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刑警王叔-一百三十九章

一百三十九章
金玉良緣 更新2011-03-17 18:11 字數3092
  時間過得很快,小元在案子結束后一直成為極速百家樂當地警界的焦點,在上班的時候同事們也都用一種佩服的目光去看待他。還有人傳言說小元不久將要被調上去要升職。小元只是一笑而不去關注。更多的精力去認真對待工作,讓自己各方面都做得更完美做個表率。

  直到不久接到已經升為市局局長的岳笙岳局長,打來電話和小元聊了一會,最后告訴小元將于年底把他調到市里來工作。小元這才知道被升職不是謠傳而是事實。小元當時遲疑了好一會,才回答告訴岳局長說“岳叔叔,我看還是讓我在這邊磨練磨練吧,我覺得在下邊雖說苦點,條件沒有市局那么好,但這能更加磨練一個人的意志,也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不管是工作上還是做人方面。老岳聽出來小元的意思,心里真是想不明白。覺得小元就是與別人不一樣。你說現在這個社會有哪個人不喜歡條件環境各方面比較優越的地方工作呢。可小元本來可以憑他舅舅的關系不說是市局,就是在省里要是進警局也是一句話的事,可這孩子就是不靠任何門路。非要下到基層去工作。現在有成績了該可以調上來還不那么在乎。只好實話告訴他“劉金元,這可是上面開會一致表決通過的啊,不是個人,也不是大家看你舅舅的面子給辦事的,你得聽從組織的安排。說完后也沒有讓小元去辯解就直接掛了。

  小元知道岳叔叔是為自己好,很關心自己看重自己,不過自己有自己的打算,心里放不下自己的干爸,這么幾年待在一起,已經離不開他了。干爸已經離休了,雖說沒有完全退出來,但也跟退休差不多了。再說這幾年他也習慣了小元的陪伴這要是自己離開去市里了,那他一個人該有多孤獨啊。晚上小元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時,干爸已經做好了飯菜在飯桌前等候著他了,正在看著電視里放著的新聞。見小元回來了,只看了一眼,沒有往日那么微笑著打招呼。小元也沒有太在意,還是叫了聲爸,就去洗手間洗手出來吃飯了。

  出來時王叔已經給桌上的酒杯斟滿了酒,王叔獨自先喝了口酒。喝完酒王叔眼光注視著小元說“小元啊,我問你個事,是不是岳局長打電話給你說要給你升職的事啊?

  小元看了干爸一眼,心里想這個岳叔叔一定是打電話跟我干爸說了。小元回答“恩是啊,你消息倒挺快的的啊,這么快就聽說了。

  王叔又抿了一口酒接著說“干爸只想問你,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啊?我聽老岳說你還是不樂意去市局勢吧?

  小元呵呵笑了說“爸,我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好嗎?你就別管了。

  王叔說“你是喊我爸吧?雖說我不是你的親生爸爸,但我從沒把你當做非親生的看待,做為兒子你就要聽爸的話,什么事不要用感情用事,你今后的人生又有很大的發展。爸不是笨蛋,知道你想留在這里想陪伴我,怕我孤獨。但你的今后人生更加重要,你說呢?

  小元“爸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之不想到市里是因為我喜歡在這縣城做一個刑警了,雖說不是什么多大的官,只是一個小小的刑警隊長我已經很知足了,我很厭倦官場上勾心斗角的心態。不管在哪都是一樣,在這里我會過得很充實的。

  王叔聽了小元的話,沒有理會,其實當初自己也有上升的機會,自己以為老婆生病去世等多種原因,才不走的,小元說的話也不無道理,現在社會就是這樣,你不強,就必定要被人欺壓,不管在哪里這都是事實,有些人,明的不跟你都暗地里卻去下毒手。不管小元怎么說,但今天話已經說出來了,就一定要把他給勸服了,要不真的會毀了他的。

  王叔,猛的喝了一大口酒,給自己下點狠心,不管小元今天能不能受得了,都要下狠心。臉色變得很嚴肅,沒有了往日的和藹大聲說道“小元這些話你就別說了,爸只問你,是去市里還是不去?

  小元被干爸的大聲說話給鎮住了,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常態“爸,你別生氣,我還沒考慮好,你給我點時間讓我想想好嗎?

  王叔生氣的說“這事你也別再考慮了,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要是真任性的話,以后就別理爸爸了,以后也別住這里了。說完這句話,王叔自己的心理好似刀割一般的心痛。扭過頭不去看小元。

  小元聽到干爸說出這樣的話確實驚呆了。這是從認識干爸以來,說出最絕情的一次。小元真的有些無法接受。強忍著不讓自己的淚水流出來。“爸,你真的狠心趕我走嗎?要是你看到我生氣的話,那我馬上就走,大不了晚上去單位值班室去睡去。

  王叔生氣的說“你想走就走,沒人攔著你。

  小元坐在那呆呆的看了干爸好久,心里,也想了很多很多。最后站起身去了房間。王叔見小元進去以為,他氣得不吃飯休息去了。沒過多久,小元真的提著一個小包出來了。

  王叔用眼睛狠狠的盯著小元心里罵道“你這死小子,還真的跟老子翻了不成。我這么做都是為你好啊。想叫住他,可又不叫,這下把王叔憋的真是受不了。

  小元不去看干爸的眼睛,只說了句“爸你自己好好保重吧,我走了。說完打開門,就出去了。隨著小元哐的一聲關門聲。王叔舉起拳頭打在桌上,嘴里罵了一句“臭小子。你還真跑不成。趕緊跑到門邊去側耳細聽外面的動靜。

  小元出門并沒有走,在門口聽到干爸的罵聲和敲打桌子的聲音。心里暗暗竊喜。心里罵道“好你個老胖子,裝也裝的太狠了吧,我就裝著走,看把你急急。

  馬上用腳大聲的蹬著樓梯噠噠的響。王叔聽到小元遠去的腳步聲,馬上去靠小區出去的方向去張望。而小元根本沒有出單元門,在門口向二樓窗口去看看,果然看到干爸那胖乎乎的身軀,那又大又圓的腦袋在窗里向外焦急的張望著。小元想了想馬上折回身,輕手輕腳的上樓,輕輕的打開進戶門,而此刻在窗口沒看見小元的王叔,心想小元是不是已經走出去了,自己眼花沒看見。失落的回到屋里。

  當進屋看到小元時,有驚喜又生氣又好笑。走上前給小元一個暴栗,笑著說“,臭小子你倒是跑百家樂教學啊,你不是很能跑不。

  小元摸著頭上被干爸敲得生痛的地方“笑著說,這不是有人舍不得嗎?

  王百家樂玩法叔指著門說“你滾啊,我不會拉著你的。

  小元又恢復了平時孩子氣來知道干爸不是真心的都是氣話。“著也已百家樂預測經是我家了,你沒資格趕我走。要不我喊你這么些年的爸爸,白喊啦。說完伸出手來。

  王叔不解得問“干嘛,?

  小元說“怎么著你得給我點精神補償費吧。

  王叔說“行,遇到你這個奈皮狗,我認了,說要多少?

  小元說不多不多,說完就舉起一根食指在干爸面前搖晃。

  王叔問“那是多少啊?一萬還是十萬啊?

  每說一次小元都搖頭。王叔又往上加一步,“難道是一百萬?

  小元說非也非也然后,用手做出勾引的手勢,又接著指了指干爸他人。

  王叔還是不明白小元到底是啥意思。

  ”你倒是說,爸只要有的能拿出來的都答應你,只要你聽爸的話就可以了。以后到市里上班,跟姚靜交往下去,早點成家,爸還指望早點抱孫子呢。

  小元說“我別的都不想,就只要爸爸你就足夠了

  說完靜了一會“爸爸,只要不離開你,小元什么都可以放棄什么都答應你好嗎。爸爸

  王叔坐下來,心平氣和的說“小元,爸這次是認真的不是跟你鬧著玩得,你自己好好思量一下好嗎。這畢竟是你今后的人生道路啊。別的事爸都依你

  小元見爸爸這么固執,也沒再說啥了心里在琢磨著。“爸先不說我的婚事,假如我去市里了,我們能一周見幾次面你告訴我。

  王叔說“這很方便啊,現在交通這么方便,你可以周末回來住啊,有時間爸爸也去市里看你去。

  你答應我每周去趟市里可以嗎?我周末再回來。要是不答應,我就不去了。

  王叔見小元松口了,,馬上說“好,爸爸答應你好吧。來趕緊吃飯,菜都涼了

  王叔想先哄著你小子,等以后老子不去還怕你反悔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