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說唱》到底有沒有劇本? – 嘻哈寶典-百家樂

《中國新說唱》到底有沒有劇本?

今年的《中國新說唱》已經進行到了倒數第二期,在暌違已久的魔王挑戰賽中,GALI和李佳隆分別戰勝了楊和蘇和大傻,晉級全國四強。而比賽結果出爐后,卻能聽到不少質疑的聲音直指GALI和李佳隆兩人。不少人認為,楊和蘇和大傻的落敗是不合理的,GALI和李佳隆并沒有取勝的實力。而他們最終的取勝,靠的是“劇本”。

“劇本”這個概念,其實非常有趣,隨著時間的變化,它的內涵也在不斷地變化。從《中國有嘻哈》開播開始,“劇本論”就一并來了。而參加節目的選手本身,也樂于對此作出回應。

PG One在60s的一句“原來冠軍被我內定”,回應的正是此前網絡上“紅花會內定冠軍”的流言。初出茅廬的全國9強李大奔被淘汰時說,“我能走到現在百家樂預測,是這個節目沒有劇本的最好證明”。在Diss百家樂教學全場的《H.M.E》里,PG One提到“為了復活Jony J你們到底準備了幾個禮拜”……

《中國新說唱》到底有沒有劇本?

人們之所以在當時提出“劇本論”,一定程度上是因為《中國有嘻哈》對原有的中文說唱圈評價體系進行了一次解構和重組。而這種解構和重組,勢必是與之前很長一段時間內說唱聽眾的固有觀念相違背的。半熟不熟的觀眾,在海選看到曾經煊赫一時的沈懿和茶米被淘汰,就會覺得是節目組“有劇本”。

因為在他們的認知里,沈懿是硬核說唱代表之一,茶米是Iron Mic冠軍,實力都是有的,至少不應該在海選被淘汰。然而實際上,沈懿和茶米都已經多年沒有新作品發出,技術毫無進步,海選當場的臨場發揮也是糟糕的,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的淘汰完全不是所謂的“劇本”,就是純粹的“實力使然”。但是,“劇本論”者依然會堅持他們的觀點。

《中國新說唱》到底有沒有劇本?

從上面這個例子中,我們能看到“劇本論”形成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來源于“信息不對稱”。一個人了解得越少,就越容易發表一些篤定的言論,也就是我們經常說的“無知者無畏”。反而是了解越多的人,越會謹慎地去形成判斷,甚至并不去做出一個判斷。

而到了《中國新說唱》,“劇本”似乎變成了大家對愛奇藝固定的剪輯套路的一種稱呼。“熱狗的小老弟”必定會連續被淘汰,成了劇本;Al Rocco必定會開口唱中文,成了劇本;那吾克熱想要退賽卻必定會加入吳亦凡戰隊,成了劇本……

觀眾們看了上半段就能猜出下半段,少了驚喜和爭議。這里的劇本,指的是“按部就班發展”,突出的點是“乏味”。這個時期抱持“劇本論”的人,更多是對節目缺乏沖突點的一種抱怨。

《中國新說唱》到底有沒有劇本?

到了《中國新說唱2019》,“劇本”則變成了“故事主線”。節目組把CSC對活死人的這一對矛盾作為主線,所有人從第一集就能看到無比清晰的故事脈絡。

即使出現了黃旭和孫旭的“你也不太硬”、守衛和小丑的“我想用Freestyle贏他”等等名場面,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活死人和CSC才是今年的主角。在這層含義出現之后,又有人拿著結果倒推原因,說《中國有嘻哈》的劇本是“PG One對GAI”,甚至引申到了“吳亦凡對劉洲”的程度。

這個時候,“劇本”的問題在于:節目組必然會盡可能渲染“主線”而忽略“支線”。難道除了CSC和活死人之外的rapper,都不值得憑借實力獲得鏡頭嗎?這顯然是不合理的。

《中國新說唱》到底有沒有劇本?

打破這個現象的人是黃旭,而巧合的是,在《中國有嘻哈》里,他也是所謂“PG One對GAI”的劇本之外的那個“X因素”。這個時期的“劇本”更多是一個中性詞,它的存在有合理性,也有不合理的地方,因此大家對“劇本”該不該有、該怎么設置,都有大量的討論。

綜藝節目需要節目效果,有足夠效果的節目才能有話題度引起討論、才能稱得上好看、才能在最大范圍內收割流量。但是,節目效果的制造和產生是困難的,就像講相聲不可能全是在抖包袱一樣,綜藝節目很容易就變得乏味。最典型的例子是《說唱聽我的》,在過了前三期的新鮮勁兒以后,乏味沉悶和缺乏看點成為了一種主流的評價。

說到底,綜藝節目需要劇本嗎?我認為,答案是肯定的。如果缺乏一條明確的主線,只是“就事論事”地把一切百家樂贏錢公式呈現出來,結果就會和《說唱聽我的》一樣,你不知道到底該看些什么。

《中國新說唱》到底有沒有劇本?

進入2020年之后,“劇本”又發展出了新的含義。這一次它直接成為了“黑幕”和“暗箱操作”的代名詞。

在《說唱聽我的》里一直啦啦啦的魔動閃霸能夠一路晉級,被評價為“肯定是有劇本”;在《中國新說唱2020》里復活并一路殺進全國四強的GALI,被評價為“拿了艾熱楊和蘇的劇本”百家樂破解程式下載;在《說唱新世代》開頭1v1的懶惰和殺不死最終分別奪得冠亞軍,被評價為“從一開始就有劇本”……

“劇本”逐漸被污名化,和說唱節目年復一年沒有本質創新的問題是相關聯的。觀眾已經過于清楚節目組剪輯的套路,也能一眼看出來節目組想要捧誰。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出現不為主流觀點所接受的對陣結果,就往往容易被打上“劇本”的標簽。

《中國新說唱》到底有沒有劇本?

真人百家樂觀眾們實際上明白,所有的操作都應該服務于“擁有劇本的人”,但是他們不想看到。如果這種操作真的公開出現了,他們就會出來說是“劇本”。綜藝節目不是現場直播,即使是現場直播,也難以避免提前串通的情況。而有錄制、有剪輯的綜藝節目,就更讓觀眾的想象力有了發展的空間。

這種評論的數量,在魔王賽播出之后達到了一個量級。尤其是GALI的《琥珀》贏下楊和蘇的《大反派》,更是遭遇了無數“劇本”的攻擊。網易云音樂《琥珀》的評論區,儼然成了重災區。

《中國新說唱》到底有沒有劇本?

其實GALI和楊和蘇的粉絲從整個說唱圈的大環境來看,都是相對客觀、專注作品本身的那一類,這也和GALI和楊和蘇兩人平時對音樂作品的全情投入有關。然而,在兩人進行了一場比賽之后,兩家粉絲突然喪失了理性,開始了互相攻擊。

評論區有一個評論說,“你們都忘了音樂是拿來聽的,而不是拿來比的”。文無第一的道理大家都明白,GALI和楊和蘇也都是整個說唱圈公認的優秀說唱歌手,《琥珀》和《大反派》也毫無疑問都是水準之上的音樂作品。

然而就因為一場競演,有人開始竭盡所能證明對方作品的差,以此來抬高己方作品的地位。對于聽眾來說,好歌曲不能兼聽是一種損失;而對于節目組來說,他們從這些對噴和“劇本”的指責中獲得了熱度。

《中國新說唱》到底有沒有劇本?

“劇本論”不會停歇,如果GALI最終奪冠,這樣的論調還會持續存在。而這種“客觀存在”,也反映了說唱聽眾的音樂素養提高是一件任重道遠的工作。二元對立、零和博弈的思維最終會摧毀一切優秀的作品,妨礙到中文說唱進一步的發展和破圈;而如何讓“粉絲”轉變為“聽眾”,將是整個說唱圈都要面對的長久課題……

最后拋出兩個問題,大家在留言區討論。一是你認為新說唱到底有沒有劇本?二是你認為說唱節目到底該不該有劇本?各位可以留言說出你的見解!