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中文說唱圈即將掀起一場之間的混戰? -百家樂

財神娛樂今天我們來談談中國HipHop的第三次論戰。關于第三次論戰,其實是Mercy的個人猜測,他認為2019到之后幾年,“土派”跟“洋派”之間會有一次大論戰。

這里的“土”并無貶義,可以理解為通俗的,更加接地氣,大眾審美的音樂。百家樂機率“洋派”則是有著更好的藝術追求,堅持對歐美HipHop流行音樂審美品質的追求,苦心創作出的作品卻沒法得到大眾市場的認可。

“土”和“洋”的音樂是完全不相容的,想要做到雅俗共賞是難上加難的。比如劉洲所制作的《火鍋底料》,就是一個十分失敗的案例,他將本是高雅的民樂非得往俗上拉,不僅沒能雅俗共賞,直接給干成土氣了。

現在說唱圈中的“土派”比較典型的,就是今年新說唱節目中走紅的Doooboi,他的作品的是大眾娛樂取向的,技術含量不高,沒有什么深刻意義,但是偏偏很歡樂,能夠調動氛圍,魔性洗腦而被大家所記住并且喜歡。

而“洋派”的Rapper就比較多了,我認為最具代表性的是派克特,他也是我覺得所有rapper中最有藝術追求,對自己作品要求最嚴苛的rapper。不管是從Flow、內容、韻腳、伴奏采樣風格、音樂性、后期混音制作,派克特的作品都是絕對的高精尖。

除了派克特之外也有許多屬于“洋派”,比如這一季新說唱都沒怎么露臉的Mercy、Kigga、Dirty Twinz、BR、雙棒兒等許多rapper。他們在付出了更多的精力來打磨技術,付出了更多的時間來斟酌歌詞,但是他們所獲得的回報卻是不成正比的。

雖然“土派”“洋派”現在還沒有爆發矛盾,不過確實積怨已久。別人更少的付出換來更高的回報,這擱誰看著都得眼紅。即使“洋派”他們的作品在圈內有很高的評價,但是在財神娛樂大眾市場中,“土派”的各類收益都明顯大的多,雖然這次論戰還沒有爆發,但是相比也是一次不亞于old school和Trap的一次大變革。

“土派”和“洋派”的矛盾主要是由大眾取向決定的,除了這第三次論戰之外,從這兩個派別中也能引出第四次論戰,就是派別之間的“內戰”。

Mercy在說明兩個派別時就已經表明,土并不是貶義,證明土并不比洋差,這也是我一直所認為的音樂類型無優劣,但是音樂質量有好壞。我所認為的第四次論戰,就是由這兩個派別中不同的音樂質量所引發的“內戰”。

以“土派”為例,通俗和俗是有本質區別的。Doooboi的New wave風格是大家所喜愛的,是通俗。那Giao哥這種被大家以取笑為樂的就是土味了。雖然Giao哥也勉強做過幾首Rap,但是如果你不從搞笑的角度出發,你會去聽這種歌嗎。

雖然Doooboi總是學Giao語搞笑,但是你說他說唱水平跟Giao哥一樣,那肯定是胡說八道。畢竟人都是往高處走的,Doooboi的追求就是讓他的新百家樂玩法風格能被更多人喜歡,而不是被人當樂子。

像Giao哥,暴扣哥這種靠著土味梗來娛樂大眾的,終歸不是長久之計,他們的音樂也不是通俗而是俗。最終還是百家樂賺錢要被質量更高,真正被大眾所喜歡的通俗的音樂所淘汰的。

洋派也存在這像土味偽土派一樣的旋律偽洋派,有許多說唱歌手自己rap水平不怎么樣,就想著在旋律方面找補一下,但是旋百家樂技巧教學律唱的也一般這就沒法了。

這種情況也多為出現在抖音小情歌中,歌詞媚俗無意義,爛情歌騷話連篇,在抖音上吸了點不是很懂說唱的大眾女粉絲,就覺得自己是玩Melody了,對于這種偽洋派,絕大多數HipHop聽眾都是不屑的。百家樂教學

其實在“洋派”中更多存在的是學習,畢竟你都追求藝術了,那不得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么。已經在國內做到最好的這批rapper們,就只能像國外HipHop音樂人學習了。我認為也只有像Kanye West、Travis Scott、Tyler the creator這樣的先鋒音樂人,才能稱得上“洋”。

無論是Mercy認為的三次論戰,還是我補充的第四次論戰,本質上都是討論、交流,是中文HipHop進步的過程。

中文HipHop作為中國音樂市場上的新興消費品,想要有更大的規模,應該有著更加嚴格的行業標準和更加完善全面的音樂審美,而這些論戰都促使著中國HipHop朝著這個方面改變。還是那句話,中國HipHop,道阻且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