宋江說:小可何足道哉,卻是江湖上哄傳師父清德,今日相見,福星高照。楊志也說了昔時不願留在山上,以至又經很多坎坷。宋江寬慰了楊志,魯智深便命人置酒款待盜窟眾首級頭目。

越日,宋江問起近日勝負若何。楊志說:交鋒數次,不分勝敗。青州城全仗呼延灼一人,若將他拿下,攻城猶如滾湯潑雪。吳用線上娛樂城說:這人弗成力敵,只可智取。宋江問:奈何智取?吳用說出計謀,宋江說:此計大妙。便依計行事。越日一早,宋江命人馬圍住青州,擂鼓搖旗,大聲挑釁。慕容知府忙請呼延灼來磋議,呼延灼說:知府安心。那賊子只能在水泊里逞兇狂,往常脫離盜窟,先掉天時,來一個,捉一個。請知府登城,望我若何捕捉他們。

呼延灼跨上青鬃馬,帶一千人馬出城迎戰。宋江陣中沖出秦明。慕容知府在城樓上高鳴:呼延將軍,先拿下反賊秦明!秦明痛罵:害平易近的貪官,殺我百口,今日恰好報仇!呼延灼舞鞭殺往,秦明揮棍迎上。二將交馬,大戰四五十歸合,不分勝負。慕容知府恐怕呼延灼有掉,傳令偃旗息鼓。呼延灼歸城,抱怨慕容知府:秦明棍法漸亂,我立地就能擒他,為什么偃旗息鼓?慕容知府說:將軍已經戰多時,我深知秦明武藝高強,將軍弗成輕敵。呼延灼說:望我嫡立斬此賊!慕容知府說:嫡將軍交鋒,可殺開一條路,讓人沖出重圍,分投東京以及左近州府求援軍。

呼延灼歸房安歇。天色未明,巡城兵丁來報:北門外土坡上,有三騎偷望城垣。中間那人穿紅袍,另一人穿道袍,再一個是花榮。呼延灼想,那穿紅的定是宋江,就點起一百馬隊,披掛下馬,暗暗出了北門,緩緩逼向土坡。宋江等三人只顧仰臉望城,毫無覺察。呼延灼拍馬舞鞭,直沖已往。三人勒轉馬頭,逐步拜別。呼延灼剛趕到剛剛三人望城之處,只聽撲通一聲,連人帶馬栽進陷坑。跟著一聲叫囂,四下里伸出上五六十把撓鉤,將他拖下去綁了。知己想來救助,花榮彎弓搭箭,早射翻六七個,后面的撥轉馬頭,逃歸城往。

刀斧手把呼延灼擁進大帳,宋江忙起身,命工資呼延灼松綁,跪下便拜,請呼延灼落座。宋江向呼延灼說了他上山實為黃文炳幾回再三讒諂,必不得已。梁山的很多弟兄都是被貪官蠹役逼反的。只有權借水泊,暫保人命,毫不是叛逆朝廷。呼延灼大受激動,說:待我歸到東京,向朝廷為你討一道招撫文書。宋江說:將軍歸不患了。高俅那小子心腸局促,專記人的小差錯,林教頭、楊制使無什么錯誤也被他逼得走投無路,況且你折了三員上將、一萬人馬,怎會留你人命?往常韓滔、彭、凌振都入了伙,將軍不如也坐把交椅,待朝廷招撫,再效忠報國。呼延灼深思片刻,認為宋江說得有理,就跪拜上去,情愿入伙。宋江就讓李忠、周通把踢雪烏騅馬還給呼延灼。世人協商一番,定下攻打青州之計。

當晚,秦明、花榮、孫立、燕順、呂方、郭盛、解珍、解寶、歐鵬、王英十個首級頭目,換了青州軍士的衣甲,跟上呼延灼,來到城下,大鳴開門。慕容知府聞報,上了城樓,問:將軍怎么逃進去的?呼延灼說:我被他們的陷馬坑捉了,押在后寨。卻有我原來的手下,暗中放了我,又偷出馬匹衣甲,跟我來了。慕容知府放了心,便命放下吊橋,開了城門,騎馬迎到城門口。呼延灼等人進了城,秦明溘然一棍把慕容知府打上馬來,解珍、解寶就放起火來,歐鵬、燕順奔上城,一陣亂殺。宋江見城里火起,批示雄師殺進城來,一壁傳令:不得危險庶民。眾首級頭目占了府衙,封了錢庫糧倉,從大牢里救出孔明與孔賓一家。救滅了火,把慕容知府百口斬首。隨后開倉放糧,犒賞全軍。李忠、周通歸山摒擋人馬,施恩、曹正也歸二龍山,與張青配偶將盜窟摒擋了,放了一把火。三山首級頭目加上呼延灼,共十二位新首級頭目,加上三隱士馬、青州的降卒,數千人馬開歸梁山。

  • 捕魚機
  • 炫海娛樂城
  • 百家樂算牌
  • 金合發娛樂城
  • Q8娛樂城
  • 九牛娛樂城
  • 贏家娛樂城
  • 線上老虎機
  • 娛樂城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