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娛樂-不混圈的養生說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來的? -百家樂

財神娛樂名字里帶“矢”字的人物,我知道兩個,第一個是圣斗士星矢。第二個是夜吟人孤矢。前者是銀河系里打不倒的天馬座,而后者,則是源于大犬座中第二亮的恒星,弧矢七,把弧改成了“孤”,棄掉七,喚為“孤矢”。

不混圈的養生說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來的?孤矢,江西南昌人,在高百家樂破解程式下載中后,定居“魔都”上海。一個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廠牌,沒有任何比賽經歷,沒有狂拽炫酷AKA的“三無”養生說唱歌手。

成長于80年代末的孤矢,和大多數玩著泥巴長大的熊孩子一樣,對于說唱的接觸,是從潘瑋柏,周杰倫開始的。雖然那時候,還不知道hiphop到底是個啥,但每天最大的樂趣也成了帶上耳機,跟著音樂搖頭晃腦。就覺得他們說得好快,聽得過癮。

孤矢一直都不算外向,雖然也渴望成為舞臺上的唱跳選手,也期待著在籃球場上大殺四方;但不善言辭的個性,加上經常被擊飛眩暈的體質屬性,讓他最終選擇了音樂,陪伴自己的業余生活。另外,每周都會來一兩盤斯諾克這種少于三人的集體活動。

不混圈的養生說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來的?

少年孤矢四平八穩地考上了上海大學,孤矢認識了夜吟人的另一位成員,隔壁的隔壁寢室的同班同學顛倒。

兩個人在班里都不太說話,但是每每遇到音樂活動,卻總是能聊得很來。經常把自己聽到的歌曲相互分享。兩人逐漸發現中文說唱早已經不滿不了自己的耳朵,便開始瘋狂搜羅更加炸裂的海外說唱和搖滾風格。自此以后的十多年,孤矢和顛倒也成了最好的兄弟。

不混圈的養生說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來的?

孤矢迷失在Linkin Park,還專門去了聽過兩次現場。同時也成了姆爺的迷弟,在大學時光里,已經把Jay-z,Nas,T.I、侃爺等主流說唱歌手聽了個遍。

孤矢不像其他的男生一到大學就放飛自我。不喜歡參加聚餐,更不會抽煙喝酒。雖說至今還沒去過夜店,但無數個美好的夜晚,卻依舊難眠,心情都留在了那些或憤怒或激昂或婉轉或動人的聲音里。此時的孤矢已經不滿足于只做一個聽眾。自己嘗試著開始選beat填詞,拉著顛倒一起一人一段的“玩說唱”。順便傳教一下自己的養生道法。

不混圈的養生說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來的?

就這樣邊養生,邊聽歌,到了大學畢業的時候,兩個人都留在了上海。沉迷光影世界的顛倒去做了視頻剪輯師,而依舊醉心于音樂世界的孤矢,一直都想給自己的百家樂技巧說唱做混音,便去了清晨錄音棚開始實習。工作室里出入的歌手形形色色,而孤矢怎么也沒想到的是,一次偶然的機會,遇到了曾經在《達人秀》上見到過的k百家樂預測appeyso壽君超。

面對這個有些內斂卻又鐘情于說唱的實習生,keyso毫無保留地把自己這些年的說唱經歷分享給了孤矢,受到一波榮耀鼓舞之后,孤矢更加堅定了要把自己的說唱做出來的信念。

不混圈的養生說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來的?

空閑時間里,非戰斗型養生系rapper從來不去freestyle。孤矢要么就是留戀于艾澤拉斯大陸,要么就是在旅行的路上尋找創作靈感。

而中國之大,唯獨鐘情于西北。狂野的自然風光遠勝于城市里的燈紅酒綠,絲綢之路的美麗傳說讓孤矢如癡如醉,美麗的喀什姑娘更是讓孤矢想要入贅。

不混圈的養生說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來的?

在2016年郊外的一個美麗的夜晚,孤矢又失眠了,輾轉反側81次之后,卻無奈設備都沒在身邊,只能深夜撥通了顛倒的電話暢談。這才有了后來兩個人的組合名“夜吟人”。

同年發布了MV《路,還在去繼續!》。孤矢專業的音樂制作,配上顛倒的黃金剪輯,夜吟人的起點就已經比百家樂必勝術很多rapper高出了一節。這首歌很勵志,取材于孤矢的身邊事。剛畢業的年輕人出入社會,飽經社會的摧殘,第一次創業輸得一敗涂地。卻還要繼續勇敢地面對生活。

同名歌曲《夜吟人》,更是喊出了那句“我們是屬于夜的詩人”。這個時期的作品,孤矢更多的是通過自己的感同身受,把生活中遇到的苦辣酸甜,記錄下來。去鼓舞更多的人,選擇積極的面對生活。經歷過夜吟人的頌唱,再多的負能量,也會在第二天天亮的時候煙消云散。

不混圈的養生說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來的?

雖然在《有嘻哈》爆火的2017年,孤矢就已經開始發布作品,也有了一定的名氣;但三年里,夜吟人不論是以組合還是個人,都沒有任何的參賽經歷。

孤矢更關注的是,讓自己的作品更加的豐富。也在各種新風格和新形式里不斷嘗試,除了希望成為“唱跳、rap、籃球”的全能選手,孤矢的職業生涯目標是成為“詞曲錄編混”的全能制作人。

2017年1月發布的《敦煌》,孤矢帶著我們走進了他最愛的西北。坐著綠皮火車,一路向西。而歡快的節拍控制,更是讓這首作品更加詼諧。騎在起起伏伏的駱駝背上,跟著孤矢和顛倒,再走個十萬八千里。

別以為夜吟人只是像徐霞客一樣,游行四方。孤老師也會沉淪于風月場所。《怡紅院》一是為了向廣大歌迷科普一些青樓專屬名詞。二是說明,青樓絕非妓院。三是為青樓女子證名,自古文人就愛去青樓,而青樓女子也是多才多藝。肉肉姑娘,速速喚她來!

而孤老師最為人所熟知的,是和icepaper合作的《白媚生》。Ice paper來自同樣以“低調王”著稱的南京free-out團隊。當初通過Lilhowcy的介紹,孤矢也結識了free-out眾位高手。孤老師清楚的記得2018年11月2號,冰老師把自己的部分錄完了,直接丟了個demo過來。對冰老師一番瘋狂夸贊后,孤矢也很喜歡這首和自己風格很搭的聊齋調調,這才成就了這首神作。。

孤矢寧愿在魔獸世界混工會,也懶得混圈子。養生說唱歌手最好的朋友成了那些同樣不為人知的窮苦說唱歌手。和King loki,Viva宋佩豫合作的《征》,一改溫婉雋永的畫風,穿越歷史,回到了那個狼煙四起的戰爭年代。即便生于亂世,也要一身傲骨,絕不被套路。

以及最新單曲《養生說唱歌手》,把孤老師的養生理念大肆宣揚。但孤老師還是沒能改掉晚睡的惡習,也希望孤老師以身作則,做好榜樣。百家樂算牌

不混圈的養生說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來的?

夜吟人還沒想過要做巡演,但孤老師心里的螞蚱跳地比誰都快。可以聽到他們的歌曲風格隨著時間的推移也一直在改變,就像是去西北的旅途中,總是充斥著各種不確定因素。每一個環節的心境都是不一樣的。孤老師想說的還有很多。半年內,他也要做出一張關于地球宇宙自然動物等等的專輯。堪稱“科學說唱”,“說唱屆的十萬個為什么”。

目前混音師的職業身份已經能夠讓孤矢養活自己,但孤矢一直說自己只是把說唱當成自己的愛好在做。這是個人人都能自稱說唱歌手的時代,良莠不齊的作品層出不窮。但依舊是有人一直在尋找自己的阿拉丁神燈。

不混圈的養生說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來的?

孤矢是能聽一整天歌不出門的音樂迷,

是喜歡去無人問津深處的旅行家,

是外表靦腆、卻愛秀操作的盜賊高玩,

是星空里不算閃耀、但獨居一方的弧矢七,

是和顛倒一直在深夜寫詩的夜吟人。

是《新起點》里那句他們眼中的浪子,

但人生就一次,

他只想盡力活成理想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